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這位女文豪,還錢! >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作品:這位女文豪,還錢! 作者:不語忍冬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大齊的婚禮原本就極為繁瑣,周恪偏偏又想辦的盡善盡美。光是三書六禮走起來就要個大半年時間,若是再加上備嫁妝等等,一年都打不住底。

    當時在丁家村談話的時候,沈游直接表示出她希望婚禮可以盡快完結的意思,畢竟她對于這場合作婚姻毫無期待。

    沈游猶記得當時她說完這句話之後,周恪面上流露出不悅之色。她還以為對方是不高興要全權操辦婚事。

    也是,畢竟是兩個人的事,全部扔給周恪,他自然會不高興。

    可沈游手上的每一文錢都有用處,實在不願意花費在婚禮和嫁妝上。

    最後她摳摳搜搜的掏了四五十兩銀子出來,問周恪能不能搞到一點花費少的,糊弄人的面子貨。

    周恪︰“……”

    “罷了,你不必出錢,我贈與你的聘禮里抽取一半出來充作你的嫁妝”。

    沈游皺了皺眉,“十九兄,你放心吧。無論如何,你的聘禮我都不會動用”。

    她將來根本不長居周府,主要根據地肯定是自己買的房子。這樣一來,由于婚嫁所產生的的費用自然會由她與周恪平攤。

    沈游嘆了口氣,錢錢錢,怎麼那麼缺錢呢!

    她還以為自己主動承擔了婚禮一半的費用周恪會高興一點,誰知道周恪陰陽怪氣的來了一句,“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啊”。

    貧窮的沈游也有錢了?

    沈游茫茫然。

    他是不是叛逆期到了?

    叛逆期的青少年要順毛,沈游笑道,“好說好說,畢竟我如今也算是今非昔比了”

    周恪︰……

    感覺好像更氣了。

    “十九兄,婚禮一事大概需要多長時間?能否盡快完成?”

    周恪搖了搖頭,“六禮不能減,但是你父母雙亡,有些步驟可以省略。算起來大概最少也需要兩個月”。

    沈游點點頭,兩個月尚且還在她接受範圍之內。

    論理,她不可能從周府出嫁,故而將出嫁地點定在了周家在金陵城內的別院里。

    沈游在周府修生養息了一個多月,于成婚的前半個月搬進了別院。

    這一日,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周恪剛剛出孝,尚且還沒有回返朝堂,按理,沈游不能穿誥命服,但是奈何大齊早就禮崩樂壞。

    開國皇帝的《會典》中規定過什麼人穿什麼衣服。但到了今日,基本已經沒有了服飾的小界限。民間庶人成婚甚至敢穿鳳冠霞帔和九品公服。

    沈游一大早被人從床上挖了起來,潔面開臉之後全福老人得給沈游上頭,邊梳頭邊唱十梳歌。

    “一梳梳到尾……”

    沈游呆愣愣的看著銅鏡里的自己。銅鏡被磨的很亮,光可照人。她太忙,已經許久沒有好好看自己了。銅鏡里映出的臉極其熟悉。大抵是靈魂融合久了,這張臉越來越趨向于上輩子的樣子。

    “哎呀,新娘子怎麼哭了?”

    沈游猛地回神,任由婢女拿起帕子重新潔面。

    她面對鏡子,活像是嗓子眼里堵著東西似的……如果靈魂真的融合,那她還能回去嗎?

    沈游被人扶著,帶上翟冠、穿上大衫,這一路所有人都在歡歡喜喜的慶賀。大紅的蓋頭罩上來,她好像只能看得見腳下的路,踉踉蹌蹌被人扶著走,此後就只剩下四四方方、逼仄的天地。

    沈游苦笑。她結婚了,可父母親朋俱不在,孤身一人輾轉飄零,前路茫茫尚未可知,回程之路希望渺茫。

    沈游不是不知道根本沒有誰告訴過她完結劇情就可以回去,她也清楚極有可能走完了劇情都回不去,還有可能靈魂真的融合徹底無法剝離,甚至辛苦回去了卻又發現自己早早被人火化。

