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大叔,你真迷人 > 第191章 沐沐的身世(真相)

第191章 沐沐的身世(真相)

作品: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雲七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一想起待會將要發生的事情,韓雲珠的心里便忐忑不安。也不知道這事到底能不能解決,第一次這麼害人,心里難免不安,然而,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此時,她的心里萬分慶幸,還好有葉寒宇在。

    開著車很快就來到了江邊。這條江很長很長,有的區域很熱鬧,可有的區域卻很僻靜。

    韓雲珠驅車繞著江邊巡視了一圈,赫然看到蕭振清正靜靜的伏在圍欄上,周圍沒有什麼人,只有清冷的路燈。

    她不知道葉寒宇的人在不在這附近,于是她給葉寒宇打了一個電話。得知他的人在這附近,她的心里頓時安定了不少。

    她正準備下車,忽然旁邊的車窗被人敲了敲,她心中一驚,慌忙轉過頭看去,正是葉寒宇。她又慌忙打開了車門,葉寒宇坐了進來,看著她沉聲開口︰“你不用下去,危險,有他們就夠了。”

    听完葉寒宇的話,韓雲珠的心里恨恨的一顫,急忙轉過頭朝著蕭振清的方向看去,赫然看見有三個人拿著刀子朝著那個那個男人走去,而那個男人始終背對著他們,面向江面,絲毫都沒有察覺危險的降臨。

    韓雲珠不禁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手,心里緊張得喘不過氣來。

    察覺到她的緊張,葉寒宇伸手覆在她的手背上,低聲開口︰“別怕,有我在。”

    “嗯。”韓雲珠點了點頭,疑惑的問,“寒宇,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還是,你們早就到這里來了?”

    “我和我的人一直都在來江邊的那條路上等著,你出現後,我們便跟著你來了。”

    “啊……”

    葉寒宇剛說完,一陣淒厲的慘叫聲驟然響起,韓雲珠的心底狠狠一顫,下意識的朝著江邊看去。

    只見蕭振清抱著左邊肩膀,狼狽的躲閃著那三個人揮過來的刀子。

    韓雲珠的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下意識的緊緊掐著葉寒宇的手臂。

    葉寒宇垂眸淡淡的看了一眼她掐在他手臂上的手,唇角微微的牽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眼看著蕭振清又挨了幾刀,韓雲珠緊張得手都在顫抖。

    然而蕭振清在地上滾了幾圈,忽然憑著最後一口氣猛的朝著馬路上沖去,韓雲珠臉色一白,看向葉寒宇,急聲問︰“寒宇,怎麼辦,他要跑了。”

    葉寒宇看著那襲像螻蟻一樣掙扎逃命的身影,眸光危險一眯,冷酷的開口︰“開車撞過去。”

    “什麼?”韓雲珠震驚的叫了一聲,蒼白的臉上滿是惶恐。

    葉寒宇靜靜的看著那抹身影,冷聲道︰“別猶豫,等他跑到旁邊那個車道上,那麼他就真的跑了。”

    韓雲珠緊緊的握著方向盤,一雙縴細的手都在顫抖。

    眼看著那個男人要沖到旁邊的車道上,韓雲珠陰冷的眯了眯眸,握緊方向盤,猛的朝著那個男人撞去。

    車子擦過那個男人的身,那個男人狼狽的摔倒在地上,卻還是拼盡了最後一口氣爬起來朝著對面的樹林中跑去。

    韓雲珠見沒撞到他,正準備轉彎再撞過去,然而迎面頓時有幾輛車開了過來,阻礙了她的前進。在後面追趕的那三個人,也被那穿梭的車輛阻隔在這邊車道上。

    等車子全部開過去之後,對面哪里還有那個男人的身影。韓雲珠臉色驟然變得慘白,抓著葉寒宇的手,倉惶的開口︰“寒宇,怎麼辦,他跑了,他真的跑了,他肯定會將二十年前的那件事告訴我爸媽的,他肯定會公開蕭沐沐的身世的,我該怎麼辦……”

    葉寒宇眸色沉了沉,萬萬沒想到這樣都能讓那個男人給跑了,看來那個男人的求生意識真的很強。

    搖下車窗,葉寒宇看向那三個拿刀的人,沉聲道︰“你們追過去,有什麼發現立刻向我匯報。”

    “是!”

