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前任攻略計劃[快穿] > 第86章 文學城獨發

第86章 文學城獨發

作品:前任攻略計劃[快穿] 作者:詞喻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楚厘打量著這三扇門, 順帶眼神清澈的觀察老頭子的表情。

    她不動聲(色)的問︰“丑丑,知道在哪個里面嗎?”

    “不知道,主人, 感覺不出來了。”

    楚厘無奈, 她率先排除了那扇有火的,結界非魔界之人所造, 應該不會在那個里面……吧?

    第二道古雅木門倒是比較像修仙之人所居,第三道破爛木門也像某些無欲無求的大能所居……

    啊,想不出來……

    這老頭怎麼一點反應沒有?能不能給點小提示?

    “小丫頭, 你再看老夫也看不出花來。”

    楚厘︰“……”

    她眼神清澈︰“阿彌陀佛,小尼並未看尊者。”

    老頭笑一聲,像是在說你放屁。

    楚厘手指破爛木門,“此門與我佛之道相仿,小尼便選此門吧。”

    她說完才看向程念和容寂︰“程念仙子,容寂大師, 你們要選哪扇?若你們也想選這扇,我可選其他門。”

    她提到了什麼佛道相仿,三人一路同行而來, 他們兩人自然不好再說。

    程念選了古雅木門, 容寂本想選第三扇破爛門,現在只好在金光閃閃的門和如地獄烈火般的門之間, 選了後者。

    楚厘率先推門而進,未曾想到門破破爛爛,門內卻是金光閃閃, 各式法寶堆疊, 散發著五顏六(色)的(色)彩。

    楚厘看了兩眼, 目光直接一道另一扇門上。嘖, 這考驗,她一介魔界公主,要修仙界的法器有個屁用。

    她神情淡定的直接越過,隨即進了第二扇門,這間乃是丹房,楚厘甚至看到了重鑄靈根的寶丹,和容寂在找到絕情丹……

    她心里一個咯 ,他應該不會這麼快就吃掉吧?他那邊或許沒有?

    她加快腳步繼續到第三間,剛一進入,眼前的一切便幻化了模樣。

    十里桃林之中,白袍仙人超坐于樹上的她走來,他張開雙臂︰“阿厘,跳下來。”

    她晃了晃腳,紅綢衣服上的絲帶纏在了腳上,腳腕上的鈴鐺跟著叮鈴鈴的響。

    她一躍而下,落于一道溫暖的懷抱,衣綢在空中劃過一道痕跡,伴著桃花落下。

    “阿厘,嫁予我可好?”

    楚厘猛的清醒,嫁個屁。

    她突然意識到什麼,迅速推門往外走,只見那老頭坐于墊子上,一旁的案桌上放置著一個香爐,爐上那只香已燃到只有指甲蓋長度。

    楚厘松了口氣,還好趕上了,沒想到這個竟然有時間限制。

    老頭和藹的超她笑,拍拍一旁的坐墊,“小尼姑,過來坐啊!”

    楚厘過去坐下,眼神清澈的問︰“尊者,我選對了嗎?”

    “沒有啊,那扇地獄門才是對的。”

    楚厘︰“……”尼瑪。

    老頭樂呵呵笑︰“畢竟不破不立嘛。”

    楚厘︰“……那您到這兒來是?”

    老頭(摸Mo)(摸Mo)胡子︰“反正是我選嘛,老夫覺著你這丫頭比較可靠,所以傳承還是給你了!”

    楚厘︰?哪里可靠?她光溜溜的腦袋嗎?

    不得不說,你眼瞎,選錯了。

    她心里(露)出反配的笑,啊哈哈哈哈哈,選了一只魔,開心嗎?

    老頭子一無所知,還覺得自己選了個靠譜的人,正在得意︰“你這丫頭果然不負老夫所望,這麼快就出來了,不貪婪,不沉溺□□,果不愧是佛教子弟!”

    楚厘︰啊哈哈,是的!

    她眼神清澈︰“阿彌陀佛,敢問尊者是何傳承?”

    老頭掌心出現一塊玉佩,捏著貼近她額心。

    楚厘瞬間感覺到識海中多了一道東西。

    老頭的身影開始有些飄渺,“小丫頭,這傳承就有你,代代相傳,此乃我修真界至寶,你必不可告知其他人,要慎重對待。”

    楚厘連連點頭,看來扮尼姑扮對了。

    她一定會好好對待的!

