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大叔,你真迷人 > 第186章 她是在裝瘸(離開)

第186章 她是在裝瘸(離開)

作品: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雲七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葉辰听罷,眉頭更是皺了皺,冷漠的眸光瞥向甦明薇︰“怎麼回事?”

    “不是……葉辰哥,我沒有那樣說她……”眼前男人那個冷漠的眼神看得她渾身一冷,急急的開口,“我沒有,葉辰哥,你相信我,好端端的,我那樣說她做什麼?”

    “你明明就說了。”蕭沐沐氣鼓鼓的瞪著她,委屈額吼道,“你還給五千萬的支票我,讓我離開臭痞子。”

    听到這句話,葉辰的眸色驟然一冷,眸光陰鷙的看向臉色微微有些發白的甦明薇。

    “你給錢她,讓她離開我?”葉辰走進她,冰冷著聲音沒問,深沉的眸中滿是冷意。

    “沒有……我沒有……”甦明薇急促的搖頭,神色惶恐的說道,“我沒有逼她離開你,我真的沒有……”

    “你就是有。”蕭沐沐氣憤的說著,撿起掉落在沙發腳的紙團,湊到葉辰的面前,委屈的說道,“臭痞子,你看,這就是五千萬支票,她剛剛給我,讓我離開我,我不同意,一氣之下就將這支票揉成紙團砸她臉上去了。”

    听到這里,葉辰的眸色緩和了許多,揉著她的臉頰,低聲笑道︰“丫頭,你做得好,你要是敢收了那張支票,我一定不饒你。”

    “我肯定不會要那支票啊,你比那支票好多了。”蕭沐沐悶悶的說道,臉色依舊很委屈,好似某人對她說了許多難听的話一般。

    葉辰眸色沉了沉,看向甦明薇,冷聲問︰“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為什麼要逼她離開我?”

    他知道自己愧對這個女人,也欠了這個女人一雙腿,但是她若是想拆散他和他的丫頭,他一樣不會輕饒。

    見葉辰用如此冰冷的聲音質問她,她的心髒一抽,眸中悄然劃過一抹悲哀和痛苦,還有一抹嫉妒。

    “葉辰哥,我這樣做也是為了你著想,你為什麼還要責怪我?”甦明薇看著他悲戚的嘶吼。

    那個女人什麼都是好的,那個女人說什麼,他就信什麼。那個女人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他就心疼得要命,那麼她呢,她為他失去了雙腿,他就一點也不憐惜她麼。

    那個女人就是他心中的一塊寶,而她在他心中卻連草芥都不如,憑什麼,他憑什麼這麼對他。

    “為了我?”葉辰驟然諷刺的輕笑了一聲,看著她冷冷的開口,“你用錢想要逼走我最愛的女人,這也叫為了我?”

    听著他諷刺的輕笑聲,甦明薇的心一寸寸的冷了下去,哀傷的看著他︰“那個女人不能生育,而你又那麼喜歡孩子,我讓他離開你,只是不想你今後的生命中留有遺憾罷了。你若是娶了她,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擁有自己的孩子了,這樣的遺憾,你又要怎麼去彌補?”

    听著她的話,蕭沐沐驟然轉過身,狼狽的朝著樓上跑去,縴瘦的背影看起來很是淒涼和悲傷。

    “沐沐……”葉辰驚叫一聲,轉過頭看向甦明薇冷冷的道,“她不容易懷孕我早就知道了,可是我根本就在乎這些,孩子跟她比起來,根本就算不上分毫。”

    他說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便淡漠的轉身朝著樓上走去。

    甦明薇臉色慘白的看著他冷酷的背影,他竟然什麼都知道,而且一點都不嫌棄那個女人,一點都不在乎將來會不會有孩子。

    為什麼,那個女人在他的心里就真的那麼重要麼。這世界上的一切一切都比不上那個女人的分毫麼。這種偏愛真是讓人嫉妒啊。嫉妒得發狂,嫉妒得想要毀滅一切。

    蕭沐沐跑回房間,撲倒在床上撕心裂肺的哭了起來。不能生孩子這樣的事實將是她心中永遠的痛,每每想起,她都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掏走了一塊一樣,很疼很疼。

    此刻,所有的悲傷,所有的痛苦,還有難堪一齊涌上心疼,為什麼不能生孩子這種殘酷的事情會發生在她的身上,為什麼,她到底是做了什麼孽。

    從小就被親生父母拋棄,後又被養父出賣,難道這樣還不夠淒慘麼?她現在好不容易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為什麼又要出現這種事情。老天對她真的好殘忍,好殘忍……

