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快穿之不死病人 > 第105章 尸穸 終

第105章 尸穸 終

作品:快穿之不死病人 作者:阿辭姑娘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沂城和青鎮隔得不算特別遠, 但考慮到甦錦之的身體, 他們在路上走了整整三天。

    但即便如此, 等到了沂城的時候甦錦之還是病了,一直持續著低熱,燒得臉頰紅紅的, 等熱度稍微褪去一些後, 臉色就是極為病態的蒼白。

    大夫來看過, 說是邪風入體著了涼,得待在家里好好休養吃藥, 于是謝霖城之前想好的所有要帶甦錦之出去的計劃都擱淺了。

    “對不起……”趁著謝霖城來給他喂藥的時候,甦錦之拉著他的手低聲道歉。

    謝霖城怔了一瞬,很快笑了起來, 坐在床沿邊上將他抱在懷里, 吹著勺子上的藥汁喂他︰“和我道歉做什麼?”

    甦錦之靠在他的肩胛處︰“不能陪你出去看那些好看的景色了。”

    “這些景色又不會跑,就算錯過了今年, 明年也還能看。”謝霖城撫著他的頭,用指尖順著他的發絲,“乖, 等你病好我們再去。”

    甦錦之沒有說話, 只是抬手緊緊抱住謝霖城的脖頸。

    這個世界原身的生日是冬天, 十二月季冬,亦曰暮冬。

    海棠花開在七月,如今距他二十歲生辰只剩下五個月不到的時間了,謝霖城看著甦錦之一直在病榻上殃殃的模樣, 突然想到了青鎮那個關于甦三爺活不過及冠之年的傳言,他在甦錦之面前雖然依舊表現得十分淡定,但是眉宇間憂慮和焦躁卻越來越掩飾不住。

    等到某個夜里甦錦之由低燒轉為高燒之後,謝霖城終于坐不住了,他精心呵護嬌養著的青年,明明之前一直是好好的,卻在來了沂城後短短幾日內就迅速消瘦了下去,讓謝霖城不得不懷疑他是否真的就像謝家人說的那樣,是天煞孤星,克盡至親。

    于是謝霖城瞞著甦錦之在背地里找了幾個“大師”詢問甦錦之現在的情況是怎麼一回事。有人說,是他殺孽太重,所以這份血債要他至親至愛來償還;有人說,是因為甦錦之沒繼續睡在房中墓里,陰差察覺了他沒死的事,所以每晚都在床頭伺機想要勾走他的魂。

    因此沒過幾天,甦錦之在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躺在一座墓里,若不是他旁邊還躺著個謝霖城,甦錦之都差點以為自己回到了甦家,睡在他的房中墓里。

    謝霖城是抱著甦錦之的腰身睡覺的,懷里的青年有點什麼動靜他都能察覺到,所以甦錦之才睜開眼楮不久,他也跟著醒了過來。

    “元帥?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們怎麼會……”甦錦之看著這墓床,不禁開口問謝霖城道。

    “果然不燒了。”謝霖城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用額頭抵著他的額感受了一下那里的溫度,然後把甦錦之抱起親手為他穿著衣裳,“等會喝了粥吃完藥,我就帶你去一個地方。”

    甦錦之听謝霖城這麼說也愣了一下,他很快意識到,謝霖城以為自己生病是因為沒有睡在墳墓里的緣故,但事實卻不是這樣的,實際上他甚至也根本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持續發熱。

    他曾經問過一號,言辭鋒利地質問它,是不是它搞得鬼,為了讓他快點做出選擇,但一號只給了他兩個字——不是。

    “我明明沒有什麼大病,如果不是你的話,我怎麼會一直發燒呢?”甦錦之是不願意相信一號說的話的,然而一號從來沒有對他說過謊。

    一號給他的回答依舊很簡短︰“免疫機制問題。”

    免疫系統會對異體的物質產生排除,從而導致發熱,一號這麼回答的意思感覺就是在說他身體里多了些不屬于他自身組織的東西。甦錦之頓時覺得他還是相信謝霖城請來的那個大夫,說他只是著涼的斷定吧。

    離開這間屋子的時候,甦錦之回頭看了一眼這座墳墓的墓碑。

    墓碑上刻了兩個人的名字,一個是他的,一個是謝霖城的。

    甦錦之垂眸沉默著,直到上了車之後才問謝霖城︰“我們要去哪里?”

