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七零俏媳是知青 > 42、第42章 娶大嫂養佷子

42、第42章 娶大嫂養佷子

作品:七零俏媳是知青 作者:年大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以前是以前, 現在甦晴肯定是不?會收自己二哥錢的,說道︰“二哥,我沒?跟家里見外, 每個月家里都給我寄不?少東西過來,而且我現在自己也能賺錢, 我每個月都能拿二十塊錢稿費呢。”

    “稿費?”甦武看?她,他還不?知道這個。

    “大哥他們都忘記跟你?說了吧, 我現在寫文?章寄去報社, 報社選上了就?會給我寄錢來, 每個月都有。”甦晴笑?說道。

    甦武讓她去把信封拿來看?看?。

    甦晴好笑?,也就?去拿了信封來,還有報社主編寄給她的信。

    甦武看?過了知道妹妹不?是見外不?拿他的錢, 這才沒?說什麼。

    “二哥你?都要處對象結婚的人了, 以後錢自己收著吧, 不?用惦記我,世國養得活我們母子三。”甦晴說道。

    甦武當然不?能質疑妹夫養家的能力, 點點頭問︰“他什麼時候下工?”

    他在家里也听說過了, 這個妹夫今年?年?初還在家里過年?, 跟三舅學車, 家里人對他的印象都挺不?錯。

    甦武看?看?自己這妹妹, 變化這麼大肯定也是這個妹夫的原因,倒是叫他有些好奇。

    就?這會村里頭已經傳開了。

    說世國他二舅哥來了。

    馬大娘帶甦武過來老衛家找甦晴的時候,也有不?少人遇見詢問這是哪家的小伙子?可不?要太精神了。

    馬大娘笑?說這是世國他二舅哥。

    大家伙眼光頓時更加不?同了。

    上次大舅哥來, 這次二舅哥來, 不?怪都說世國媳婦是家里唯一的女?兒,看?看?這些哥哥們多寵她?

    還有,她這兩?個哥哥也太優秀了吧?

    上次她那大哥過來不?知道的, 還以為是年?輕干部,這個二哥更不?得了,那氣質跟沈從軍一樣,一眼就?知道是當兵的,不?過人家肩膀上的標志卻比沈從軍之前的級別還要高啊。

    不?得了不?得了,世國媳婦娘家這也太厲害了,以前也听世國媳婦提過一嘴家里的情況,但如今見到她這兩?個品貌出眾的哥哥,這才算親眼見識到衛世國得是走了多大的運道才找了這麼個媳婦。

    聊這個的時候,有那好事的還把裴子瑜拎出來說︰

    “你?們說裴知青這是啥眼光?甦知青當初可是追著他下鄉來的,這多痴情啊?但是他對甦知青一直就?冷冷淡淡,甦知青這家世這相?貌,筆桿子還那麼硬那麼有學問,是陳雪能比的?他看?上陳雪卻看?不?上甦知青,這怕不?是眼瘸了吧?”

    “陳雪也不?差。”也有人幫陳雪說話。

    “陳雪是不?差,在咱們這也是一等一的姑娘,但跟甦知青咋比?沒?得比,我看?裴知青這就?是撿了芝麻丟西瓜!”

    “誰說不?是呢,也不?知道現在裴知青後悔沒??”

    “一群長舌婦,說什麼呢,子瑜跟我家小雪好得很!”陳雪媽听到了,忍不?住就?罵道。

    那些人見說人家長短被听到了,也沒?回嘴,擠眉弄眼的先散了。

    陳雪媽還是生氣,忍不?住過來找女?兒。

    陳雪听完說道︰“媽你?別管那些話,我跟裴大哥好得很。”

    對于甦晴的家世,她當初也早就?知道的,不?然那時候她壓力怎麼那麼大?

    不?過如今她跟裴大哥結婚了,而甦晴也跟衛世國結婚了,還給衛世國生了兩?個孩子,以前那些就?都是過去的事了。

    “我就?是氣不?過,你?哪里差了,別說咱們村里,十里八鄉的找一個跟你?比的姑娘來看?看??那些長舌婦卻把你?貶得一錢不?值,還說子瑜是揀了芝麻丟了西瓜!”陳雪媽惱道。

    陳雪抿抿嘴,心里多少也有些自卑,因為甦知青的家世真?的是太好了,不?是她家可以比的。

    所以她小姑子裴如意才會口口聲聲說,她就?認準甦晴這一個嫂子,其他人都不?要,讓她滾。

    “媽,不?管怎麼說最後是我嫁給了裴大哥,而且我也相?信我跟裴大哥以後不?會差的,我們一定能把日子過好!”陳雪安慰她媽,也安慰自己道。

    沒?錯,最後不?就?是她嫁給了裴大哥嗎?