    “沐沐……”

    葉辰的聲音漸漸傳來,蕭沐沐捂著被子哭得傷心至極,這一刻,她忽然沒有臉去見那個男人。那個男人那樣愛著她,可是她卻不能為他生一兒半女,這樣的自己真的好沒用。

    “沐沐……”葉辰驟然掀開了她蒙在頭上的被子,一把將她緊緊的抱在懷里,心疼的開口,“你別這樣,不管你能不能生孩子,我都不會嫌棄你。孩子跟你比起來根本就不算什麼。”

    “我知道,我什麼都明白……”蕭沐沐伏在他的肩背上,哽咽著哭道,“可是我的心里好難過,真的好難過,這一生不能為你生一個孩子,這種遺憾真的好痛苦。”

    “沐沐,沒關系的,醫生沒說你一定不能生,相信我,不要這麼絕望,總有一天你會懷上我的孩子的……”葉辰溫柔的吻掉她臉上的眼淚,抱緊她柔聲開口,“沐沐,我承認,我是很喜歡孩子,但是,孩子跟你比起來真的不算什麼,一萬個孩子都比不上你一個,所以,別難過了,我們兩個人這樣不是很好麼,將來還沒有人打擾我們的二人世界呢。”

    “你不明白……”蕭沐沐抽噎著,難過的看著他,“有了孩子,我們的家才是一個完整的家,我們的婚姻才是一段完整的婚姻,我真的好想將來我們飯後牽著孩子漫步在公園里,我們的孩子撒嬌的喊我們爸爸媽媽……那是我們的孩子……”

    蕭沐沐是真的傷心了,連聲音都哽咽了,透著一股子哀傷。

    葉辰心疼的抱緊她,摩挲著她的眼淚,低聲開口︰“沐沐,你要是那麼喜歡孩子的話,以後我們就去領養一個,領養孩子還免了你生孩子時的疼痛呢,听說生孩子可痛了,不能生還好一些,免了那種痛苦。”

    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在安慰她,可是他越是這樣若無其事的安慰她,她的心里越是難受。

    她豈會不知他的心里其實是很想要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的,可是為了不讓她難過,他還要故意說這些無所謂的話來安慰她。如此,她是不是不應該在他的面前悲傷了,不然他的心里也不好受。本來她不能生孩子,他的心里就已經很失落了,她實在是不應該還讓他來安慰自己。

    如此想著,蕭沐沐擦了擦眼淚,微微退開他的懷抱,看著他,哽咽著聲音開口︰“臭痞子,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我。”

    葉辰定定的看著她紅腫的眼眶,沉聲問︰“你真的沒事?”

    “真的沒事。”蕭沐沐虛弱的笑了笑,抱著他低聲說道,“就如你所說的,不能生孩子還好一些,省了生孩子的那種疼痛。”

    葉辰微微的怔了怔,深深的看著她紅腫的眼楮,認真地問︰“你真這麼想?”

    “嗯。”蕭沐沐閉著眼楮點了點頭,低聲笑道,“所以,臭痞子,我真的沒事,剛剛只是一時激動,所以才會哭,不過,哭過了就沒事了,不過是不能生孩子罷了,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听著蕭沐沐無所謂的話語,葉辰的心里也放松了許多,揉著她的腦袋,低聲笑道︰“丫頭,你能這麼想就對了。”

    “嗯。”蕭沐沐低聲應了一聲,輕輕的推開他笑道,“好了,臭痞子,我沒事了,就是有點累,想休息一下。”

    “好,那你休息一會,我去做飯,飯好了就來叫你。”葉辰扶著她躺下,柔聲說道。

    蕭沐沐點了點頭,低聲道︰“好。”

