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大叔,你真迷人 > 第189章 寒宇,救救我

第189章 寒宇,救救我

作品: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雲七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身後突然響起了一陣男中音,韓雲珠渾身一顫,驚惶的轉過身看去,赫然看見一個中年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而這個中年男人正是那兩個齷齪綁匪的頭頭,也是搶走她銀色吊墜的男人。

    韓雲珠謹慎的看著他︰“是你約我過來的?”

    “呵呵……”眼前的男人怪異的笑了笑,忽然問,“怎麼樣,我送給你的銀色吊墜跟你自己的有什麼區別?”

    一提起那個銀色吊墜,韓雲珠渾身抖了抖。極力的壓下心中的慌亂,她冷聲問︰“你怎麼會有那個銀色吊墜?你到底想干什麼?”

    蕭振清唇角的詭笑越扯越大,漫不經心地問︰“這麼多年過去了,想必你父母都很想念那個小女兒吧,也就是……”他說著,看向韓雲珠,笑得別有深意,“你妹妹。”

    韓雲珠渾身一顫,臉色驟然變得慘白︰“你……你到底是誰,你怎麼知道我還有一個妹妹。”

    蕭振清詭異的笑了笑,說道︰“二十年前,我看到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將一個幾月大的奶娃娃扔在了路邊。”

    隨著蕭振清的話音落下,韓雲珠嚇得渾身一抖,整個身子都朝著後面搖晃了幾下,嚇得連站都站不穩。

    看著她驚懼的反應,蕭振清笑得越發的詭異︰“韓雲珠小姐,那個七八歲的小女孩應該就是你吧,你可戴著跟你妹妹一樣的吊墜呢,雖然上面的字跡不同。”

    韓雲珠嚇得手都在抖,顫聲問︰“你認識我妹妹?她還活著?”

    “呵呵,想不到韓雲珠小姐比我還心狠,小小年紀就將自己才幾個月大的親妹妹扔在路邊上,任她自生自滅,唉,這事要是被你父母知道了,還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呢。”

    “你……你閉嘴……”韓雲珠顫抖的低吼,冷冷的看著他,“你到底想怎樣?”

    “你放心,我既然將你妹妹的銀色吊墜寄給了你,那便不會輕易的將當年的事情告訴你父母,不過,我想要的你也必須給我。否則……”

    “你想要什麼?”韓雲珠緊盯著他冷冷的問。

    “簡單,我要的只是錢。”蕭振清定定的看著臉色發白的韓雲珠笑道,“韓大小姐,你們家是這座城市里最大的財閥,想必這個條件不會難倒你的吧。”

    “你想要多少?”韓雲珠緊繃著聲線問。

    “一億。”蕭振清笑著落下三個字。

    韓雲珠眸色沉了沉,冷聲開口︰“你的胃口倒是不小。”

    蕭振清眸色驟然危險一眯,冷聲笑道︰“話我就說到這里,待會我會發個賬戶給你,明天下午五點之前,你若沒有將錢一分不少的匯到那個賬戶,那麼休怪我將當年那件事昭告天下。”

    韓雲珠神色倉惶的看著那個男人漸漸離去的背影,心中滿是慌亂和恐懼。這麼短的時間,她該去哪里湊齊一億。

    如今那個男人將她妹妹的吊墜都寄給了她,所以那個男人所說的由不得她不相信。莫非當年,她妹妹就是被這個男人撿了去,如今已長大成人。那她妹妹到底是誰呢,如果她妹妹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後,會不會回韓家認祖歸宗。如果她將一億給了那個男人之後,那個男人又讓她妹妹回來認父母,揭穿當年的真相怎麼辦。

    越想心中越是慌亂,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家的,剛走進家門就看到韓耀國和徐婭卉以及蕭沐沐坐在桌子上吃飯,那三人有說有笑的樣子硬是刺痛了她的眼,瞧瞧,他們多像一家三口,而她……卻像是一個外人一般。

    “雲珠,你回來啦。”徐婭卉見她回來,不禁站起身笑道,“我們才剛開始吃,快過來一起吃飯。”

    “你們吃吧,我沒胃口。”韓雲珠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往樓上走去。

    徐婭卉臉色沉了沉,氣憤的開口︰“這孩子最近是怎麼了,跟吃了火藥似的,說話那麼沖。”

