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奧特曼請別這樣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對宇宙格斗家的碾壓局,令tpc畏懼的戴斯法薩

第一百九十二章 對宇宙格斗家的碾壓局,令tpc畏懼的戴斯法薩

作品:奧特曼請別這樣 作者:姑且姑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初代一陣沉默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去...去找母親吧!”

    “找母親?可是二哥這......”

    “你還是不了解艾斯,艾斯知道就等于整個光之國知道.

    你現在趕快去找母親,一個是讓她老人家提前有個心理準備,一個是讓她老人家勸勸....勸勸父親.....”初代嘆氣道。

    “二哥,你是說?”賽文倒吸一口涼氣問道。

    “嗯,我前一陣子去看過父親一次,現在雖然不太管事,但脾氣還是和萬年前一樣火爆,我擔心.......”

    “好,好!我立刻就去見母親!”賽文听到這里哪還敢磨嘰,扯開時空通道一頭扎了進去.......

    “怎麼辦....洪君....我哥他....

    “噓....”洪君看了看周圍的行人急忙捂著了希瑞的嘴。

    “現在就我們兩個知道,大舅....你大哥還不算有事,要是傳出去你哥鐵定完蛋!”洪君嚴肅的對希瑞說道。

    “那...我們?”

    “現在只有我們知道你哥的病,那我們就要肩負起治療好你哥的責任!!”洪君拍著胸脯義不容辭的說道。

    希瑞瞬間就被洪君的擔當所感動,渾然不知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他!

    “洪君,幸...幸好有你,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希瑞紅著眼眶感激的看著洪君。

    “沒關系,這件事交給我了,首先我們要確認你哥的癮到底有多大!”

    洪君手中黑暗能量閃爍,巴克西姆出現在他手中。

    “巴克西姆,你...你能不能...描述一下...嗯....就是那個佐菲獸性大發的.....嗯....你大體描述一下....”在希瑞面前,洪君不好用太露骨的話說。

    放到平常,洪君可能會直接問巴克西姆,佐菲那個禽獸是怎麼禍禍你的?

    這里有幾張文件紙,給我用不少于1000字的篇幅把細節交代清楚!

    然而巴克西姆始終委屈的連頭都不願意抬,這令洪君無可奈何。

    洪君,算了吧,它...它也算是受害者,....就這樣問...實在是...實在是太殘忍了!!”希瑞拉著洪君的胳膊勸解道。

    “是嗎?洪君摸了摸下巴點頭回答道。

    “好吧,那就不問它了!

    不過既然問不出來只有唯一的一條路可走了!”洪君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堅毅。

    而此時置身于

    洪君開闢出來的黑暗空間中的巴克西姆則是重重的跺了跺腳!

    “哼,讓你一到光之國有了妹子忘了寵....呸,忘了弟兄!”

    ‘知道我一個超獸舉目無親的呆在光之國,心理壓力有多大嗎?

    尤其是那個佐菲,好像故意在我的眼前炫耀他的m87光線一樣,一天能用各種姿勢射幾十次,早就看他不順眼了!

    哼哼哼,洪君,在我的冷暴力下痛苦的哀嚎反省吧!

    以後如果能跪到本大爺的面前,本大爺或許會饒了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整個黑暗空間回蕩著巴克西姆小男孩的猖狂稚嫩的笑聲!

    然而此時的洪君完全沒有把巴克西姆放在心上,看著身旁的希瑞,洪君甚至能夠聞到她身上好聞的奶香味!

    “洪君,你的計劃真的有用嗎?”希瑞狐疑的問道。

    “嘿嘿,絕對沒問題!”洪君保證道。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希瑞握著兩個粉拳下定決心道。

    “走!!”

    兩道人影鬼鬼祟祟的鑽入街道的角落里不見了蹤影。

    另一邊

    賽文氣喘吁吁的直接來到奧特之母居住的地方,鼻青臉腫的泰羅幫賽文打開了門。

    賽文看著和自己十分相像的泰羅臉腫的宛如豬頭,頓時心生退意。

    看著對面泰羅的樣子,賽文好像看到了一會的自己,這會不會是宇宙的意志阻止他去找奧特之母呢?

    賽文看著泰羅一時無言。

    “三哥,快進來啊!”泰羅哪管這些,他抱住賽文的胳膊便硬往房子里拉。

    犯了錯的自己和暴怒的母親呆在一個空間下簡直能窒息而死,能拉一個替死鬼是一個!