    沒?嫁給裴大哥以前,她不?就?在想,自己這樣的鄉下姑娘裴大哥不?會看?得上她吧?更別說喜歡,至于嫁給裴大哥這樣的事情,她更是想都不?敢想。

    但是現在她不?就?嫁給裴大哥了麼?她現在要養好身體,等養好身體了爭取再懷一個,今年?回去婆家,婆婆肯定就?會接納她!

    衛世國跟大家正在地?里挑肥料呢,這也是重活,一直到傍晚下工跟王剛王鐵沈從軍他們一塊回來,這才听說自己二舅哥來了。

    衛世國跟王剛他們打了個招呼,就?先趕著回來了。

    因為今天?是挑肥料的活兒,那味道自然是不?用說的。

    甦武在部隊里爬摸打滾的自然不?會聞不?來這個味,但是叫甦武意外的是,他從小臭美到大的妹妹就?跟鼻子失靈了似的,看?到這妹夫回來了,她就?笑?著倒水送過去。

    “二哥。”衛世國先是跟他二舅哥打了個招呼。

    “嗯。”甦武上下打量了他,這才點點頭。

    衛世國比他大舅哥二舅哥都要大一歲來著,但是誰叫他娶了人家妹妹?那就?得叫哥!

    “二哥你?先坐,我先去洗個澡。”衛世國喝了水,說道。

    甦武點點頭,甦晴則是進去給他拿了衣服。

    這大熱天?的直接水缸里舀水拎過去澡房洗就?行。

    衛世國打了肥皂洗了兩?桶水,這才把自己洗干淨,其實甦武這個二舅哥沒?來,他下工回來也會把自己洗干淨,不?然兒子女?兒被他一抱就?要哭了,特別嫌棄。

    甦武在抱自己外甥跟外甥女?,一手?一個,兄妹倆個那奶胖奶胖的樣子,看?得甦武這個當舅舅的真?是稀罕極了。

    兄妹倆也不?是怕生的主,因為總是被抱出去外邊溜達,特別喜歡熱鬧。

    被他們舅舅抱在懷里,還以為是他們爸呢,都樂顛顛的。

    衛世國洗干淨過來,就?坐邊上了,甦武也沒?把外甥外甥女?給他,說道︰“昨天?過去姥姥家,三舅剛好在家,他說明後年?可能會有機會。”說可能會有機會,但基本?上就?可以確定,快的話明年?,晚的話後年?就?會有一個位置。

    衛世國一愣,旋即坐直了身板。

    甦晴笑?看?了他一眼,跟她二哥道︰“叫三舅費心了。”

    明年?她要高考,她還擔心衛世國一個人留村里來著,這樣的話,就?可以一塊走,也不?用留他一個自己孤家寡人。

    “到時候讓爸媽先幫忙爭取一下機會,我跟世國以後會還上。”甦晴又說道。

    “自家人別說那些。”甦武道。

    “要的,這錢先借爸媽的,以後都得換上。”衛世國認真?說道。

    甦武也就?沒?再說什麼。

    衛世國私底下又小聲問自己媳婦二哥能不?能喝酒的事?

    “二哥酒量還可以。”甦晴好笑?道。

    衛世國也就?把家里留著的酒拿出來招待二舅哥,甦晴晚上可燒了好幾個好菜,一條三斤重的紅燒魚,一盆臘肉炒土豆,臘肉分量很足,還有半只臘兔,以及炒雞蛋,還有一盤菜。

    跟甦文?甦軍還有甦爸爸爺幾個一口就?醉的不?同,甦武是能喝的,酒量比衛世國還好點呢,因為他是練出來的,在部隊也會喝。

    招呼唐老太太一塊來吃飯,喝完了,甦武就?跟衛世國帶上一些禮就?過來老隊長家里坐。

    上次甦晴坐月子被舉報的事,都是老隊長一力壓下來的,甦武這個二哥來了,當然要帶上幾包好煙過來坐坐。

    等他們坐完回去,馬隊長才笑?道︰“這可真?舍得出手?。”幾包煙全是這邊沒?得賣的好煙,香得很。

    隊長媳婦就?羨慕道︰“世國媳婦的這兩?個哥哥真?是一表人才,這長得也忒俊了。”

    俊就?算了,關鍵是有本?事啊,前邊來的大哥是家具廠的,現在世國媳婦推兩?孩子的那個車就?是她大哥給做出來寄來的。

    現在二哥也來了,那挺拔如松的樣子,坐下來那氣場叫她們這小老百姓的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了。

    “要是我看?得不?錯,世國他二舅哥這該是連長了。”馬隊長也說道。

    “這麼年?輕就?是連長了?”隊長媳婦驚訝道。

    馬隊長也有點感?慨,世國媳婦這娘家真?的是有些不?一般,也是以前老衛家積德了,祖上沒?德行後輩子孫可娶不?上這樣旺的媳婦,將來世國的孩子們有這樣的舅舅幫襯著,能差到哪去?