    老頭的最後一縷殘魂就要消失,他感嘆︰“小丫頭,你那笑話講的不錯,故事也很精彩。”

    “可為老夫再講……”話還沒說完,老頭的身影便消失了。

    楚厘懂了。

    原來是她陰差陽錯的熱情對隊友的鼓勵與支持,以及那無與倫比的活力與說不盡的笑話和故事,打動了孤寂待在這里等待有緣人的老頭。

    一道白光閃過,她再睜開眼時,已經回到秘境世界出現在崖邊。

    程念和容寂還沒出來,秘境世界已破,應該很快便出來了。她沒有這個時候觀察老頭給的玉佩。

    但知道識海中出現的玉佩空間內,一定有她需要的東西。

    剛剛玉佩剛進入她識海,九天龍蛇便變成了一顆蛋。

    剛想完,下一秒,兩道人影出現在一旁。

    他們倆人臉(色)都不太好看,容寂一看便是又回憶起了那些糟糕的事情,身上隱約有黑氣再度滋生。程念立刻用水靈力再度緩解他的情緒。

    只是施完法,她明顯感覺到程念看容寂的眼神有些躲閃。

    楚厘心里琢磨,這是進入的幻境里面的人是容寂?

    “二清師父,你可得到了傳承?”

    楚厘搖頭,掏出一本功法︰“不知道這個算不算?”

    程念看了一眼,天水功法。

    她眼楮一亮,竟然是這本功法!這功法早已絕跡千年!

    她將功法遞回去,“應該是的,二清師父好好修煉。”

    楚厘沒接,“程念仙子,我乃風系,派不上用場,便送予你罷。”

    其實這是她魔王爹收集的,他們那兒有一大堆修仙界,相傳早已失傳的極品功法。她爹為的就是削弱修仙界的力量。

    這個女主角雖然聖母了點兒,不合她口味,但是個好人,便送給她了。

    程念給了她一大堆東西補償,楚厘為了讓她安心沒有拒絕。

    南邊突然出現一道七彩的光芒,程念驚訝︰“秘境這麼快出口就開啟了?”

    楚厘知道,應該是老頭給她的那玉佩的問題,這秘境應該很快就會潰散。

    “那我們趕緊離開吧。”

    三人往南邊趕去,楚厘心里琢磨著,怎麼把容寂帶走?

    她抱著程念的腰站在飛劍上,目光看著前方那道白(色)的背影。

    楚厘能看到他周身再度彌漫上了淡淡的黑氣,淡到不易察覺,卻已然出現。

    看來那個夢境很不愉快啊。

    這樣看來,容寂應當很恨她。

    嗯,更(刺ci)激了!

    很多人都在往出口處趕,他們在人群中穿行,到達裂口處的一瞬間,楚厘手一松,直直往下墜去,程念一驚,趕緊向下。

    容寂反應極快,御劍向下——

    “二清師父,抓住我的手!”

    他的聲音被風打的有些破碎,頭發因為風在身後獵獵飄揚。

    楚厘伸出手試圖拉住,距離始終隔著一點點,容寂皺眉,再度試圖加快一些速度。

    終于,指尖觸踫到,楚厘被他拉到劍上,那一瞬間,一根針刺在他身上。

    容寂登時失去意識,楚厘抱住他,揮出一道霧氣,兩人向下墜去。

    程念只看著他們墜入裂縫中,她追過來已不見蹤影,她腦子嗡嗡的響,被卷入秘境縫隙,基本無生存希望……

    得到傳承後楚厘便能感知到這秘境,她帶著容寂換了另一條路,悄無聲息的離開。

    楚厘換了飛船法寶,明目張膽的飛行,越是這樣,別人以為世家公子出行,都避讓著。

    她坐在床邊打量(床chuang)上的人,鼻梁高挺,眼尾微挑,唇角帶著似有似無的弧度,狀似在笑,實則沒有任何表情。

    眉心金(色)的花紋極淡,記憶力,這花紋亮過一次,便是曾經坐于蓮花之上修行進入天人合一的境界時。

    這張臉當真看著便讓人覺得像聖潔佛子。

    楚厘毫不猶豫又給他來了一針,隨即換回自己的衣服,把他推到里面,坐在一邊研究帶出來的那塊玉佩空間。

    她神識探入玉佩之中,那處空間像是一個小世界,山川河流,撥開迷霧,她看到一處木屋。

    木屋之內極為樸素,只有一張一桌子一把椅子,一個書架,牆上掛著一副畫。

    楚厘看了幾秒那張畫,圓形的畫,一半山清水秀,陽光普照,另一邊紅雲漫天,黑氣繚繞。

    楚厘翻了翻書架,是一些功法,再最下方,她看到了她想要的東西。

    楚厘睜開眼楮,一本書出現在手中。

    翻完書,她唇角(勾gou)起。

    系統出來冒存在感︰“主人,你打算(干gan)嘛呀?你要破壞結界嗎?”