    直到葉辰離開了房間,蕭沐沐的眼淚再一次落了下來。朦朧的眼楮呆呆的看著天花板,腦海中再次浮現出她跟葉辰還有他們的孩子漫步在公園里的情景。越想心里越是傷心。

    又平靜的過了幾天,她跟甦明薇也沒有再出現什麼正面沖突,她們倆基本上是兩見兩相厭。

    可可走了,蕭曄也追著去了,葉辰也上班了,白天的蕭沐沐就跟死了沒埋一樣,整個人特麼的沒精神。

    再加上不能生孩子的事情,蕭沐沐的情緒一直都很低落,有時候站在落地窗前發呆都能站一下午。傷心起來,心都跟著痛。

    這日,她下樓,正準備去院子里吹吹風,忽然听見廚房里好像有人在議論什麼,聲音壓得很低,好似害怕別人听見一般。

    蕭沐沐小心翼翼的朝著廚房走去,隨著她的靠近,廚房里的聲音漸漸清晰了起來,是一男一女的聲音。

    蕭沐沐認得那聲音,女的聲音是雪姨的,男的聲音是甦明薇的主治醫生的。

    那位醫生是秦碧依花重金聘請過來的,專門治療甦明薇的腿。

    蕭沐沐有些疑惑,好端端的,怎麼雪姨跟甦明薇的主治醫生在廚房里聊起天來了,這好像不科學啊。雪姨跟那主治醫生沒什麼交集吧。

    “林醫生,你說小姐已經能走路了?”是雪姨的聲音,含著一抹驚訝。

    不光是雪姨驚訝了,就連蕭沐沐听到這句話時也震驚得說不出話來,甦明薇她竟然已經能走路了,可是她為什麼還是裝作一副殘廢了的樣子,她是在演戲博得葉辰的同情,還是故意賴在這里破壞她跟葉辰的感情?

    “對,甦小姐的行走能力已經恢復了,只是還沒有完全康復而已。或許不能像常人那樣行動自如,但是站起來走一會是沒有問題的。”

    “那為什麼小姐還是一直都坐在輪椅上,難道……”

    雪姨沒有再說下去了,但是蕭沐沐也猜到了幾分,正如她所想的那樣,甦明薇是在裝瘸。

    如此想著,一股濃烈的怒氣瞬間竄上了胸腔。她憤憤的轉身,飛快的朝著樓上跑去。

    只是在她轉身的那一瞬間,根本就沒有看到雪姨和林先生臉上一閃而過的詭笑。

    蕭沐沐氣沖沖的往甦明薇的房間奔去,毫不客氣的推開房門,然而房間里一個人都沒有,她氣憤的在屋子里找了一圈,依舊沒人。

    站在落地窗前往院子里看去,赫然看見那個女人正坐在大樹下吹風,那神情好不愜意。蕭沐沐眸色一冷,驟然轉身退出了房間,往樓下奔去。

    半晌,蕭沐沐沖到甦明薇的身旁,拽著她的手臂冷冷的開口︰“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你還要裝多久。”

    甦明薇不僅沒有被她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美麗的眸中還悄然的閃過一抹暗光。她睜著一雙無辜的眼楮看著她︰“你說什麼啊?”

    “你還裝?”蕭沐沐冷冷的低吼,厭惡的瞪著她,“你明明就能走路了,為什麼還要騙我們,你為什麼要葉辰一直都活在愧疚中,誤以為你的腿好不了了,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有心計。”

    甦明薇冷冷的甩開她的手,諷刺的輕笑道︰“你少踫我,不然待會出了什麼事,葉辰又要以為是我欺負你了。”

    “夠了,甦明薇,你少在這里給我扯開話題。”蕭沐沐冷冷的低吼了一聲,再次拽著她的手臂冷哼,“你給我起來,少在這里給我裝瘸博同情,你這個女人為什麼總是這麼的不要臉……”

    “我不要臉?”甦明薇驟然諷刺的嘶吼起來,“蕭沐沐,到底是誰不要臉,明明就不能生育了,還老在葉辰的面前裝清純,裝無辜,裝可憐,現在好了,葉辰完全著你的道了,只是,以後你就算跟他結了婚,不能生一兒半女的你真的能安心麼。他日,他羨慕別人兒孫滿堂的時候,你又該如何?”

    听著秦碧依的話,那抹悲傷再次浮上了心頭,極力的壓下心底的悲哀和痛苦,蕭沐沐等著她冷哼︰“你少拿這事說我,葉辰都不嫌棄我,什麼時候輪到你在這說三道四的。”

    “呵!”甦明薇諷笑,“蕭沐沐,虧你口口聲聲說愛葉辰,不能為他生孩子也就算了,現在葉辰忍著心痛還要安慰你,顧忌你的情緒,你不僅沒有半點感動之情,反而將他對你的好和寵當成理所當然了,蕭沐沐,我真不知道你這種自私的女人到底有什麼好值得葉辰愛的。”

    蕭沐沐緊緊的握著身側的拳頭,也不知道是太過悲傷還是太過憤怒,她縴瘦的身子竟然微微的顫抖起來。

    半晌,她冷笑︰“你明明能走路了,還在這里裝瘸,你如此的處心積慮的裝瘸讓葉辰每日都活在愧疚當中,難道你這就是愛葉辰的表現?”

