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重生之偏差 > 第65章

第65章

作品:重生之偏差 作者:浮圖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甦二轉過頭來,看著陸訥對手機說了一句,“不跟你說了,陸訥醒了,掛了。”

    他隨手將手機扔到沙發上,對陸訥說,“醒了,我讓人送了粥,過來吃。”說完,自己走到用餐區,打開砂鍋,用勺子攪了攪粥,舀了一口嘗了嘗,點點頭,評價,“還行。”

    陸訥走過去從後面攔著甦二的腰,就著他的手,淅瀝呼嚕地喝了一口,微燙的感覺從舌尖蔓延開來,令全身的毛細孔都甦醒過來,無與倫比的鮮味在味蕾次第綻放。

    “怎麼樣?”

    陸訥點點頭,又喝了第二口,然後啪一下親在甦二的嘴唇上,“新鮮的人民幣味兒。”

    甦二不甘示弱地也一口親在他嘴上,嫌棄道︰“吝嗇鬼味兒,幾十年如一日。”

    陸訥假裝凶狠地咬了咬甦二的唇,又吮了吮他比起薄削的上唇略顯豐潤的下唇。甦二趁勢將舌頭伸進陸訥的口腔逗引,陸訥扶住他的後腦壓過去,粥的鮮味在彼此的口腔里流轉,漸漸被分泌的唾液沖散。兩人的溫度漸漸升高起來,呼吸紊亂而急促,胡亂地伸進對方的衣服里面亂摸。

    陸訥順勢轉過甦二的身子,讓他面對著自己,一個用力,就把人壓在了餐桌上,伸手去剝他的褲子。裸露的肌膚貼上冰冷的餐桌玻璃,涼得甦二一個哆嗦,就去推陸訥。陸訥不為所動,引導著他曲起一條腿勾在自己腰上,手插進他寬松的家居褲里面,揉捏彈性十足的臀部,手指卡進梁丘之間,探向里面的幽谷。

    甦二有點兒不自在,微微動了動腰,但沒躲閃,抬起另一條腿,配合著陸訥扒掉了褲子。

    兩人在餐桌上做了一回,沒潤滑,陸訥進去得挺困難,甦二也不好受,眉頭糾結得都快打結了,後來才好點兒,被陸訥打樁機似的捅得身體漸漸熱起來,熱得要爆炸,背部貼著桌面的地方又一片冰冷,冰與火的交織,又刺激又爽快,腰肢軟得一塌糊涂,到後來嘴里只剩哼哼了。

    等兩人干完再洗完澡收拾好,粥已經有點涼了,不過誰也沒想到要熱一熱,各自盛了一碗坐客廳的沙發里邊吃邊看電視。甦二裹著厚厚的珊瑚絨睡袍,剛洗完澡,身上還散發著熱騰騰的濕氣,夾雜著沐浴露的清香。陸訥坐在,他躺著,一腳擱陸訥腿上,一腳不安分地擱在陸訥肩上,孩子氣地用腳趾去夾陸訥的耳朵,沒夾住,腳掉下來,差點打翻陸訥的粥碗。

    陸訥好驚險才拿住碗,手掌pia一下打在甦二腳背上,嚷著,“多動癥啊,問題兒童中心應該拿你做研究課題。”

    甦二嘶地抽了口氣,用腳捅陸訥的腰。陸訥躲了躲,沒理他,直接將頻道調到娛樂新聞,畫面上就是戴著墨鏡神情冷峻被保鏢護著穿梭著長槍短炮間的陳時榆,陳時榆只出現在鏡頭前幾秒鐘,之後就是娛記一長串喋喋不休的播報詞。

