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遷墳大隊 > 第162章 番外︰鴻偉04

第162章 番外︰鴻偉04

作品:遷墳大隊 作者:朝邶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為什麼不報警?”李鴻羽道。

    “我怎麼報警!”中年男人十分激動, “當時那個女人已經死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溺死的,反正渾身都是水!而且尸體就出現在我的貨車上, 周圍又沒有監控,如果報了警, 警方肯定第一個就會懷疑我!”

    “你的貨車當時停在哪兒?”吳偉偉問。

    “巷子里。”中年男人說, “我是外地人,租的城中村的房子。那地方魚龍混雜, 什麼人都有, 有兩個監控也早已經成了擺設。”

    他死死咬著腮幫, 兩拳攥緊,“這種情況下,換成是你們, 你們會怎麼做!”

    冤假錯案不是沒有,男人的擔憂並非不能理解。

    吳偉偉沉默了片刻,繼續問道︰“所以你就把尸體藏在車里, 在運貨的時候把她帶進工地拋尸。”

    中年男人低下了頭,一聲不吭。

    吳偉偉︰“那你為什麼在七天之後又過來一趟?真的是因為送錯貨?”

    “不是……”中年男人突然渾身一抖, “我是因為害怕。”

    “你搬運尸體的過程中沾染了尸氣和晦氣, 想必近來走了霉運。”李鴻羽淡聲指出。

    中年男人猛地抬頭,眼里閃過片刻驚訝。

    半晌, 他重新低下頭,帶著幾分恐懼低聲說︰“從我把尸體送進工地那天夜里起, 我就開始做噩夢, 特別是最近幾天,我越來越倒霉。就好比今天,要不是有人拽了我一把, 我今天上午就被樓上掉下來的花盆給砸死了。”

    “她一定是怪我沒有好好安葬她,一定是這樣……”中年男人的身(shen)體越抖越厲害,害怕到了極點。

    他現在滿心後悔,可若是事情重來一遍,他或許還會做出相同的選擇。

    家里還有妻子和孩子要照顧,一家老小全靠他跑車替人拉貨賺錢,他若是真因為這事兒惹上官司,被抓了進去,這個家也就跟著垮了。

    “你把尸體藏到哪里的?”李鴻羽站直,抬頭看向辦公室的大門方向,示意道,“帶我們過去。”

    男人僵在原地,不停地用力搖頭︰“我不去,我不去!”

    他突然一下噗通跪地,膝行到離他最近的盧光安面前,兩手緊緊抱住盧光安的腿,祈求道︰“盧先生,我今天不該來要錢,我的錯,都是我的錯,錢我不要了,你讓守在外面的人放我走吧!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出現。”

    盧光安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愣在原地,還是吳偉偉先反應過來,伸手把人扶起。

    “所以你今天來要錢,是想離開這里?”他問,“你是不是覺得只要遠離了,晦氣就跟著散了,死去的女人就不會再影響你?”

    “難道不是嗎……”中年男人訥訥道。

    “當然不是。”吳偉偉說,“如果只是少量的晦氣,多曬幾天太陽自然就散了,可你身上還沾染了尸氣,長此以往,你身上的晦氣會越來越重,今天只是差點被花盆砸了腦袋,明天可能就是車禍、墜樓。”

    中年男人嚇得更厲害,不知所措地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

    見對方看著自己,戊戌愣了下,弱弱道︰“所以你最好是帶我們去現場看看,只有從源頭上解決了問題,你的霉運才會消散。”

    “你們會報警嗎?”中年男人問。

    “看你的表現。”知道不給點甜頭這人是不會說出尸體未知的,李鴻羽便給了他一顆定心丸,隨後抬腕看了眼時間。已經下午五點半,太陽快下山了。

    中年男人猶豫幾瞬,咬了下牙,痛下決定︰“我帶你們去。”

    藏尸的地點在整個工地最靠里的位置。

    那是一個地下室,里面有能控制整個小區自來水的總閥門,而尸體就藏在其中一個最大的管道內。

    因為通水的緣故,管道的閥門是打開的,水將尸體從閥門處沖到了自來水管道的分岔口。分岔口沒有總管道那麼粗,尸體以艱難的姿勢曲折的堵在那里。

    當吳偉偉爬進被水漫了一半的管道,用手電照到那尸體的時候,很沒出息的嚇了一跳,一個勁兒的倒著往後爬,雙腳和屁股險些懟上李鴻羽的臉。

    “你冷靜點。”李鴻羽用胳膊肘頂住退下來的人,“你看見什麼了?”