    楚厘直接躺在容寂一邊,豪不做作的摟住他的腰,往近蹭了蹭,懶懶道︰“對啊。”

    系統︰“……”它看看貼在一起看著濃情蜜意的一對男女,呃。

    “那男主該恨死你了吧?”

    楚厘毫不在意︰“他現在不恨我嗎?”

    系統︰“……可這不一樣,你打通魔界和人界的結界,他才會真的恨死你!主人,你不要作死啊!”

    楚厘懶得理它︰“閉嘴,你管我,我要(睡Shui)了。”

    系統︰“……”

    *

    容寂醒來時,睜開眼便已到了一處豪華的宮殿。

    (睡Shui)了很久,他腦子一時有些混沌,眼楮不適應光線,刺眼的各種金(色)制品折射的光線讓他不適閉上眼楮。

    這是哪里?

    對了……二清……

    被算計了。

    容寂微眯著眼楮適應光線,一運功,筋脈立刻一陣巨疼。

    他試圖起身,(身shen)體完全提不上一點力氣,他拼盡全力想起來,卻徒勞的跌回去。

    門被打開,一道紅(色)的身影逆光站立于門口。

    輕脆悅耳的聲音響起︰“大師,別白費力氣了。”

    容寂渾身一震,腦子嗡嗡作響。

    門被關上,那張臉(露)出本來的面貌,精致(艷yan)麗的長相,明媚大氣,(紅hong)唇饒有趣味的彎著。

    楚厘走到床邊,彎唇坐下,指尖在他臉上劃過,吐出一句反派語錄︰“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你。”

    一直窺屏的系統︰“……”

    “怎麼?傻啦?”

    楚厘一揮手換了張臉,正是禿頭小尼姑的臉,“這張臉熟悉嗎?”

    她變回自己的臉,妖里妖氣的望著那雙驚怒的眼眸,巧笑倩兮︰“還是我哦!”

    楚厘彎腰靠近,鼻尖幾乎與他鼻尖相貼,她輕聲細語的慢慢道︰“大師,別生氣嘛,冷靜一點。”

    “你瞧,眼楮都有紅血絲了呢。”

    “你到底是誰?有何目的?”

    容寂(強qiang)制逼迫自己冷靜下來,他意識到了問題。當初她雖然也喜歡悄無聲息的做些撩人舉動,但和現在完全暴(露)的姿態截然不同。

    他的修為,修仙界能騙過他的人不多。這次卻又被耍了,他竟然完全沒發現那尼姑是假扮的。

    楚厘彎唇笑笑,“我啊,你猜!至于目的呢?”

    她深情款款的望著他的眼楮︰“當然是為你了。”

    為他?

    可笑。

    為了將他拽入深淵嗎?

    楚厘直接趴在他(胸xiong)膛處,下巴抵在他(胸xiong)口,抬眼瞧著他︰“大師,你需要冷靜一下麼?”

    “啊,你心跳的真快呢。”她手在他心口處撫(摸Mo),“難道,你還愛我麼?”

    看他憤怒至極,卻又笨嘴拙舌說不出一句髒話,還渾身無力對付不了她,楚厘放肆大笑幾聲,輕輕拍拍他的臉頰︰“大師,看來你是需要冷靜一下,我稍後過來看你。”

    門關上,容寂隱約間听到外面的聲音。

    “公主,二殿下已回來。”

    公主?二殿下?

    這里不像是人界,人界應當沒這麼厲害的皇族子弟,這浮夸的建造風格也不像是皇族……

    楚厘來到大殿,便見哥哥們和魔王都已到齊。

    “厘厘,把我們都叫來有何事?”

