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天九王 > 第424章 社會我神君人狠話不多

第424章 社會我神君人狠話不多

作品:天九王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修真世界和科技文明第一次大戰落幕之際,張天九在神河已經渡過了五千九百多年時光[email protected]無限好文︰盡在格格黨

    哪怕時間對于神河這個特殊空間,根本沒有太多意義,這段無比漫長的日子,還是讓他過得幾乎快要抓狂。

    第一次意識到原來活得太長,也並非什麼好事。

    尤其是在心有牽掛的前提下。

    從諾雷星發之前,張天九在天兵閣帶走了一件特殊法器,用來跟科技文明保持溝通,隨時了解那邊的動態,沒想到這玩意根本不管用,等于他這五千九百多年,完全跟科技文明斷絕了聯系。

    一直到兩百多年前,張天九終于打听到,四大聖域發動了對科技文明的總攻,甚至還請下了兩名神級修士壓陣,但具體是哪兩個,修為境界如何,則沒人說得清楚。

    神河這麼大,神級修士猶如過江之鯽,數都數不清,除了那幾個威名顯赫的大勢力家族外,誰認識你是哪根蔥。

    情急之下,張天九連跳河下凡的心都有了。

    他根本不知道現在科技文明處于哪個時間段,又發展到了什麼地步,戰爭的勝負如何?

    這些統統兩眼一抹黑。

    那位星華神君,把他囚禁在一方小天地之中,除了沒日沒夜的修煉之外,什麼事都(干gan)不了。

    後來張天九才明白,星華神君原來是受到徐遠山指派,在接引台上刻意將自己帶走的,弄得他當時虛驚一場,差點以為身份出了紕漏。

    被軟禁的這五千九百多年里,張天九連洞府都不曾離開過半步,從始至終被困在里面,修煉那位星華神君傳授下來的靈修一脈功法。

    用星華神君的原話來說,想要在天選大會得到第一名,光靠(強qiang)悍的體魄遠遠不夠,因為神河的天道法則對體修具有極(強qiang)的壓制,必須走靈體雙休的道路,才有可能出奇制勝。

    雖然在進入神河之前,張天九就已經領悟了部分空間法則,並且借助普惠神僧留在他(身shen)體中的香火之力,成功開闢出了屬于自己的神國空間,可還遠遠不夠資格被稱為一名合格的神級靈修。

    在渡過的五千多年漫長歲月中,張天九終于把靈修所要經歷的全部道路,完完整整走了一遍,領悟出了完整的法則之力,蛻變成為了一名貨真價實的中階天神境界靈修。

    但與此同時,他又具備十重樓體修的恐怖體魄,可以說在整個神河之中絕無僅有。

    來到神河之時,張天九還是九重樓巔峰體修,這些年為了備戰天選大會,一直沉浸在靈修道路上,根本沒有多余的時間淬煉體魄。

    他之所以能夠突破九重樓境界,正是得益于無處不在的天道規則。

    眾所周知,神河天道規則中蘊含著對體修一脈的天然壓制力量,看似不利,其實卻是一柄雙刃劍。

    就好比一個人長年累月背著沉重的枷鎖在行走。

    時間一長,只要這個人不被壓迫致死,體魄在無形之中只會被淬煉得越來越(強qiang)悍,一旦哪天褪去身上的枷鎖,就是一飛沖天之際。

    對于這個意外收獲,張天九驚喜之余,難免又有些詫異。

    如此簡單的道理,難道開闢神河空間的那位神帝殿下想不到,既然如此他為什麼還要在天道法則中多此一舉?

    總不可能他跟徐遠山一樣,也是神皇那邊的人吧。

    又或者說……天道法則其實根本不在神帝的掌控之後,至少不能全部掌控。

    這個疑問,張天九曾經對星華神君提起過,不過他只是避而不談,根本不肯透(露)半點玄機。

    對此張九爺除了恨得牙癢癢之外也別無他法。

    這些大人物一個個都是怪脾氣,喜歡吊人胃口,實在無聊得很。

    好在多年以後,張天九從星華神君口中听到了另外一則好消息,天道盟為首的修真大軍,第一場戰役並沒有佔到任何便宜,雙方都損失了十分之一的兵力之後,就暫時偃旗息鼓。

    同時張天九也得知,那場戰斗雙方的最頂尖戰力都沒出手,顯然是互相忌憚,這也印證了他的一個猜測,那兩位被請去助陣的神級修士境界應該高不到哪里去。

    要是換成一名祖神下去,哪有這麼多顧忌,科技文明直接就落敗了。

    目前看來神河的大佬們還是沒有把科技文明放在眼中,這對科技世界而言是個絕好的機會,可以趁著時間差全速發展,盡可能地縮短跟神河的實力差距。

    四大聖域那些跳梁小丑,張天九此刻早已經完全不在乎了。

    雖然在他所經歷過的那個時空,天道盟曾經把科技文明打得落花流水,戰爭整整持續了上百年,但今日不同往日,他此刻的目光必須放得更加長遠,聚焦在那些真正的頂級(強qiang)者上。

