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為了活命我竟成了萬人迷 > 第79章 番外之跟我走吧

第79章 番外之跟我走吧

作品:為了活命我竟成了萬人迷 作者:米粒小酒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方雲夢竟然談戀愛了, 還公開了,嗚嗚嗚,我女神啊, 她竟然已經心有所屬了……”

    酒吧里,一個男人痛哭流涕,跟同伴訴說著心中的苦悶。

    就在昨天, 方雲夢在微博上公開了自己的戀情, 戀愛對象是一位音樂制作人,長相帥氣儒雅, 家世也好,兩人非常登對。

    所以雖然消息突然, 但祝福的人很多。

    只是拿方雲夢當夢中情人的不少,有不少男的心碎神傷, 酒吧里喝酒的這位就是其中之一。

    池溪在一邊听著, 再看看身旁听到男人說話後, 哭的更傷心的人, 不由得一陣頭疼。

    “你妹妹找的男朋友不是不錯嗎, 你爸也挺滿意,你在這里還 什麼 。”

    方雲州捶桌子,“那我是妹妹啊!我一手拉扯大的妹妹,就這樣被一個狗男人給拐跑了, 我怎麼能同意!”

    池溪捂著額頭嘆了口氣, 扯了扯脖子上的領帶,又頭疼又無奈。

    他現在已經接手父親的公司,每天忙得不可開交,現在出個差,還要被方雲州叫過來談心。

    “你不是也過來出差的嗎, 都不忙嗎?”

    方雲州喝了一口酒,哀怨的看了池溪一眼,怒到拍桌子,“瞧不起我是不是,我就掛個職沒錯了,我想當個米蟲有錯嗎?!我才多大……”

    “快三十了。”池溪冷靜道。

    方雲州一梗,“那我也是個孩子,我還想再悠閑兩年呢!”

    池溪嘖了一聲,越發冷峻成熟的眉眼,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更加迷人,“上次方叔叔跟我見面,還讓我少跟你出來玩。”

    “屁!我爸那是不了解情況,是我找你玩嗎,明明是你小子越大越悶,小逸讓我有時間多帶你撒撒歡兒,免得你成天跟工作談情說愛。”

    方雲州哼了一聲,“咱身邊的人一個個都成家了,就我和你孤寡兩個人,我們不一起玩兒,還指望找誰一起玩兒,我可不想吃狗糧。”

    听方雲州提起洛承逸,池溪眼楮柔和了一瞬,雖然撒撒歡兒這詞有待考量,但他哥一直關心照顧他的心,從來沒有改變過。

    這幾年過去,池溪不再那麼沒有安全感,畢竟接收的愛太多,他已經沒有余地缺乏安全感了。

     當,方雲州將一杯酒放到池溪面前,“哎,陪兄弟喝兩杯,我苦啊。”

    “你又苦什麼。”

    “妹妹都有對象了,我還是單身狗一個。”方雲州苦悶的叫了一聲,“我妹!都有!對象了!”

    池溪︰“……”

    他就不該問。

    池溪一口口喝著酒,免得自己控制不住,把旁邊人嘴給塞上。

    “席哥和向哥也去旅游度蜜月了,嘖,糾纏這麼久,終于搞上了,不過上次見面,我還看向哥嘴角青了一塊兒,這兩還互相斗毆啊?”

    池溪呵了一聲,“可能在床上斗了吧。”

    “啊?”方雲州沒听清,他下巴磕在桌子上,眼神有些渙散,繼續叭叭自己的︰“不過向哥那天還挺美,嘴角都青了,還一直笑,嘖嘖,單身狗理解不了,不過我又有些羨慕,你說我差他們哪了,長的也不差,為什麼沒人看上我呢,哦對了,席少雲和那什麼紀雲也是,這兩也一直糾糾纏纏,一對有病的。”

    “紀雲又被抓回來了?”池溪倒是不知道這個,想起紀雲以前做的事,他對這人就沒好感。

    不過听說紀雲從那以後,過得一直很慘,把席少雲上了之後,跑了半年多,又被找到了。

    “對了,你知道紀雲消失那段時間,去哪里了嗎?”方雲州猛然直起身,“臥槽,有一次我見到他,嚇了一跳,好家伙兒,他以前不走奶油小生路線的嗎,現在不僅人黑了,還壯了不少,變化真的好大。”

    “可能去非洲挖煤了吧。”池溪隨口一說,然後就見方雲州猛地睜大眼楮看他,“……我亂說的。”

    方雲州翻了個白眼,“我還以為是真的,你可真會編瞎話。”

    池溪︰“……這你都相信,還怪我?”