    賽文看見泰羅那殷勤的嘴臉更不想進去了。

    奈何不知道什麼時候,泰羅這個臭弟弟已經比自己力氣還大。

    只見泰羅硬生生一根一根的撥掉了賽文抓住門框的手指,賽文就這樣絕望的被泰羅拖了進去。

    “怎麼了?平常都躲著我,今天怎麼主動過來了?”沒消氣的奧特之母沒好氣的問道。

    “賽文一听奧特之母的口氣頓覺不妙,果然母親生泰羅的氣還沒有消......”

    “嘿,我不是害怕泰羅把您氣著了嘛,所以專門過來看看......”

    “佐菲哥哥對不起了,今天我要是說實話,你沒被父親

    打死,我也會被母親打死的!

    賽文不爭氣的從了心。

    “哼,你們幾兄弟我哪個不了解?尤其是你賽文,說吧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給我說?”

    奧特之母果然是奧特之母,就這威儀和智商,放到宮斗劇里其他嬪妃活不過一集!

    “沒.....怎麼可能,我.....

    “說!”奧特之母吼道。

    “佐菲哥哥好像喜歡和怪獸ooxx艾斯大嘴巴說的到處都是初代哥哥要我來給母親打個招呼勸勸父親不要把佐菲哥哥打死嘍!”

    賽文本來還想蒙混過關,然而根本承受不住奧特之母的河東獅吼,一點停頓沒有的將事情倒了個干淨!

    “啊,舒服了!”將煎熬轉給母親的賽文表示痛快多了。

    在賽文的對面,泰羅和奧特之母宛如雕像一般一動不動,賽文那一長串話信息量太大,兩個人得好好理理....

    “你...你佐菲哥哥居然.....”

    奧特之母轟然站起,身後不知什麼材質的椅子如齏粉般肢解飄揚。

    泰羅和賽文站在一邊,低著頭連氣都不敢喘。

    ”你們誰有親眼看到過嗎?”奧特之母的聲音中仿佛隱藏著千萬枚核彈。

    “沒...沒有....”賽文猶豫了一下說道。

    “那就很有可能是謠言,走去佐菲家!!”奧特之母當先化作一團紅光射入光之國上空。

    與此同時

    “洪君,這方法真的頂用嗎?

    我怎麼覺得有點不靠譜?”希瑞和洪君站在佐菲的小別墅外小聲問道。

    放心吧,這可是心理學中的驚嚇療法!

    一會我會將巴克西姆扔到房間里面,等到你哥和巴克西姆那個啥的時候,你就突然出現嚇他一跳!

    “我敢保證,他和怪獸那個啥,妹妹出來嚇一跳這個陰影絕對讓他再也無法.......”洪君得意的說道。

    “那你為什麼要用巴克西姆?這對他有點太殘忍了吧?”希瑞心地善良不忍心的說道。

    “在不知道你哥喜歡哪個類型的怪獸的前提下,巴克西姆是知根知底的選擇,開始吧!

    “洪君∼希瑞有些猶豫的拽著洪君。

    “放心吧,你哥以後會感謝你的!”洪君笑了笑抬手將巴克西姆扔進了佐菲房間。

    拉著希瑞便藏了起來......

    姑且姑且說

    求推薦,收藏!!!

    打死,我也會被母親打死的!

    賽文不爭氣的從了心。

    “哼,你們幾兄弟我哪個不了解?尤其是你賽文,說吧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給我說?”

    奧特之母果然是奧特之母,就這威儀和智商,放到宮斗劇里其他嬪妃活不過一集!

    “沒.....怎麼可能,我.....

    “說!”奧特之母吼道。

    “佐菲哥哥好像喜歡和怪獸ooxx艾斯大嘴巴說的到處都是初代哥哥要我來給母親打個招呼勸勸父親不要把佐菲哥哥打死嘍!”

    賽文本來還想蒙混過關,然而根本承受不住奧特之母的河東獅吼,一點停頓沒有的將事情倒了個干淨!

    “啊,舒服了!”將煎熬轉給母親的賽文表示痛快多了。

    在賽文的對面,泰羅和奧特之母宛如雕像一般一動不動,賽文那一長串話信息量太大,兩個人得好好理理....

    “你...你佐菲哥哥居然.....”

    奧特之母轟然站起,身後不知什麼材質的椅子如齏粉般肢解飄揚。

    泰羅和賽文站在一邊,低著頭連氣都不敢喘。

    ”你們誰有親眼看到過嗎?”奧特之母的聲音中仿佛隱藏著千萬枚核彈。

    “沒...沒有....”賽文猶豫了一下說道。

    “那就很有可能是謠言,走去佐菲家!!”奧特之母當先化作一團紅光射入光之國上空。

    與此同時

    “洪君,這方法真的頂用嗎?

