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那就跟我回家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作品:那就跟我回家 作者:慕義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chapter 31

    知眠走出洗手間, 回到設計部,林靈剛好忙完,她看到知眠的臉色以及微紅的眼眶, 一愣︰“怎麼了,不舒服?”

    知眠搖頭,努力提起唇角︰“沒……”

    林靈告訴她一個好消息, “剛才袁經理找我, 順便說到讓我這段時間幫你聯系幾家出版社,爭取一下,看看你這本漫畫有沒有出版的可能。”

    知眠聞言,這的確是一個好消息,然而她卻完全開心不起來。

    她垂眸,動了動唇,聲音很淡︰“謝謝林靈姐, 但是憑我現在的資歷, 應該不夠吧……”

    “怎麼不夠?你漫畫的網絡數據很好,公司很看重你呢。”

    看重。

    這兩個字听來,如同諷刺。

    若不是因為段灼,他們又怎麼會這樣對待她一個人新人。

    知眠鼻尖一酸,臉上撐著假笑, 說不出話來。

    林靈鼓勵她︰“我還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這麼說的, 你放寬心, 就專心畫你的漫畫就行。”

    “……嗯。”

    ……

    談完全部的事後已是傍晚,林靈讓知眠可以先離開了。

    知眠下了樓, 走出大廈,發現天色陰沉,日光已暮, 只留下灰雲壓在頭頂,放眼完全只是單調壓抑的灰黑色。

    她沒去地鐵站,而是漫無目的地走在街道上。

    天空時而響起幾陣悶雷。

    身邊行人匆匆,似乎是結束了一天的勞苦,各自奔赴家中。知眠形單影只,不知走了多久,披著降臨的夜幕,來到了江濱外。

    江水茫茫,幾艘船在江面行駛著,江對面是一片霓虹。

    遠處的天邊忽而劃過一道白光,而後雷聲響起,沒一會兒,幾滴雨忽而落了下來。

    知眠沒帶雨傘,她路過一個臨江的石亭,拐了進去,緊接著瓢潑大雨徹底降下。

    雨聲嘩嘩,亭旁栽種的幾顆柳樹被雨滴打得作響,不到幾分鐘,眼前所有一切景色都蒙上了一層雨幕。

    所見之人越來越少,她獨自坐在亭子的石椅上,看著外頭。

    忽而間,手里的手機鈴聲響起。

    視線下落。

    二字在上頭顯示。

    偏偏巧,正是段灼。

    她眼底一斂,直接掛斷了電話,半晌,那頭再次撥了過來。

    知眠果斷地再次掛斷。

    男人詢問的信息進來︰【在忙?】

    知眠看著信息,回︰【別再給我打電話了。】

    她鎖上手機屏幕,揚起臉,看向江邊,抑制酸澀的眼眶。

    辦公室里,剛訓練完的段灼倚在桌旁,給知眠打去電話,本來想約她去看一個私人畫展。

    他知道女孩最喜歡畫畫,如果用其他理由她說不定還不願意出來,畫畫她應該會感興趣。

    然而撥出電話,響了兩聲,顯示正在通話中。

    掛斷了?

    他以為她在忙,發了信息,然而卻收到她的回復,讓他別再聯系她。

    這是什麼意思?

    他給她發去信息,沒回復,他疑惑地又打了過去。

    然而不管打幾個,始終都是無人接听。

    哪怕以前再吵架,小姑娘都不會讓他聯系不到自己。

    他眸色沉下,眉峰蹙得越來越緊。

    她怎麼好端端的不理他?

    窗外雷雨轟鳴。

    雨水 里啪啦拍打在窗戶上。

    他隱隱察覺到了不對勁,心頭像是被繩子緊緊纏繞一般,額頭突突地跳。

    掛斷又重撥,他機械般不斷重復這個動作,然而不管他打了多少次,都是一樣的結果。

    段灼眼底一冷,把手機摔到沙發上。

    “砰”的一聲悶響,手機在皮質沙發上彈開,最後掉落在地。

    敲門聲響起,程立聞聲推門進來。

    程立看到男人斂著睫,氣場沉重,氣息起伏明顯,而茶幾旁邊的地上躺著一部手機。

    他怔了下,剛要開口,就見段灼立直身子,拿起手邊的外套,往外走。

    程立撿起手機,立刻跟了上去,問︰“灼哥,怎麼了?”