    陸訥的眉頭皺得死緊,才一夜之間,關于陳時榆的新聞甚囂塵上,網上出現各種爆料,有真的,有假的,真真假假,誰也說不清,各色人馬輪番上陣,粉絲掐得熱火朝天。

    甦二僅僅只是漫不經心地瞄了電視機一眼,眼神被睫毛的陰影掩蓋,令人無法得知任何訊息,接著就鍥而不舍地騷擾陸訥。

    陸訥退燒後,就開始流鼻涕,不過他也沒當回事兒,他身體一向不錯,前世今生都很少生病,何況剪輯室那兒也離不開人,他也就休息了半天,依舊照常去工作。

    剛將車子停妥,下車鎖了車門,忽然從斜刺里沖出一個戴著眼鏡的小個子男人,一下子沖到陸訥面前,手中拿著錄音筆,問道︰“陸導,我是《娛樂壹周刊》的記者,這是我的工作證,我想就陳時榆問你幾個簡短的問題。”

    陸訥一皺眉,頭也沒回地就要推開大樓的門,忽然听身後的記者急促地問道︰“據說陳時榆高中輟學是因為被曝性向,陳時榆是同性戀,是這樣嗎?你知道這件事嗎?”

    陸訥的腳步一頓,身後的娛記早就已經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擋在陸訥面前,“作為好友,對于陳時榆的性向問題你怎麼看,陳時榆到底因何而暴露了自己的性向?”

    陸訥的火氣噌一下就上來了,想都沒想沖口而出,“關你什麼事?”,一邊推開記者都快戳到自己嘴巴里的錄音筆,一手去推大門。

    白光一閃,隨著 嚓一聲,陸訥眯著眼楮去看,就見不知從哪里竄出來一個穿著攝影師馬甲的男人蹲地上手上端著相機,對著陸訥和那個娛記。

    保安終于意識到不對,急匆匆地趕過來,一個攔住還英勇無畏地往前沖的娛記,一個張開手臂虛虛地護著陸訥進了大樓。

    剪輯室里的窗簾長年累月地緊掩著,日光燈慘白的燈光照在剪輯師老白更加慘白的臉上,襯得眼楮下面的眼袋越發豐潤。陸訥走過去手撐在老白的椅背和桌面之間,彎腰看正在弄的片段。

    老白幽魂似的扭頭看了陸訥一眼,輕飄飄地叫了一聲,“陸導——”

    陸訥心里有點兒過意不去,“你工作多久啦?去躺會兒吧,我先看看已經剪輯好的東西。”

    老白沒跟他爭辯,點點頭,站起來,就走到一邊兒的沙發上,掀開薄毯蓋身上倒頭就睡下了,陸訥的屁股還沒坐到椅子上,那邊已經響起了酣暢淋灕的呼嚕聲,弄得陸訥覺得自己是不是太周扒皮了一點兒。

    陸訥在剪輯室一待又是一天半,渾然不知道外面斗轉星移山河變色,直到張弛帶著宵夜來看他們,一起坐著邊吃邊聊,他忽然扭頭看著陸訥說︰“老陸你還不知道吧,外面都快翻天了,就你那兄弟,陳時榆,出櫃了!”

    陸訥慢半拍地反應過來,“什麼?”

    張弛也不廢話,胡亂地擦了擦手,拿過一台手提,直接鍵入陳時榆出櫃的關鍵詞進行搜索,幾秒鐘之後,網頁彈出幾百條相關信息,網頁上一片紅火。張弛隨便點了一個視頻網址進去,然後將手提轉向陸訥,“你自己看——”

    同樣在剪輯室里待得今夕不知何年的配樂師和剪輯師紛紛圍過來,一個站陸訥身後,一個蹲陸訥旁邊,好奇地觀望著。

    屏幕緩沖了一兩分鐘就打開了,應該是在一個商演活動上,陳時榆穿著黑色的羊絨混蠶絲的青果領禮服,襯得身形瀟灑帥氣,沒有戴墨鏡,化過妝的五官越發精致鋒利,好像用冰雕成似的。

    關于前面的一些問題,陸訥壓根就沒入耳,只听到陳時榆用平穩中帶著微微矜傲的語氣說︰“……對,我是同性戀,我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如果你們要拿這個做文章,那就去做好了,我不在乎。”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武煉巔峰 豪門主母 反恐精英在異界 美食供應商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