    待那三人朝著對面的樹林追過去之後,葉寒宇回眸看向臉色蒼白的韓雲珠,低聲道︰“雲珠,別擔心,那個男人受了重傷,一點跑不了多遠的。”

    “那萬一讓他跑了怎麼辦。”韓雲珠嚇得瑟瑟發抖,“要是讓我爸媽知道我做的這些事,他們一定不會原諒我的,一定不會認我這個女兒的。”

    “雲珠,別怕,听我的話,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有什麼消息,我立刻通知你。”葉寒宇握著她的手沉聲說道。

    韓雲珠呆呆的看著蕭振清逃走的方向,一張臉慘白慘白,心中滿是惶恐和不安。

    葉寒宇見她這般的驚慌失措,擔心她開車會出事,于是便親自將她送回了家。

    家里燈光通明,一進門,她就聞到了廚房里炖雞湯的氣味,她不禁朝著廚房看去,頓時看到佣人正在廚房里忙活。

    “小姐,您回來了?”佣人沖著她恭敬的打了聲招呼。

    她皺了皺眉,淡淡地問︰“不是剛吃過晚飯麼,怎麼又在炖湯,誰要喝。”

    “是先生吩咐我給沐沐小姐炖的。”佣人說著,臉上驟然浮起了一抹喜悅,“沐沐小姐懷孕了,先生讓我這頓時間好好的照顧她,多給她炖些有營養的補品。”

    韓雲珠听罷,眸中驟然劃過一抹濃濃的嫉妒,垂在身側的手下意識的收緊。

    那個女人真的懷孕了,懷的還是葉辰的孩子。而她的父母還那麼的疼那個女人,關心那個女人,那麼她呢,她在這個家有算什麼?

    那個女人已經搶走了她的未婚夫,現在還要來搶走她的父母麼?她到韓家是存心來報復她,還是另有目的。

    佣人見她的臉色變了,不禁低聲喊了一聲︰“小姐,您……您怎麼了?”

    韓雲珠驟然轉身,眸色陰冷的朝著樓上走去。

    那個女人的房門是開著的,有燈光從里面透了出來,還有她父母的笑聲。

    她悄然握緊了拳頭,一步一步的朝著那個房間走去。

    “沐沐,太好了,你懷孕了,我要做外公了。”韓耀國看著躺在床上的蕭沐沐,激動的說道。

    “瞧你,是干外公。”徐婭卉笑著糾正過來,半晌,拉著蕭沐沐的手,沉聲開口,“沐沐啊,你的身子本來就虛,懷孕後,身子骨恐怕更加虛弱了,所以這段時間要好好的調養身子,第一胎過了前幾個月就好了,知道嗎?”

    “嗯。”蕭沐沐滿心喜悅的點了點頭,半晌,疑惑的問,“干嘛,為什麼我懷孕了,老是想睡覺,而且還沒什麼胃口,可我閨蜜懷孕了,卻很有胃口啊,而且精神也挺好的。”

    可不是,知道自己懷孕後,蕭沐沐第一個就跟可可說了,還跟可可說了自己的身體狀況,而可可則告訴她,她懷孕的時候,除了有點犯惡心,其他的反應一點都沒有,怎麼她就這麼多反應呢。

    徐婭卉笑了笑,拍著她的手背慈愛地說道︰“你也別太擔心了,每個人的體質不同,反應自然是不一樣,你這還算好的,想當年我懷我小女兒的時候,連床都下不了,身子虛得很,以至于我那下女兒一生下來就瘦巴巴的。”

    “那是,當年你干媽懷第二胎的時候,脾氣還很不好,可憐你干爸我在床邊上給她伺候這伺候那的,正跟一保姆似的。”徐婭卉一說完,韓耀國頓時撇嘴悶悶的說道。

    徐婭卉听罷,眉眼一瞪︰“怎麼滴,你後悔當年那樣伺候我了?”