    “你少在這里胡說,誰說我能走路了。”甦明薇怒瞪著她,冷冷的哼道。

    見她還不承認,蕭沐沐一時氣急了,拽著她的手臂,冷冷地吼道︰“你這個女人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好,既然是這樣,那我休怪我不客氣了,是你自己不要臉。”

    她說著,便拽著她的手臂用力的將她從輪椅上拉起來。

    “你干什麼,你放開我……”甦明薇還是一副站不起來的樣子,拽著她的手臂,皺眉喊道,“你干什麼,我真的不能走路,你放開我……”

    “起來,別裝了,你快給我起來……”蕭沐沐憤怒的吼著,因為力氣過大,直接將甦明薇拉到了地上。

    甦明薇的一雙腿依舊是廢掉的樣子,狼狽的跌坐在地上,一條手臂還被蕭沐沐死死的拽著。

    “起來啊,別裝了行不行……”蕭沐沐怒吼一聲,繼續用力的拉她。

    “你這個瘋女人,都說了我不會走路。”甦明薇皺著眉,一副痛苦不堪的樣子吼著。

    見不管如何的拽那個女人,那個女人都不肯站起來,蕭沐沐氣得渾身發抖,認定了這個女人是在裝瘸騙她跟葉辰。

    眼角忽然瞥見草叢中有一塊大石頭,她瞬間甩開甦明薇的手臂,跑過去把那塊大石頭抱在了手里。

    再次走到甦明薇的面前,蕭沐沐冷冷的看著她︰“你到底肯不肯站起來,再繼續這樣裝下去,可別怪我讓你真的瘸一輩子。”

    “我的腿真的已經廢了,你還要我怎麼站起來?”甦明薇瞪著她沉聲怒吼,然而她看到她手里的大石頭時,眸中不僅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滿是精光,像是在算計什麼一般。

    “好……好……既然你要裝,那我就讓你裝個夠。”她說著,便抱著那大石頭作勢要去砸她的腿。

    其實她也只是想嚇唬嚇唬她,並非真的要去砸她的腿。

    “住手!”

    然而她手里的大石頭還沒有踫到甦明薇的腿時,一陣嚴厲的低喝聲驟然傳了過來。

    蕭沐沐渾身一顫,還沒有反應過來,手里的大石頭瞬間被一只大手給奪了過去。動作之粗魯,連帶著她的手都被扯了過去。

    她一抬眸就看到葉辰盛怒的臉色和責備的眼神︰“你這是在做什麼?”

    蕭沐沐怔了怔,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見甦明薇狼狽的坐起來,死死的抱著葉辰的腿,悲戚的哭道︰“我的腿真的還沒有好,她為什麼要懷疑我,為什麼要懷疑我裝瘸,我比誰都希望自己的腿能好,誰願意當一個廢人,為什麼她會懷疑我裝瘸?嗚嗚……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沐沐……”葉辰听罷,眸光復雜的看向一旁有些呆愣的蕭沐沐。

    蕭沐沐回過神來,倉惶的搖頭︰“不是的……我沒有懷疑她,她的腿真的是裝瘸,我親耳听見的,我听見雪姨跟醫生在廚房里談話,說她的腿已經好了,不是我瞎懷疑的……”

    葉辰听罷,垂眸,用一種探究的眸光看著甦明薇。而甦明薇只是抱著他的腿悲戚的哭。

    正在這時,雪姨跟林醫生從屋子里走了出來,看到眼前的情景,他們先是愣了愣,隨即走過去,疑惑地問︰“發生了什麼事?”

    葉辰定定的看著林醫生,沉聲問︰“我問你,甦小姐的腿到底好了沒有。”

    林醫生听到這個問題,頓時驚訝的叫了一聲︰“她的腿傷得很嚴重,神經幾乎都已經壞死了,這麼短的時間怎麼可能好,就算華佗在世,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將她的一雙廢腿醫好。”

    “不……不是的……”听著醫生的回答,蕭沐沐倉惶的搖頭,“不是的,你剛剛明明跟雪姨在廚房里說她的腿好了,而且你還說她只是沒有完全康復,但是行走一會是沒有問題的,你明明是這樣說的,為什麼現在又換了一副說辭?”