    青年清冷的聲音的確帶有幾分安撫作用。

    吳偉偉再次將手電照過去,尸體被水泡脹的臉呈現出一種刺眼的蒼白,眼楮睜得很大,嘴巴也微微張開。黑色的長發纏繞在她的脖子上,像一條又一條恐怖的紋路。

    “是尸體。”他咽下口水,緊了緊手里的電筒,“根據她的姿勢來看,脊椎、手臂和腿上的骨頭應該已經被折斷了,沒看見其他外傷。”

    李鴻羽沉默兩秒,問了一句不相干的話︰“害怕嗎?”

    “啊?”吳偉偉錯愕了下,告誡自己,是男人就不能說怕!隨即問,“怎麼了?是要我,要我把尸體弄出去嗎?”

    李鴻羽道︰“不用你,我來。我們先退出去。”

    吳偉偉給自己挽尊︰“我沒怕,我可以。”

    李鴻羽沒理他的逞強,倒著退離分岔的管道,停在了主管道處。听這背後的動靜越來越小,吳偉偉心頭發虛,顧不上什麼面子不面子,手腳並用快速地往後退。

    手電筒的光隨著他的動作,距離尸體越來越遠。

    那張白得刺眼的臉開始晦暗。

    吳偉偉在動作途中抬了下頭,恰好瞅見那張臉,心頭一跳,正想移開視線,卻忽然發現那雙眼楮突然眨了一下。

    心跳在停了一秒後瘋狂地跳躍起來,他發了瘋似的加快爬行的動作,卻依舊沒能躲開沿著管道壁延伸過來的黑色長發。

    吳偉偉的手腳被頭發纏緊,身(shen)體不听使喚的被拖動。

    主管道內,李鴻羽察覺到什麼,立刻鑽了進去,他手中的銅錢劍被迅速拆散,銅錢倒著紅繩子飛出去,正好纏住吳偉偉手腕的頭發。

    瞬間,水鬼的頭發盡數松開束縛,冒著黑色的,散發著惡臭的煙霧。

    吳偉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以令人難以想象的柔韌度,硬是在窄小的管道內轉了一個身,快速朝岔口的李鴻羽爬去。

    李鴻羽彎下腰,手伸向前方,握住對方的一瞬間,他感受到一股大力拽了他一把,隨即就見吳偉偉從里面鑽出來,張開手臂一把抱住他,嘴里不停地喊著︰“媽呀嚇死我了,突然眨眼那段兒太有恐怖片既視感了。”

    抱住的身(shen)體肌肉結實,體溫溫熱,吳偉偉用力又摟了一把李鴻羽,總算是活過來了。”

    李鴻羽渾身僵硬,下巴仰得很高,鼻尖是吳偉偉在管道里染上的水腥味。

    “抱夠了嗎?”他聲音低啞,眉心微蹙,有些不大自在。

    吳偉偉搖頭,發梢隨著他的動作在李鴻羽的下巴上來回移動,“都是大男人,抱一抱怎麼了。”嘴上這麼說,但他還是松開了手。

    想起之前看到的恐怖畫面,吳偉偉頭皮發麻,用力來回摩擦自己胳膊上泛起的雞皮疙瘩。

    “那女鬼太喜歡出其不意了,剛剛突然一下子她的眼楮就動了,而且,而且我好像還看見她笑了一下!”

    戊戌︰“吳先生你膽子好小。”

    戊戍點頭附和。

    吳偉偉撇嘴︰“膽小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說起來,跟陳哥經歷的事情也不少,心里承受能力卻沒怎麼漲上去。

    盧光安在一旁听得戰戰兢兢,再轉頭去看中年男人,這人估計是嚇傻了,雙腿顫得不像話,隨時都要暈過去的樣子。

    他伸手往他肩上一拍,中年男人直接一個激靈。

    尿了。

    盧光安尷尬地收回手,別開臉,假裝自己什麼也沒看到。

    那頭,吳偉偉已經從主管道里翻出來,從戊戌手里接過紙巾正在擦臉,他擔心的趴在管道出口,探頭往下看,想起什麼,他突然一拍腦門,將背上的包甩到前面,從里面取出一把十字弓。