    “哪里,哪里……”似乎是怕徐婭卉生氣,韓耀國頓時笑嘻嘻的說道,“那都是我心甘情願的伺候你的,你是我老婆,我不伺候你伺候誰。”

    看著他們兩人拌嘴的樣子,蕭沐沐的心里暖烘烘的,感覺這兩人就好像是她的親生父母一樣,關心著她,疼愛著她。

    半晌,韓耀國抿了抿唇,看向蕭沐沐低聲問道︰“沐沐啊,你看你現在都懷了葉辰的孩子了,就沒想過回到葉辰的身邊麼?”

    “會的,我會回到他的身邊的。”蕭沐沐笑了笑,語氣堅定的開口。

    起初離開葉辰的時候,一小部分的原因是因為甦明薇,但是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她以為自己不能生育。如今她既然已經懷了葉辰的孩子,自然是會回到葉辰的身邊的。這段時間,她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那個男人。不知道那個男人知道她懷孕後,會高興成什麼樣子,一想到這一點,她的心里便滿是激動和喜悅。

    韓雲珠躲在房門口,眸光陰冷嫉恨的看著床上那個被她的父母關心和疼愛的女人,這一切原本應該屬于她才對。懷上葉辰的孩子的女人應該是她,能讓父母如此激動和開心的也是她才對,都是這個女人,為什麼小時候搶走屬于她的疼愛,長大後又來奪走屬于她的一切。

    她搶走葉辰後,她原本是想著要放棄的,可她為什麼還要來到韓家,還要來搶走她的父母。如此,便不要怪她心狠手辣。她已經變成了一個壞女人,既然能夠對蕭振清痛下殺手,那麼對她的孩子,她亦能如此。

    冷冷的看了那個女人一眼,她驟然轉身靜靜的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徐婭卉拍了拍蕭沐沐的肩膀,笑道︰“你在床上好好休息休息,待會林嫂會送雞湯上來給你喝,喝了就好好睡一覺,知道嗎?”

    “嗯,知道了,謝謝干媽。”蕭沐沐說著,伸出手拉著徐婭卉和韓耀國的手,低聲開口,語氣中滿是感動,“干爸干媽,有你們真好,你們就像沐沐的親生父母一樣關心著沐沐,沐沐真的很感謝你們。雖然沐沐從小就被自己的親生父母拋棄了,但是如今有你們的關懷,沐沐已知足。”

    韓耀國听罷,眸色一沉︰“你從小就被你的親生父母拋棄了?你上次不是說你還有一位父親麼?”

    蕭沐沐的眸色黯了黯,低聲開口︰“那位父親是我的養父,我很小的時候,是養父把我撿回去的,所以,我並不知道我的親生父母是誰,不過沒關系,沐沐有你們就已經夠了。”

    听著蕭沐沐的話,韓耀國下意識的凝了凝眉,心中頓時升騰起了一抹奇特的猜想。這沐丫頭該不會就是他當年丟失的小女兒吧。

    然而這個念頭剛從腦海中晃過,他瞬間無奈的甩了甩頭,心想自己還真是想小女兒想瘋了,世界上每天都有那麼多孤兒,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見韓耀國無奈的甩頭,蕭沐沐詫異的看著她,不解地問︰“干爸,你怎麼了?”