    蔡美佳干一天?活回知青處後才知道的,听到甦武來了,又一次身心俱疲,累上加累。

    她知道甦武一來,甦晴口袋肯定要鼓起來了。

    以前在城里的時候就?是那樣,每次她二哥回家,甦晴口袋就?會鼓起來,不?知道給了多少錢,但他一回來甦晴就?能買買買,花好久都花不?完的那種,可羨慕死她了!

    好在也是有人安慰她的,王老六送了個雞蛋過來給她。

    因為這個雞蛋,蔡美佳叫他摸了一下手?,可把王老六美得不?行,但又有些不?滿足于此。

    都交往這麼久了,但就?只讓他摸摸手?,其他地?方是不?給摸的,更別說親了。

    不?過王老六決定下次就?不?滿足于此,下次一定要親上她,今年?農閑了,他打算把蔡美佳娶回家!

    自己妹妹今年?都生了個大胖小子,別說他多羨慕,他也想過那樣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也想跟衛世國那個地?主崽子一樣逢年?過節的,就?帶老婆孩子去城里走親,那多有面子?

    卻不?知道蔡美佳心里多嫌棄多看?不?上他這只癩□□。

    晚上甦武跟衛世國過來唐老太太屋里睡,唐老太太過來這邊跟甦晴一塊睡。

    第二天?一早甦武吃了早飯,就?自己走了,只讓衛世國送到村口就?讓他回去。

    衛世國因為還得上工,今天?任務也很繁重,也就?送到村口。

    他很快就?跟沈從軍王剛他們繼續去上工了。

    王茉莉就?找甦晴來了。

    “你?大哥跟你?二哥也太像了吧!”王茉莉一過來就?驚嘆道。

    甦晴笑?道︰“很容易就?區分了。”

    大哥斯文?些,二哥持重些。

    “氣質是不?同,就?說臉,長得得有八分像!”王茉莉道。

    “他們是同卵雙胞胎,肯定就?像,你?看?這兩?個是異卵雙胞,雖然都像我,但長得就?不?一樣。”甦晴笑?說道。

    “說啥,啥同卵異卵的?”王茉莉愣愣道。

    甦晴沒?多解釋,轉說道︰“咋有空過來,今天?不?去上工嗎。”

    “不?去了,天?這麼熱。”王茉莉說道︰“你?二哥這一來啊,大家又羨慕衛世國了。”

    甦晴道︰“有啥好羨慕的,他不?也照樣得繼續干活。”

    “你?娘家兄弟都這麼出息,那以後陽陽月月肯定都能有舅舅們照顧啊,衛世國這個當爸的不?就?輕松多了?”王茉莉道。

    甦晴笑?道︰“話是這麼說沒?錯,但也得世國自己爭氣才行,不?然還能一直都靠著這些關系呢?”

    王茉莉道︰“有關系靠干啥不?行。”沈從軍就?是因為是農家子弟出身,上邊也沒?有長輩照顧什麼的,所以年?紀大了也就?退下來了。

    甦晴對這個也沒?過于多說,別看?衛世國這人在外邊話不?多,但他卻是個心里有數的,他是個男人,媳婦娘家願意拉他一把讓他少走彎路他很高興,但是他不?會一直靠著媳婦娘家。

    對于這點甦晴就?很滿意,這漢子某些特質真?的是很吸引她的。

    現在真?的需要娘家幫襯,就?沒?有必要為了什麼自尊之類的把娘家的好意拒之門外,以後自己起來了,娘家有事說聲,要錢他拿錢,要出力他出力,這就?很好了啊。

    親人之間的,可不?就?是這樣幫襯?

    “你?二哥有對象沒?有啊?”王茉莉轉問道。

    “這次就?是回來相?看?的,我媽給介紹的,不?知道相?看?得中不?。”甦晴說道。

    不?知道為何,腦袋里關于這些事情的記憶原來越淡了,甦晴當初對大嫂還有點印象,可現在竟然想不?起來自己二哥的對象是哪個?

    甚至于,甦晴還有一種自己就?是自己的感?覺。

    有一種冥冥之中的不?可抗拒力好像正在抹掉她的那些記憶?