    我怎麼覺得有點不靠譜?”希瑞和洪君站在佐菲的小別墅外小聲問道。

    放心吧,這可是心理學中的驚嚇療法!

    一會我會將巴克西姆扔到房間里面,等到你哥和巴克西姆那個啥的時候,你就突然出現嚇他一跳!

    “我敢保證,他和怪獸那個啥,妹妹出來嚇一跳這個陰影絕對讓他再也無法.......”洪君得意的說道。

    “那你為什麼要用巴克西姆?這對他有點太殘忍了吧?”希瑞心地善良不忍心的說道。

    “在不知道你哥喜歡哪個類型的怪獸的前提下,巴克西姆是知根知底的選擇,開始吧!

    “洪君∼希瑞有些猶豫的拽著洪君。

    “放心吧,你哥以後會感謝你的!”洪君笑了笑抬手將巴克西姆扔進了佐菲房間。

    拉著希瑞便藏了起來......

    姑且姑且說

    求推薦,收藏!!!

    打死,我也會被母親打死的!

    賽文不爭氣的從了心。

    “哼,你們幾兄弟我哪個不了解?尤其是你賽文,說吧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給我說?”

    奧特之母果然是奧特之母,就這威儀和智商,放到宮斗劇里其他嬪妃活不過一集!

    “沒.....怎麼可能,我.....

    “說!”奧特之母吼道。

    “佐菲哥哥好像喜歡和怪獸ooxx艾斯大嘴巴說的到處都是初代哥哥要我來給母親打個招呼勸勸父親不要把佐菲哥哥打死嘍!”

    賽文本來還想蒙混過關,然而根本承受不住奧特之母的河東獅吼,一點停頓沒有的將事情倒了個干淨!

    “啊,舒服了!”將煎熬轉給母親的賽文表示痛快多了。

    在賽文的對面,泰羅和奧特之母宛如雕像一般一動不動,賽文那一長串話信息量太大,兩個人得好好理理....

    “你...你佐菲哥哥居然.....”

    奧特之母轟然站起,身後不知什麼材質的椅子如齏粉般肢解飄揚。

    泰羅和賽文站在一邊,低著頭連氣都不敢喘。

    ”你們誰有親眼看到過嗎?”奧特之母的聲音中仿佛隱藏著千萬枚核彈。

    “沒...沒有....”賽文猶豫了一下說道。

    “那就很有可能是謠言,走去佐菲家!!”奧特之母當先化作一團紅光射入光之國上空。

    與此同時

    “洪君,這方法真的頂用嗎?

    我怎麼覺得有點不靠譜?”希瑞和洪君站在佐菲的小別墅外小聲問道。

    放心吧,這可是心理學中的驚嚇療法!

    一會我會將巴克西姆扔到房間里面,等到你哥和巴克西姆那個啥的時候,你就突然出現嚇他一跳!

    “我敢保證,他和怪獸那個啥,妹妹出來嚇一跳這個陰影絕對讓他再也無法.......”洪君得意的說道。

    “那你為什麼要用巴克西姆?這對他有點太殘忍了吧?”希瑞心地善良不忍心的說道。

    “在不知道你哥喜歡哪個類型的怪獸的前提下,巴克西姆是知根知底的選擇,開始吧!

    “洪君∼希瑞有些猶豫的拽著洪君。

    “放心吧,你哥以後會感謝你的!”洪君笑了笑抬手將巴克西姆扔進了佐菲房間。

    拉著希瑞便藏了起來......

    姑且姑且說

    求推薦,收藏!!!

    打死,我也會被母親打死的!

    賽文不爭氣的從了心。

    “哼,你們幾兄弟我哪個不了解?尤其是你賽文,說吧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給我說?”

    奧特之母果然是奧特之母,就這威儀和智商,放到宮斗劇里其他嬪妃活不過一集!

    “沒.....怎麼可能,我.....

    “說!”奧特之母吼道。

    “佐菲哥哥好像喜歡和怪獸ooxx艾斯大嘴巴說的到處都是初代哥哥要我來給母親打個招呼勸勸父親不要把佐菲哥哥打死嘍!”

    賽文本來還想蒙混過關,然而根本承受不住奧特之母的河東獅吼,一點停頓沒有的將事情倒了個干淨!

    “啊,舒服了!”將煎熬轉給母親的賽文表示痛快多了。

    在賽文的對面,泰羅和奧特之母宛如雕像一般一動不動,賽文那一長串話信息量太大,兩個人得好好理理....

    “你...你佐菲哥哥居然.....”

