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在聊齋當縣令 > 救鬼

救鬼

作品:我在聊齋當縣令 作者:小狐昔里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地府並不歡迎活人,準確來說,是活人的氣息會讓死去的鬼陷入暴亂。

    但你要問地府有沒有活人?其實也是有的,陰間事務繁多,總有些要和人間打交道,這就有了生無常的存在。

    生無常在某些地方也叫走陰人,行走陰陽兩道,他們大部分八字四柱皆陰,在陰間甚至還有“活著的鬼”這樣的稱呼,程晉以前也听過類似的傳聞,只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有朝一日死後穿越成人,還要扮“鬼”去地府。

    這都叫什麼事啊。

    “大人,您似乎很困擾?”

    有香燭吃,祝豐年被附身的副作用已經盡數抵消,此刻他看著自家大人愁眉不展,終于開口相詢。

    程晉抬頭看鬼︰“你是不是想起剛才發生什麼了?”

    祝豐年確實想起來了,他因水莽草而死,天然與那柳仙有因果糾纏,剛乍醒沒反應過來,現在已經全部想起來了︰“大人若是為難,可以不必考慮下官。”

    “你當真這麼想?”

    祝豐年一听,隨即堅定地點了點頭。

    程晉神色莫名,只平靜地開口︰“那你年邁的母親和尚還未知世的孩子該怎麼辦?”

    人皆有私情,在面對兩難選擇時,一邊是心肝,一邊是脾胃,舍棄了那一邊都很會很疼,程晉相信祝豐年的心是好的,但正所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自己都不喜歡做選擇,又為何要加諸于無辜的鬼屬下身上呢。

    “不算太為難,況且本官從不做千日防賊的事情。”

    既然那柳仙執意要找打,他這還推三阻四、扭扭捏捏,豈不失了風度。

    這對話,听得一旁的貓貓終于驚了︰“程亦安,你清醒一點!現在雖然是晚上,但你別瞎做夢啊!你可是個活生生的人啊,去一趟地府,不說那柳仙,你肩膀上的陽火少一半都是輕的!你以為你是黑大人嗎!”

    程大人施施然道︰“安心,本官很惜命的。”

    “你惜命個鬼!你死了不要緊啊,我上哪報恩去啊,你以為有城隍副印就可以了嗎?地府的鬼可比地上的孤魂野鬼凶多了!你可知道,地上的人有多少,地下的鬼也有多少,你這個身板,都不夠他們塞牙縫的!”

    不是喵喵潑冷水,而是對于活人而言,地府絕對是禁區,就像鬼在人間一樣。

    “安心,你以為我會直接莽下去嗎?都說了,本官很惜命的。”

    畢竟這天底下,能有兩條命的人可實在太少了,就因為穿越的原因,他在接受城隍副印的時候拒絕了去見判官。可現在看來,他恐怕還是得去見一次判官老爺了。

    程晉苦惱的點在于,那鬼樹妖被師爺的禁制困著,這陽間能解開的人,應該不多吧?

    第二日,程縣令就找上了養傷的燕赤霞。

    燕赤霞研究了一下禁制,非常坦然地搖頭︰“如果貧道未受傷時,拼上一身修為,以血為媒,或許可以將禁制全部破開。”

    ……那就,大可不必了。

    “大人為何要破開這禁制?”可是那大妖叛變了?

    程晉出口,堪稱語不驚人死不休︰“地府方面催了,本官決定帶她下地府候審。”

    在本職工作上,程縣令還是拿捏得相當有分寸的,比如這死了的鬼,要判刑處罰,就往陰司送,這也是當初他受城隍副印的條件之一。

    “什麼?大人您要下地府?這可萬萬使不得啊。”

    雖然早已見識過這位縣令大人異于常人的戰力,但地府不同于人間,小小的縣城隍副印,想要能安全回到人間,有太多的不確定性。

    “陰間為何不派鬼使前來接洽?”

    這個問題啊,程晉能回答,他指著禁制道︰“你覺得,哪個鬼使能破了這禁制?”

    燕赤霞︰……居然把這忘了,能破開這禁制,恐怕得那兩位大老爺出馬,或者判官老爺親至,想也知道都不太可能。

    他思索片刻,便道︰“既然大人執意,貧道願同往。”

    說實話,程晉還蠻開心的,前有祝文書舍生忘死,後又有燕道長舍命相互,就算是那沒心肝的喵喵都極力勸他,程縣令想了想自己貧瘠的小衙門,心情陡然就好了許多。

    “雖然本官很想帶你去,但本官是去赴判官老爺的約,你也知道那位大人的脾氣,你懂本官的意思吧?”

    燕赤霞凝滯片刻︰……你到底什麼身份?!

    程晉卻已經活動了一下筋骨,指節捏得  直響,燕赤霞只听得一聲“幫我掠陣”,一個巨大的撞擊波就差點把他送走。

    “!!!”

    程晉一拳沒把禁制打碎,甚至還隱隱牽動了黑山留下的力量,這也好辦,他立刻咬破左手中指,聚齊心思在心中冥想︰師爺,是我!