    這個想法叫她忍不?住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怎麼了,大熱天?的打冷戰?”王茉莉不?明所以道。

    “沒?事。”甦晴搖搖頭,將腦袋里那些東西都拋掉,不?管怎麼說,她會跟衛世國好好過日子,會孝敬父母養大自己的一對孩子的!

    至于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因為只要她不?搗亂,甦文?甦武兩?個哥哥還有甦軍這個弟弟的未來都不?會差到哪去。

    甦武來的事也只是一個小插曲,雖然也是叫大家再次感?慨衛世國這個地?主崽子的好命,但風一吹也就?過去了。

    最近村里頭發生一件事情。

    養驢的徐老叔家的大兒子病沒?了。

    徐大病好久了,當年?青少年?時候去幫忙煉鋼,是被後媽趕去的,那年?徐大才十六歲,也就?是個半大小子而已,但是後媽嫌他吃飯多,所以把人趕去參加煉鋼。

    煉鋼的那個環境當然不?用說了,衛世國他爸之所以走那麼快,很大原因也在這。

    但徐大那時候還年?輕,雖然回來後身體不?舒服,但也還行,不?過後媽就?說他是裝的,這不?,又被後媽趕去修水庫了。

    在後媽看?來,有工分拿還能管飯,干啥不?去修水庫,不?去修水庫還要在家里吃干飯嗎?

    徐老叔是個二婚,前頭那老婆死了,之後又娶了這一個,徐大就?是前頭那個媳婦生的。

    後邊後媽進門了,對他肯定十分一般。

    病了也被說是裝病,最後在修水庫的時候就?不?小心摔入了冰河里。

    原本?就?因為參加煉鋼身體不?大好,這一次之後身體就?不?成樣子了,壓根就?上不?了工。

    上不?了工干不?了重活,這樣的男人在鄉下地?方還有什麼用處?哪怕後來成年?了,也幾乎都沒?有女?人願意嫁給他。

    情況有點類似于衛青梅的丈夫陳默,但比他比陳默還不?如,因為陳默雖然腿腳不?便,但到底身體是健康的,不?像徐大,那是誰都看?出來的病弱早夭之相?。

    還是徐老叔不?忍大兒子孤獨一輩子,這才花了大價錢,給從山里頭娶了一個啞巴媳婦回來照顧著。

    花了五十塊錢呢,叫後媽,也就?是張桂花特別不?滿。

    張桂花名字跟沈大嫂撞了,就?是姓不?同,沈大嫂叫陳桂花,徐大後媽叫張桂花。

    花了五十塊錢給這沒?用的廢物繼子娶一個啞巴回來,這可是叫張桂花心疼死了。

    在她眼里,家里的錢就?是她兒子的。

    張桂花給徐老叔生下第二個兒子,徐大名字叫徐光宗,張桂花的兒子叫徐耀祖。

    在張桂花眼里,家里所有的錢都是她家耀祖的,哪有那個沒?用的繼子份?

    但就?白白花了五十塊錢娶了個啞巴回來,也是,要不?是啞巴人家還不?樂意女?兒嫁給這麼一個沒?用的廢物呢,也是啞巴說不?了話的緣故,很難嫁得了什麼好人家,這才便宜了徐大。

    啞巴媳婦比徐大還小了十歲呢,徐大一直到二十九才娶媳婦了啞巴媳婦。

    啞巴媳婦一進門基本?上就?是當牛做馬的,也是運氣好極了,因為在進門第三年?,她給徐大生了個兒子。

    這可是叫徐老叔高興極了,因為大兒子也是有後了。

    因為一直以來徐大身體就?不?好,別說老徐家了,村里頭也有人在給他算著日子呢。

    所以這一次沒?了除了對啞巴媳婦帶來巨大的打擊外,對于外人來說其實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

    可是這一次之所以會鬧大,那是因為徐光宗的同父異母的弟弟,也就?是後媽張桂花的兒子徐耀祖,他站出來說要娶他啞巴大嫂,幫他大哥照顧啞巴大嫂還有四?歲的佷子!

    徐耀祖比他大哥小了十三歲。

    他大哥被他媽趕去煉鋼的時候他才三歲,今年?徐大三十四?歲,他二十一歲,比起他啞巴大嫂還小了三歲。

    這個年?紀是非常適合結婚了的,不?管是徐老叔還是張桂花都有點著急,因為一直以來徐耀祖都不?結婚。

    鄉下地?方十**歲結婚是十分普遍的事情,二十一了能不?急嗎?

