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皇極驚世傳 > 第一章 ︰牛金牛

第一章 ︰牛金牛



作品:皇極驚世傳 作者:名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天機城像一頭蟄伏的凶獸,雄踞于明都萬惡山巔,獨門單戶,土木不盛,但就在這座僅三里方圓的城堡之下,有著大靖四大禁地之一的天機重獄!

     當!

    厚重的包鐵大門緩緩關上,緊接著是粗重的鐵鏈拉動的聲音。(((本書更新最快網址 www.hjw.tw)))

    百丈高的萬惡山巔,慢慢降下一只黑鐵大籠,籠內,一個單瘦的長發男子,仰頭而立。

    紓br />
    鐵籠重重地砸在地上,沉悶的聲音透過密織的雨水,遠遠地傳了開去。

    “天機重獄,第三位開釋罪囚葉秋,丑時刑滿!”

    陰厲的聲音,穿透了水潑一般的大雨,驚得幾年來一直躲在萬惡山數十米之外的那條野狗猛然抬起了頭。

    汪汪!

    看到從鐵籠里走出的那個提著包袱的人影,野狗渾濁的雙眼中,陡然爆發出兩抹明亮,將嘴里叼著的骨頭甩出,一邊吠叫,一邊向著人影撲來。

    站在鐵門前的男子听到兩聲狗叫,勁瘦的身子微微一顫,猛然扭過頭,就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閃電一般撲將了過來。

    “青火?”

    男子將手中的包袱放到地上,雙手接住野狗撲起來的兩只前爪,也不顧那污濁的泥水濺在他灰色的布衫上,將野狗緊緊地抱在懷里。

    “汪汪!”

    黑狗又叫了兩聲,似乎在回應男子,聲音中盡是歡喜。

    未等男子開口,半夜的山道上,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

    男子抬頭去看,隱約能看到是一輛略顯破舊的馬車,正急速向這邊駛來。

    “唉,沒想到終歸是免不了啊……連這時間,都算得這般精準……”

    男子嘆了口氣,拍了拍身邊的黑狗,將包袱拾起,抹了一把臉上不斷滑落的雨水,眯著眼看著那輛停在身前的馬車。

    “葉正道之子葉秋?”

    從馬車上下來一個管家模樣的中年人,看了一眼通體被雨水打濕的男子,問道。

    “罪民葉秋,見過大人!”

    灰衫男子微微躬身,腦後長發被勁風吹起,混著雨水打在臉上,仿佛皮鞭狠狠抽過,生疼不已。

    “小郎君折煞我了,我乃太史令司馬大人府上管家,奉司馬大人之命,來接小郎君的,請小郎君上車。”

    葉秋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個勉強的微笑,扭頭看了一眼那條黑狗,眼中露出一絲不舍,卻沒有說話,跟著管家上了馬車。

    “駕!”

    馬夫狠狠一鞭抽下,馬車頓時巔了起來,載著葉秋, 轆轆地向著遠處駛去。

    汪汪!

    那條黑色的瘦狗,大聲地叫著,緊跟在馬車之後,消失在風雨之中。

    大靖明都,盡管已是丑時時分,但天明樓依然燈火輝煌。

    四層的雅間中,四個約摸二十歲的青年公子相對圍坐,在他們身前,卻是一方花色優雅的石幾,幾案上擺了四盤香氣升騰的精致吃食,看著都讓人胃口大開。

    兩個二八年齡的侍女恭謹地跪在幾下,不時為四人添酒挑燈。

    臨窗面門的男子發髻高挽,一身天藍色錦繡長袍,腰間配了一枚楓葉狀的碧玉,端得是一個風雅俊朗的少年郎。

    其余三人盡皆朱袍,雖然和這男子相對而坐,但態度卻是稍有恭敬,顯然,這四人之中,以這藍袍男子為尊。

    “落英兄,葉家四夯子今日得脫困地,不知有何感念?”

    開口的是背門而坐的朱袍男子,從面相上來看,此人倒也不輸對面倜儻,唯獨氣勢上弱了一些。

    朱袍男子口中的落英兄,正是他對面的藍袍少年,卻是大靖王朝,尚書院戶部侍郎之子,徐繽,字落英。

    另外三人,也是官宦之後,開口之人是大靖開國元勛、承恩伯劉世勛的九世嫡孫,劉海。

    其余二人,同樣是大靖開國柱石的後輩弟子。

    面西而坐的名喚謝千里,是一代名將謝無敵的後人。

    而在謝千里對面,這個看起來整日睡不醒的胖子,卻是大靖開國謀臣,天機神算的後代,袁敏通。

    說起來三人都是名門之後,對于王公子弟來說,可以世襲尊爵,但大靖立法威嚴,不管是皇室中人,還是王公子弟,襲爵只在世子,而且每傳一代,爵位便要降上一級,如此數代下來,能保有個朱袍在身,已算是皇恩浩蕩了。

    大靖乃是傳承了數百年的大國,尤重禮儀,特別是服色。

    在大靖王朝,唯九五之尊可以服黃色,皇室子弟,非帝王加恩,不得擅用。

    帝王以降,分別有灰,白,赤,橙,綠,藍,青,紫八色,其中灰白二色,多服以未有官職在身的庶民,其余諸色,則是士大夫一流方能穿戴。

    像劉海,謝千里,袁敏通這等蒙祖蔭的世家子弟,自然不會成為服灰白二色的庶民,但數代下來,家族中再無什麼中興之人,也就只能服朱袍。

    是以三人才以這戶部侍郎之子馬首是瞻。

    听到謝千里所問,徐繽並沒有立即回答,目光依然落在窗外那條船來舶往,寬

    廣清澈的繁華靖淮河上。

    徐繽不答,三人也不敢再問,連手中的酒杯,也是輕輕放下。

    呼嚕……

    未等多久,安靜的雅間中,卻是突然響起了酣聲,頓時,雅間里的微妙便被打破,徐繽也收回了目光,看著歪頭在一邊,兀自睡著的袁敏通,眼中閃過一抹精光,臉上卻是浮起一絲淡淡的苦笑。