    段灼抬眸,漆黑瞳仁,語氣喑啞︰“把知眠給我找出來。”

    -

    雷雨滾滾,整座霖城被滂沱大雨籠罩,像是黑夜里的困獸。

    霖城地處南方,春季多雨潮濕,這是霖城入春以來第一場雨,來勢洶洶,一來就讓霖城市中心主干道全部面臨堵塞。

    車子在堵塞的車流中緩慢移動,駕駛座上,程立不斷地撥打各個電話,試圖通過各種人脈聯系到知眠。

    然而無論是校內還是校外的人都不知道,知眠拒接了全部人的電話,與所有人失聯。

    到後來,直接變成了關機。

    程立掛斷最後一個電話,對段灼匯報︰“灼哥,知小姐的室友說,她下午出門去活創百維公司了,公司里的人說知小姐來只是談正常的公事,而且還挺開心的,沒有發生爭執,她差不多五點半的時候離開,而且走得時候還是好好的,沒有發現異常。”

    段灼按著眉心,喉間滾出沙啞的幾字︰“她現在回學校了嗎?”

    “室友說沒有,我已經安排人過去學校查監控了。”

    “先去學校。”

    程立應下。

    半個小時後,賓利駛達c大,仍然還是沒有知眠的消息,有人查過監控後發現知眠並沒有回到學校。

    所以,現在下著大雨,她一個人到底在哪?

    她為什麼逃著不願意見他?

    到底出什麼事了?

    段灼回到車上,沉默半晌,最後給莊嘉榮打了個電話,找他要點人。

    那頭得知此事後,也很擔心,派了一批人過來,一同搜尋。

    賓利在繁華的城市中穿行,段灼認真仔細看著街道外的身影,試圖找到熟悉的那抹身影,然而卻是一次次失望。

    七年前,他在偌大的霖城兩次偶遇她,然而如今,茫茫雨夜中,找到她卻如同大海撈針,希望渺茫。

    一個小時後,程立接到匯報的電話,而後對段灼道︰

    “大家都沒找到,他們問接下來……”

    “繼續找。”段灼眉眼隱著慍怒,“這還要問?”

    “是。”

    事情不知從哪個地方傳了出去,諸葛宇和司馬誠也知道了,把電話打了過來,詢問︰“小酒沒出什麼事吧?怎麼突然聯系不上?”

    段灼整個人處在低壓中,沒說話,那頭安撫他幾句,說也出來幫忙找人。

    掛了電話,男人看著窗外,眼底冷凜。

    他忽而想起,小姑娘離家出走那晚,似乎也是這樣滂沱的雨夜。

    而他當時因為和她置氣,她走後,他沒有追,一個電話也沒打,在會館玩了一晚,回到家也沒有去看看她。

    第二天分手後,他也沒有第一時間去找她,把她哄回來。

    如果當時他做了其中一件事……今天的事是不是壓根就不會發生?

    段灼闔上眼眸。

    一行人不斷地在城市各處找知眠,小姑娘沒回去濱陽花園的公寓,段灼去到他們曾經約會過的地方,或是小姑娘曾經很喜歡去的地方,凡是能想到的地方都去了,仍是一無所獲。

    整整三個小時過去,程立能感覺到男人處在震怒的邊緣,甚至不敢再和他匯報結果。

    晚上九點多,段灼抽完煙盒里最後一根煙。

    車子遇到一個紅燈,停了下來。

    段灼捻滅煙蒂,垂下眼瞼,第八十九次給知眠撥去電話。

    以為仍是听到關機狀態,電話卻突然“嘟”了一聲,顯示對方已振鈴。

    段灼瞳孔一震,幾秒後,手機微微振動一下——

    那頭接起。

    紅燈在段灼漆黑如譚的眼底晃出一抹水光。

    沉默了瞬,段灼握住手機,指節用力,開口的嗓音近乎沙啞︰“終于肯接我電話了?”

    那頭只能听到雨聲。

    各樣情緒在心底翻滾,男人壓抑著,問︰“你現在在哪?”