    “去虛瀾觀。”謝霖城對他笑了笑。

    沂城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座有著百年歷史的小道觀,名為虛瀾觀。

    謝霖城花重金請的那些大師里還有人給他出主意說他可以建一座道觀,專門為甦錦之積福,但這個想法很快就被另一個道長推翻了,他說不是每個人都能修建寺廟道觀,如果那人命格不夠反而會死得更早,謝霖城倒不如捐錢給道觀,讓道觀專門為甦錦之點燈祈福。

    給謝霖城出這個主意的人,就是虛瀾觀的現任觀主。

    謝霖城略一思索,就同意了虛瀾觀觀主的建議,馬上拿了自己近一半家產給予虛瀾觀觀主作為資金重新修繕虛瀾觀。而昨日,虛瀾觀觀主告訴他,點燈塔已經建好了。恰逢甦錦之今天不生病,謝霖城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就想帶著他去虛瀾觀上香祭拜一下。

    甦錦之听到虛瀾觀這三個字的時候還以為自己听錯了,畢竟這不是上個世界他和謝殊一起去的那個道觀嗎?

    直到謝霖城帶著他去到虛瀾觀,看到那與上一個世界所差無幾的道觀時,甦錦之才震然回神——這的的確確就是上一個世界的那個道觀,就連點燈塔都一模一樣,從未變過。

    只是與上個世界不同的是,點燈塔里現在只燃著一盞燈,微弱地亮在塔頂。

    “我在點燈塔里為你點了一盞燈。”謝霖城緊緊地握住他的手和他站在塔前,“希望它能保佑你平平安安,無病無災。”

    甦錦之抬著頭,怔怔地望著那一盞長生燈,他真的很想告訴謝霖城,不要再這樣溫柔地對待他了,他就要走了。一號給他出了一道極其艱難的選擇題——是一直分離等待下一次短暫的相遇,還是在長久的相伴之後永遠分開?

    他要怎麼選,他要如何選?

    江南三省的人都知道,謝霖城曾經是不信這些東西的,可他現在卻像是最虔誠的道徒,尋求著一切辦法讓他能夠過上無病無災無憂無愁的一生。

    甦錦之強裝著高興扯出笑容,不想讓他擔心。

    謝霖城為甦錦之點了長生燈,似乎覺得這樣就能高枕無憂了,在下山的路上一直和他說著話︰“你知道這登上虛瀾觀的路,為什麼不築一階石梯嗎?”

    “不知道。”甦錦之說,他在上個世界的時候也沒听過虛瀾觀這條路的來歷。

    謝霖城說︰“觀主告訴我,修成這樣是為了修行。”

    甦錦之不信︰“哪有人會通過走這樣的路來修行?”

    “還真有。”謝霖城笑了笑,“觀主說有個和尚,就經常在這條登山路上來回地走,說不準我們下山的時候還能遇到他呢。”

    甦錦之只當謝霖城在和他開玩笑,卻沒想到他們在下山的時候還真踫到一個人。

    那個人長得端正帥氣,劍眉英挺,鼻梁高直,一副正派模樣,正是他上個世界在虛瀾觀登山路上踫到的那蘊之。

    “你說的對,還真有人這樣修行的。”

    甦錦之停下腳步對謝霖城說道。謝霖城還沒反應過來甦錦之這話是什麼意思,就見他大步朝前面一個清俊的男子走了過去。

    “大師!大師!”甦錦之走到那蘊之的面前攔下他,“您會算命嗎?”

    那蘊之聞言,頓時抬眸看向他︰“施主知道貧僧會算命?”

    “對的。”甦錦之點點頭,把手伸到他的面前,“大師你會看手相的吧,能幫我看一下手相嗎?”