    “蕭小姐,我一直都在廚房里忙活,而林先生也從未進過廚房,蕭小姐您是不是產生幻覺了。”正在這時,雪姨也開口說了一句。

    蕭沐沐悲憤的看著他們,崩潰的嘶吼︰“你們胡說,你們剛剛明明在廚房里說她的腿已經好了,現在為什麼全都變了,為什麼……”

    她嘶吼著,看向甦明薇,赫然看見她眸中一閃而過的冷笑。這一瞬間,她似乎什麼都明白了,一股毀天滅地的怒氣在胸腔里急劇翻涌,讓她一下子猩紅了眼眸。

    察覺到那丫頭的臉色不對,葉辰心中一驚,不禁輕喊了一聲︰“丫頭……”

    他用力的撥開甦明薇的手,大步走到她的面前,正準備將她擁入懷中。然而她卻瞬間狠狠的推開了他,在他還沒有回過神之際,她驟然湊到了甦明薇的面前,拽著甦明薇的衣領,抬手就給了甦明薇兩巴掌。

    清脆的巴掌聲回蕩在院子里,讓所有人都呆住了。

    見那丫頭還要打甦明薇,葉辰心中一驚,慌忙湊上去拽了她一把,然而許是力氣過大,再加上她在掙扎,他一時沒能抱住她,使得她一下子被拽得跌坐在地上。

    心中頓時一疼。“丫頭……”他輕喊了一聲,彎腰準備抱起她,而她卻瞬間狠狠的拍開了他伸過來的手,瞪著他,悲戚的嘶吼,“我恨你們!”

    吼完,她便以極快的速度朝著院子外面瘋狂的奔跑。

    “丫頭……”葉辰心髒狠狠一抽,什麼也來不及多想,慌忙追了上去。

    “葉辰哥……”然而他才追了幾步,腿瞬間被甦明薇緊緊的抱住。

    他的眉頭瞬間一皺,想也沒想就狠狠的撥開了甦明薇的手,倉惶的朝著院子外面追去。

    “沐沐……”跑出院子,葉辰茫然的看著空蕩蕩的四周,以及車輛川流不息的馬路,心頓時升騰起了一絲恐懼。

    “沐沐……沐沐……”他大聲的喊著蕭沐沐的名字,連喊了好幾聲都沒有人回應他。

    心中萬分焦急,他沿著別墅周圍倉惶的尋找著。卻不知正在他轉身朝著另一個方向尋去的時候,一抹縴瘦的身影正從一顆大樹的後面閃了出來。

    蕭沐沐深深的看著葉辰漸漸遠去的背影,頓了良久,終是轉身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不能生孩子的她,笨得沒有頭腦的她,遇事沖動的她……所有的她,都不值得葉辰去愛。如此,不如離去。

    天漸漸的黑了,蕭沐沐抱著雙臂茫然的在路上走著。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每次離開了葉辰,都感覺自己好似是一個被全世界遺棄的人,這天大地大都沒有她的容身之所。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蕭沐沐盲目的走在路上。出門的時候她什麼都沒有帶,連坐車的錢都沒有,這會也不能回她的小租屋去了。

    可可走了,蕭曄也走了,如今,她還真的沒有什麼人能夠投靠的。

    不知不覺走到了一道僻靜的小道,前面昏黃的巷子讓她感覺有些害怕,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走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

    一絲恐懼驟然在心底蔓延,她最是怕黑了。她轉身剛準備朝著巷子的出口跑,只要出了巷子就到了明亮的大路。然而她才剛跑了幾步,就听到一陣驚懼的尖叫聲夾雜著一陣哄笑聲以及一陣男人哀求的聲音傳了過來。

    “啊……救命……不要,救命……”

    “不要踫你,你們這群人渣,要錢我給你們啊,不要踫她……”

    “哈哈哈……哈哈……”

    ……

    听到那陣雜亂的聲音,蕭沐沐直覺這附近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她的眉頭不眷念皺了皺,心也跟著提了起來。明白自己此時應該當做什麼都沒有听到,轉身逃走,可是听著那陣雜亂的聲音,她又感覺其中有一道聲音很是熟悉。

    在好奇的驅使下,她緩緩的朝著發出聲音的方向靠近……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神醫嫡女 豪門主母 八零嬌妻逆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