    無數種可能在沈游腦海里翻涌,可說到底她就是不肯死心。

    她所有的親朋故舊都在那里,那個世界刀削斧鑿刻出了沈游的性格與模樣,她天然的懷揣著對于家鄉的眷戀,如同落葉想歸根。

    無論如何,她都要去試一試。

    約莫是結婚這個場景過于感性,素來堅韌的沈游居然開始離愁別緒起來。

    沈游坐在四人抬的轎子里發了會兒呆,一個人喪完了淤積已久的壞情緒和心理壓力之後,又收拾好心情開始迎接今日的婚禮。

    努力在這里生存與竭力想要回家並不沖突。

    周恪穿公服騎馬,簪花披紅。迎親是不能夠原路返回的,他繞著金陵城跑了小半圈,身後跟著沈游的六十六抬嫁妝以及他給的聘禮。

    婚喪嫁娶不稀奇,但盛大的婚禮還是比較少見的。

    隊伍里的喜娘一路都在灑銅子,圍觀的人一面撿錢,一面好听話不要錢的往外送。

    周恪的聘禮與嫁妝全是實在貨,許多甚至極為貴重。

    沈游蒙了蓋頭看不見,實際上光是她坐的那頂轎子就是昂貴的萬工轎。

    金陵一地由于富裕,素來嫁女娶媳奢侈成風,許多人家好面子甚至會去打造各類奢飾品。有專門的店鋪專做此類物品的租借生意。萬工轎就是其中一種。然而更富裕的人家是不屑租借的,他們更願意自己重金打造。

    沈游坐的這頂轎子就是周恪當日定下婚約之時就開始制作的。當時他不過是希望能夠給未來妻子做臉面。

    可等到周恪意識到自己心悅沈游的時候,他當即砸了重金要求做的更為華美精致。

    周恪騎在馬上,笑盈盈的想,沈游要是知道了,必定要說這麼多的小錢錢,撒出去她還得付一半!

    周恪簡直可以想象沈游茫然、震驚、懊惱的樣子。

    是鮮活的沈游。

    周恪第一次覺得被眾人圍觀其實也還不錯,畢竟這里的所有人都是見證。今日之後他們就有了四年的時間可以相處,他可以慢慢的讓沈游喜歡上他。

    至于相處四年沈游都不喜歡他這個可能……

    周恪笑盈盈的回頭看了眼身後的轎子,像是要穿透那些繁復的花紋金飾看到轎子里的沈游。

    他是不會允許有這樣的可能。

    一路喧嘩熱鬧,好不容易到了周府,沈游與周恪拜過天地,眾人哄笑著擠在房間里想看新娘。

    周恪笑了笑,拿起一桿如意秤挑開了沈游的紅蓋頭。

    當即就有人驚呼起來,面白如玉,姿容秀美,看著就是個絕佳的美人。沈游被眾人灼灼的目光盯著,只好佯裝羞怯的的低下頭,眾人笑盈盈的恭賀新郎官好福氣,再說些吉祥話。

    合巹同牢結發,一個個程序走完之後,周恪還得去宴賓客。

    沈游好不容易熬到來看新娘子的人都走了,心急火燎的卸翟冠,這東西壓得她脖子疼。

    又琴和玲瓏作為陪嫁,趕忙上手幫忙。

    沈游吃了點東西墊墊肚子,又去洗漱沐浴。

    “這是什麼?”

    沈游一呆,又琴卻比沈游還迷茫,“是老夫人請我帶給娘子的書”。

    懂了懂了,沈游當即表示她會好好看。打發了又琴和玲瓏出去之後,沈游一時好奇,順手翻了翻。

    不得不感嘆……畫師功底深厚啊!

    沈游折騰了一天,整個人累得不行,奈何出自于合租室友的禮儀,她還得跟周恪商議關于如何劃分地盤以及未來規劃,只能夠熬夜修仙等周恪回來。

    夜半三更,沈游瞌睡的不行了,周恪才堪堪推門進來。

    “怎麼還沒睡?”

    沈游一下子驚醒,只聞見周恪酒氣燻天,“先去洗漱,一會兒有事找你商談”。

    周恪當然知道沈游要談什麼。他洗漱完穿著一身褻衣,披頭散發的出來,乍一眼看,頗有些美男子出浴的姿態。

    沈游下意識吹了個口哨。

    周恪︰……

    雖然我的確是故意的,但是你未免也太熟練了吧。

    周恪皺皺眉,坐了下來,“要談什麼?”

    “你孝期已過,可有以後的規劃?”

    周恪了然,沈游不是要問他想不想做官,想想都知道周家祖父是絕不會讓周恪賦閑在家的。

    沈游要問的是周恪是想做京官還是想外放?大概能夠有幾品?是想干出點事業來還是想糊弄糊弄周祖父?

    “你呢?可有什麼建議?”

