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春夜 > 第 2 章

第 2 章

作品:春夜 作者:伊人睽睽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山霧鰨 贛晷崩礎br />
    時雨向前一步。此時此景,山林中一妙齡少女、一老嫗相伴,頗不尋常。為掩蓋麻煩,他動了殺心……但當他扣緊自己袖中匕首時,山風輕輕徐來,一陣涼氣吸入肺腑。

    體內的余傷,讓時雨胸膛微震,咳嗽出聲。

    同時間,細微的血腥味,自少年方向,隨風飄向主僕二人。戚映竹自己尚未意識到,她的體弱對一切異常更為敏感……血腥味流竄,戚映竹咳嗽出聲。

    隔著漫漫雨點,二人咳嗽聲一止,齊齊望向對方。

    成姆媽不悅地、提醒地咳嗽一聲。

    戚映竹回過神,臉頰更燙,頗覺狼狽。她為自己的不妥表現後悔時,听到這少年開了口︰“我能借把傘吧?”

    少年聲氣兒偏清亮,討人喜歡。戚映竹一怔,她和成姆媽同時仰頭,看向二人頭頂的傘。

    可是……成姆媽見這個後生的眼楮盯著自己身後的女郎,她挺身而出︰“你這小子無禮,你在雨中走了這麼半晌,沒見你身上淋雨。你借什麼傘?”

    時雨睨了下眼。

    他少年之貌,睫毛又濃又長,其下一雙帶著彎弧的眼楮清黑透亮,如碎著光沾著水的星辰,一漾一漾。他打量人的眼神,直接得讓人不適。

    他滿不在乎︰“是嘛?”

    戚映竹瞠了目︰隔著姆媽阻擋目光的肩膀,她稍微仰臉,看到了這個少年不知動了什麼手腳,幾乎一瞬間,雨水嘩嘩嘩涌向他。他的眉眼、面頰、武袍,都被雨淋得濕透了。

    他的長睫毛如同雨簾一般,任由雨水滴滴答答地淌下。

    在這一瞬間,戚映竹心中涌上忍俊不禁的促狹之悅。

    她輕輕推姆媽︰“姆媽,不礙事的,我們把傘給他吧。”

    成姆媽瞪這個黑衣少年一眼,卻是迎上少年那無所謂的目光,少年對她一笑,姆媽心中微微一凜。她到底年長,憑經驗看出這個少年恐怕不好惹。她侍奉女郎在此,二人在山中孤零零住著,可不要惹了煞星才好……

    成姆媽遞出傘,盡量穩著聲說道︰“女郎,今夜老爺必然又將那十個衛士派過來。女郎可不要再心善,將人趕回去……老奴听說,那十個衛士,還有在御前當值過的。”

    戚映竹知道姆媽為什麼撒謊,她低頭,小聲胡亂應好。

    時雨接過黑傘時,對這對主僕的殺心淡了。他看看雨,再看看這可憐的老婦人和那嬌滴滴的女郎……時雨少有地改了主意,說︰“跟我來。”

    --

    山中迷路又淋雨,女郎的身體恐怕撐不住。經驗豐富的成姆媽衡量後,決定相信一個少年真想害她們,不必這麼麻煩。她做主跟上那少年,戚映竹默默地走在後方。

    行了不到一刻,時雨到了破敗的山中小寺前。他收了傘,回頭,看向那對主僕。

    成姆媽看到紅牆小寺,心中一陣激動,因她想起兩人住的地方,離這里並不遠。成姆媽回頭看向戚映竹蒼白的面頰,握緊女郎的手暗示。戚映竹柔柔地點下頭,跟著姆媽進了寺。

    落雁山如今人煙稀少,這山中小寺自然也沒什麼香火。時雨進去正堂後,找一個牆面白灰的角落坐下,他盤腿而坐,閉目調整自己的氣息,為自己療傷的同時,警惕地觀察著四周。

    他听到虛弱的足音。

    時雨睜開眼,看到戚映竹被那老嫗扶著進來。戚映竹抬起眼,悄悄望他一下。而只這一剎,那老嫗又擰著肥胖的身體,擋住了時雨的目光。

    成姆媽拉著戚映竹的手,將女郎拽到離那陌生少年最遠的距離。戚映竹靜立著,成姆媽熟練地彎腰拍灰,扯下自己的斗篷小心翼翼地鋪在地上,讓戚映竹坐下。

    戚映竹自是不肯。

    成姆媽笑︰“老奴皮厚肉糙,坐地上一夜都沒什麼。但這里濕氣重,女郎要是因此生病,那才麻煩了。”

    戚映竹抿唇,為自己不爭氣的體質而微懊惱。她坐下後,握住姆媽的手,輕聲︰“姆媽,日後我定然……”

    成姆媽嚴肅著臉打斷︰“女郎,你還記得夫人讓你背的《閨訓》麼?”

    戚映竹愣了一下,感覺到另一側角落里,有一道灼熱筆直的少年目光,緊盯向自己。她心里赧然,轉移話題道︰“姆媽,你說的是《歸雲集》吧?那本詩集蠻好看的,我背給你听……”

    姆媽不搭理她︰“待一會兒雨停了,咱們再回家。左右現在無事,老婆子又不認字,就只記得夫人讓您背的《閨訓》。老奴也想當文雅人,和女郎說說話。女郎,咱們這就背一背吧……

    “凡為女子,大理須明;溫柔典雅,四德三從……”

    作為女郎的教養姆媽,成姆媽唯一熟悉的文章,便是這類教閨秀三從四德的文章。雖時人風氣開放,男女交往並無那般多的避諱……但宣平侯是位老儒,迂腐中庸至極,戚映竹的教養姆媽,自然將這類文章日日誦讀,好讓女郎記到心中。

    成姆媽邊背誦,邊視線看向那個坐在角落里打量她們的黑衣少年。陰影擋住他的神情,他只露出半張面孔,和一雙鉤子般的眼楮。

    因為年齡尚小,他眼中的冷,被漂亮的眼仁和眼楮弧度中和。

    戚映竹冰雪聰明,阻擋姆媽不成,就要被迫听教誨。當著少年的面,她心里尷尬,覺得狼狽。她抱著臂,坐姿賢淑靜雅,默默側臉,面容紅得更厲害了些。

    時雨不悅地看著她們︰嘰哩哇啦什麼?