    正在地府查真正槐樹妖的黑山剛要反擊,听到熟悉的聲音,原本聚起的法力瞬間消于無形。

    雖然只是虛晃一槍,但被指著威脅的小鬼卻是嚇得白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而另一頭的程晉沒遇到反擊阻礙,三拳直接送走了禁制。

    禁制一破,里面癲狂欲瘋的槐樹妖幾乎是在瞬間往外沖,但燕赤霞已然做好了準備,程晉又及時趕到,鐵拳悍然出擊,將樹妖打得妖形都要渙散了。

    燕赤霞︰……不管多少次看到,都覺得非常震驚jpg。

    “別跑,帶你去見老情人,再打下去,本官怕你老情人可能都認不出你來了。”

    槐樹妖︰p!誰讓你沖老娘臉打的!

    生生把千年厲鬼樹妖打服,燕赤霞取了一個劍囊,在上面布下道家困妖陣法,待陣成後,槐樹妖就被裝了進去。

    “這小東西,還挺別致。”

    燕赤霞終于忍不住將吐槽說出了口︰“……這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大人您敢說這樣的話了。”

    程晉聳了聳肩,覺得燕道長真是個實在的客氣人。

    他接了劍囊,剛要說話,就輕咦一聲︰“潘牢頭,你怎麼在這兒?”

    潘喵喵終于找回了自己的神志,那是一個拔腿就跑啊,天惹,這特喵還是人嗎,是人嗎?就這力氣,他是傻喵才擔心這破縣令!

    那可是黑大人布下的禁制啊,貓貓只覺眼前一黑,要不跑路算了吧,凡人最多長命百歲,今生報恩看來是無望了,要不還是等來生吧。

    可是,阿從的貓飯真的做得好好吃,他好舍不得啊,啊啊啊,為什麼老天爺要如此為難他一只小貓咪呢。

    “抱歉道長,府衙的牢頭有些過于活潑了。”

    燕赤霞抽了抽嘴巴︰……你開心就好吧,只听說過狗看門的,還沒見過貓看守的,湯溪確實是個神奇的地方。

    因此事與柳仙有關,程晉先讓祝文書下地府等候打點,又讓燕赤霞替他守一會兒衙門,這才帶著劍囊出發去城隍廟。

    他有城隍副印,妖鬼又是被收服狀態,所以很輕松就進了廟里。

    “程大人這邊請,老爺已等候多時了。”

    這個老爺,當然是指湯溪城隍爺,而非是地府判官。須知這地府可以有很多判官,他們或者姓陸,或者姓範,但只有一位判官老爺,他是沒有冠姓的。

    傳聞中可斷人生死的生死簿就是這位老爺的隨身法器,至于其他有名有姓判官手里的生死簿,都只是衍生產品。

    程晉去見那位老爺前,城隍爺再三給他科普了這些地府保命小知識,各個送命題,一旦答錯,可能會被直接送上一碗孟婆湯轉世。

    于是這回天不怕地不怕的程縣令,相當認真地記下了所有須知︰“放心吧,我都記住了。”

    城隍爺卻又怕好不容易等來的合作伙伴就此沒了,生生重講了一遍,這程縣令年輕有為,雖然叛逆了點,但忍一忍還是可以接受的。

    “記得少說少做,早點還陽。”

    程晉︰……這听著,像是什麼不能回來的巨型fg。

    不過心里頭這麼想,程晉還是承城隍爺這份情的,湯溪的陰間大老爺雖然羅里吧嗦,可能是生前當大夫的殘余綜合征,但品性確實隨和正直。

    “這便走了。”

    城隍廟有去地府的專用員工通道,不用和其他鬼一樣去擠黃泉路的門,程晉是魂魄狀態,因身上有城隍副印,故而身上的的活人氣息掩蓋得非常好。不僅如此,偶爾遇上落單的鬼,這鬼還非常……驚恐地跑掉了?

    程縣令摸了摸自己的臉,他長得很恐怖嗎?沒有吧,他明明玉樹臨風,瀟灑倜儻啊。

    說起來也有些玄妙,他剛穿來是,原身程晉只跟他有幾分相似,但等他越長越大,特別是中了進士之後,程晉再臨水自照,已經跟他上輩子長得完全一模一樣了。

    又走了一段路,按照城隍爺給的地圖拐了兩個彎,程晉終于看到了酆都的樓牌。

    祝豐年一見自家大人提著個劍囊走來,忙飄了過去︰“大人,您沒事吧?”

    “無妨,你帶路就是。”

    祝豐年現在在陰間算是熟面孔,畢竟能為陽間衙門效力的鬼,在陰間一只手都數得過來,況且他還是水莽鬼,當初新死的時候,還曾因告狀屠三娘上過地府頭條。

    有鬼認出祝豐年的臉,再一看他恭敬引路的樣子,忽然就開始驚恐得逃遁起來。

    要命!這殺神怎麼來了!陰兵老爺呢,救鬼啊!

    作者有話要說︰【已捉蟲】程縣令︰好奇怪哦,為什麼這些鬼見了本官就跑?

    ↑

    感謝在2020-10-1216:29:23~2020-10-1322:20:2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小雲端花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零露`兮100瓶;日常掉坑50瓶;東南不知30瓶;飄零的葉子、葉容20瓶;雨、石榴樹、aren、‘】【凌】【’、遺祭、一見景琰誤終生10瓶;funnyudpee哈5瓶;芸芸2瓶;冬眠的懶貓、藍忘機、流雲舒卷、不想起床身體棒棒、曉未央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茅山鬼王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