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屑王之子 > 第210章 第 210 章

第210章 第 210 章

作品:屑王之子 作者:夜晚的血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奈良善和五條悟兩人分開後沒有回武裝偵探社, 而是直接開展了他的咒術師驅逐計劃。

    說到底,就是把之前揍過的家伙都丟出橫濱,如果遇到來襲擊的家伙, 那就一起丟。

    判斷是不是咒術師很簡單,只看對方是否盯著他的金冠不放,如果有遇到普通的劫財而誤傷,只能說那人活該了。

    永遠不要期望奈良善對襲擊他的人存有多少憐憫心。

    沒當做惡鬼一樣砍了脖子是他客氣。

    之前被揍的家伙基本都被奈良善打殘了,沒殘的還有幾個滯留在橫濱,被奈良善發現驅逐出去。半天的時間大概驅逐了四五個,看著天色漸晚,就要回偵探事務所。

    路上,口袋里的手機響了,奈良善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是來電鈴聲,打開接听, 然後听到了一個讓他下意識皺眉的聲音。

    “喲,好久不見了。”電話聲音里, 森鷗外低沉帶著笑意的聲音響起。

    奈良善盯著手機摁鍵,看哪個是掛斷鍵。

    “你打算掛斷嗎?”森鷗外說道, “難得我好心給你送消息來。”

    奈良善再次將話筒貼到臉邊, “我以為你會很討厭我, 到完全不想理會我的地步。”畢竟上次把人揍的那麼狠。

    另一邊, 仍舊獨自一人呆在他的診所內的森鷗外坐在椅子上, 將剛剛瀏覽完畢的資料丟到一邊︰“討厭?沒有的事。小孩子任性了點,作為大人我可是很包容的。”

    “就算我打歪了你的鼻子?”

    “……”森鷗外微笑著揉了揉眉頭, “我的鼻子很好。”

    奈良善︰“哦。”

    森鷗外︰“善, 知道你被懸賞了嗎?價格很高呢, 十個億。五個億買你的命, 五個億買你頭上的金冠。我從來不知道你頭上的金冠有那麼高的價值,那是什麼做的?金色的鑽石嗎?”

    奈良善︰“懸賞我?然後呢,港口黑手黨接了任務?”

    “不愧是你,一下子就猜到了。”

    “能讓你獲得消息的地方,肯定是你最近削尖了腦袋都想要進去的港口黑手黨。”奈良善說道,“如果只有這種小事的話,謝謝了。還有,別想我會還你人情。”

    “我也沒想要你還人情啊。”森鷗外笑出了聲,“你現在人在武裝偵探社那邊吧,竟然拋棄我去福澤先生那邊,我很傷心啊。”

    奈良善很意外他沒有提起與謝野晶子的事。

    “不過看在三刻構想的份上,我應允了哦。”森鷗外嘆氣道,“人想跳槽,拉也拉不住啊,難道是我的教育……“

    電話對面發出斷線的嘟嘟聲。

    森鷗外看著被掛掉的電話,無奈的聳了聳肩,將手機丟在了桌上。

    人情?如果奈良善願意還的話那當然好了。可惜那個孩子,根本就不信任自己,所以不會記下什麼人情,他一定是認為自己有利可圖才告訴奈良善消息。

    “真了解我啊。”森鷗外低聲道。

    當然是有利可圖。

    干部的位置空下來了,候選人兩個,富山和尾崎紅葉。

    其實還有一個人,那個人的私心太多,借著港口黑手黨的勢力到處給自己牟利,手伸太長的結果就是小尾巴一堆,森鷗外只要稍微在首領那邊將那人的小尾巴抓出來晃悠一下,最近因為年老體衰越加暴躁的boss就疑心疑鬼將人解決了。

    剩下的就是富山。作為港口黑手黨賺錢的一把好手,沒什麼特別的理由,首領是不會動他的。而富山又很警惕,做一點小動作就會迅速給自己掃尾,而且錢多人緣好,想搞他很難。

    但如果這個人在任務期間被殺死呢?那就沒辦法了是吧。

    這樣,和他關系漸好的尾崎紅葉就可以登上干部的位置。

    只要他想要港口黑手黨首領的位置,在干部中就必須獲得至少一個支持者,尾崎紅葉就很合適。

    尾崎紅葉可是因為戀人的死而恨首領到恨不得他快點去死。

    多好的天然盟友。

    至于奈良善不殺人的原則?

    “人啊,在重要的東西被破壞,底線被不斷踩踏的時候。”森鷗外再次拿起桌上的資料,幽紫的瞳孔越加深邃,“原則就可以改變的,對吧。”

    再加上富山那個家伙,賺錢是一把好手,其他方面就真的不行啊。純粹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

    奈良善掛斷了電話,盯著手機發呆,他在思考森鷗外給自己打電話的意義。

    絕對不只是一個單純的提醒,就算是港口黑手黨來了再多的人,奈良善也不覺得他們能給自己造成威脅。當然,這件事森鷗外也該知道才對。

    所以,在提醒什麼呢?

