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大叔,你真迷人 > 第188章 為什麼會知道她還有一個妹妹

第188章 為什麼會知道她還有一個妹妹

作品: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雲七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葉辰听罷,眸色瞬間一沉,冷聲問︰“你查到了什麼?”

    “上次我不是告訴你,我只查到了那輛車掉進了河里,而且車牌號也不見了麼,那時候線索就已經全斷了,沒想到……”蕭曄說著忽然頓了頓,聲音顯得有些激動,“沒想到我追著可可來到了r市,竟然無意中又看到了那個車牌號,嘖嘖……這是多笨的人啊,居然還在用那個車牌號,他以為換了一個城市就能高枕無憂麼,嘖嘖,太笨了。”

    “那撞我的凶手是他嗎?”葉辰沉聲問。

    “凶手是他,但是幕後主使不是他。”

    葉辰眉頭一皺︰“什麼意思?”

    ……

    “雪姨,葉辰哥不喜歡蔥花,所以,菜里面不要放蔥花。”甦明薇坐在輪椅上看著在廚房里忙碌的雪姨認真的囑咐著。

    雪姨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葉先生已經一個禮拜沒有在家吃過飯了,每次你辛辛苦苦的挑選著他愛吃的菜,結果每天還不是都浪費掉了,今天恐怕也……”

    “不管他願不願意下來吃飯,但至少我準備了,他要是餓了,也好直接吃。”雪姨的話還沒說完,甦明薇驟然打斷了她,聲音中含著一抹哀傷和執著。

    正在這時,身後猛地傳來一陣腳步聲,她心中一喜,慌忙轉過頭看去,果然看到葉辰正從樓上走了下來,俊臉上帶著一抹她看不懂的情緒,似失望,似憤怒,又似厭惡……

    那樣復雜的情緒讓她心驚,她怔怔的看著朝著她走來的葉辰,低聲開口︰“葉辰哥,你終于肯下來陪我吃飯了。”

    葉辰定定的看了她半晌,忽然蹲下身子,抬手覆在她的腿上,低聲問︰“最近腿感覺怎麼樣?”

    對于他突然的關心,甦明薇的心狠狠一顫,怔怔的看著他。

    見她一臉的震驚,葉辰勾了勾唇,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驟然躍上他的唇角。

    “怎麼樣?腿最近有感覺嗎?”

    甦明薇回過神來,頓時一臉哀戚的開口︰“沒用的,我的腿至今都沒有絲毫的感覺,醫生也說了,我這腿要治好的幾率很小,讓我早做心理準備。”

    葉辰勾了勾唇,驟然抽回手,站起身俯視著她哀戚的小臉。半晌,冷冷的笑道︰“你對你自己還挺狠的。”

    听到這句,甦明薇渾身一顫,心底悄然劃過一抹慌亂。極力的壓下心中那絲慌亂,她抬眸看著他,疑惑地問︰“葉辰哥,你在說什麼啊?什麼對自己狠,我听不明白。”

    葉辰諷刺的笑了笑,驟然轉身朝著客廳的沙發走去。甦明薇神色惶恐,慌忙轉動著輪子跟了上去。

    見葉辰慵懶的坐在沙發上,甦明薇滑動著輪椅走過去,低聲開口︰“葉辰哥,你怎麼了,剛剛那話是什麼意思?”

    “腿不能走路,痛苦嗎?”葉辰仰靠在沙發背上,看著她蒼白的臉色,漫不經心的問。

    甦明薇怔了一下,總感覺此刻的葉辰有些奇怪,她抿了抿唇,低聲開口︰“不能走路當然痛苦了,試問誰想當一個殘廢,不過……”她說著,伸手抓著葉辰的大手,滿臉真誠的開口,“我從來都不後悔幫你擋了那一下,即便是時光重新來,我還是會選擇救你。”

    葉辰心中冷笑,淡漠的抽回手,漫不經心的開口︰“如果時光重新來,你還是會選擇讓別人開車來撞我,而演這麼一出苦肉計?”

