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陰陽先生奇談 > 第一十七章 吊橋

第一十七章 吊橋



作品:陰陽先生奇談 作者:念響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我想了想,點頭道︰“好,我姑且相信你的鬼話。(((本書更新最快網址 www.ck101.tw)))說吧,要去哪里尋找古墓和不死藥?有沒有大致範圍?”

    童子琪笑了,和我握手︰

    “合作愉快,我們的目標是我黔東南山區,大致區域,我們已經確定了,就是找不到具體的地點。但是你有陽八卦,我有陰八卦。陰陽八卦合在一起,一定會找到那個古墓!”

    “黔東南?是誰的墓葬?”我微微沉吟。

    “夜郎王。”童子琪說道。

    “是夜郎自大那個夜郎?”

    “沒錯,他的墓葬里,一定有不死藥。”童子琪說道。

    “既然有不死藥,為什麼夜郎王還是死了,葬在墓里?”我覺得很好笑。

    “這個問題你不用管,找到古墓所在,你就算完成任務。五十萬,明天我打到你的賬戶上,然後我們立刻動身,趕往黔西南。”童子琪說道。

    “好啊,有錢好辦事,睡覺吧!”我打了個哈欠,倒在床上。

    五十萬的報酬,還有叔爺爺和陰陽八卦的秘密,對我吸引力很大。所以我決定,陪著童子琪走一遭!

    如果一切順利,掙了這五十萬,我就可以退出江湖,守著翠花過日子了,三十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夫復何求?

    童子琪收拾自己的背包,說道︰“你就睡這里吧,我睡隔壁的房間。”

    我一愣,坐起來問道︰“喂,隔壁房間……不是有人住嗎?”

    童子琪一笑︰“那你的意思,要我和你一起睡?行啊,你回家把你老婆休了,我就嫁給你!”

    我搖搖頭︰“我沒打算讓你跟我一起睡,我就是說,隔壁沒有空房間了,你怎麼去睡?”

    童子琪嘿嘿一笑︰“巧了,我剛才問過店老板,剛好有人退房,空了一間出來。”

    我猛然醒悟,怒道︰“童子琪,店老板也是跟你串通好的吧,故意說一間房,然後你趁我洗澡的時候,偷看我的手記,對不對?真夠卑鄙的!”

    童子琪提著背包向外走,回頭笑道︰“別生氣,要不,我把我的手記,也借給你看看,咱們也就扯平了!”

    “滾!”我抓起床上的枕頭,向著童子琪砸去。

    然而童子琪身手利索,早已經帶門而去。

    枕頭砸在門後,一點聲音都沒有。

    ……

    次日一早,我還在夢里和翠花恩愛,童子琪就來敲門了。

    我穿衣下床,開門問道︰“這就出發了嗎?好,等我洗漱!”

    童子琪點頭。

    我匆匆洗漱一番,收拾背包出了門。

    童子琪精神很好,英姿颯爽,開車帶著我,飛奔市區的火車站。

    到了火車站,童子琪這才說道︰“直接開車過去,太遠了,所以我們坐火車……車票已經訂好了,下午出發,明天晚上可以到黔東南。後天,我們就可以進入山區,展開行動。”

    我無所謂地一聳肩,自嘲道︰“你安排就好,我呢,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給猴子滿山走,跟著你就是了。”

    “你可沒有嫁給我,我也沒有娶你,我們是師姐和師弟,合作關系。”童子琪一笑。

    在火車站附近吃了午飯,童子琪又在賓館里開了鐘點房,稍微休息了一下。

    下午四點的時候,我們登上了火車,向著黔東南而去。

    我很想問問童子琪的賓利車怎麼辦,是不是就丟在這里不管了。就這樣把賓利車扔了,我覺得很可惜。說實話,如果童子琪把那輛又大又蠢的破車送給我,我還是很高興的。那車動力足,我以後回鄉務農,用來拉稻子和小麥,一定比拖拉機好使。

    那年頭都是綠皮火車,速度很慢。

    經過三十個小時的旅途,我們這才在黔東南火車站下車。

    這時候,正是夜晚八點。

    童子琪帶著我,找賓館住下,打算第二天一早,前往山區。

    雖然是個女子,但是童子琪顯然慣走江湖,非常老道,讓我有些自愧不如。

    第二天一早,洗漱過後,童子琪催我動身。

    我走賓館一看,我去,童子琪的那輛賓利,很神奇地出現在賓館門前!

    “喂,你的車,怎麼會在這里?”我很郁悶。

    “我這是無人駕駛自動車,追著火車,從鐵軌上開過來的,信不信?”童子琪一笑,拉開車門上了車。

    “我信你個大頭鬼,是不是夏正陽開過來的?”我也上了車,問道。

    “差不多吧。”童子琪一笑,打火出發,帶著我駛向茫茫的大山。

    我不知道童子琪要帶我去哪里,也不問,上車就閉目養神,听天由命。

    童子琪卻偏偏不讓我安寧,不住地問這問那,嘰嘰喳喳不停。

    我翻白眼︰“童子琪,你就不能閉嘴,安心開車嗎?”