    沈游一皺眉,干脆擺明了車馬,“我原本打算留在金陵發展,但是具體得看你的計劃”。

    周恪深深的看了眼沈游,用後腦勺想都知道沈游在說假話。

    “沈游,你我如今夫妻一體,四年之內,在外人眼中,你的任何行動都代表著我。所以我更希望你能坦誠一些,你的計劃到底是什麼?”

    沈游沒有絲毫被戳破的心虛。她早就知道一旦成婚,外人眼中必定會認為她代表周恪,然而麻煩的是,周恪的行動卻未必代表她。

    因為這是一個男尊女卑、講究三綱五常的男權社會。

    所以理論上來講,沈游佔了周恪的便宜,扯了他的大旗。因為一個婦人的身份比未嫁女更好使。

    “我原定的計劃就是在金陵發展”,扎根于金陵城外的村落、小城等等。古來皇權不下縣,這些地方全都是由鄉紳自治的,有土地的地主、宗族勢力、秀才乃至于舉人老爺,共同構成了復雜的地方勢力。

    沈游打算以蓄養家奴的名義構建自己的勢力。反正大家都在干買奴婢一事,沒人會注意鄉下的沈游。況且地方勢力越復雜,沈游就越好渾水摸魚。

    “你若要在金陵發展,那我一旦外放開始攢資歷,你我就得分開。你確定你應付的了周府的人嗎?”

    沈游感覺很頭禿,她最怕的就是搞什麼婆媳關系。況且她如果留在周府,還得應付女主等人。

    “你打算外放去哪兒?”

    周恪搖搖頭,示意自己尚未決定。

    “十九兄,你方才還告訴我說要坦誠,如今又隱瞞于我?”

    像周恪這種前走三後走四的人,怎麼可能出孝幾個月都沒想好去哪里。

    周恪笑了起來,“我原本打算外放去九邊重鎮,但是那里極為艱苦,況且九邊都在北邊,金陵卻在南方,與你的計劃相悖”。

    沈游看向周恪,說得好像你會為我改計劃似的。

    她皺皺眉頭,如果不能夠跟著周恪外放的話,那麼她就得一個人被留在周府……

    況且原本她是打算先扎根金陵,緊接著開始經營更南方的雲滇、瓊州、南越等地方,這些地方由于距離北直隸極其遙遠,完全不在中央朝廷的視線範圍之內。素來被人稱作“天涯海角”,乃至于常年充作犯官的流放地。

    最重要的是,這些地方氣候極好,只需要有合適的種子,達到一年三熟都不是問題,這就能有效的解決糧食這個問題。否則在金陵,良田倒是阡陌連片,但是沒有一畝地是屬于沈游的。

    屆時,她以金陵為初始點,一則方便探听政治動向,二則多數災民都會匯集到國家的中央區域,在金陵她可以刮到大量的災民。

    然後以水運到達最南邊,在那里精耕細作,產出大量糧食。

    這樣一來,萬一亂世將至,她也有了自保之力。如果男主真的平定了天下,她的根據地在最南邊,男主也未必會注意到。

    可這一切的前提條件是沈游得抽出空來去經營南邊的事務,否則單靠手下人,她未必放心。

    “十九兄可有考慮過,你先以外放的名義帶我去,屆時路上你我分開?”

    周恪搖搖頭,直接問道︰“你是不是想去最南?”

    沈游點點頭,周恪知道她的想法一點也不奇怪。

    絕大部分世家大族們安土重遷,未必願意去南方。

    但中原的土地是有限的,有些見識、試圖壯大家族的世家們不是沒有考慮過可以去最南方屯地的。

    奈何一來那些地方情況及其復雜。二來最南邊瘴癘橫行,極易致人死亡。三來如果要深耕就得花費巨大的心力,有這功夫干啥不在中央區域倒騰。

    沈游那是被逼的沒辦法了,她勢單力薄,插不進中原,就只能往最南邊、最西邊這種又復雜又窮的地方去。

    沈游能夠想得到去南邊,周恪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他保不準早就思考過如何去南方這個問題。

    等等,周恪為何要想這個!

    沈游悚然一驚,世家大族們早在大齊開國的時候就絕了去南邊的心思,周恪為何會突然提及南邊。

    她是為了天下大亂做準備,周恪呢?

    要麼,周恪的上輩子真的天下大亂,他與沈游一樣在早做準備。

    要麼,周恪……有不臣之心。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在2020-10-0620:59:15~2020-10-0721:00:2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ann茶70瓶;豌豆狸10瓶;tetsuya5瓶;cheryl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反恐精英在異界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