    十字弓是最基礎的版本,輕便易上手,中點是朱砂點綴的鮮紅色的箭頭。

    箭頭由雷擊桃木制成,浸了雞血和黑狗血,箭身上刻了符文。

    他靈力低微,符文的效力並不大,反倒是雞血和黑狗血賊好用,就連趙老爺子和他陳哥都夸他手藝不錯,箭頭上陽氣很足。

    簡單的驅邪破煞完全沒問題。

    吳偉偉將十字弓綁在小臂上,發射鍵位于掌心,手指一勾就能踫上。

    不多時,拖拽聲從管道內傳出來。李鴻羽單手拖著被幾乎折疊起來的尸體出現在了主管道內,他佝僂著腰一路往前,很快就看見了出口處的光亮。

    吳偉偉瞅見他的衣角,立刻將發射鍵上的安全卡扣扣上,伸手下去拽人。

    他的手沾了不少管道里的泥沙和袑鞢A掌心髒乎乎的。

    李鴻羽目光在上面停留幾秒,抬手握住,這才發現,原來吳偉偉的手比他要小上一號,被泥沙污漬覆蓋的地方,藏著些許薄繭。

    感覺到來自對方的力道,吳偉偉用力將人往上一拉——見人安然無恙,他松了口氣,抓著李鴻羽的胳膊將人從管道里帶出來。

    女人的尸體還留在管道里,吳偉偉只要一想起自己接連遭到的兩次攻擊,和李鴻羽這一身髒污全都拜那中年男人所賜就氣得想罵人。

    他沒好氣地把人拽過來,掐著他的脖子往下按,“看看你干的好事,去,進去把人背出來。”

    中年男人嚇得口齒不清︰“不,不要,我不去!”

    他轉身想跑,被吳偉偉一把拉住後領,給拽了回去,直接丟進了管道里。

    中年男人的後背正好撞上女人的尸體,那濕漉漉的頭發,像是長了手腳一樣黏在他後頸的皮膚上,嚇得他哇哇大叫,雙腿軟得怎麼也站不起來。

    吳偉偉的腦袋出現在上方的出口,面無表情道︰“把人弄出來。”

    李鴻羽撢了撢衣服上的褶皺︰“我去吧。”

    折騰來去,時間又過去了。

    吳偉偉卻以為他是心軟,恨鐵不成鋼地戳李鴻羽的胳膊︰“你這麼好心做什麼,事情的起因有他一份兒,憑什麼讓你去受累!”

    李鴻羽看了眼懟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指,垂下的睫毛顫抖一下,點頭道︰“嗯,你說的對。”

    中年男人听到這話心頭涼透了,顧不得害怕迅速站起來,兩手抓著管道口想往外鑽,被吳偉偉用力摁回去。

    屁股摔到地上,中年男人疼得直抽氣。

    他顫巍巍的回頭,目光落在那雙睜開的眼楮上,頭皮發麻,瘋了似的撐著管道壁往後躲。

    外面幾人的說話聲透過厚實的金屬管道傳進來,越發顯得這里面閉塞陰森。

    他知道,吳偉偉不會對他心軟,這尸體他不背也得背!

    深吸口氣,他閉上眼楮摸過去,指尖觸及到的皮膚因為發脹變得僵硬,冰冷濕潤的觸感讓他心跳加速。

    心下一橫,中年男人咬牙一把將人拽起來,轉身將其帶到背上。

    尸體灌了水,很沉,濕潤的黑發從尸體的後背和肩上滑下來,就垂在他的臉頰旁。

    中年男人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腳下越來越快。

    好在,尸體距離管道出口也就幾米遠,在他刻意邁大的步伐下,不過幾瞬就抵達了出口。

    戊戌跟戊戍就是來打下手的,自然不能讓李鴻羽干這種事情,急忙湊上去,先將中年男人抗在背上的尸體合力拖出去,放平到地上。

    中年男人被嚇得渾身無力,最後還是盧光安搭了把手,才將他從管道里拽出來。

    他撐著膝蓋用力喘息幾下,靠著管道滑坐到地上,兩眼無神地看向正在給尸體擦拭的戊戌。

    尸體臉上的水被擦拭干淨,亂糟糟的頭發被戊戌用手隨意梳理幾下,他回頭看向李鴻羽︰“組長,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李鴻羽手里拿著羅盤,指針靜止,說明附近沒有邪祟。