    楚厘坐下,抿了口茶,一臉驕傲的將書放在桌上。

    三人面面相覷,魔王拿起了書,他表情變了,手開始顫抖。

    三位殿下頓時震驚,三人傳閱一番,都震驚的說不出話。

    楚厘歪頭甜甜的笑︰“爹爹,你的心願可以達成了,等結界打開,你便可以安心飛升了,壓制幾千年修為,辛苦了。”

    魔王赤(色)瞳孔,千年來第一次有水光跳動,一把抱住她,將她拋到天上,楚厘被嚇了一跳,“爹!你放我下來啊!”

    魔王不滿,“你小時候不就喜歡爹爹這麼跟你玩嗎?”

    楚厘︰“……”那是小時候,現在一個看著不過二十**歲的青年給她當著跌,把她拋起來舉高高,當真有點接受不了……甚至感覺自己是個杠鈴……

    她不接受這種激動方式,魔王實在情緒激動無法(發fa)泄,忍不住摔光了殿里所有的能摔的東西。

    楚厘︰“……”

    四人坐在垃圾堆里開始商討之後的事情。

    “爹爹,容寂那枚佛珠已有,剩下四樣至寶便交給你們尋找。對了,平衡兩方的怪物,九天龍蛇已被我契約,就是你們之前看到的那個。”

    她說完,她大哥忍不住感嘆︰“厘厘,我覺得你比我更適合做魔王,要不你上吧。”

    楚厘果斷拒絕︰“不要,太不自由了。”

    “哪里不自由?你看咱爹天天做啥了?不都是魔將們再(干gan)?”

    魔王︰“……像話嗎?你爹我還在這兒!就開始商量繼位的事情了?!”

    “不肖子孫!”

    楚厘︰“是呀,像話嗎?!不談這個了,你們該(干gan)啥(干gan)啥,我先走了。”

    魔王拉住她︰“談就談吧,現在談了算了。你們投票,誰當?”

    齊刷刷,三個指頭指向她。

    楚厘︰“……”

    “!”

    “你們什麼情況?前段時間不還說我是小公主嗎?我剛長大!”

    三個哥哥不吭聲了。

    楚厘盯著大哥︰“大哥,你以前也沒有說過不想繼位啊!”

    “呃……”

    魔王替他解釋︰“你大哥前兩天出去,遇到一個修仙的,決定隱族邁姓歸隱山林。”

    楚厘︰“……”

    魔王自己就是跨種族婚配,對此沒有任何意見。

    楚厘看向二哥。

    楚閔︰“妹,你覺得我配嗎?給你做宰相出出主意差不多。”

    楚厘想想他弱小的武力值,不說話了,看向三哥。

    她三哥攤手︰“妹,你覺得我配嗎?我這暴脾氣,能成?當個魔將護你就行了。”

    楚厘無言以對,嘆氣︰“行叭,但是你們三個必須為我保駕護航!”這魔界,好像也就原主這位小公主技能點點的比較均勻,大哥大塊頭戀愛腦,低情商,二哥低武力,三哥暴脾氣,一言不合就開(干gan)。

    得了,她來也成,當個女魔王……要是容寂以後能幫她處理雜事就好了。

    好吧,想遠了,現在那家伙恨死她了。

    告別了哥哥們和魔王爹,她回去看容寂。

    听到門打開的聲音,容寂睜開眼,對上那雙熟悉的眼楮。

    “大師,你冷靜下來啦。”

    “魔女,你蓄意接近我有何目的?”

    楚厘直接在床的另一邊坐下,慢悠悠(脫tuo)掉鞋子,側躺在一邊手扶著額頭瞧他,縴白的手指纏繞這他的長發,懶聲懶氣道︰“大師,人家可不是什麼魔女,人家是魔界的……公主。”她語氣驀然加重,手上用力扯了一下。

    容寂被她扯的頭皮一痛,他面(色)未變,心中卻波濤翻涌。魔界……

    楚厘湊近了頭枕在他肩膀上,低聲喃語︰“大師,記住了,我不喜歡魔女的稱呼哦,它配不上我尊貴的地位。”

    她抬眼微眯著眼楮威脅的盯著他的眼楮︰“大師,我知道你嘴笨,所以說話之前多想一想……”

    容寂牙關緊咬,怒火中燒,(胸xiong)膛起伏不定,怎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先是欺騙玩弄他的感情,現在還有臉威脅他!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天才小毒妃 武煉巔峰 大道偷渡者 采陰 戀戀陶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