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汴京私房菜 > 第 21 章(阿魯想著,舀一勺放入口中...)

第 21 章(阿魯想著,舀一勺放入口中...)

作品:汴京私房菜 作者:池陌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阿魯舀一勺放入口中,神色立刻變得十分古怪。

    一口沒吃完便又用勺子去舀,咀嚼的速度越來越快,連吞咽都顧不上,只覺得一股奇妙的感覺直沖天靈感。

    金黃的蛋液包裹住每一粒米,賦予這隔夜米飯別樣的滋味。米軟硬適中,不干不濕,配合胡蘿卜肉丁等配菜,顏色鮮明,口感樸實卻不乏驚艷。

    若說蟹煲是酒樓的美味,蛋炒飯便是家的味道。

    它與溫暖掛鉤,總能輕易將你帶回特定的場景,你很容易想起一個為你做過蛋炒飯的人。彼時你或許吃不出那碗蛋炒飯的滋味,但時隔多年若你想起,總有千滋百味縈繞心頭。

    因著父親是大廚的關系,阿魯從小吃著美味長大,吃多了便不覺得驚奇。他根本沒把宋暖做的蛋炒飯放在眼中,不曾想,這麼快就被打了臉,如今他已被蛋炒飯征服,就是有人端來鳳髓龍肝,他也不換!

    阿魯吃得肚子飽飽,人也是奇怪,吃完飯立刻心情變得很好,看宋暖時眼神都變得溫柔。

    “這是蛋炒飯?為何不叫飯炒蛋?”

    宋暖听著這很有深度的問題,以陸九思同款思索表情望天,“你也可以叫飯炒蛋。”

    阿魯被打了臉倒也不尷尬,畢竟宋暖做的飯菜好吃便意味著自己能賺得更多,他滿臉堆笑,“飯里有五種配料,就叫五福飯炒蛋吧!取吉祥圓滿之意,听著倒也喜慶。”

    宋暖默然無語,這古人起名水平就是比後世高,五福飯炒蛋,想象千年後人們在網上發帖詢問——為何飯炒蛋不叫蛋炒飯?

    宋暖一想到那場景,便忍不住發笑。

    因店中有自己兩成股份,宋暖又擬定了豆沙元宵、炸雞翅、小酥肉等小食,讓魯大廚回去一一嘗試。雙方擬定了契約,簽好字按好手印,訂好了配方使用的諸多事項,也規定宋暖以後每年都要為店里調整配方,試驗新菜。拿到三十兩因此,宋暖的腰板立刻挺直了不少,小食攤每日都有兩三貫錢的純利潤,這一兩個月以來,積少成多,手頭已十分寬裕,再加上這三十兩,買房置業都可以展望了,更別提租房了。

    蕭定散學回來,一走到大門外便聞到香味了,他急著跳進屋中,“做了什麼好吃的?這麼香?”

    宋暖收好銀子,笑著將蛋炒飯端出來,“給你做的加量加菜加肉版蛋炒飯,你嘗嘗。”

    蕭定一頭上的狗耳朵又冒了出來。

    他方才在書院中和學子們一起踢蹴鞠,正餓得慌,不曾想回來就有這麼美味的蛋炒飯,頓時覺得一天的勞累煙消雲散。吃飽喝足,捂著肚子想回床上坐月子,忽而聞到一股刺鼻的臭味。

    蕭定一被燻得捏起鼻子,“是茅房發大水了,還是一百頭牛拉稀了?要麼闔汴京的雞蛋都臭了?”

    雖然自家少爺越來越不靠譜,但明路敢保證,這次少爺沒夸大,這味道是真臭!

    他用手帕捏著鼻子,跳得遠遠的,“宋涼少爺,什麼東西這麼丑呀?就是夏天的茅坑也沒有這麼大味兒!”

    宋暖瞪他們一眼,失笑道︰“有那麼夸張嗎?”

    “自然是有的,你可別告訴我,這東西是用來吃的!”明路趕緊跑開了。

    蕭定一湊近了,見那鍋里的筍散發出陣陣臭味,不無嫌棄道︰“雖則家中困難,但也不該省錢省到這種程度,這筍都發臭了你還舍不得扔掉?若是吃壞了肚子可怎麼好!我早說過錢這玩意我有的是,你根本沒必要把自己逼成這樣!”

    蕭定一越說越心酸,他去樊樓一次好歹要花個幾百兩,小男人倒好,筍片臭了都不舍地扔。從懷里掏出一疊銀票擺在宋暖面前,“我有的是錢,你盡管拿去花!”