    但是張桂花還以為是兒子眼光高,所以這才沒?看?上人家姑娘,每次都是過去見了一面,回來就?說不?喜歡。

    沒?辦法這才拖到現在也還沒?結婚。

    可是誰知道就?在徐大的喪事辦完之後,徐耀祖竟然站出來說要娶他大嫂,幫他大哥照顧大嫂還有佷子!

    晴天?霹靂都不?足以形容張桂花的臉色跟心情。

    “你?是瘋了不?成,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張桂花當時就?接受不?了地?朝兒子怒吼道。

    徐耀祖梗著脖子說道︰“我當然知道我在說啥,我說我要娶大嫂,還要幫大哥照顧小魚!”

    小魚就?是他佷子。

    張桂花接受不?了地?就?打他,但是不?管她怎麼打,徐耀祖就?是不?松口。

    這原本?就?是母子倆個在屋里說,但因為張桂花打兒子不?管用,所以張桂花就?出來打啞巴媳婦了。

    “我讓你?這不?要臉的勾引我兒子,我讓你?這不?要臉的勾引我兒子!”張桂花一邊罵,一邊拿著掃帚就?往啞巴媳婦身上招呼。

    啞巴媳婦只有啊啊躲的份。

    事實上嫁過來後她也沒?少被張桂花這個後婆婆苛待,但是她天?生啞巴,哪里反抗得了?而且也沒?有反抗過,惹不?起只有躲著。

    其實在兒子小魚懷在肚子里的時候,她都差點被這個後婆婆苛待流產的,張桂花哪里願意她生下兒子來繼承家里分家里的財產?這些東西可都是她兒子的!

    也是她好運這才把兒子給保住了,再有徐大知道後,雖然是拖著病體但也拿了菜刀去把張桂花的枕頭都給劈了,這才把張桂花嚇住,不?然後邊也不?一定能生得下來。

    之前男人在的時候都被欺負,現在男人沒?了,只剩下個尚且還小的兒子更不?用說了。

    啞巴媳婦生怕自己兒子被打到,只能擋在自己哇哇哭的兒子身前背對著張桂花,被張桂花打。

    徐耀祖听到聲音立刻就?出來了,當即就?惱火了,直接抓了他媽的掃帚扔掉,將啞巴媳婦護在自己身後朝他媽大吼︰“媽,你?要干啥!”

    “耀祖你?給我讓開,看?我今天?不?打死這個不?要臉的啞巴,我看?她還敢不?敢勾引你?!”張桂花怒道。

    “誰勾引誰?我跟大嫂清清白白,如今大哥走了我想照顧大嫂還有我佷子,干啥就?不?行?”徐耀祖道。

    徐老叔從外邊回來,就?剛好听到這句話,整個人都呆住了。

    不?僅他呆住,徐耀祖身後抱著兒子的啞巴媳婦也是愣住了。

    雖然她不?會說話,但是她並不?是傻子,是听得懂這句話啥意思的。

    “老徐,老徐你?可算回來了,你?听听他這叫什麼話,這叫什麼話?”張桂花看?到自己男人回來,立馬就?道。

    徐老叔也是在短暫驚愕後,看?向自己兒子道︰“老二,你?知道你?自己說的是啥不??”

    “我當然知道我在說啥,我要娶大嫂當我媳婦,我也會把小魚當我自己親生兒子照顧,這樣大哥在地?下也能徹底安心!”徐耀祖直接就?大聲說道。

    這話一出,籬笆外邊湊過來看?熱鬧的鄰居們就?知道咋回事了,嘩地?一下就?傳開了。

    “老天?爺啊,我的命咋就?這麼苦啊,我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逆子!”張桂花一看?都被這麼多人听到了,頓時就?嗷地?一聲,坐地?上去大聲哭起來。

    徐老叔也認真?看?向兒子,但是卻完全沒?在兒子身上看?到一點玩笑?的成分。

    “老大家的,這也是你?的意思?”徐老叔就?看?向啞巴兒媳婦了。

    啞巴媳婦現在腦袋都是懵的,哪里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她就?緊緊抱著自己兒子了。

    “大嫂,我知道這麼說很突然,但是大哥身體一直不?好,我也不?瞞你?說,我早就?在打這個主意了,大哥要是能活到小魚長大成人,小魚能自己撐起門戶,那就?算了,但是大哥活不?到那個年?紀,那我就?娶你?,小魚也讓我來養,這是我欠我大哥的!”徐耀祖就?看?著他大嫂,十分認真?地?說道。