    幾秒後,電話里終于傳來女孩的聲音︰“我在江濱外。”

    -

    江風淒清,風伴著雨,冷意沁入心底。

    知眠在亭子里待了許久。

    十五分鐘後,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從前方的雨中出現,踏下一長段石階。

    段灼撐著傘,朝她愈走愈近。

    男人走進亭子,灼熱滾燙的目光如同烙印在她身上,喉結重重一滾,緊接著,扔掉了傘,上前把她扯起進懷中。

    溫熱感和煙草味剎那間撲面而來。

    知眠感覺到男人因為發怒而劇烈起伏的胸膛,落在頭頂的聲線第一次沒了克制︰“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失聯好玩嗎?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出事了怎麼辦?!”

    他緊緊擁著她,知眠沒有說話,沒有反抗,就像塊冰冷的石頭。

    漸漸的,段灼情緒緩了下來,察覺到她的怪異。

    段灼微微松開手,就看到她仿佛強壓著情緒,紅唇抿緊,緘默不言,他以為她會哭會鬧,或是和他生氣,卻沒想到她會這樣的狀態。

    她抬手輕輕扣住她的後腦勺,垂下眸,放低聲音哄她︰“到底怎麼了?”

    她沒反應,他出聲喚她︰“九兒——”

    幾秒後,知眠仰頭看向他,段灼才看到她眼底如破碎一般,有瑩瑩光亮閃爍。

    迷茫間,他看到她開口,聲音發顫︰

    “你是不是認識活創百維的總裁?”

    “什麼?”

    段灼一時間不明白她怎麼會問這個問題。

    “你認識活創百維的ceo,是你和對方說了我們的關系,讓他好好照顧我,對嗎?”

    段灼怔愣兩秒,沒多想便承認了︰“認識,怎麼了?舅舅和活創百維的ceo原本是生意場上的好朋友,我就和人家打了個招呼而已,害怕你初出茅廬進人家公司受人欺負。”

    他有些意外︰“你就因為這個不開心?”

    听到他不以為意的回答,知眠眼睫一顫,心徹底沉至谷底。

    果然真的是他。

    她語氣帶上怒意,“段灼,你憑什麼插手我的工作?”

    他眼底劃過一道詫異。

    “什麼叫插手?你喜歡這個,我幫幫你怎麼了?”

    “我不需要!”她突然拔高音量,“我說了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為什麼還和從前一樣對我?你難道到現在還不清楚我們已經分手了嗎?!”

    從分手到現在,他各樣糾纏她的生活,仿佛他還是她的男朋友。

    可明明他們早就不是那樣的關系,他有什麼權利這樣?

    男人聞言,眼神一點點沉下,“知眠,我這麼做不是為了你?我給你鋪好前面的路,讓你不用為未來擔憂,走最捷徑的道路,讓你最快實現你的夢想,這也有錯?”

    他嗤了聲,“是不是我做什麼,在你心里都是錯的?”

    知眠看著他,半晌,眼眶滾下一滴淚來。

    “段灼,你尊重過我嗎?”

    一道冷風席卷而來,吹到她臉上,卷起一陣冷意。

    男人看到她落淚,忽而怔住。

    知眠道︰“我工作,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可我的夢想在你眼里不過是可以隨手安排的過家家游戲,在你心里我不需要努力,因為我所有的價值就是你賦予的。你幫了我,你覺得你自己很有成就感嗎?”

    段灼神色微動,喉結滾動,為自己解釋︰“我只是想讓你感覺到開心,我在用各種方法來挽回你。”

    她搖搖頭,“你根本不是在挽回我,你不過是在找一只丟了的寵物。”

    她點破他內心全部的想法,“你覺得我提分手是在鬧脾氣,你給點好處,說點好話,就想讓我回到你身邊,你問過我我想要什麼嗎?你知道我提分手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嗎?”

    段灼想回答,卻發現根本找不到答案。

    “我知道在你心里事業第一位,我體諒你,從來不要求你多陪陪我。你覺得我懂事,所以就能對我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動不動放我的鴿子嗎?你覺得我就不會難過生氣?”

