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百鬼夜行︰姐姐,救救我 > 把她帶走吧……

把她帶走吧……



作品:百鬼夜行︰姐姐,救救我 作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前桌狠狠地縮了縮身子。(((本書更新最快站點 www.xs8.org)))35xs

    呃……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顧戈幾個都是還未長成的小蘿卜,腿短,跟著紙鳶走了好一會兒都沒到新房。

    “話說這房子到底有多大呀,走的我腿都酸了。”前桌抱怨。

    “你以為我腿不酸啊。”顧瑜幽幽的說。

    他現在被顧戈抱在懷里,臉上紅成一片。

    剛剛他累的都快走不下去啦,姐姐看到啦,竟然就這樣直接把他抱起來啦!

    嚶∼好害羞。

    不過……姐姐的懷抱好軟啊……

    就像昨日吃的豆腐……

    顧戈還不知道自己背上的顧瑜瞎想些什麼,望了望四周,道︰“這樣下去也不是什麼辦法。不然我們就先在原地里休息一會兒。接下來才好繼續找新房。”

    “嗯!”前桌惡狠狠的點了點頭,並迫不及待的坐到一邊的某個房間的門欄上。

    “姐姐把我放下去吧,你也需要休息休息。”顧瑜貼心的說。

    天知道他說出這句話做出了多少的心理準備,他一點都不想離開姐姐的懷抱!

    顧戈順手將顧瑜放在地上,皺著眉去看飛在天上的紙鳶,把它拿在手里仔細查看。

    這東西怎麼回事?她怎麼總覺得有一點兒不對勁兒,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被忽略了一樣。35xs

    仔仔細細地把紙鳶查看了好幾遍,顧戈確定,這紙鳶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那麼,究竟是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呢?

    還未待顧戈想明白,前桌又開始作妖了。

    只听一聲驚呼聲,前桌小小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門欄上。

    這……

    顧戈驚呆了。

    只見顧戈手里的紙鳶使勁兒掙扎,竟趁著顧戈發愣的一瞬間,掙扎出了顧戈的手。

    它撲騰著自己的紙翅膀,飛進了被前桌撞開的門里,然後又飛了回來,繞著繞著顧戈轉了幾圈,就像是在炫耀自己的功德一樣。

    看!我找到房子了,看!還不快表揚表揚我。

    “原來是這樣啊。”顧戈卻是恍然大悟般的點點頭,嘴角彎了彎,“還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找了這麼久都沒找到,卻被你給坐開了,你莫非真的是福星不成?”

    顧戈開玩笑般地看著前桌。

    听的前桌一臉黑線,喂喂喂,你說什麼?什麼叫做被我坐開啦!會不會說話呀?說的我屁股跟個什麼似的……你後面那個福星我倒是能承認。

    等等!

    前桌發現了一絲兒不對勁兒。om

    這時,一縷紅綢撩到了他的眼前,被風吹的晃來晃去,撩來撩去,不知道為什麼,前桌突然想起了亂花迷人眼這句話。

    不過……這紅綢能不能不要撩啦?看得他眼楮疼。

    前桌趴著門,轉著頭往後望去。

    滿目紅色,紅色的桌子,紅色的地板,紅色的帳子,紅色的天花板……全是紅色的,除了紅色就只是些黃色,艷黃色,艷紅裹黃邊,典型的婚禮現場的扮樣,難道這就是新房?

    嗯,這就是新房。

    前桌肯定的點了點頭。

    讓他肯定自己這個猜測的,就是端坐在床上的新娘。

    新娘端端正正地端坐在喜床上,腰板兒挺得老直,像一棵傲人的小青松一樣。

    新娘渾身上下都被精致的霞披給裹住,頭上戴的重重的鳳冠被蓋頭擋住。

    縱使是看不到新娘的臉,但是從新娘坐的坐姿透露出來的氣質都知道,這一定是一個驕傲而又不服輸的倔強的姑娘。

    前桌心里突然涌起一陣沖動,上去把新娘的紅蓋頭給掀掉,告訴她,自己可以帶她離開。

    讓她不要怕。

    但是這一定很莫名其妙吧。

    他還只是一個小孩子,剛滿六歲不久,根本就沒有這樣的能力。

    新娘絕對不會相信他的。

    “原來這就是婚房。”顧瑜跟在顧戈的身後進來,看著滿目的紅色,再看看前面穿著天藍色校服的顧戈,心中突然涌起一陣可惜。

    如果……穿上那紅色喜服的是姐姐就好了。

    等等!

    顧瑜猛然驚醒。他為什麼會想這些?不!姐姐是屬于他一個人的!絕對不可以嫁出去!姐姐,永遠都是屬于他一個人的!

    顧瑜看顧戈的眼神突然變得有些炙熱,眼底隱隱泛著紅波。

    他要她,永遠只屬于他!而這個的前提……

    顧戈覺得背後的視線有點兒奇怪,原本她是不想理的,但是這視線越發的過分,她只能轉過身去看向顧瑜,問︰“瑜弟在看什麼?”

    “看……看……”顧瑜忙得收回視線,眼神四處亂瞄,有些不知所措。

    怎麼辦啊!被姐姐發現了,姐姐……姐姐不會討厭他吧。

    顧瑜想著,眼圈突然泛紅,將哭不哭的樣子,很是可憐。

    顧戈卻懶得去理這戲精,轉身去看新娘。

    她這紙鳶是按這附近除她之外最強大人的人來尋找地方的。可是這兒好像除了新娘之外並沒有一絲另外的人的氣息。

    莫非……這新娘就是那所謂的少主?

    顧戈也知道自己這結論太不可置信了,但是除卻其他的不可能的猜測,就只剩下這個看似最不可能的猜測,顧戈一向都不是那種淺顯的人,不會不相信自己敏銳的直覺,于是顧戈看著那看似無害的新娘,默默繃緊了身子。

    “後桌啊……”前桌轉頭看向顧戈,欲言又止。

    顧戈看了他一眼。

    “我們……”前桌對對中指,一副可憐兮兮樣子,“我們帶她離開好不好?她那麼可憐。也許……還是被綁來成親的!”

    呵。

    顧瑜幾乎想嗤笑一聲。

    姐姐對那看似所謂的新娘可憐的新娘的戒備這蠢小子沒眼楮看見麼?

    呵,還敢向姐姐求情。

    這是分分鐘被放生的節奏好不好!

    小子,我為你默哀。

    顧瑜在心中幸災樂禍一會兒。

    果然,顧戈嗤笑一聲,然後反問,“你說什麼?”

    有愛心的小仔子,你過來,和我談談,我保證我不會弄死你的,真的!

    頂多就是個半殘!

    看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在隨隨便便地生同情心。

    “我……”前桌也不知道生了什麼邪了,吶吶的說,看似是鐵了心的想要把新娘帶走。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