    方才突然附身尸體對吳偉偉發動攻擊的水鬼已經逃走了。

    “等晚上吧。”李鴻羽蹲下,伸手覆上尸體的雙目,“根據貨車司機所說,人可能一開始就被溺死了。水鬼離不水,而這附近遠離市區喧囂,相比之下陽氣稀薄。而且附近又有工人駐扎,這些人中總有人會落單……和別處相比,這片工地是她躲藏和找替死鬼最好的地方。”

    吳偉偉點點頭︰“你的意思是,她晚上很可能還會出來。”

    “嗯。”李鴻羽低聲應了一句,目光落在下方。

    他掌心往下,輕拂,再移開……尸體的眼楮依舊是睜開的。

    吳偉偉嘆了口氣,可見死的時候她有多怨、多恨。

    “那……那這尸體這麼辦?”盧光安問道,他捏緊了褲兜里的手機,如果報警的話,工地發現尸體的事遲早會傳出去,對項目會有很大的影響。

    李鴻羽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道︰“我自有辦法。”

    半小時後,幾名便衣驅車趕到了工地現場,將尸體放入尸體袋中抬了出去。戊戌跟戊戍在李鴻羽的要求下,跟隨便衣警方和中年男人一起離開,要去警局辦理一些手續。

    中年男人十分害怕,臨開車前還抓著窗戶,向李鴻羽反復求證︰“李先生,他們真的會放我回家嗎?”

    戊戍嫌他太吵,伸手把人拉回去,關上了車窗。

    目送便衣離開的盧光安對李鴻羽又高看了幾分,說話越發客氣︰“李先生,都這麼晚了,咱們要不先找個地方吃飯?”

    話音剛落,三人間響起咕嚕一聲。

    吳偉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是我。”

    盧光安哈哈笑了兩聲,“是我怠慢了,我馬上差人在附近訂餐。”

    盧光安的下屬效率很高,不到五分鐘就在附近的五星酒店訂好了包廂,還派附近分公司的人開車來接。

    除了盧光安,李鴻羽和吳偉偉皆是一身狼狽,兩人走進酒店的時候引來不少目光。

    吳偉偉撇嘴,伸手踫了下李鴻羽的胳膊︰“要不咱們先找地方換身衣服吧?”

    盧光安早已考慮到這點,笑著道︰“我讓人在酒店定好了房間,只是衣服還得過會兒才能送到。”

    “沒關系,那就先吃飯。”吳偉偉餓得饑腸轆轆,自從跟了陳嶺混,他已經很久沒體會到這種饑餓感了。

    盧光安的人辦事妥帖,飯菜安排得十分豐盛。

    吳偉偉一頓風卷殘雲,吃得滿嘴是油,反倒是消耗比他更大的李鴻羽沒怎麼吃。

    他用紙巾擦擦嘴,湊到李鴻羽旁邊︰“你就吃這麼點?”

    李鴻羽道︰“還好,不是很餓。”他眸光一轉,落到吳偉偉臉上,“倒是你吃得很香。”

    吳偉偉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臉,“你剛剛是因為這個才老看我嗎?”

    “嗯。”李鴻羽坦誠道,“跟你一起吃飯很香。”

    盧光安也贊同道︰“跟吳先生吃飯我都有胃口了。”要不是吳偉偉香噴噴的吃相帶動了他的食欲,他今晚鐵定是吃不下的,光是一想到那尸體猙獰的樣子就心肝脾肺一起發堵。

    吳偉偉被夸得不好意思︰“我吃東西就這樣。”

    從小缺衣少食,即便是認了瞎子當爹,兩人的生活也是在溫飽線上掙扎的。吃飯,尤其是吃頓好飯,對他來說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每每遇到,他都恨不得把一桌子的菜都掃個精光,把這種幸福全都裝進肚子里。

    飯後,吳偉偉和李鴻羽去樓上房間換干衣服。

    兩人的衣服放在同一個房間里,吳偉偉脫T恤到一半時,突然發現李鴻羽解開的襯衣下,腹肌線條清晰,下面是兩條流暢往下延伸的人魚線。

    腹肌每塊分明,大小得宜,絲毫沒有油膩夸張的成分。

    吳偉偉沒忍住,對著李鴻羽吹了聲口哨,吊兒郎當的挑著眉說︰“哥們兒,腹肌不錯。”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反恐精英在異界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