    “是啊,像個瘋子一樣甩頭做什麼?”徐婭卉也悶笑著問了一句。

    韓耀國笑了笑,嘆息般地說道︰“剛剛听完沐沐的話,我一瞬間以為沐沐是咱們丟失多年的小女兒呢。”

    蕭沐沐一听,渾身震了震,怔怔的看和韓耀國,心里莫名的緊張了起來。

    徐婭卉呆愣了半晌,忽然有些失落地說道︰“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巧的事情,一定是你想小女兒想瘋了。”

    “可能是吧。”韓耀國嘆了口氣,半晌,看向蕭沐沐,慈祥的笑道,“好了,沐沐,我跟你干媽先出去,你好好的休息。”

    “嗯,好的,你們也早點休息。”蕭沐沐沖著他們笑了笑,然而心中到底還是有些失落。她當然希望他們就是自己的親生父母,可正如徐婭卉所說,世界上不可能有這麼巧的事情。

    最近葉辰每天都很晚回家,因為他不想一個人面對空蕩蕩的屋子,看著他們曾經生活過的地方,他只會發了瘋的想念那個丫頭,最後想得心痛到麻木。越想越是心疼,可他就是抑制不住對她的思念。

    有時候他會去那個小租屋待很久很久,在那里,有更多關于他們的美好回憶。他感覺,要是那個丫頭再不回來,他都要得相思病而死了。

    而這一次,他也徹底的體會到了那個丫頭的狠心,居然能藏得如此得縝密,任他發了瘋的找都找不到。

    這日,他從酒吧回來,剛將車開進院子,他就感覺有些不對勁。院子里似乎有人潛進來了。

    走下車,他眸光冷然的看了一眼四周,半晌,沖著一個花壇沉聲低喝了一聲︰“是誰,給我滾出來。”

    然而半天,都沒有人從那個花壇里走出來。他的眼眸危險的眯了眯,頓時朝著那個花壇走去。

    隨著他的靠近,在院子里的燈光照耀下,他赫然發現地上有點點血跡。

    心中一沉,他的神經也開始緊繃起來。會是誰呢,居然敢潛進他的院子,而且好像還受了傷。

    “是我,葉……葉先生……”

    就在他快到走到花壇的另一邊時,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驟然爬了出來,虛弱的喊了一聲。

    看著坐在地上,全然陌生的男人,葉辰眸色一凜,冷聲開口︰“你是誰?”

    “我……我是沐沐的父親。”

    葉辰眸色一冷,頓時瞪著他冷聲問︰“你就是那個將沐沐賣掉的養父?”

    “是……是我……”蕭振清有些艱難的開口。

    葉辰心中雖然很疑惑這個男人為什麼會帶著重傷來找他,但是他的心里更多的是氣憤。他居然敢把他的臭丫頭給賣了,雖然那個時候他還不認識他的臭丫頭,但是這件事依舊不可饒恕,他的臭丫頭明明那麼渴望親情,他怎麼能那麼對她。

    葉辰冷冷的俯視著他,沉聲開口︰“說,你來找我做什麼,莫非是被人追債,所以才躲我這里來了?不過我告訴你,你既然能那麼對沐沐,就休想我會救你。”

    蕭振清听罷,慌忙拽著他的腿,艱難的開口︰“只要你肯救我,我就告訴你一個關于沐沐的秘密。”

    葉辰眸光一眯,冷聲開口︰“什麼秘密?”

    “你……你先救我……”他說完,便暈倒在了地上。

    葉辰靜靜的看著地上奄奄一息的男人,最後抿了抿唇,終究將那個男人塞進了車,往醫院里送去。

    說到底,這個男人終究是沐沐的養父,養了沐沐二十年,沐沐要是在這的話,肯定會救他的。所以,他不能讓沐沐失望,更何況,他還說要告訴他一個關于沐沐的秘密呢。

    將蕭振清送進急診室後,葉辰靜靜的坐在長椅上,心里又開始瘋狂的想念那個丫頭。等那個丫頭回來,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那個丫頭,竟然敢離開他這麼久,而且還了無音訊。

    “老板,讓……讓那個男人跑了。”

    葉寒宇眸光冷了冷,低聲開口︰“我知道了,下去吧。”

    夜晚,城市的燈光總是那般的璀璨耀眼,好像永遠都不會熄滅一般。

    葉寒宇走到落地窗前,靜靜的看著漆黑的夜空,心中暗自低喃︰“莫非,天意如此。”