    “當年家父得蒙葉家提攜,方有今日地位,雖然後來脫了葉家,免了橫禍,但這份情,我葉家始終記得,更何況,某之‘落英’表字,也是葉師親賜,這也是某知道你三人為何今日約某,某出來吃酒的原因。”

    徐繽看起來不過十八九歲的年紀,但談吐之間,頗有少年老成的風采,語氣不急不緩,該重時重,該輕時,也不會讓人覺得突兀,反而讓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那四夯子的事……”

    劉海和謝千里互望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喜色,將兀自打酣的袁敏通搖醒,頗有些期待地看著徐繽。

    “葉家三族,盡皆服誅,若非葉師四子夯傻,哪怕他年幼,也活不到今日,只是你等所思,非一日之功,現在明都世家,無不盯著他,此事尚要從長計議,不過……”

    徐繽看著三人漸漸失望的臉色,心中冷冷一笑,但臉上笑容未減,語氣一轉,接著說道︰“家父感念葉師之恩德,將四夯子入了太史令大人府上,雖然委曲一時,終有轉圜余地。”

    “多謝落英兄……什麼,你居然將四夯子入了賤籍!”

    謝千里乃是武功世家,雖然數代以來,並沒有什麼強勢人物,但他自幼習武,性子本就莽了些,听到徐繽所言,先前還沒有反應過來,感謝的話說了一半,卻是瞬間明悟,面色陡變,一掌拍在石幾上,順勢站了起來。

    紓br />
    三寸厚的青花雨天然石幾,瞬間碎裂,幾樣精致佳肴散落一地,酒灑杯倒,濃香的酒氣和菜香混在一起,眨眼間就充滿了整個雅間。

    兩個侍女驚叫一聲,向後退出幾步,嚇得縮成一團,瑟瑟發抖。

    “老三,莫要這樣,落英兄自有法子解救……”

    劉海立即起身,將握著拳頭的謝千里擋下,而袁敏通也站了起來,那雙平日里惺松的睡眼,陡然大睜,瞪著面色略有些蒼白的徐繽。

    “他有什麼法子?哼,當年他徐家不出手,我們就應該想到,此時縱然不加以援手,也不必如此下作,四夯子入了賤籍,這一生就毀了!”

    謝千里武功世家出身,自幼習武,氣力極大,本來劉海開口,謝千里還能制怒,現在卻是越說心中越怒,身子一扭,便掙脫了劉海,提起碗口一般大的拳頭,口中怒喝道︰“兀那奸賊,這一拳捶死了你!”

    謝千里盛怒之下揮拳,聲震如雷,兩個本來就發抖不止的侍女,驚畏之下,再次大叫了起來︰“殺人啦……”

    “住手!”

    眼看謝千里的拳頭就要落在徐繽那張嚇得蒼白的面皮上,袁敏通開口了。

    呼!

    碩大的拳頭瞬間止住,剛烈的拳風,戛然而止,但看著眼前那只黝黑的拳頭,徐繽還是是懼怕不已,雙腿一軟,卻是癱倒在了地上。

    “本來我兄弟三人請徐兄前來,就是為那四弟的事,既然徐兄早就落實,我等三人也便告辭,只是這酒飯錢,還請徐兄代勞,他日有暇,必當回報今日厚恩!”

    袁通說著,一手拉起一人,推了雅間門便下樓而去。

    只等三人離去少頃,方才有三四個家丁模樣的壯漢撲入雅間。

    “你們出去吧,只是和幾個朋友頑耍,不當緊事。”

    這幾人正是戶部侍郎府的家丁,不過此時的徐繽已經起身,背門而立,手上還捏著酒盞,淡淡地吩咐道。

    幾個家丁互相看了一眼,悄然退下,而那兩個侍女,更是連滾帶爬,早就離去。

    “哼,亂臣之後,也想復起?莫說你幾個破落戶,就是隱太子,也不敢插手此事,更何況,那囚夯子時傻時敏,便是讓他脫了天機大獄,只怕早就沒了當年的那絲靈性吧!”

    此時的徐繽哪還有之前的惶恐,英俊的臉上,略微帶著一絲傲色,輕輕搖了幾下手中的酒盞,一飲而盡。

    “恭喜葉郎君神智清復,我家老爺還在書房用功,葉郎君少坐片刻,我這便為郎君準備茶飯,少時,還有一門喜事!”

    葉秋跟著太史令府上的管家走進這座不大的院子,四下打量了一番,青磚灰瓦,顯得很是素穆,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唯獨那片大門與大堂之間的竹林,能讓人稍稍將壓抑的情緒舒緩。

    葉秋也不多言,沖著轉身離開的管家點了點頭,並不就坐,只是看著那張中堂下的紅色禮貼,看到上面“換鸞書”三個燙金大字的時候,葉秋眼中,卻是閃過一抹厲色,隨即一閃而逝,低頭之間,卻是呢喃了幾句。

    “丑時,牛金牛……”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