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小反派逆襲之路 > 22 【妥協】

22 【妥協】

作品:小反派逆襲之路 作者:雲龍乍現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雲山執事,手下留情!”一道冷喝聲在殿中驀然響起。 只見一道略顯(干gan)瘦的蒼老身影在楊鼎面前迅速的出現,他身著白袍,同樣(干gan)瘦的手掌微攏,抬拳便是迎上這道恐怖的巨掌。 砰! 可怕的轟鳴聲在殿中響起,其恐怖的力量沖擊也迅速的席卷開來,大殿地面立即崩裂出道道裂痕,兩側的石柱更是折斷,而這名白袍老者的身形直接倒射而出。 “楊家上代家主楊永,其實力也不過如此而已,我雲山出手,你以為憑你這區區御虛三重境的螻蟻能夠阻擋的嗎?”雲山淡淡望著那道倒退的身影,銳利的眼眸中掠過一抹淡淡的不屑,其身形卻是向著楊家眾人走去,可怕的元氣風暴以他的(身shen)體為中心,迅速的席卷而出,遍地破碎的瓦磚直接被卷向殿頂。 “爹!”楊鼎見到楊永重創,沉穩的臉龐上顯現出些許焦急,旋即迎上雲山這恐怖的氣息,楊鼎的眸中顯然有著些許掙扎之(色),直到雲山即將再次抬手的剎那,楊鼎方才無力的開口道:“罷了,罷了,我答應便是……” 楊鼎在說出這句話的剎那,整個人仿佛蒼老了數十年,顯得格外的落寞。 啪!啪! 清脆的掌聲驀然間在殿中響起,柳楓對著雲山點了點頭,側過頭沖楊鼎道:“楊家主你若是早就應諾此事,也就沒這麼多事了…幸好楊家主在最後還是做出明智的選擇,現在楊家主應該讓本少見見楊師妹了吧!” “唉!還請柳楓公子再給我們一天時間,讓雪兒與她母親道別,這丫頭從小便比較依賴母親,”楊鼎語氣帶著一絲哀求與無奈,讓自己的女兒送去給人做侍女,任何一個父親都不願意看來。 雪兒,為了家族,只有犧牲你了。 “這才是求人的態度嘛!”柳楓雙眸虛眯,似笑非笑的望著楊鼎道:“也罷,看著楊師妹的面上,本少就再給你一天時間,今日本少就不走了,楊家主可否借宿一宿呢?……” “榮幸之至!”楊鼎的嘴角(強qiang)扯出一抹笑意︰“來人,帶柳楓公子去上房休息!” “希望楊家主明天能夠按照約定交出楊師妹,否則,別怪本少翻臉不認人哦!” 空曠的大殿中,柳楓的聲音清晰的回蕩在楊家眾人的耳旁,柳楓對著雲山微微點頭,旋即便帶著一行人轉身離去。 望著那些消失在殿前的身影,整座大殿卻是陷入死一般的寂靜,格外的沉默。 直至半響後,一道嘆息聲方才響起,楊永艱難的起身,整個氣息萎靡無比,沖著楊鼎道:“你呀!這又是何必呢?” 楊鼎有些沉默,許久後才開口道:“我是雪兒的父親,但我也是楊家家主,爹你應該比誰都清楚我若是拒絕柳楓的下場……如果雲山出手,今日我們楊家必然在劫難逃,為了楊家千余名族人的(性xing)命也只能委屈雪兒這丫頭了。” 聞言,楊永再次驀然一嘆,抬起頭望著柳楓等人離去的方向︰“唉!雪兒這丫頭從小便吃盡了苦頭,現在又……” 听到老者的話,大多數楊家人都是沉默下來…… 楊鼎的神(色)也是有些復雜︰“是我對不起她……” ………… 漆黑的夜,寂靜的雲海。 萬籟俱寂,仿佛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 柳楓微閉著雙眼盤膝坐在雅閣的陽台上,單薄的身影顯得有些渺小。 一輪皓月遙遙的掛在天際,清冷的月光灑落在柳楓的臉上,顯得有些耀眼。 “還有兩天就到了血元境開啟之日,不能再耽擱了,明天無論如何都要帶走楊雪!” ………… 與此同時,在遠遠高聳的雅樓上,楊雪靜立著,在月華的籠罩下,她那冰雪般的眸子泛著淡淡的光輝,如謫仙臨塵卻不食人間煙火的廣寒仙子一般。 清冷如月光的眸子一動未動,楊雪視線凝視這遠處的天際,心頭思緒翻滾,回想著今日听到的消息,楊雪便感覺一陣絕望與無力,她今後便是那個無恥之徒的侍女了嗎?自己就這麼被家族拋棄了麼?。 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這一刻,楊雪俏容好似月光般清冷。 不知道何時,楊鼎出現在雅樓上,站在楊雪一旁,冷峻的目光也凝固在遠處單薄的背影上,卻一直未出聲,或許覺得話語沉重到難以開口的地步。 父女倆就這般靜靜的看著天邊。 半響後,楊鼎方才開口道:“十三歲那年族比,我力壓全族年輕一代,被當做家族接班人培養,從那以後,我除了修煉還是修煉,二十三歲那年,我當上了楊家家主,隨後為了家族,我娶了素不相識的寧家長女,現在,同樣是為了家族,我把自己唯一的女兒推進了火坑,呵呵!” 楊雪側過臉去,她看不到楊鼎的雙眸,卻能夠听出楊鼎話語中的無奈與心酸,這些年以來她可是也曾見過自己父親為了增(強qiang)家族付出了多少努力,驀然一嘆,楊雪蹙著眉頭,輕聲道:“你付出這麼多,值得嗎?” “在你眼中,只要有利于家族的事,你都會選擇順從容忍,哪怕是我與母親被姓寧的那個女人欺負,你也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因為她是寧家長女,(關guan)系著楊寧兩家的利益合作!” “為父也不想看到你們母女受苦,姓寧的女人嫉妒心太重,只要我(露)出一絲(關guan)系你們母女的舉動,你們的日子將更加難過!”楊鼎嘆息道。 楊雪搖著頭,反駁道:“對我來說吃點苦並不算什麼,你知道嗎?當我們母女受盡欺辱的時候,我是多麼希望你能夠出面保護我們嗎?每當我問母親,父親為什麼不幫我們,而母親總是摟著我痛哭……當無數次的期望變成絕望之後,我學會了堅(強qiang),學會了保護母親,我努力修煉,漸漸的我爬上了家族年輕一代第一人!” “我問你”楊雪柳眉蹙的更深︰“如果不是我表現出優異的修煉天賦,你是不是永遠不會管我們母女的死活”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