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穿成殘疾元帥的惡毒原配 > 第58章 58

第58章 58

作品:穿成殘疾元帥的惡毒原配 作者:紅心K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58

    路程的後半段, 沈祺然在車上認真補習精神識海的知識,完全沒察覺身邊的人出奇的沉默。

    星梭車很快駛進了邵宅的庭院,收到消息的梅姨早已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沈祺然心情好, 胃口也好,吃得非常愉快,邵行卻沒怎麼動筷子,只吃了一點點。

    用餐結束, 兩人乘直梯上樓的時候,沈祺然說。

    “邵哥, 要不今晚咱倆別試了,明天再說吧。”

    邵行挑了挑眉︰“嗯?”

    這人剛才不是還很積極嗎?差點就要在車上試一試來著。

    “我感覺你今天是不是不在狀態?”沈祺然擔憂地看邵行一眼, “剛才吃飯時, 就看你不太有精神……”

    “沒有。”邵行立刻否認,“你準備好後,就直接來我房間吧。”

    見邵行態度堅決, 沈祺然自然不好再說什麼, 他回房間沖了個澡, 換了身寬松輕便的居家服,又抓緊時間惡補了一下書上的知識點,然後去敲邵行房間的門。

    “進來。”

    和邵行“結婚”已經快一年了,沈祺然只進入過這間主臥兩次——一次是新婚之夜,一次是“夢魘效應”那次, 他半夜翻陽台緊急爬窗進來的。和自己房間擺滿了零零碎碎小物件的風格不同, 邵行這間主臥的樣子還和一年前一樣,寬敞整潔, 規規矩矩, 雖然也很舒適, 但沈祺然總覺得少了幾分人情味,像是賓館的豪華標間一樣。

    邵行已經等在書桌前了,見沈祺然進來,他指了指面前的一張軟椅。

    “坐這里。”

    了解過相關的知識,沈祺然知道進行精神力共鳴的第一步,就是放松身心,怎麼舒服怎麼來。沈祺然在軟椅上坐好,然後努力讓自己進入狀態,放松,放松,完全的放松……

    沈祺然︰“我可以躺到(床chuang)上嗎?”

    咸魚躺才是最放松的姿勢!

    邵行︰“……可以。”

    沈祺然立刻麻溜地去(床chuang)上躺好,邵行也(操cao)控輪椅來到床邊。沈祺然平躺在(床chuang)上,按照書上寫的那樣,雙目微閉,調勻氣息,摒除雜念。過了一會兒,他感覺自己的額發被撩開,一只溫熱的手掌覆上了他的額頭。

    “放松。”他听到邵行的聲音,富有磁(性xing)的聲音平緩低沉,仿佛催眠般輕語著,“慢慢敞開你的精神識海。”

    精神識海就是自己的意識世界,據說每個人的形態都不同,沈祺然的是一座漂浮在海上的孤島,周圍是一望無際的海面。他的意識漂浮在海面上,冥冥中,感覺有什麼東西盤旋在上方的天空,試探著想要投落什麼下來。

    突然風起,平靜的海面出現了波瀾,猝不及防的,一陣尖銳的刺痛刺入腦海,沈祺然(身shen)體劇烈一震,猛地睜開眼楮。

    腦海深處余痛未散,他額頭布滿冷汗,劇烈地喘息著,邵行已經放開了覆在他額頭上的手,用紙巾幫他擦去額頭的汗水。

    “你不夠放松。”邵行面(色)凝重,他沒想到沈祺然的反應會這麼大,“不要抗拒我,我不會傷害你的。”

    沈祺然知道剛才的嘗試是失敗了,這其實很正常,精神識海可不是說進就能輕易進去的地方,它們自有一套防御機制,只有意識對外來者發自內心的認可和接受,自己的精神識海才能容忍另一股精神力的進入。

    “繼續。”調整完畢,沈祺然重新閉上眼楮。

    邵行這次的試探明顯更加小心和謹慎,沈祺然拼命放松,努力敞開精神識海,嘗試著回應邵行的試探。

    精神識海內,平靜的海面又一次泛起波瀾,空中仿佛有浮雲飄過,在海面上投下了黑(色)的陰影。突然,一道細細的光束自雲層後投射下來,當那道光束落上海面時,熟悉的劇痛又一次刺入腦海,沈祺然悶哼一聲,又一次從痛苦中醒來。

    又失敗了。

    他扭頭去看邵行,男人沒有任何埋怨或不耐煩的情緒,只是望著他的眼神很奇怪,像是失落,也像是難過。

    “你很怕我嗎?”他突然問。

    沈祺然茫然地搖搖頭,他依稀感覺這話有些熟悉,很快就想起了︰很久以前,邵行似乎也問過相同的話。

    “你的潛意識在懼怕我。”邵行用指尖輕輕拭去沈祺然額角一滴汗珠,靜靜地看著他的眼楮。

    “你很怕我,很抗拒我,而且不信任我。”

    沈祺然條件反射地想反駁,可張開嘴後,他什麼都沒說出來。

    他懼怕邵行嗎?