    隨著葉辰的話音落下,甦明薇的臉色一瞬間變得慘白。震驚的看著他︰“葉辰哥,你……你在說什麼?”

    “甦明薇……”葉辰厭惡的看向她,語氣冷然的開口,“你還要繼續裝下去嗎?讓我對你滿心愧疚,你就開心了?”

    “沒有……沒有……”甦明薇慌亂的搖著頭,緊緊的抓著他的手,哭道,“葉辰哥,你在說什麼啊,我的腿真的不能走路,也好不了了,我沒有裝,我真的沒有裝……”

    “你的腿是真的廢了,這是事實,但是……”葉辰冷漠的甩開她,冷哼,“這場車禍卻是你有意安排,呵,這場苦肉計還真是演得栩栩如生啊,你當時就沒有想過你會被那輛車撞死嗎?”

    “葉辰哥,我沒有……”甦明薇臉色蒼白,整個身子都顫抖了起來,看著他悲戚的哭道,“我真的沒有,我怎麼會讓別人開車來撞你,而且當時那輛車都快要把我給撞死了,如今我的腿也廢了,我怎麼可能這樣對自己,葉辰哥,你信我,這場車禍真的不是我故意安排的。”

    “是啊,你怎麼會那樣對自己?”葉辰驟然諷笑了一聲,冷冷的看著她,“甦明薇,我從來都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樣一個瘋狂極端的人,你對自己都這麼狠,可想而知你對別人定然更狠,我真想掏出你的心看看到底是什麼顏色,為什麼會有你這樣可怕的人。”

    “不……不是的,葉辰哥,你听我說……”听著他厭惡冰冷的低吼,甦明薇心中一慌,緊緊的拉著他的手,倉惶的開口,“你到底是听說說的,那場車禍怎麼可能是我安排的,就算是要演苦肉計,我也不會這樣對自己啊,從今以後我都是個廢人了,我怎麼可能這樣對自己……”

    “夠了!”葉辰眉間驟然劃過一抹不耐,揚手狠狠的甩開了她。

    許是他用力過猛,亦或是甦明薇故意的,只見輪椅一歪,甦明薇頓時狼狽的跌倒在地上,滿臉的痛苦和哀傷。

    正在這時,雪姨匆匆的從廚房里跑出來,慌忙抱起跌倒在地上的甦明薇,擔憂的開口︰“小姐,您沒事吧,小姐……”

    葉辰冷冷的看著地上的女人,冰涼淡漠的語氣中不含一絲一毫的情感︰“甦明薇,從今以後,我不認識你這個人,給我滾!”

    說完,他便冷漠的轉身,靜靜的朝著樓梯口走去。

    甦明薇眸色通紅的瞪著那抹冷漠無情的背影,低吼一聲︰“等等!”

    葉辰的身形頓了頓,轉過身冷漠的看著她,卻不說一句話,似乎正在等待著他繼續說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看著他冷漠的臉色,以及冰冷的眼神,甦明薇忽然瘋狂的大笑起來,“葉辰,認識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不幸,如果你不喜歡我,小時候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葉辰,你知道嗎,為了你,我可以什麼都不要,甚至連這條命都可以拋棄,而腿又算得了什麼,只是,為什麼我為你做了這麼多,犧牲了這麼多,你都無動于衷,不肯分絲毫的憐惜給我,而那個女人,那個女人什麼都沒有為你做,連孩子都生不出來。整天就只知道在你的面前裝無辜裝清純,為什麼你還要將她捧若至寶。葉辰,你知不知道,你對我真的好殘忍好不公平……”

    “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什麼公平與不公平,對你殘忍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葉辰淡淡的看著她,“你沒有為我做任何事,也沒有為我犧牲任何的東西,你所犧牲的所做的都只是為了滿足你自己的私欲罷了。你說蕭沐沐沒有為我做什麼,那我告訴你,她讓我感覺到了這個世界還有溫暖,她讓我體會到了什麼是家的感覺。是她讓我明白,原來自己也是被需要的。她不用為我做什麼,她只要心里有我,便值得我一生去愛護。”