    方雲州咂咂嘴,嘿嘿笑了兩聲︰“話說回來,席少雲不是一直想報復紀雲嗎,結果把人找到之後,自己又躺了好幾天,哈哈,我覺得他肯定又被壓了。”

    “……你听誰說的?”池溪有些一言難盡道。

    “我找人打听的。”方雲州還來勁了,跟池溪叭叭自己那些八卦,“他們兩鬧出的笑話還少嗎,席家的臉都快被席少雲丟盡了,紀雲被找到之後,你瞅瞅席少雲做的那些事,那還叫人事兒嗎,不過紀雲也不是什麼好人,受那些也是罪有應得,不過紀雲也是絕了,又讓席少雲哪里跌倒又哪里再跌倒,哈哈……”

    池溪︰“……”

    他還是喝酒吧。

    就這樣,一個人醉醺醺的叭叭,一個人打發時間式喝酒,到最後,兩人都醉的有些不清醒。

    “嗝,要我說,咱們兩個湊合過得了。”方雲州醉眼迷離的看著池溪,伸手一勾池溪的下巴,“你小模樣兒也不錯,嘿嘿,跟你不吃虧。”

    池溪也是醉了,此時听到這話,竟然笑了笑,還有心情開玩笑,“那行啊,你今天晚上就跟我走吧。”

    “走走走,你去哪,我去哪,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天涯~~~”

    後面還唱上了。

    …………

    一覺醒來,方雲州還沒睜眼,就覺得自己哪哪都痛,頭痛,腰痛,最恐怖的是,屁股還痛。

    稍微動彈一下,立即感覺自己腰上有條手臂,這一發現,嚇得方雲州立即清醒了。

    他僵著身(shen)體沒動,腦海里轉了百八十圈。

    昨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記得自己和池溪在喝酒,後來兩人醉醺醺回酒店,然後……

    池溪!

    方雲州咽了咽口水,懷著最後一絲僥幸,掀開被子往里瞅了瞅。

    脫的那叫一個干淨,光溜溜的。

    他又小心翼翼轉過頭,就見到了池溪那熟悉的半張臉。

    池溪大三的時候,就已經在他爸公司干的風生水起,那時候,方雲州才開始上進。

    兩人時常被對比,加上洛承逸和賀穆崢那一層關系,兩個人的聯系也越來越多。

    方雲州雖然比池溪大,但在工作上的事情,並不如池溪熟練,他臉皮也厚,遇到不懂的,經常找池溪幫忙解決。

    于是這一來二去的,原來泛泛之交的關系,後來變得越來越好。

    但方雲州也從未想過要吃窩邊草啊,和自己兄弟發生這種意外,絕對是想都不敢想的。

    啊啊啊!真的要瘋了!

    方雲州無聲抓狂,趁著池溪還沒醒,想偷偷摸摸離開。

    他爬下床,撅著屁股找自己衣服,地上亂糟糟的,他小褲衩怎麼都找不著。

    “在床這邊。”

    “哦,謝……”

    方雲州聲音卡嗓子眼里,猛一回頭,見池溪杵著胳膊,正側著腦袋看他。

    “早上好。”

    方雲州瞧著池溪還挺鎮定,頓時覺得氣不打一處來,衣服也不找了,往地上一摔,站起來叉著腰問︰“你就沒什麼想說的嗎?!”

    池溪上下一打量方雲州,張嘴打了個哈欠,“再睡會兒?”

    方雲州想池溪比個中指,末了發現池溪眼光不對,往下一瞅,嚇得小鳥撲騰了一下,趕忙捂住,“耤I”

    “你自己昨天說過的話,不會忘了吧?”見方雲州要發作,池溪連忙開口,“你說我們兩個湊合一起得了,也是你先撲我的。”

    方雲州瞪著眼楮,“那你不會推開我?!”

    “我喝醉了。”池溪一攤手,“後面感覺也不錯,就順水推舟,半推半就。”

    “我可去你的吧!”方雲州又氣又急,“說的好像我強迫你一樣,是我被你上!你還勉勉強強是吧?!”

    “唔,你屁股不疼嗎?”池溪往下看一眼,“腿肚子都打顫了。”

    “關你鳥事!給爺滾!”