    ……似乎是的。

    從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他就憂心會死在這個人手里,剛結婚的那段日子,他每天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保住(性xing)命。雖然現在和邵行的(關guan)系已經融洽了不少,但根深蒂固的忌憚,對未來命運的憂慮,並不是說消失就能消失的,它早已深深扎根在意識的深處,化為精神識海中一道不可磨滅的禁制和防線。

    沈祺然沉默了很久,最後道。

    “我們再試試。”

    可有些事情,並不是所謂的決心或努力就能解決的。

    沈祺然一再催眠暗示自己不要抗拒邵行的進入,不要抵觸不要懼怕,要全身心地信任和依賴對方,可依然于事無補。他的潛意識倔(強qiang)而頑固,始終不肯接納邵行的精神力。當嘗試又一次失敗後,邵行終于徹底收回了手。

    “算了。”他搖搖頭,“不要繼續了。”

    “抱歉。”沈祺然又疲憊又沮喪,他真的沒有想到他們連第一步都沒有成功,“我回去再調整一下狀態,明天……”

    “明天也不用。”邵行打斷他,“我會去和蘭登說,試驗取消。”

    房間里突然變得異常安靜,安靜得只能听到輕輕的呼吸聲。

    “抱歉,”良久,沈祺然才開口,他看著邵行平靜的表情,覺得很愧疚,也很難受,這種感覺就像是恩師循循教導,熬夜為自己補課,結果自己仍考了倒數第一一樣,“我……”

    “不,該說抱歉的是我。”邵行輕輕把沈祺然額頭汗濕的發絲捋順,又(摸Mo)了(摸Mo)他的頭,動作異常溫柔,“我以前對你很不好,你抵觸我,害怕我,不願意接受我,這很正常。”

    他知道沈祺然對自己並無好感,也許連普通朋友都算不上,但他也的確沒有想到,對方竟會如此排斥他。

    潛意識是騙不了人的,而造成今天難堪局面的人,正是自己。

    起初對沈祺然帶著(強qiang)烈敵意的人是自己,婚禮當天把人從婚宴現場(強qiang)行攆走的也是自己,態度惡劣地(強qiang)迫對方簽下離婚協議的還是自己。現在回想,這一世的沈祺然其實什麼都沒做,就莫名其妙被自己的新婚丈夫仇恨敵視,甚至面臨過人身威脅,這種情況換到任何一個人身上,恐怕都很難再重建好感和信任。

    所有今日之果,皆自前日之因。而他卻直到今天,才意識到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在這個人心中留下了怎樣的創傷和陰影。

    “對不起。”懊悔和自責像是令人窒息的海水,一波一波沖擊著他的心頭,“我以前對你真的很過分,我……”邵行幾乎說不下去,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再一次道。

    “對不起。”

    沈祺然沒說話,他見邵行這樣,心里也並不好受,眼楮甚至有些發酸。他想說,不是的,可能一開始我是很怕你,但、但現在我已經不覺得你那麼可怕了,比起從前,你已經改變了很多,不需要把所有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

    “你今天也很累了,”邵行把輪椅搖後一點,留出沈祺然下床的地方,“回去休息吧。”

    “不。”坐在(床chuang)上的人沒有動,他固執地坐在原地,毫無離開的意思,“不能取消實驗,我不同意,我們再試試。”

    邵行輕輕嘆了口氣,他沒有靠近床前,顯然不願再嘗試。

    “我們不能放棄!”沈祺然著急了,“如果在這里放棄,你的精神力要怎麼晉升?蘭登博士說,這個機會千載難逢,而且,如果你精神力晉升到b級,你的腿……沒準就能治好了。”

    精神力能利用意識來影響周圍的物質世界,如果邵行的精神力層級再晉升一層,不光對宏觀世界的掌控力會大幅度增(強qiang),對自己(身shen)體的控制力也能進一步加(強qiang),甚至用(脫tuo)胎換骨來形容也不為過,到那個時候,他身上不可逆的損傷就有痊愈修復的可能。

    “如果你是擔心這個,大可不必。”邵行不為所動道,“我的腿能痊愈固然好,不能的話,我也並不遺憾,我的人生並不會因為(身shen)體的缺憾而停止前進。”

    沈祺然卻不願就此讓步,他想了想,問︰“你進不來我的精神識海,那我能不能進去你的?”

    邵行搖搖頭︰“沒有接受過這方面的專業訓練,哪怕我敞開了精神識海,你也很難進來。”

    沈祺然立刻就蔫下去了。

    “但……但之前不是都做到了嗎?”他喃喃著,滿臉的無法理解,“咱倆那個時候……肯定是產生了共鳴吧?所以蘭登博士才會發現你精神力數據的變化,為什麼現在卻不行?”

    “那是另一種機制。”邵行解釋道,“(肉rou)/體結/合的時候,帶來的(強qiang)烈歡/愉會麻痹你的精神防御,彼此的精神識海也會產生一種雙向的吸引力,雖然效果不如精神力直接探入精神識海,但依舊可以影響到彼此的識海,算是另一種方式的交融和共鳴。”

    邵行嘴上敘述著原理,心里卻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夏舒允當時給沈祺然使用催/情藥物,(強qiang)迫沈祺然陷入情/欲,是不是想通過這種方式,影響沈祺然的精神識海?那個人……到底是想(干gan)什麼?

    他的思緒突然被手上傳來的溫度打斷,邵行驚訝地看著沈祺然突然下床走到他面前,拉住了他的手。

    “那我們就直接做吧。”沈祺然說。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天才小毒妃 武煉巔峰 大道偷渡者 采陰 戀戀陶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