    童子琪瞪眼,說道︰“我開車的時候就要說話,不讓我說話,我就打瞌睡。到時候翻了車,掉進懸崖下面摔死了,你可別怪我!”

    “烏鴉嘴!”我扭頭看了看路邊的懸崖,心里得慌,急忙系上了安全帶。

    下午兩點多,我們正式進入了大山深處。

    在一個偏偏的村寨里,童子琪停了車,說道︰“再向前去,汽車沒法前進了,所以,我們只能換摩托車。對了,摩托車會騎吧?如果不會騎,我可以從鄉親們家里,給你借一頭小毛驢……”

    “人都會騎!”我瞪了童子琪一眼。

    “流——氓!”童子琪也瞪我一眼,跳下車,從一戶人家的院子里,推出一輛嶄新的踏板式摩托車來。

    看來,這里也是童子琪的一個落腳點,就像自家一樣。

    同樣的摩托車,一共有兩輛,我和童子琪各騎一輛。

    童子琪上了摩托車,戴上頭盔,揮手道︰“跟著我!”

    我點點頭,跟在童子琪的身後,向著前方的高山盤旋而去。

    這地方,連正經的道路都沒有,只有三尺寬的砂石路,蜿蜒在懸崖邊。下方的懸崖深不見底,雲霧蒸騰,如果摔下去,可能連骨頭渣子都找不到……

    我在丘陵地區長大,沒見過這麼險惡的地勢和路況,雖然跟在童子琪的後面,也嚇得渾身冷汗。

    童子琪卻輕車熟路,屁股後面冒著青煙,一個勁地向上爬。

    順著盤山公路爬了幾圈,終于來到了半山腰上。

    我回頭看了看山下的村寨,渺小的就像螃蟹一樣。

    向南方看,是另一座略矮的山頭。兩山之間,有一座吊在空中的木板鐵索橋,也只有二三尺寬,卻有上百米那麼長。

    吊橋下面,是一條奔騰的大河。

    我懷疑,這是不是當年紅軍強攻的大渡河?

    童子琪在橋頭停了車,手指橋面說道︰“摩托車從橋上開過去,就到目的地了……”

    “什麼?這橋是人走的嗎?還騎車過去?”我跳下摩托車,搖頭道︰“童子琪,我是來幫你尋龍點穴的,不是來玩雜耍的!這個橋,別說騎車了,就算是步走過去,我也會嚇得尿褲子!”

    童子琪搖搖頭,有些鄙夷地說道︰“那你上我的車,我帶你過去。”

    我向後退了一步,搖頭道︰“不行,我害怕!”

    童子琪想了想,忽然脫了自己的外罩,給我遞了過來。

    我接過外罩,茫然問道︰“干嘛,你打算赤膊上陣,飛渡峽谷?還是預料到自己會從橋上掉下去,所以留點遺物,讓我轉交你老爹?”

    “我的意思是,你把我的衣服穿上,以後做個女人,別說自己是男人了,膽小如鼠!”童子琪瞪眼,忽然跨上摩托,一擰油門,轟轟地上了橋面,向著對面而去。

    我站在橋頭,手里提著童子琪的外罩,進退不得。

    童子琪眨眼之間過了橋,站在另一頭,張開雙手沖我大叫︰“師妹,過來呀,你師兄在這里等你!”

    “童子琪,你不要欺人太甚,過來就過來!”我咬咬牙,將童子琪的外罩當成圍裙,系在腰上,一步一顫地上了橋面,向對岸摸索而去。

    那輛摩托車,被我留在橋頭了。

    童子琪無語搖頭,飛奔而來。

    我索性停住腳步,等著童子琪。

    童子琪沖到我身前,扯回了自己的外罩,穿在身上,又跨上了我的摩托車,吼道︰“上車,抱緊我的腰,我帶你過去!”

    “好吧,其實我自己也能過去的。”我訕訕一笑,坐上了摩托車的後座,死死地抱住了童子琪的細腰,閉上了眼楮。

    “放松一點,不要把我抱得這麼緊,腰都被你勒斷了。我看你不是害怕,是趁機吃豆腐吧?”童子琪發動摩托上了橋面,一邊說道。

    “你身上有豆腐嗎?”我閉著眼楮,心里想,你有豆包還差不多!

    童子琪似乎故意折磨我,走到橋中間,忽然停了下來,說道︰“你再不松一點,我就停在這里了!”

    “隨便,你停在這里,我就多抱你一會兒。”我厚顏無恥地說道。

    “王八蛋,簡直丟了林三炮的臉!”童子琪罵了一句,猛地加大油門,摩托車轟鳴著向對岸沖去。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