    她回想起這麼久以來的壓抑,鼻尖酸澀︰“每次我不開心的時候,你只是讓我別鬧小性子,哄兩句就算過去,你體會過我的心情嗎?就連分手後,你還是這樣自以為是,高高在上。你根本就沒把我當一回事。”

    男人動了動唇,“我怎麼就不把你當一回事了?”

    “四年前,你成為職業運動員,第一年二月份,你參加ggta,拿到了擊殺王,十二月份你參加全國ea個人賽,你第一次拿到冠軍……”

    知眠細數著他職業上過往的一切,甚至都是他快要忘記。

    “還有你的愛好,你的習慣,有關于你所有的一切,我都記得很清楚。”

    她哽咽,“可你記得有關我的事嗎?你眼里只有你自己,從來不過問我的生活,哪怕幾句關心都沒有……”

    段灼一時間想反駁,卻不知道說什麼,他走上前,試圖重新擁住她,她卻退到了亭子一角的石柱旁,反應劇烈︰“你別靠近我!”

    知眠身體發顫,杏眸淚光迷離,滿是疏離和敵意,一下就刺痛了他的眼楮。

    “段灼,你想過嗎?我無依無靠、無家可歸,是你收留了我,在你身邊這七年,對我來講,你就是我的所有……”

    淚水模糊了知眠的眼眶,“可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麼?你真的在乎我嗎?”

    段灼眼底怔怔,“我如果不在乎你,會站在這里嗎?”

    “可你的在乎,在我看來和對待寵物沒什麼區別。”

    這種在乎如果能稱為喜歡,那愛情又算什麼東西?

    段灼︰“我從來沒這麼想過你。”

    她冷笑了聲,“你在外人面前評價我,不就是說我像只好玩兒的貓嗎?別人也看輕我,覺得我不過是你養的金絲雀,是你用來打發時間的暖床對象,等你膩了,就會把我甩掉……”

    段灼回憶到了什麼,眼眸漸深,“那句話只是玩笑。”

    這些話,段灼從來沒听女孩說過。

    他沒想到原來她心里在意的是這些。

    “我承認,最近我工作太忙,忽略了你。你說的這些,我以後都會注意。我保證,你回到我身邊,別人不敢再這樣議論你。”

    段灼再度走上前,眼底血紅赤深,試圖拉住她的手︰

    “九兒,別生氣了,跟我回家吧。”

    “家……”

    听到這個字,她眼角再次滾落一行熱淚。

    苦澀再次溢了上來。

    她轉頭看著外頭漆黑無邊的雨夜,眼底落寞沒有一點光,喃喃自語︰“我哪兒還有家呢……我早就沒有家了。”

    沒了爸爸媽媽後,她何嘗不想有個家。

    她原本以為,遇到他,他給了她一個家。

    可是到頭來,她還是孑然一個人。

    “段灼,你知道你在我心里,究竟有多重要嗎?我感覺我像個快要淹死的人,拼命想活下去,你是我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可是我感覺一會兒能抓到,一會兒又在我手中消失。”

    段灼聞言,心上像是被人劃過一道,鮮血淋灕。

    她忽而扯起嘴角,笑容蒼白,“但是現在我寧願徹底失去你,也不想再要這種感覺了。”

    她想放手了,她現在只想靠自己活下去。

    段灼怔然。

    幾秒後,知眠收回目光,抬手抹掉臉上的淚痕,重新看向他,開口︰

    “段灼,你放過我吧。”

    從今以後,她和他各奔前程,互不打擾。

    知眠說完,彎下腰,拿起椅子上的包,走下亭子,最後消失在雨中。

    段灼站在原地,垂下頭,下顎線緊繃著,溫熱的眼底,泛起猩紅一片。

    雨聲瀝瀝,江濱寂然無人,四處漆黑而沉重,徒留男人站在亭中,宛若被世界遺棄。

    作者有話要說︰  段狗,你看,該來的火葬場還是來了。

    不知道有沒有寶貝看哭,但我是寫哭了tvt接下來我保證不會再虐女鵝了嗚嗚嗚

    (和文案稍微有些出入,但是文案上的刺青什麼的關鍵劇情還是會出現的)

    -

    25字都送紅包呀,寫完心情很復雜,也想听听寶貝們對于兩個人感情的看法,挑五條長點的評論再送個大紅包~你是天才,︰,網址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茅山鬼王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