    那蘊之沒拒絕,捏著甦錦之的手指尖盯著他手心看了一會,吐出和上個世界給他看手相時那一模一樣的五個字︰“施主,你死了。”

    甦錦之對這個回答早有心理準備,但是這個當口的謝霖城卻听不得任何關于他的壞話,听見那蘊之這麼說他馬上就變了臉色,聲音都變了厲吼道︰“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這個世界的那蘊之清冷端正,完全不似上一個世界不正經的模樣,听到謝霖城反駁叱也依舊面不改色,堅持道︰“出家人不打誑語,這位施主的手相不只是是死人之相,單看他的面相也是早夭之相,根本活不長的。”

    “那大師你還會算姻緣嗎?”甦錦之笑了笑,指著他身邊的謝霖城道,“我想算算,我和我愛人的緣分。”

    “八字。”那蘊之吐出簡短的兩個字。

    甦錦之便把他與謝霖城的八字告訴了他,那蘊之蹙眉沉默了一會,才有些猶豫地開口︰“你們……不會有好結果的,除非——”

    謝霖城氣得直哆嗦,甦錦之甚至懷疑他下一刻就要忍不住上前去揍那蘊之了,但他竟然忍了回去,口中反復念道“簡直就是鬼話連篇”沒等那蘊之把話說完,就拉著他往山下走,生怕走得慢一些會听到那蘊之說出更難听的話來。

    而與此同時,一號的聲音如同鬼魅出現他在耳畔︰“考慮好了嗎?”

    甦錦之沒有回答,他一路都沉默著,謝霖城以為他是听了那蘊之的話難過,便捧著他的頭,迫使甦錦之抬起頭來回望著他,安慰道︰“別怕,你不會死的,我不會讓你死的。”

    甦錦之早就不怕死了,他看到謝霖城那雙灰色的眼楮,目光深邃,眼里滿是自責和堅定,就那樣深深地凝望著他︰“三爺,你知道嗎?謝某在第一次見你時,便芳心暗許了。愛你眉間弦樂,愛你唇上桃花。”

    謝霖城笑著,用拇指蹭了蹭他的唇,又繼續道︰“觀主說我殺孽太多,你和我在一起,所以那些債也壓到了你的身上。其實在很久以前就有人警告過我,讓我少沾人血,我不听,因為我以前從沒想過我會愛上什麼人,所以也從沒在意過,但我要是知道我有一天會遇見你……”

    他苦笑了一下,俯身抵著他的額頭輕喃道︰“那我肯定會願意做個苦行僧修行,日夜吃素念經為你祈福,希望你一生平樂安康……盡管我可能無法陪你走到最後,但是,我一定不會讓你死在我的前面。”

    “謝霖城。”甦錦之听到這里忽然開口,喊了一句謝霖城的名字,“那個人說的不對,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

    他想了很久,一號一直在強調他忘了某些事,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哪些記憶,那些記憶對他來說又意味著什麼。

    可是他知道,被遺忘的感覺有多痛苦,就像被姜黎山遺忘了的君長樂一樣。

    “這些世界都是假的對吧?”甦錦之問一號。

    一號肯定道︰“是的。”

    “那你幫我寫一個好一點的結局吧。”甦錦之說,“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

    “你高估我了,這不是我擅長的東西。”一號沒有拒絕他,“我不可以,但零號可以。”

    “那你幫我和零號說一下。”

    “好。”

    他又問一號︰“你總是和我強調,不能愛上拯救總目標,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嗎?”

    一號說︰“現在還不能告訴你。”

    “那我什麼時候能夠知道?”

    “等你記起一些東西的時候。”

    “好。”甦錦之輕輕地應了一聲,“我會努力去回憶的……”

    “謝霖城,我要走了。”甦錦之抬眸望向謝霖城,看著這個他最喜歡的人,聲音顫抖,“我很愛你,我也想永遠和你在一起,想和你度過很久很久的歲月,直至最後你我都化成一g飛灰,我也不會忘記你。”

    謝霖城依舊用那雙深灰色的眼楮溫柔地注視著他,像是根本听不到他在說話一般。

    “你要相信我,我們會再相遇的……”甦錦之的聲音越來越輕。

    “只要我睜開眼楮,我就會來找你。”

    第七卷 月光白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武煉巔峰 豪門主母 戀戀陶色 反恐精英在異界 神醫嫡女 無限惡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