    甦明薇眸光怨恨的看著他︰“我也可以為你做那些啊,可是你從來都不肯接受我為你所做的一切,不是因為她能做那些,能讓你體會到那些溫暖,你就愛她,只因她是蕭沐沐,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蕭沐沐,所以你才愛她,你本身就偏愛著那個女人,你本身就對我不公平……”

    “夠了!”葉辰冷冷的打斷她,語氣冰冷的開口,“我確實偏愛她,實話告訴你,我從來都沒有喜歡過你,就算這個世界上沒有蕭沐沐,我也不可能喜歡上你。若是你還想為自己留點自尊,那麼,趕緊滾出這里。”

    “葉辰,我恨你!”听著他冰冷厭惡的聲音,甦明薇驟然沖著他悲憤的大吼了一聲。

    葉辰眸光淡漠的看向雪姨,冷聲開口︰“把她送回甦家,告訴秦碧依,若是再敢將她送來,休怪我不客氣。”

    “是,葉先生。”雪姨恭敬的應了一聲,垂眸看向滿臉悲憤的甦明薇,低聲開口,“小姐,我們回去吧。”

    甦明薇眸光猩紅的瞪著葉辰那張淡漠的臉,雙手緊緊的掐著自己的腿,尖利的指甲全部嵌進了皮肉里,有點點血絲溢出了雪白的裙擺。

    如果問她這個世界上最狠的人是誰,她會毫不猶豫的說是葉辰,那個男人比她還要狠一千倍一萬倍。他愛的人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是愛他的人卻是這個世界上最苦的人。

    葉辰靜靜的站在落地窗前,看著漆黑的夜空,英俊的臉上滿是落寞。

    臭丫頭,你到底在哪里?真的,真的好想你。

    韓家。

    “小姐,有您的一封信。”

    韓雲珠正在客廳里看書,佣人忽然拿了一封信走進來恭敬的說道。

    她皺了皺眉,心中劃過一抹疑惑,且不說現在通訊發達,根本就沒有人會用寫信的方式傳達信息,就算有,可是誰會給她寄信呢。

    接過信封,韓雲珠仔細的看了一眼,信封上面很簡單,就寫了收信人的名字,寄信人和寄信地址皆是一片空白。

    心中滿是疑惑,她沉思了半晌,最終還是忍不住撕開了信封。

    信封里只有一張小紙條和一個銀色的吊墜。看到那個吊墜的時候,她心中一喜,還以為是自己的那條吊墜,那條吊墜她從小就戴在身上,那天被綁匪搶走之後,她失落了好久。此刻看到吊墜重新回到手里,她的心里頓時浮起了一絲失而復得的喜悅。

    然而喜悅過後,她的心里又升騰起了一絲恐懼。既然綁匪將這條吊墜搶走了,為什麼還要用寄信的方式還給她,對方到底有什麼企圖?

    滿心疑惑的握著手中的吊墜,當她正準備將吊墜戴回脖子上的時候,美麗的眼眸一瞬間瞪得老大,精致的臉上滿是驚恐。

    怎麼會在這樣?她渾身開始止不住的顫抖起來,緊緊的握著那個吊墜,好似生怕別人看到一般。

    想起剛剛那張紙條,她慌忙攤開,上面就寫了一句話︰“想知道關于你妹妹的消息,傍晚六點到沁林公園。”

    是誰,到底是誰,為什麼會有這個吊墜,為什麼會知道她還有一個妹妹。

    想起那天綁架的情景,她悚然一驚,莫非,那三個綁匪知道她妹妹的下落,亦或知道她當年……

    “雲珠……”

    身後驟然響起徐婭卉的聲音,韓雲珠渾身一顫,下意識的將紙條和吊墜緊握在手中。努力的平復心中的慌亂,韓雲珠緩緩的轉過身,一眼就看到徐婭卉跟蕭沐沐站在身後。

    “媽,您叫我?”韓雲珠看著徐婭卉笑著問。

    徐婭卉詫異的看著她蒼白的臉色,以及緊握成拳的手,疑惑地問︰“雲珠,你怎麼了,手里藏的是什麼?”