    “啥叫你?欠你?大哥的,你?欠他啥了?”張桂花哭著罵道。

    “我大哥當初為啥去煉鋼,還不?是媽你?嫌他在家里吃飯?回來後身體不?好,還被媽你?趕去修水庫,要不?然能摔冰河里嗎?大哥身體不?好這都是誰造成的?我知道你?做這些都是為了我,所以我也沒?資格說你?,但是我欠我大哥這是不?用說的,我大哥現在走了,我當然就?得照顧大嫂跟佷子,但我身為小叔子一直照顧大嫂跟佷子旁人肯定要說閑話,所以我直接娶了大嫂最好,反正現在大嫂是寡婦,我也還是未婚,我娶大嫂誰能說得了啥?”徐耀祖一口唾沫一口釘地?說道。

    但是真?別說,左鄰右舍對他這行為不?僅沒?有說長短,反而還十分贊賞。

    徐大今年?才三十四?歲就?這麼走留下妻兒走了,這還不?就?是張桂花這後媽害的嗎?

    這要是親媽在的話,徐大怎麼會落得這樣早早就?走的結局。

    現在徐耀祖這個當弟弟的站出來說要娶當寡婦的大嫂,要為大哥養兒子,這不?就?是在為他媽恕罪?

    徐大這一走,哪怕有徐老叔這個公爹在,但啞巴媳婦母子倆也一樣不?值錢,肯定十分難過,可徐耀祖站出來說要娶他大嫂就?不?一樣了。

    有他撐起門庭,大嫂佷子沒?人敢看?不?起,因為徐耀祖也是干活的一把好手?,這些年?來家里活都是他在干的!

    “耀祖,好樣的,我支持你?!”徐耀祖的一個發小就?支持說道。

    一個憐惜啞巴媳婦母子孤苦無依的大娘也說道︰“這樣也不?錯,耀祖有了媳婦,小魚母子倆也有了依靠!”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都說這樣好。

    眼看?著大家竟然沒?有罵啞巴寡婦帶壞自己兒子,反倒是贊同起來了,張桂花都急了。

    也不?哭了,直接站起來指著啞巴寡婦母子繼續罵︰“你?們這倆喪門星,你?們……”

    “好了!”徐老叔直接呵斥道。

    張桂花忙道︰“老徐,你?啥意思?難道連你?也要讓你?兒子娶這個啞巴寡婦嗎?這可是你?現在唯一的兒子了啊,以後是要給你?養老送終的,他身體健壯四?肢健全,他要哪家的姑娘娶不?到,還用得著娶這麼一個啞巴寡婦?這還是他大嫂,傳出去還不?得叫人笑?話死?”

    “誰會笑?話我?”徐耀祖直接道。

    “對,誰會笑?話耀祖!”

    “也不?知道張桂花這樣的是怎麼生得出耀祖這樣的好兒子的。”

    “可不?是,還好不?像她,不?然啞巴母子倆還有立足之地?嗎!”

    左右鄰居都指指點點道,誰心里沒?桿子秤?徐耀祖是個好的,而啞巴媳婦更不?用說,自打徐老叔當年?花五十塊錢給徐大娶回家後,她是當牛做馬的。

    當時給徐大生了個兒子的時候,大家都還說是因為啞巴心善,所以老天?爺才賜了這麼個兒子,好讓她後半輩子有依靠呢。

    如今徐大沒?了徐耀祖這個當弟弟的站出來願意娶她,這也是證實了那句話,叫好人有好報!

    這件事當然就?從老徐家這里傳出來了。

    甦晴听到的時候,都是驚訝了一下。

    剛子嫂黑炭媽都十分感?慨。

    甦晴說道︰“那他媽能答應?就?這麼一個兒子,把他大哥害成那樣就?想老徐家財產都摟給自己兒子,還能樂意他娶他大嫂還幫他大哥養孩子?”

    “不?答應也得答應,徐耀祖是鐵了心要娶他大嫂的。”剛子嫂說道。

    黑炭媽點頭︰“就?是,他恐怕是看?他大哥身體不?好,早就?在盤算給他大哥養孩子了,你?家隔壁那房子,就?是徐耀祖帶人起上來的,他已經放話了,他媽要是不?答應,他就?帶他大嫂還有佷子過去那房子里住,也跟他爸他媽分家,自己當戶主!”

    甦晴道︰“我知道那房子,世國跟剛子哥他們都還去幫忙呢,那院子他媽還過來看?過幾次,也特別滿意。”

    說到這個,消息靈通的剛子嫂就?笑?了︰“你?是不?知道,他媽還以為他起好了要娶媳婦搬出去住,今年?都二十一了,早該娶媳婦了,不?知道多高興呢。”

    但誰知道,這忤逆不?孝子竟然不?是為了娶媳婦,而是因為信不?過他媽,知道他娶了他大嫂後,他媽勢必會苛待大嫂還有佷子,所以特地?起的。

    就?是為了分出來單過。

    甦晴夜里也跟衛世國提到這個。

    衛世國道︰“徐耀祖不?錯。”

    甦晴說道︰“那你?說他跟他大嫂這事能成不??”