    必然是故意顯擺有文化,讓他听不懂。

    到底是少年心性,時雨雖沒有听懂成姆媽對自己的警告和暗示,卻因不服氣,而懶得理那對主僕……他閉上眼專心調整自己的氣息,小寺中,成姆媽背誦《閨訓》的聲音在風雨聲中瑯瑯。

    --

    雨水漣漣不絕,山廟中涇渭分明。

    戚映竹用斗篷裹著身子,听姆媽嘮嘮叨叨許久。她靜靜望著天地間的雨絲,已然習慣性地當做听不到姆媽的說話聲。

    空氣中泥土芳香與雨的氣息混在一起,小寺竟很靜謐。戚映竹抱臂而坐,想著自己的心事,少有地心情平靜下來。她漸漸有些困,便將臉埋在膝蓋間。見她如此,成姆媽說話聲也小了。

    淺寐不知過了多久,戚映竹被姆媽推醒。姆媽指著外頭灰白的天光,小聲︰“女郎,雨停了,那小子好像睡著了。咱們趁他沒醒,趕緊走吧。”

    成姆媽始終將那少年不當做什麼好人。

    靠著自己膝蓋的少女忍著身體的酸楚,清醒過來。外面一派韉那騫猓 晁 磭G戀羋湓詰厴閑緯尚  藎 懷贍仿璺銎鵠礎F縈持癖久揮邢氳僥巧倌輳 仿枰凰擔 腥幌肫稹br />
    戚映竹側過頭,看到那靠著牆的少年閉著眼,外面的幽光,搭在他鼻梁上,皎白萬分。成姆媽為她穿好斗篷,並飛快地把自己的斗篷也穿好。成姆媽拽著戚映竹要出門時,戚映竹略微掙了一下。

    她回頭,看向那少年。

    成姆媽︰“女郎!”

    戚映竹心中空落落的,也不知自己為何會回頭。半晌,她小聲︰“我們走了,萬一再下雨怎麼辦?把傘留給他吧。”

    不等成姆媽阻攔,戚映竹輕輕推開姆媽的手,拿過傘,一瘸一拐地走向時雨。

    她走到角落里,蹲在時雨面前,屏住呼吸。戚映竹小心翼翼地將抱著的黑傘放下,但她氣血不足,這般微小的動作,她蹲下身時眼前發黑,身子晃了晃。

    一只手伸來,指骨充滿習武人的勁力。他輕松無比地抓住她手腕,讓她沒有摔坐到地上。

    時雨手按在她手腕上,戚映竹仰著臉,眼含流霧,輕輕眨一眨。斗篷的紅色映著雪白的臉,如同雪地里的紅梅一般。斗篷上細白的絨毛,被她的氣息拂得輕顫。

    二人黑眸相對。

    好苦的香。

    狹窄的牆角,他鼻子聳了聳,突然上身一動,微傾身。

    少年湊得近,高挺的鼻梁差點撞到她,戚映竹駭然,猛地後仰。她抬頭生斥,卻見他眼神純淨凌厲,獨獨沒有逗弄。

    他不像是故意欺負人。

    古怪氣氛下,成姆媽刻意壓低聲音的說話聲在後緊迫的︰“女郎,你沒事吧?悄悄把傘放好,咱們趕緊走。你沒驚醒那小子吧?”

    戚映竹對著時雨的眼楮。

    他睫毛在幽暗中如銀蛾一般,閃著清亮的光。他眼中的光不是清水,而是讓人喝醉迷失的酒,醉醺醺的。

    戚映竹不知哪來的底氣,輕聲開口︰“姆媽,他睡得好香,沒有醒。”

    說完,她因說謊而臉緋紅,伸手,輕輕推開他按在自己手腕上的手。

    他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她一點點站起來,紅色斗篷揚起的風,混著藥香,輕輕拂向時雨。戚映竹垂下眼,轉過目光,背過身走向成姆媽。

    時雨坐在角落中,因光暗的緣故,他並未讓成姆媽發現他醒著。

    香氣遠離,只指尖柔膩尚在。

    時雨好奇地搓了搓指間。

    --

    黑夜中,時雨低頭走在山道上。他抱緊懷中的黑色大傘,腳步時輕時重,行路飄忽,腳步聲輕得讓人听不到。

    他忽然收起了所有的思緒,停住了腳步,抬目︰“出來。”

    瞬間,從他身後的灌木疏影中,出來了三個黑衣人影。三人或立在草間,或站在樹上,或離時雨只有幾步距離。他們用微妙的站位,包圍住時雨。

    其中一人陰惻惻地笑,竟是女子聲︰“時雨,你敢接刺殺‘秦月夜’自己人的單子,當真是要錢不要命!

    “我們奉樓主之命,抓你回去!”

    時雨道︰“憑你們?”

    烏雲藏在雲翳後,他身影在原地消失。三人凜然,知其輕功之絕,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當即誰也不敢放松!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天才小毒妃 戀戀陶色 采陰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