    “沒……沒什麼……就是一個小紙團……”韓雲珠搖了搖頭,低聲笑著,半晌,見徐婭卉拿著包包,好像要出門,于是她便問,“媽,您這是要出去麼?”

    “是啊,媽想出去逛逛街,跟沐沐一起去。”頓了頓,她又有些埋怨的說道,“準備過來問你願不願意陪媽去逛逛的,你已經好久都沒有陪媽去逛過了。”

    一听她說要跟蕭沐沐一起出去逛街,韓雲珠的心里當下就不痛快了。怎麼搞得好像蕭沐沐是她的親生女兒一樣,明明那個女人只是個干女兒而已,她才是親生女兒好不好。本來這些天,爸媽對那個女人那麼好已經讓她的心里夠郁悶了,現在連逛街,她母親都要帶著那個女人去,儼然已經取代了她在這個家中的地位了。

    板著一張臉,韓雲珠悶悶的開口︰“不去,要去你們自己去。”

    “你這孩子,怎麼說兩句話就板臉色了呢,媽這不是在詢問你要不要去麼?”徐婭卉無奈的看著這個被自己寵壞的女兒。

    當年,自從小女兒失蹤之後,她幾乎將所有的疼愛都給了大女兒,儼然將小女兒的那份愛也給了她,如今才養成了她這副驕縱的性子。

    “都有人陪你去了,你還問我做什麼。”韓雲珠沉著臉郁悶的開口,本來那吊墜的事情就弄得她心神不寧,這會蕭沐沐又頂替了她的位子陪母親去逛街,她的心里都快煩死了。

    听韓雲珠的語氣很不好,徐婭卉頓時板了臉上,生氣地吼道︰“你是我的女兒,我不問你問誰?每次讓你賠我逛街的時候,你就說你沒時間,我現在提前問你一下,你又怪我詢問你了,你這孩子怎麼變得越來越不可理喻了。”

    “是,我是不可理喻,就她好,你們干脆讓她做你們的女兒好了,還要我這個女兒做什麼?”韓雲珠指著蕭沐沐氣憤的吼完,然後朝著樓上沖去。

    徐婭卉見狀,氣得渾身顫抖,盯著她的背影低吼道︰“你這孩子,看來我平時真的是把你給慣壞了,瞧你現在這性子,看以後哪里還有男人受得了你。”

    “干媽,您別生氣……”蕭沐沐見徐婭卉氣得發抖,慌忙輕拍著她的背,低聲開口,“可能雲珠姐現在心情不好,所以說話沖了些,您千萬不要怪她,讓她靜一靜就好了。”

    “唉,雲珠要是有你這麼懂事,我也就省心多了,可你瞧瞧她那樣子,真是越大越驕縱。”徐婭卉唉聲嘆氣的說著。

    韓雲珠听到他們的對話,頓時氣得捶了捶牆壁,就知道,她就知道她在他們的心里還不如那個他們所謂的干女兒,氣死她了。

    大型商場內。

    徐婭卉拿著一條淡紫色的裙子走到蕭沐沐的面前,笑道︰“沐沐,我覺得這條裙子挺適合你的,去試試吧。”

    “我?”蕭沐沐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紫色比較大氣,我不適合吧。”