    很快奈良善就反應過來了,他快速收起手機,一個響指直接傳送回武裝偵探社。

    武裝偵探社一個人都沒有。

    社長不在,江戶川亂步和與謝野晶子也不在。奈良善摸出手機正打算電話問問,就听到很輕微的噠噠聲音響起。

    那聲音很小,如果不是奈良善听覺異于常人,他也該听不到才對。

    循著聲音的來源找到了靠窗的辦公桌前,那是江戶川亂步的位置,在桌子下面,奈良善看到了一個閃著紅光的黑盒子。

    下一秒,黑盒子炸出金色的光芒,還有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

    黑盒子是一顆遠程遙控的炸/彈。

    而現在,它以極近的距離在奈良善面前炸成一朵帶著火光的煙花。

    玻璃被震碎,滾滾黑煙透過窗戶往外冒,皮肉黑乎乎一片,散發著焦糊的味道,臉部更是露出森然白骨。然後,血肉快速生長,覆蓋了面部裸露出的頭骨,新生成的皮膚細嫩堅韌,燒焦的黑發也快速恢復,幾秒的時間,一般人會致死的重傷在奈良善身上沒有殘留任何痕跡。

    唯一被影響的就是心情了吧。

    他可以恢復完善,辦公室卻不可以。

    新裝修好的房間,才置辦的辦公桌和電腦,全毀了。

    在武裝偵探社對面大樓的樓頂,奈良善瞬移出現在某個拿著望遠鏡的男人身後,冷冷道︰“知道這一炸多少錢和精力泡湯了嗎?”

    負責監視武裝偵探社,只要有人就摁下炸/彈開關的黑手黨成員嚇得一哆嗦,回頭看著奈良善的眼神中滿是驚恐。

    為什麼可以立即過來?為什麼沒有受傷?為什麼沒有死?

    “賠錢啊。”奈良善說道。

    “怪、怪物!”黑手黨舉起手里的槍對著奈良善的腦門。

    奈良善動都沒動,來到這個世界的這段時間足夠他認清楚這里的熱武器,絲毫不懼︰“賠錢,還是賠手,選一個?”

    黑手黨嚇得開了槍。

    砰的一聲,子彈貫穿了奈良善的頭,奈良善被震的後仰的頭轉了回來,圓孔的傷口正在逐漸愈合。

    “我給你機會了。”奈良善拿出短刀,“炸偵探社,一只手,不听勸,一只腳。”

    黑手黨丟了槍,轉身就跑,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想努力逃生,然而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原本在身後的男孩出現在了自己面前,緩緩收刀入鞘。

    一條手臂再加上一只腳,掉落在地上。

    男人一聲慘叫。

    “不想死就自己去醫院。”奈良善看著他,“當然你覺得自己這副模樣活不下去的話,只要躺著不要動就行了。怎麼選隨你。”

    如果有幸遇到厲害的治愈異能力者,像是與謝野晶子那樣的,就可以恢復手腳。

    那種異能力者那麼好找的話,森鷗外就不用執著于與謝野晶子了。

    “對了,你們的計劃除了炸偵探社還有什麼?”走之前,奈良善用非常‘和善’的微笑問道。

    男人倒在地上涕淚橫流,沒敢說話。

    “我勸你最好坦白。”奈良善低聲道,“否則我就從你的肩膀開始,一片片往下剃。”

    “我、我的任務只是炸掉偵探社,還……還有同時炸掉第一個回來的偵探社成員。”

    “別的呢?”

    “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的任務。”看著奈良善要拔刀,男人立刻高聲說道,“可能是去找其他偵探社成員了,我們港口黑手黨的作風一向是這樣,全部解決,一個不留!”

    “哦。發布懸賞的人呢?”

    “不知道!這個真的就不知道!”

    “算了。”奈良善站起身。

    就算猜,他也能猜得出來。派了一群咒術師結果踢到了鐵板,沒辦法就只好懸賞唄。就是不知道這十個億,是咒術界某個家族搞出來的金額,還是那些高層一起出的懸賞委托。

    無論哪邊,結果都一樣。

    既然港口黑手黨都牽扯進來,那就不是驅逐咒術師就可以解決的事件。果然還是得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嗎?

    叮鈴鈴的手機鈴聲再次響起,奈良善打開看了一眼,這次是熟悉的來電顯示︰“喂?你那邊還好嗎?”

    亂步懶洋洋的聲音傳了過來︰“不算好,搞什麼啊,在亂步大人排隊買零食的時候突然出現,都是因為他們我沒買到限量的零食!你要賠我!”

    “……看來是沒事。只有你一個?”

    “與謝野晶子也在,社長不在。”

    “他一個人問題不大。”至少這群家伙的戰斗力,應該拿福澤諭吉沒辦法。

    奈良善︰“偵探社也被炸了。”

    “哦哦,大概猜到了。無所謂啦,總之你記得賠我的限量點心,明天你絕對要排隊幫我買回來!亂步大人絕對不排第二次隊!”

    “你們在哪里?我馬上過來。”

    電話那邊,江戶川亂步︰“不用啦,這邊遇到了異能特務科的人也在排隊買零食,就是他們剛好在,我們才沒事。”

    奈良善︰異能特務科……

    “吶,那封信……”

    江戶川亂步︰“就知道你會問,好好的留著呢,等你解決這次事件後過來取吧。”

    奈良善︰“……抱歉。”

    “知道道歉就記得給我買點心回來!那樣就原諒你。”

    “嗯。”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天才小毒妃 武煉巔峰 大道偷渡者 采陰 戀戀陶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