    “能。”衛世國點頭。

    徐耀祖現在的態度十分明確,就?是要娶他大嫂為妻,要幫他大哥照顧兒子。

    而啞巴大嫂也沒?有理?由不?答應,她也知道愧對小叔子,因為她比小叔子還大了三歲呢,又是啞巴又是寡婦,還有兒子。

    但是她別無選擇,男人沒?了,她帶著幼子怎麼過?

    男人在的時候,哪怕干不?了啥活,可是也是家里的支柱,那是一種精神上的支撐。

    可是如今男人不?在了,她就?感?覺自己跟無根浮萍一樣,兒子也還小,她對未來一片渺茫。

    而這個時候小叔子十分認真?的說要娶她,會成為她還有佷子的頂梁柱,不?會叫人欺負了她還有佷子。

    所以怎麼選還用得著說嗎?她知道自己這樣的配不?上小叔子,但她發誓以後一定會好好照顧小叔子,不?會叫小叔子穿不?暖吃不?飽的!

    徐老叔也看?出來小兒子的決心了,但到底手?心手?背都是肉,大兒子的兒子也是他親孫子,他怎麼會不?疼?

    所以也跟小兒子說了,說以後小魚他這個當爺爺的會照顧養大成人,讓他不?用想那麼多。

    但徐耀祖十分堅決,他要娶他大嫂養大佷子,不?然他這輩子都不?會再娶媳婦。

    話都說到這份上,徐老叔還能說啥?他就?同意了。

    但張桂花死活不?答應︰“除非我死,否則我是絕對不?會答應你?娶這個啞巴寡婦的,你?想都不?要想!”

    徐耀祖的確想都不?想,直接收拾東西就?接了他大嫂還有佷子進新家門,當天?就?簡單擺了一桌,請了他幾個朋友,還有衛世國王剛沈從軍他們過去吃席面!

    “天?殺的啞巴啊,天?殺的啞巴啊!”張桂花知道後直接就?在地?上打滾大哭,但不?管她怎麼哭天?抹淚,大家就?看?個熱鬧,除了極個別的,很少有人幫她說話。

    這還不?是自己作的嗎?她要不?苛待徐大,徐大會這麼快就?沒?了?徐耀祖會想也不?想幫自己大嫂跟佷子撐門庭?

    這就?叫千算萬算不?如天?算,算來算去就?是一場空!

    不?管怎麼說,徐耀祖跟啞巴大嫂阿秀的日子是過起來了。

    甦晴跟剛子嫂還有黑炭媽以及王茉莉都來看?過阿秀。

    阿秀很不?好意思,有點手?足無措,因為她很少跟人來往,嘴巴不?會說話,大家也听不?懂她在啊啥,所以都是人家說她听,然後笑?著點頭那樣。

    “我娘家的母雞還抱窩了,你?要不?要小雞?你?要的話,就?去找我媽換,自己搬出來住了,可得養雞,以後小魚也有雞蛋吃。”王茉莉說道。

    “對頭,養豬也好,豬養得好一身都是寶!”今年?養豬吃到甜頭的黑炭媽也說道。

    豬吃的都是豬草米糠那些,但是卻能長肉,還有那些糞便,都是可以換工分的。

    就?是家里那味道無法形容,現在甦晴都不?大過去了,不?是她矯情,而是那味道真?的是沖啊。

    剛子嫂也說起當家做主的一些經驗。

    完了她們這才回去的,給留下了不?少菜,洋柿子黃瓜豇豆白菜這些。

    甦晴因為跟她住得最近,也是直接讓阿秀吃沒?了就?過來家里摘,都是地?里長的不?要錢,今年?不?僅後院種了不?少,前院衛世國也開墾了一塊地?種上了菜,缺別的但絕對不?缺菜。

    阿秀從來沒?感?受到過這樣的溫暖,眼眶都是有些紅紅的。

    徐耀祖下工回來還以為他媽來過了。

    “啊啊。”阿秀搖搖頭,然後把家里的那些瓜果蔬菜拿出來,指了指老衛家,還有王鐵他們兄弟家方向。

    徐耀祖就?知道咋回事了,笑?了笑?說道︰“這些嫂子們都是好的,她們也沒?看?不?起你?,你?跟她們多來往不?錯。”

    “糖。”小魚指了指自己嘴巴,咧嘴笑?道。

    “喲,小魚還吃上糖了,這是誰給的啊。”徐耀祖抱起佷子,笑?著問道。

    小魚就?指了指隔壁︰“甦嬸嬸。”

    他沒?吃過這麼好吃的糖,特別甜,吃了一個,口袋里還有一個呢!