    “別管她,我們自己吃。”韓耀國悶悶的說了一句,夾了一塊紅燒肉到蕭沐沐的碗里。

    “謝謝干爸。”蕭沐沐慌忙點頭笑著,然後垂眸的瞬間,她的眸中悄然劃過一抹愧疚和失落。

    若是她沒有賴在這里,韓雲珠跟父母的感情一定很好,不至于像現在這般說兩句就鬧脾氣。

    韓雲珠怕是因為看到父母最近對她這麼好,而冷落了她,所以她才會不高興吧。到底也只是一個孩子心性,怕自己的父愛母愛被別人搶走,所以鬧了些小脾氣。

    其實她真的很羨慕韓雲珠,有父母常伴左右,而且她的父母真的很疼她。如果她也有這樣的父母,那該有多好。

    韓雲珠一回到家里便將自己緊緊的關在房間里。韓耀國以為她在耍小孩子脾氣,所以沒有理她,由她去了。徐婭卉雖然擔心韓雲珠餓壞了肚子,但是她的心里還是有些氣,所以也沒有去理會韓雲珠,只是坐在客廳里看電視。

    蕭沐沐抿了抿唇,叫佣人做了幾樣韓雲珠愛吃的菜,然後自己送到韓雲珠的房間去。

    她覺得她還是得向韓雲珠解釋一下,畢竟父母不比愛人,她要讓韓雲珠明白,自己的父母,不管怎麼樣都不可能被別人給搶走的。

    來到韓雲珠的房門前,蕭沐沐先敲了敲門,半天都沒有人應聲,她不禁低聲喊道︰“雲珠姐,你睡了嗎,雲珠姐,再不應聲,我就進來了哦。”

    蕭沐沐說完,在門外又等了一會,依然沒有人應聲。她抿了抿唇,不禁握著門把手輕輕的擰了擰,門一下子就被她給擰了開。

    房間里的燈亮著,卻沒有人,不過浴室里卻有水聲傳出來,想必韓雲珠此時正在洗澡。

    蕭沐沐彎腰將飯菜擱在茶幾上,剛準備出去,然而直起腰的瞬間卻驟然看見茶幾腳那里落下了一個銀色的小吊墜。

    那個小吊墜怎麼看怎麼覺得熟悉,她疑惑的將吊墜撿起,仔細的端詳著。然而當她看到吊墜上面刻的字時,她渾身驟然一顫,小時候的一幕瞬間閃現在腦海。

    “爸爸,今天老師問我們的名字都有什麼屬意,同學們都回答了,就我不知道,老師讓我回來問問你。”

    “你的名字也沒有什麼屬意,就是這個吊墜,它上面有個沐字,而你小時候又總戴著它,所以我就給你取名叫沐沐了,怎麼,沐沐不好听嗎?”

    “好听。”

    是了,這個吊墜她小時候在蕭振清的手里見到過,蕭振清還說她的名字就是根據這個吊墜上的字來的。不過,這個吊墜怎麼會在韓雲珠的房間里。那天晚上,蕭振清不是綁架了韓雲珠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蕭沐沐反復看著手中的吊墜,越看越覺得熟悉。

    “誰讓你進來的?”身後驟然響起了一陣冷戾的低喝聲。

    蕭沐沐嚇得渾身一抖,連手里的吊墜都抖落在了地上。看到那個吊墜,韓雲珠神色一慌,在蕭沐沐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驟然沖過去撿起了那個吊墜緊緊的握在手中。

    蕭沐沐怔怔的看著她驚慌失措的反應,不明白她為何那麼緊張那個吊墜,那明明是她養父的吊墜啊。

    韓雲珠眸光冷然的看著她,語氣冰冷的開口︰“誰讓你進來的,給我滾出去。”

    “雲珠姐,你別這樣,我看你晚上沒有吃飯,所以給你送了一些你愛吃的飯菜來了。”蕭沐沐指著茶幾上熱騰騰的飯菜低聲說道。

    韓雲珠淡漠的瞥了一眼那些飯菜,冷哼︰“我不吃,拿走。”