    宋暖哭笑不得,她只是熬個筍而已,將銀票推回去,宋暖笑說︰“這東西聞著臭吃著香。”

    “還有聞著臭吃著香的東西?難不成蒼蠅叮糞水時也是同樣的道理?”蕭定一默默琢磨。

    宋暖簡直無語,本朝還沒有臭豆腐,食物以香為主,刺鼻味道沖的食物被認為不上大雅之堂,文人雅士是斷不會吃的,也只有小食攤上能賣出去。宋暖卻不管那些,她一早就想嗦粉了,好在本朝已經有了豇豆,熬制酸筍雖然頗費功夫,卻也不是不能完成。

    此時的筍個頭較大,因著筍衣影響口感,宋暖先將筍衣切去,將筍切成大塊,放入水中汆過,待筍熟了便將筍撈起來瀝干,將鹽均勻涂抹在筍上。

    腌好的筍一排排堆放在壇子中,倒入涼鹽水,蓋好蓋子腌制,等兩三日後打開攤子倒入些許白酒,半月後,帶著臭味的竹筍便腌制而成了。

    因著冬至廟會要用,宋暖便提前腌好筍干,此時恰好能用。

    剛腌好的筍味道沖一點是正常的,不曾想蕭定一嫌棄成這樣。

    然而真香定律饒過誰?宋暖頭一次吃螺螄粉也不信邪,不過是平平無奇的一碗粉,為何引得這麼多人為它瘋狂,自己煮過幾次吃上了癮才發現,話果然不能說得太早,她也沒逃過螺螄粉的詛咒。

    前世她有一個菜園,采摘豇豆、挖筍、炸豆皮、刷螺絲、花生米都由自己親自來做,她將制作過程拍好發到網上,因著拍得有幾分野趣,視頻點擊量暴增。很多粉絲看了她的視頻下單買螺螄粉,吃完都嚷嚷︰

    “做夢掛的吊針都是螺螄粉。”

    “我這條命是螺螄粉給的。”

    “大大,我在國外,一袋螺螄粉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其實上癮的秘訣便是這酸筍,這便和臭豆腐是一個道理,臭味總是讓人記憶深刻。

    當然湯底也十分重要,將螺絲洗淨和筒骨一起熬制,出來的湯底貨真價實,味道十足。

    如此,等熱騰騰的湯料煮好了,將煮好的米粉盛到湯里,加一勺酸筍,放入炸好的豆皮、矮黃、海帶絲,再加靈魂茱萸醬。如此,一碗常規的螺螄粉便做好了。

    之所以說常規,是因為宋暖準備了加量版的。前世宋暖嗦粉每每都會遇到一樣的問題——菜吃完了,粉還沒嗦掉。每次菜都不夠吃這真是一大問題,正巧家中有鹵汁,宋暖鹵了雞爪、雞腿、鴨翅、鴨腳,還特地燒了豬里脊肉片。

    加雞腿雞腳,再來一勺豬里脊,保證粉里的配料能吃到天荒地老。

    蕭定一果然被她的配菜震住了,從未見過如此吃法,奇怪不說,這雞腿和雞腳怎麼放在粉中?這是什麼搭配?

    宋暖見他猶豫,先給明路端了一碗。明路雖然嫌棄這臭味,可看著宋暖將一大根雞腿從鹵汁中撈出來,早就被饞得口水直流,他想了一番,宋暖做的菜沒有一道是難吃的,辛辛苦苦做了半個月的筍,怎麼可能難吃?

    如此一想,明路便端起螺螄粉吃了一口。

    這一吃,頭再也抬不起來,一直低頭猛吃。

    蕭定一蹙了蹙眉,以為他和宋暖合伙演戲騙他,為的是叫他吃這變質發愁的竹筍。

    然則,明路吃得臉頰通紅,滿頭大汗,卻越吃越興奮。看著他一口豬頭一口雞爪,啃得不亦樂乎,蕭定一莫名咽了口水。

    即便如此,端起碗時還是猶豫了一些,不曾想,只吃一口,就眼楮一亮。原以為十分可怕的螺螄粉竟然美味得很!完全聞不出臭味,這便罷了,鹵雞爪是真好吃啊,愛了愛了!更妙的是湯里脆脆的叫腐竹的東西,這簡直是螺螄粉的靈魂。

    蕭定一被辣得過癮,邊擦汗邊道︰“快給我加點腐竹!多加點!”

    宋暖笑著搖頭,果然沒有人能逃得開螺螄粉的詛咒,沒有人。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反恐精英在異界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