    奧特之母轟然站起,身後不知什麼材質的椅子如齏粉般肢解飄揚。

    泰羅和賽文站在一邊,低著頭連氣都不敢喘。

    ”你們誰有親眼看到過嗎?”奧特之母的聲音中仿佛隱藏著千萬枚核彈。

    “沒...沒有....”賽文猶豫了一下說道。

    “那就很有可能是謠言,走去佐菲家!!”奧特之母當先化作一團紅光射入光之國上空。

    與此同時

    “洪君,這方法真的頂用嗎?

    我怎麼覺得有點不靠譜?”希瑞和洪君站在佐菲的小別墅外小聲問道。

    放心吧,這可是心理學中的驚嚇療法!

    一會我會將巴克西姆扔到房間里面,等到你哥和巴克西姆那個啥的時候,你就突然出現嚇他一跳!

    “我敢保證,他和怪獸那個啥,妹妹出來嚇一跳這個陰影絕對讓他再也無法.......”洪君得意的說道。

    “那你為什麼要用巴克西姆?這對他有點太殘忍了吧?”希瑞心地善良不忍心的說道。

    “在不知道你哥喜歡哪個類型的怪獸的前提下,巴克西姆是知根知底的選擇,開始吧!

    “洪君∼希瑞有些猶豫的拽著洪君。

    “放心吧,你哥以後會感謝你的!”洪君笑了笑抬手將巴克西姆扔進了佐菲房間。

    拉著希瑞便藏了起來......

    姑且姑且說

    求推薦,收藏!!!

    打死,我也會被母親打死的!

    賽文不爭氣的從了心。

    “哼,你們幾兄弟我哪個不了解?尤其是你賽文,說吧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給我說?”

    奧特之母果然是奧特之母,就這威儀和智商,放到宮斗劇里其他嬪妃活不過一集!

    “沒.....怎麼可能,我.....

    “說!”奧特之母吼道。

    “佐菲哥哥好像喜歡和怪獸ooxx艾斯大嘴巴說的到處都是初代哥哥要我來給母親打個招呼勸勸父親不要把佐菲哥哥打死嘍!”

    賽文本來還想蒙混過關,然而根本承受不住奧特之母的河東獅吼,一點停頓沒有的將事情倒了個干淨!

    “啊,舒服了!”將煎熬轉給母親的賽文表示痛快多了。

    在賽文的對面,泰羅和奧特之母宛如雕像一般一動不動,賽文那一長串話信息量太大,兩個人得好好理理....

    “你...你佐菲哥哥居然.....”

    奧特之母轟然站起,身後不知什麼材質的椅子如齏粉般肢解飄揚。

    泰羅和賽文站在一邊,低著頭連氣都不敢喘。

    ”你們誰有親眼看到過嗎?”奧特之母的聲音中仿佛隱藏著千萬枚核彈。

    “沒...沒有....”賽文猶豫了一下說道。

    “那就很有可能是謠言,走去佐菲家!!”奧特之母當先化作一團紅光射入光之國上空。

    與此同時

    “洪君,這方法真的頂用嗎?

    我怎麼覺得有點不靠譜?”希瑞和洪君站在佐菲的小別墅外小聲問道。

    放心吧,這可是心理學中的驚嚇療法!

    一會我會將巴克西姆扔到房間里面,等到你哥和巴克西姆那個啥的時候,你就突然出現嚇他一跳!

    “我敢保證,他和怪獸那個啥,妹妹出來嚇一跳這個陰影絕對讓他再也無法.......”洪君得意的說道。

    “那你為什麼要用巴克西姆?這對他有點太殘忍了吧?”希瑞心地善良不忍心的說道。

    “在不知道你哥喜歡哪個類型的怪獸的前提下,巴克西姆是知根知底的選擇,開始吧!

    “洪君∼希瑞有些猶豫的拽著洪君。

    “放心吧,你哥以後會感謝你的!”洪君笑了笑抬手將巴克西姆扔進了佐菲房間。

    拉著希瑞便藏了起來......

    姑且姑且說

    求推薦,收藏!!!

    打死,我也會被母親打死的!

    賽文不爭氣的從了心。

    “哼,你們幾兄弟我哪個不了解?尤其是你賽文,說吧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給我說?”

    奧特之母果然是奧特之母,就這威儀和智商,放到宮斗劇里其他嬪妃活不過一集!

    “沒.....怎麼可能,我.....

    “說!”奧特之母吼道。

    “佐菲哥哥好像喜歡和怪獸ooxx艾斯大嘴巴說的到處都是初代哥哥要我來給母親打個招呼勸勸父親不要把佐菲哥哥打死嘍!”