    “雲珠姐,你別這樣,我知道你討厭我,但是希望你別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蕭沐沐看著她,抿了抿唇,聲音有些黯然的說道,“葉辰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干爸干媽終究是你的親生父母,就算他們再怎麼對我好,我也是搶不走他們的,所以,你以後別再那樣對干媽說話了,你這樣她的心里真的很難過。”

    “我們家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來管了,我愛怎麼跟我媽說話就怎麼跟我媽說話,那是我的親媽媽,你這個外人有什麼資格在這里說我。”一听她那話,韓雲珠驟然厭惡的低吼。真是的,說得好像她自己才是徐家的親生女兒一樣。

    蕭沐沐沉了沉眸,低聲說道︰“雲珠姐,你知道嗎,我真的很羨慕你,有這樣好的爸媽,這種親情真的很可貴,我只希望你能夠珍惜。”

    “呵,別用這種教訓人的口氣跟我說話。”韓雲珠諷刺的輕笑了一聲,說道,“你終究不過只是一個外人而已,我跟我的親爸親媽怎麼相處,還用不著你來管,搶了我的未婚夫不說,這會還有臉指責我不孝,拿著你的飯菜趕緊給我滾,別在這里假惺惺了。”

    見秦碧依眉宇間都是對她的厭惡,蕭沐沐抿了抿唇,低聲開口︰“好吧,你早些休息。”說完,她轉身正準備離開,忽然記起那個銀色吊墜,她慌忙轉身,看著韓雲珠疑惑的問,“雲珠姐,那個吊墜……”

    “吊墜怎麼了?”韓雲珠下意識的握緊手中的吊墜,眸光陰沉的盯著她。心中卻升騰起了一絲慌亂。這個女人她為什麼會問起吊墜,難道她見過這個吊墜。

    見她神色緊張,蕭沐沐慌忙笑了笑,低聲說道︰“那個吊墜好像是我爸爸的,我記得上面那個沐字,我的名字就是這麼來的,不過,我就是不明白,這個吊墜怎麼會在雲珠姐你的手里。”

    听著蕭沐沐的話,韓雲珠臉上的血色一瞬間褪盡,眸中滿是驚恐和慌亂。

    天啊,莫非蕭沐沐就是……就是她當年扔掉的那個女娃娃,她的妹妹。莫非當年,就是那個恐嚇她,讓她拿出一億的男人將她撿了回去,養到現在這般大。

    可是,為什麼她會住在他們家,看她的樣子,她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那麼,那天晚上,她和父親被綁架的時候,這個女人是無意中出現在那里,還是那個恐嚇她的男人有意為之,天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其中是否有什麼陰謀,而這個女人跟那個恐嚇她的男人又是否是在里應外合的算計她。

    無盡的恐慌和無助在心底瘋狂滋長,她握著吊墜的手都在顫抖。

    見韓雲珠一直都不說話,而且臉色也變得慘白慘白,她不禁擔憂地問︰“雲珠姐,你怎麼了?”

    極力的壓下心中的恐慌,韓雲珠定定的看著她,問︰“你說這個吊墜是你父親的?那是你親生父親嗎?”

    “不是。”蕭沐沐搖了搖頭,有些失落的開口,“我是我父親撿回去的,從小就跟父親相依為命。”

    被父親撿回去的?

    听到那一句,韓雲珠心中那點僥幸瞬間蕩然無存。看來她真的是……真的是她的妹妹。

    再看向那個女人的時候,她心中五味陳雜,不安和惶恐將心中那點點愧疚沖散得蕩然無存。

    韓雲珠緊緊的握著那個吊墜,低聲開口︰“這個吊墜是我撿的,但也不能憑你說是你父親的,那就是你父親的。”

    蕭沐沐抿了抿唇,笑著說道︰“我只是覺得奇怪為什麼這個吊墜會在你這里,並沒有想要奪回那個吊墜的意思。”

    “既然是這樣,那你出去吧,以後別擅自進我的房間。”韓雲珠冷冷的說。

    蕭沐沐垂眸有些抱歉地說道︰“好,我以後不會這樣了。”說完,她便靜靜的退出了房間。

    韓雲珠眸光復雜的看著背影,心中越來越惶恐。該怎麼辦,妹妹已經回到了韓家,而且還跟她的爸爸媽媽那麼親密,萬一有一天爸爸媽媽發現了她就是他們的小女兒,甚至是發現了當年的真相,那她又該怎麼辦。她會不會被爸爸媽媽趕出韓家。