    池溪撐著手臂,從床上下來,他這幾年一直沒閑著,為了保證有精力,時刻保持鍛煉的好習慣,身材越來越好,此時瞧著比方雲州高出半個頭。

    面前人背著光站著,讓方雲州倍感壓力,他有些慫的後退一步,“干……你要干什麼……”

    池溪嘖了一聲,彎腰將方雲州打橫抱起來,然後仍在床上,“天還沒亮,繼續睡。”

    方雲州懵了一瞬,就想奮起反抗,但池溪已經壓了下來,雙臂撐在他耳邊,臉色很不好,“我現在困的很,你是想和我繼續睡,還是我讓你累了再睡?”

    “累了……再睡?”方雲州覺得這句話有些危險。

    池溪倒在方雲州身上,又打了個哈欠,“雲州哥,繼續睡唄,我真的好困。”

    方雲州愣住,這個稱呼,他好久都沒听池溪叫過了。

    就這樣糊里糊涂的,方雲州還真躺在池溪懷里又睡了過去。

    …………

    出差回來後,方雲州總覺得別扭,倒是池溪跟沒事兒人一樣,他都不知道池溪什麼想法。

    為了避免尷尬,方雲州就開始躲著池溪,也不找池溪喝酒了,也不找池溪聊天了,工作上遇到困難,也去找了別人。

    這一刻意躲著池溪,方雲州才發現,自己和池溪聯系好多,而且每次都是自己屁顛顛湊過去。

    就連上次被壓也是,都怪他這張嘴,還有喝醉了撲誰不好,非要撲池溪,不知道他是個哥控嗎!

    又氣悶,又莫名其妙委屈,方雲州更不想見池溪了。

    這天,洛承逸打了電話過來,“雲州,過兩天小溪生日,你記得過來啊。”

    “我有點兒事,可能去不了。”方雲州猶豫再三,還是決定拒絕。

    “我提前問雲夢了,她說你什麼事都沒有,而且那天雲夢也要帶她未婚夫過來,你確定不來?”

    洛承逸軟磨硬泡,非得讓方雲州去,方雲州沒辦法,只好答應下來。

    放下電話才覺得不對,現在又不是池溪以前上大學的時候,辦什麼生日宴會,他不是大二的時候就不辦了嗎,有病!

    不過一想到她妹妹要和狗男人單獨出去,方雲州還是不放心,就算再怎麼躲著池溪,也還是想跟過去看看。

    生日宴會當天,來了不少人,席君雨和向秋陽,還有他妹妹和狗男人等,就是沒見池溪。

    洛承逸提著個頭盔過來,“雲州,幫我個忙,把這個拿去院子給小溪唄,他在修車。”

    “啊?你自己……”

    賀穆崢攬住洛承逸的肩膀,“你有意見?”

    “沒……”

    方雲州提著頭盔趕緊跑了。

    身後,洛承逸有些發愁,“雲州有點傻,他和小溪在一起,會不會吃虧啊。”

    “吃虧是福。”

    “有你這麼當舅舅的嗎!”洛承逸瞪了賀穆崢一眼。

    賀穆崢︰“我只想趕緊讓池溪脫單。”

    洛承逸︰“……都說了,小溪當我是哥哥。”

    “哦。”

    “……”

    院子里,池溪正坐在一輛機車上,難得脫掉西裝,穿著一身皮夾克,顯得帥氣又有型。

    方雲州提著頭盔走過去,見池溪看過來,眼神往別處飄了飄,“給,你頭盔。”

    “給你的。”

    “嗯?”

    池溪拿過頭盔,給方雲州戴上,然後拉著方雲州坐在他身後。

    “不是,什麼意思?”方雲州有些懵,下意識被池溪擺弄好姿勢,直到雙手被抓著抱住池溪的腰,才反應過來,“干嘛,我要下去。”

    “別動。”池溪看也不看,就著前後的姿勢,拍了下方雲州的屁股,“坐好,帶你去兜風。”

    “可你的生日宴……”

    “鴻門宴。”池溪帶上頭盔,也掩蓋不住帶著笑意的聲音,“為了哄你過來。”

    車子發動,方雲州不得不抱緊池溪。

    寂靜無人的車道上,他才醒過味來,但還是想問,“你什麼意思?!”

    “以後我車後座只帶你一個人!”

    “啊?”

    “還不懂,你是傻子嗎?”

    “……滾!”

    作者有話要說︰番外也更完啦,正式完結~

    9月份開《穿成萬人迷替身的我只愛學習》

    期待有緣下本見,麼麼噠!

    ps︰看到這里,麻煩全訂的親親們給個五星好評吧

    寫作不易,要五顆小星星_(:]」∠)_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天才小毒妃 戀戀陶色 采陰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