    賽文本來還想蒙混過關,然而根本承受不住奧特之母的河東獅吼,一點停頓沒有的將事情倒了個干淨!

    “啊,舒服了!”將煎熬轉給母親的賽文表示痛快多了。

    在賽文的對面,泰羅和奧特之母宛如雕像一般一動不動,賽文那一長串話信息量太大,兩個人得好好理理....

    “你...你佐菲哥哥居然.....”

    奧特之母轟然站起,身後不知什麼材質的椅子如齏粉般肢解飄揚。

    泰羅和賽文站在一邊,低著頭連氣都不敢喘。

    ”你們誰有親眼看到過嗎?”奧特之母的聲音中仿佛隱藏著千萬枚核彈。

    “沒...沒有....”賽文猶豫了一下說道。

    “那就很有可能是謠言,走去佐菲家!!”奧特之母當先化作一團紅光射入光之國上空。

    與此同時

    “洪君,這方法真的頂用嗎?

    我怎麼覺得有點不靠譜?”希瑞和洪君站在佐菲的小別墅外小聲問道。

    放心吧,這可是心理學中的驚嚇療法!

    一會我會將巴克西姆扔到房間里面,等到你哥和巴克西姆那個啥的時候,你就突然出現嚇他一跳!

    “我敢保證,他和怪獸那個啥,妹妹出來嚇一跳這個陰影絕對讓他再也無法.......”洪君得意的說道。

    “那你為什麼要用巴克西姆?這對他有點太殘忍了吧?”希瑞心地善良不忍心的說道。

    “在不知道你哥喜歡哪個類型的怪獸的前提下,巴克西姆是知根知底的選擇,開始吧!

    “洪君∼希瑞有些猶豫的拽著洪君。

    “放心吧,你哥以後會感謝你的!”洪君笑了笑抬手將巴克西姆扔進了佐菲房間。

    拉著希瑞便藏了起來......

    姑且姑且說

    求推薦,收藏!!!

    打死,我也會被母親打死的!

    賽文不爭氣的從了心。

    “哼,你們幾兄弟我哪個不了解?尤其是你賽文,說吧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給我說?”

    奧特之母果然是奧特之母,就這威儀和智商,放到宮斗劇里其他嬪妃活不過一集!

    “沒.....怎麼可能,我.....

    “說!”奧特之母吼道。

    “佐菲哥哥好像喜歡和怪獸ooxx艾斯大嘴巴說的到處都是初代哥哥要我來給母親打個招呼勸勸父親不要把佐菲哥哥打死嘍!”

    賽文本來還想蒙混過關,然而根本承受不住奧特之母的河東獅吼,一點停頓沒有的將事情倒了個干淨!

    “啊,舒服了!”將煎熬轉給母親的賽文表示痛快多了。

    在賽文的對面,泰羅和奧特之母宛如雕像一般一動不動,賽文那一長串話信息量太大,兩個人得好好理理....

    “你...你佐菲哥哥居然.....”

    奧特之母轟然站起,身後不知什麼材質的椅子如齏粉般肢解飄揚。

    泰羅和賽文站在一邊,低著頭連氣都不敢喘。

    ”你們誰有親眼看到過嗎?”奧特之母的聲音中仿佛隱藏著千萬枚核彈。

    “沒...沒有....”賽文猶豫了一下說道。

    “那就很有可能是謠言,走去佐菲家!!”奧特之母當先化作一團紅光射入光之國上空。

    與此同時

    “洪君,這方法真的頂用嗎?

    我怎麼覺得有點不靠譜?”希瑞和洪君站在佐菲的小別墅外小聲問道。

    放心吧,這可是心理學中的驚嚇療法!

    一會我會將巴克西姆扔到房間里面,等到你哥和巴克西姆那個啥的時候,你就突然出現嚇他一跳!

    “我敢保證,他和怪獸那個啥,妹妹出來嚇一跳這個陰影絕對讓他再也無法.......”洪君得意的說道。

    “那你為什麼要用巴克西姆?這對他有點太殘忍了吧?”希瑞心地善良不忍心的說道。

    “在不知道你哥喜歡哪個類型的怪獸的前提下,巴克西姆是知根知底的選擇,開始吧!

    “洪君∼希瑞有些猶豫的拽著洪君。

    “放心吧,你哥以後會感謝你的!”洪君笑了笑抬手將巴克西姆扔進了佐菲房間。

    拉著希瑞便藏了起來......

    姑且姑且說

    求推薦,收藏!!!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搶救大明朝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