    只有具備了正面抗衡祖神的力量,科技文明才能算高枕無憂。

    至于十二位神王和神帝,則交給他張九爺跟軒轅明等人來對付,想實現這個目的,他就必須邁出最後那一步。

    而這一切,又得從天選大會開始。

    只有奪下第一名,才有資格進入神殿拿走那塊星空殘圖,前往上古戰場感悟玄機。

    天選大會到底是什麼樣,過程中又會面對一些怎樣的敵人,張天九一概不知。

    這五千多年他除了沒日沒夜的苦修之外,可以說完全心無旁騖。

    不過用星華神君的評價,五千九百年才修煉到天神高階,在靈修之中也只能算天賦平平,也幸虧他是進入神河之後才開始修煉,否則早就耗盡壽元死在下界了。

    高階天神的修為,加上十重樓體修的體魄,基本有資格可以鎖定天選大會前三,但想要爭奪第一名,還是有些不夠,最好是邁入巨神之境,才可以稱得上十拿九穩。

    對于星華神君這個說法,張天九深感認同。

    古往今來,修真界誕生過多少天縱奇才,長江後浪推前浪,他又何德何能敢驕傲自滿?

    其實五百多年前,張天九便已經是天神高階,後來卻始終沒能有所突破,大概也跟修煉天賦(脫tuo)不了(干gan)系。

    這一天,他正在洞府中閉目凝神,吐納靈氣,突然間听到一個淡然的聲音︰“出來吧。”

    “出去?”

    張天九猛然睜開眼楮,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他都已經在這小空間里枯坐了五千多年,星華神君終于大發慈悲,肯放他出去了?

    當感受到禁制撤去的那一刻,張九爺差點激動得老淚縱橫。

    外界的新鮮靈氣彌漫進來,那是自由的味道!

    洞府外,星華神君虛立在半空,笑道︰“走吧,到外面去尋找你的破鏡契機,時間不多了。”

    “你要我去哪里?”

    張天九(摸Mo)了(摸Mo)光頭,一頭霧水。

    星華神君呵呵一笑︰“以你此刻的修為,神河之大無處不可去,只要別招惹到那些老家伙就行,至于想去哪,隨你自己的心意,別忘了百年之後,回來參加天選大會即可。”

    “我……我自由了?”

    張天九似乎還是有些不敢置信,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

    星華神君頗為值得玩味地一笑,說道︰“要不,我再關你一百年?”

    張天九頓時嚇得面(色)都變綠了,連忙搖著手道︰“千萬別,你關我一輩子也破不了境的。”

    “帶上此物。”

    星華神君一抬手,拋出一枚白(色)玉間。

    張天九一把接住,嬉皮笑臉道︰“護身符?有了它我在神河橫著走都行?”

    星華神君淡淡掃了他一眼道︰“這玉簡內,都是萬年以來飛升者之中的絕頂人物,不出意外的話,天選大會前十就是在這些人之中產生,你若是在外面正巧遇到其中某個,不妨……”

    張天九接過話道︰“與他結交一番,打探清楚底細?”

    “錯。”

    星華神君搖了搖頭,雲淡風輕地說道︰“不妨直接出手,打死一個少一個。”

    額……

    張九爺頓時目瞪口呆。

    居然還有這樣的(操cao)作?

    不愧是神河大佬,典型的社會我神君,人狠話不多。

    星華神君笑道︰“別以為只有我教你這樣做,這就是天選大會的殘酷之處,從上一屆落幕的那天開始,新一屆的爭斗就已經開始,而不是非要等站到擂台上那天,你知道在你閉關這些年里,一共死了多少位飛升者麼?”

    “多少?”

    “不下五萬之數。”

    星華神君舉起一只手道︰“等于萬年之內的飛升修士,幾乎(死si)亡了十之**,能活到現在的沒有一個弱者,尤其是我給你的這份名單上之人,近千年來在神河之中名聲鵲起,真實戰力遠超普通的巨神(強qiang)者,否則也早就煙消雲散了。”

    張天九听得暗自咋舌。

    如此看來自己被星華神君“軟禁”了五千多年也並非壞事,至少沒人會關注他這個無名小卒,走在外面也不用擔心被某個恐怖的(強qiang)者一巴掌拍死。

    所謂的悶聲發大財,大概就是這樣了。

    “對了,如果我下去一趟的話,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突然之間張天九一拍腦袋,按推算他離開科技文明已經十年多了,實在是很想回去看一眼,尤其是在這個特殊時刻。

    普通神級修士離開神河,擁有諸多限制,而且還無法發揮出真正的戰力,但對他來說這一切都不存在。

    就算下界靈力匱乏,他憑借著十重樓體修境界,照樣可以橫掃一切。

    “去是可以,但切記不要出手,你如今身份已然不同,一舉一動很容易引起天道法則關注,切勿因小失大。”

    星華神君沉吟片刻,終于點了點頭。

    張天九連忙拍著(胸xiong)脯下保證,說道︰“請神君放心,我自有分寸。”

    就算星華神君不交代,他也會想到這一層,更何況目前的科技文明今非昔比,在很多事情上已經不需要親力親為了。

    :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搶救大明朝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