    “相信自己,你適合的,快去試試吧。”徐婭卉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

    見徐婭卉這麼說,蕭沐沐也不好再拒絕,慌忙拿著裙子往試衣間里走去。

    半晌,她再出來的時候,已經好似變了一個人一般,一襲淡紫色長裙襯托得她優雅動人。她的皮膚本來就白,和著那淡紫色,看起來更是白皙。

    “干媽,好……好看嗎?”蕭沐沐提著裙擺有些不好意思的問。

    “好看。”徐婭卉笑了笑,走到她的面前,仔細的打量著她,發自內心的說道,“真好看,真的很適合你。就這件了,干媽買來送給你。”

    “干媽,不用……”

    “這件,還有那幾件一起買單。”蕭沐沐還想說什麼,徐婭卉頓時打斷了她的話,看向營業員說道。

    半晌,看蕭沐沐還愣著,徐婭卉不禁拉著她的手笑道︰“沐沐啊,自從你來了我們家以後,耀國比以前開心多了,我還得謝謝你呢。”頓了頓,她的語氣忽然低了下來,“我的小女兒要是還在,估計也跟你一樣大了。”

    一提起她的小女兒,徐婭卉的臉上總會晃過一抹憂傷。蕭沐沐幾乎可以想象得到,那時候她的小女兒失蹤的時候,她是有多麼的傷心和痛苦。

    蕭沐沐抿了抿唇,攬著她的肩低聲說道︰“干媽,過去的事情您就別想了,如果您想您的小女兒了,那您就將我當成您的小女兒吧。”

    徐婭卉怔了怔,半晌,抱著她低聲道︰“好,好……媽有你這麼個懂事體貼的女兒,媽是真心高興。”

    一開始,她因為雲珠討厭她的關系,對這個丫頭也有些排斥,不過幾天相處下來,她倒是真心的喜歡這個丫頭了,這丫頭乖巧懂事,也難怪耀國會喜歡她。

    買完衣服,蕭沐沐和徐婭卉剛走進電梯,一抹熟悉的身影瞬間從眼前一晃而過。蕭沐沐的心髒猛的一抽,下意識的想走出電梯,然而她才剛跨了一步,電梯的門驟然合上了。

    蕭沐沐緊緊的握著購物袋,一顆心沉沉的痛著。好多天了,好多天都沒有見到那個臭痞子了,她真的好想好想念那個臭痞子,發了瘋的想念。

    “董事長,怎麼了?”

    “沒什麼。”葉辰淡淡的搖了搖頭,將視線從緊閉的電梯門上收回,深邃的眸中悄然閃過一抹思念。

    到了下午五點半的時候,韓雲珠便已經坐不住了,想起六點鐘還要赴約,她的心里便一陣慌亂,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有什麼意圖,她又不敢告訴任何人,畢竟當年……

    猶豫了良久,她終是拿起包包出了門,剛坐上車,她就看到徐婭卉和蕭沐沐回來了。

    徐婭卉見她要出門,不禁關切地問︰“雲珠,這個時候了,你要去哪里?馬上就要吃晚飯了啊。”

    “出去見一個朋友。”韓雲珠悶悶的說了一句。

    徐婭卉眉頭一皺,生怕她交了什麼不好的朋友一般,急急地問︰“這個時候了,你要去見什麼朋友啊,男的還是女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問這麼多做什麼。”韓雲珠悶悶的說完,驟然發動了車子。

    徐婭卉見她這個態度,頓時氣得渾身發抖,拽著蕭沐沐的手臂,氣呼呼地說道︰“沐沐,你瞧瞧,你瞧瞧她這是什麼態度,你瞧瞧……”

    “媽,您別氣了,雲珠姐肯定只是心情不好,沒事的哈。”蕭沐沐安慰著她,眉間悄然劃過一抹自責。韓雲珠現在對母親變成了這個態度一定是因為她的緣故,看來,她是該離開了。

    到達沁林公園的時候,韓雲珠的神經都是緊繃的,不過這個時候公園里有很多人散步,看著那麼多人,她緊張的心也漸漸的緩和了許多,這麼多人,料想對方也不敢對她怎麼樣。

    “你好,韓雲珠小姐。”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神醫嫡女 豪門主母 八零嬌妻逆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