    因為還小,小魚其實並不?懂自己父親去世的那種疼痛,但是他對跟徐耀祖這個叔叔生活一點都不?排斥,甚至還很高興。

    小孩子不?懂那些,但是他打小徐耀祖就?疼他,沒?少把他放在脖子上騎著他走,有啥好吃的也會顧著,小孩子都是誰對他好他就?跟誰親的。

    阿秀看?著他們如此,臉上也帶起了笑?,也沒?耽擱就?緊著做飯去了。

    這麼下來,他們在村里頭就?是名副其實的倆口子了,都是村里頭承認的,不?管張桂花這個當媽的怎麼鬧都沒?用。

    也是不?得不?說徐耀祖有先見之明,因為真?是多虧了搬出來,不?然一個屋檐下不?知道怎麼鬧騰呢。

    但即便如此,張桂花也沒?那麼輕易罷休啊。

    就?是每次都被徐耀祖給黑著臉趕走,還有被徐老叔拉走,再加上村里人對她的指指點點,這才暫時偃旗息鼓。

    但心里可是千萬個不?願意,可她哭瞎了眼楮自己兒子也不?跟她這個親媽一條心,這就?真?的很傷愁了。

    不?過沒?人管她,徐耀祖跟阿秀的日子就?這麼過起來了,有聲有色的,徐耀祖每天?下工回來都把兒子騎脖子上帶去河里一塊泡澡。

    這樣的局面也是實在叫人沒?想到,真?沒?想到啞巴阿秀命這麼好!

    所以村里頭就?有一些人是見不?得別人好的了。

    比如姜玉。

    先前她還是寡婦的時候,就?曾經打過徐耀祖的主意,只是徐耀祖對她壓根就?沒?那個意思,她媚眼拋給瞎子看?。

    但是誰想過他竟然鐵了心要娶自己啞巴大嫂,看?看?他對他佷子的態度,天?天?讓騎脖子上帶出門洗澡,那哪里是對佷子的態度,分明是對親兒子的態度!

    “徐大先前都病成那樣了,哪里還有力氣生孩子?你?們看?看?徐耀祖那樣,多寶貝這佷子?說這里頭沒?點別的內情,我可一點都不?信!”姜玉說道。

    陳五嫂子立馬道︰“你?是說他們叔嫂倆個早就?不?清白了?小魚就?是他倆的兒子?”

    姜玉撇嘴︰“我可啥都沒?說!”然後扭著個大屁股就?回去了。

    陳五媳婦朝她背影唾棄了一把,村里頭誰不?知道誰啊?都勾引了人家有婦之夫去扯證了,還裝什麼裝,真?以為自己裝了就?多清白了麼!

    不?過陳五媳婦這大嘴巴當然就?來找錢家媳婦還有陳七媳婦這個妯娌說了,丁婆娘一過來就?剛好听到這個。

    立馬就?插話道︰“這事還用得著說,一看?就?知道不?正常了好吧?徐耀祖一個大好青年?能鐵了心要娶自己啞巴大嫂替自己大哥養兒子?我可就?沒?信過,那個叫小魚的鐵定就?是徐耀祖的兒子!”

    “你?咋就?知道鐵定是徐耀祖兒子?我看?小魚那孩子長得還是像徐光宗的。”錢家媳婦拿針頭蹭了蹭發癢的頭皮,道。

    “生兒子那麼容易?徐光宗一個病秧子能不?能上啞巴的身都是兩?回事,還咋生得出兒子,沒?看?到姜寡婦那發騷的前頭那男人連她身子都沒?破便宜了鐘大嗎?啞巴當初那肚子肯定是徐耀祖給幫忙使勁了!”丁婆娘哼道。

    這麼嘲諷的時候,心里也不?禁有些羨慕,這就?沒?人來給她使使勁,叫她好生個兒子呢?

    也不?是沒?男人,男人她有,就?是沒?能叫她懷上而已。

    比如這天?晚上去跟馬癩子鑽小樹林,就?嫌棄馬癩子沒?本?事了,隔天?跟沈從民出來鑽苞米地?,也怪沈從民沒?本?事。

    一個二個的,沒?一個能叫她懷上兒子的! m.w.com ,請牢記:,.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天才小毒妃 戀戀陶色 采陰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