    所有的恐慌在心中縈繞,讓她寢食難安。

    蕭沐沐心事重重的回到房間,想起那個吊墜,她就想起了蕭振清,心里一陣堵得慌。

    再加上韓雲珠剛剛那副慌亂無措,又那麼在意那個吊墜的樣子,她的心里又是一陣疑惑和不解。

    甩了甩頭,她在衣櫃中拿出睡衣準備去洗澡,忽然,一股急促的惡心瞬間從胃里翻涌了起來。

    她慌忙沖進浴室,趴在洗手台上痛苦的嘔吐著,吐了良久,直到將胃里吐空了,那股惡心才慢慢的平息了下來。

    直起身子,她看著鏡子中那張蒼白的容顏,眉間瞬間劃過一抹疑惑。自己的腸胃一直都很好的,對什麼都不過敏,而且吃嘛嘛香,怎麼今天會吐成這個樣子,難不成晚上把胃給吹涼了?

    滿心疑惑的搖了搖頭,她洗了把臉,然而心不在焉的去洗完澡。

    洗完澡後,一陣倦意很快就襲了上來,她一躺到床上,還來不及思念一下臭痞子,眼皮子就跟打架似的,思緒也開始飄忽,沒一會就睡著了。

    徐婭卉輕輕地推開她的房門,準備找她說說心里話的,見她睡著了,便只能靜靜的退了出去,心中劃過一抹疑惑,這孩子一向都睡得很晚的啊,怎麼今天這麼早就睡下了。

    輕輕的帶上房門之後,她抿了抿唇,最後還是朝著韓雲珠的房間走去。也不知道那丫頭還在生氣沒。

    韓雲珠趴在床上仔細的看著那個銀色吊墜,吊墜中間的那個“沐”字刺得她的眼楮生疼生疼。妹妹的吊墜上刻的就是“沐”字,而她刻的是“珠”字。

    想起那一億的巨款,她的眉間滿是憂愁。那麼多錢,又不能找父母要,又不能偷偷的挪用公司的公款,這麼短的時間,她又該怎麼去籌集。那個男人把她也想象得太有錢了吧。是,韓家是有錢,可是掌權的人又不是她。而是她那鐵面無私的父親。

    她要是開口跟父親借這筆龐大的款項,父親一定會追根究底的,到時候查出了當年的事情可就不好了。

    怎麼辦?她到底該怎麼辦?

    突然,一陣開門聲猛地響起,她下意識的將銀色吊墜藏在枕頭下,皺眉看向門口低吼道︰“是誰,進來之前不知道要敲門嗎?”

    徐婭卉被她吼得一怔,半晌,沉著臉色不悅地說道︰“親媽進自己閨女的房間難道也要敲門嗎?”

    見進來的人是徐婭卉,韓雲珠的臉色緩和了許多,卻仍是一臉悶悶不樂地問︰“你來我房間做什麼?”

    “媽找你聊聊天,說說心里話不行啊。”徐婭卉走到床邊上坐下,看著她悶悶不樂的小臉,埋怨的說道,“你這孩子最近是怎麼了,跟媽說話老是這麼沖?”

    “你不是有另外一個閨女了麼,還找我說心里話做什麼,你去找她啊。”韓雲珠悶悶的說道,語氣中含著一抹濃濃的醋意。

    徐婭卉怔了怔,似乎到這個時候才發覺原來這孩子是吃蕭沐沐的醋了。

    無奈的笑了笑,徐婭卉摸著她的頭說道︰“傻孩子,你還吃沐沐的醋了。”

    “誰說我吃她的醋了,明明就是你們最近太偏心她了,對她這麼好,你們的眼里還有我這麼女兒麼?”韓雲珠悶悶的開口,語氣中滿是埋怨。

    徐婭卉再次無奈的笑了笑,說道︰“傻孩子,不管我跟你爸爸對沐沐如何的好,她終究只是一個干女兒,怎麼可能及得上你,如今我跟你爸爸就你這麼一個親生女兒了,你在我們的心里是無人能替代的,知道嗎?”

    “真的嗎?”韓雲珠抓著徐婭卉的手,不確定的問了一句。

    徐婭卉慈祥的笑了笑,抱著她低聲說道︰“雲珠,在這個世界上,你是媽最疼愛的人。任何人都取代不了你在媽心中的位置。”

    “那妹妹?”韓雲珠下意識的問,明顯感覺徐婭卉的身子顫了顫。

    半晌,徐婭卉輕輕的推開她,看著她,眸色黯然的開口︰“你妹妹失蹤了這麼多年,恐怕早已不在這個世上了,如今媽只剩下你這麼一個女兒了,所以媽會把所有的疼愛都給你,沐沐終究只是一個干女兒,媽雖然喜歡她,可是她在媽的心中遠不及你。所以,雲珠,別胡思亂想了好嗎?再這樣下去,媽會難過的。”

    听著徐婭卉悲傷的話語,韓雲珠的心中五味陳雜。半晌,她緊緊的抱著徐婭卉,難過的哭泣道︰“對不起,媽,這段時間是我耍小性子,讓你難過了,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這樣了。”

    “乖孩子,這樣就對了。”徐婭卉輕拍著她的背,柔聲笑著。

    即便徐婭卉如此的安慰她,韓雲珠的心里始終很不安。她低聲試探性地問道︰“媽,如果蕭沐沐就是妹妹呢,你和爸爸會怎麼樣?”

    徐婭卉微微的怔了怔,半晌,笑道︰“傻孩子,沐沐本來就是你的干妹妹啊。”

    “我說的是親妹妹。”

    “什麼?”韓雲珠的話音剛落,徐婭卉瞬間推開她,顫抖著聲音問,“你說沐沐就是你的親妹妹?”

    見徐婭卉如此的激動,韓雲珠的心中驟然一慌,抓著她的手臂,語氣有些急促又有些埋怨地說道︰“媽,我只是說的如果,你這麼激動做什麼?”

    “如果?”徐婭卉的眸色暗淡下來,語氣滿是失落的開口,“我以為你說的是真的,也是,你妹妹失蹤了這麼多年都了無音訊,沐沐又怎麼可能會是你妹妹。”

    想到徐婭卉剛剛那般激動的反應,韓雲珠的心里更是惶恐,妹妹失蹤了這麼多年了,父母依舊那般的在乎妹妹。看來,妹妹在他們的心里真的很重要很重要,比她還要重要。

    韓雲珠緊緊的握著雙手,如此,她更加不能讓父母知道蕭沐沐就是他們當年失去的那個小女兒。

    翌日,隨著時間的流逝,韓雲珠的心里越發的慌亂。一億,要她在這麼短的時間里湊齊一億,又不能找父母親開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到下午一點的時候,韓雲珠便慌了。驚惶無措中,她驟然想到了一個人,來不及猜想那個人會不會幫她,她拿起包包就出了門。

    經過客廳的時候,徐婭卉突然叫住了她︰“雲珠,媽想去喝下午茶,沐沐今天身子不舒服,不能陪媽,要不你陪媽去吧。”

    壓下心中的焦急,韓雲珠轉過身看著徐婭卉低聲說道︰“媽,我今天約了朋友,改天再陪你去喝下午茶,拜拜。”

    “哎……你這兩天怎麼這麼忙啊……”徐婭卉看著她焦急走出去的背影,失落的喊了一聲。

    真是的,女兒大了都不願意陪她了。想起房間中身體不舒服的蕭沐沐,徐婭卉又吩咐佣人給蕭沐沐炖了一些補身的湯送上去。

    葉寒宇正垂首看文件,突然副總裁室的門被推了開,他的眉頭微微的皺了皺,不悅的抬起頭。當看到是一臉焦急的韓雲珠時,他眉間的不悅漸漸的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溫潤的笑意。

    “雲珠,好久都沒看到你了,你今天怎麼來了?”葉寒宇站起身,看著她笑問。

    韓雲珠快步沖到他的面前,緊緊的抓著他的手臂,神色惶恐的開口︰“寒宇,救救我。”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神醫嫡女 豪門主母 八零嬌妻逆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