    掛了手機後,韓雲珠抱著雙臂坐在床腳,整個身子都在瑟瑟發抖。

    還是讓那個男人跑了,不久之後,她的父母就會知道當年妹妹失蹤的真相了吧,不久之後,她就被父母趕出韓家吧。

    她該怎麼辦,沒有了父母,沒有了家,她又該何去何從。

    都是那個女人,都失蹤了二十年了,為什麼還要回來,為什麼還要奪走屬于她的一切,將她推入萬劫不復的地獄。她好恨,好恨那個女人,從來都沒有像這般憎恨一個人。

    “雲珠……你睡了嗎?雲珠?”

    門外響起徐婭卉關切的聲音,韓雲珠驟然死死的咬著被褥,悲戚的哭了起來。

    等一切真相都浮出水面之後,她的母親再也不會疼她了吧,還有她的父親,一定不會放過她的吧。

    她原本有個幸福美滿的家,有疼自己的爸爸媽媽,可還是被那個女人給毀了,她恨死了那個女人。

    見房間里沒有半點聲響,徐婭卉以為她是睡下了,于是靜靜的走開了。

    蕭沐沐撫著自己的小腹,呆呆的看著天花板。只要一想到那里有一個小生命正在成長,她的唇角便會不自覺的浮起一抹溫柔的弧度。

    臭痞子知道了她懷孕的消息後,該有多開心呢。怎麼辦,這一刻好想見到她的臭痞子。只是,不知道甦明薇現在還在不在他們的那個家里,也不知道那個女人跟她的臭痞子的關系怎麼樣了。唉,不管了,她在心里已經暗暗的下了決定,明天就去找她的臭痞子去。

    葉辰在急診室的門外等了良久,蕭振清終于被推了出來,送進了病房。

    醫生告訴他,蕭振清的身上雖然多處受傷,但是並沒有傷到要害,只是失血過多,注意調養就可以了。

    葉辰在蕭振清的病床邊上守了一夜,畢竟他的丫頭不在身邊,他在哪里也就無所謂了,更何況,他還等著蕭振清告訴他關于他丫頭的秘密呢。也不知他的丫頭身上能有什麼秘密。

    清晨的時候,蕭振清醒了,葉辰坐在病床邊淡淡的看著他︰“關于沐沐的秘密是什麼?”

    蕭振清掙扎著坐了起來,看著他沉聲問︰“葉先生,你……你是真心愛沐沐的嗎?”

    葉辰听到這個問題,頓時諷笑了一聲︰“蕭先生,你都能把沐沐給賣了,似乎已經沒有資格問我這樣的問題了吧。”

    蕭振清听到他的諷笑,臉上驟然劃過一抹愧疚︰“我知道我賣掉沐沐是我的不對,只是我當時真的沒有辦法了,高利貸說如果我不及時還錢,他們就要剁了我的手腳,我是真的怕了。”

    “呵,你害怕被人剁了你的手腳,你就忍心把沐沐賣到那種地方?”葉辰諷刺的笑了笑,語氣冰冷的開口,“沐沐有多渴望親情,你難道不知道嗎?”

    “我……我知道我混賬,我知道我對不起沐沐……”蕭振清驟然悲戚的哭了起來,“我當時只是一時糊涂,現在真的後悔了,即便在電視上看到她已經跟你在一起了,變成了有錢人,我也不敢來找她,我是真的沒臉見她了……”

    “夠了,你那些懺悔的話還是留著說給沐沐听吧。”葉辰冷漠的打斷他的話,語氣冰涼的開口,“好了,現在該說說你所知道的關于沐沐的秘密了。”

    蕭振清黯然的垂了垂眸,頓了好半晌,才認真的看向他︰“其實……其實沐沐是韓家的小女兒。”

    葉辰的心底驟然一顫,緊緊的盯著他︰“你說什麼?”

    “沐沐是韓氏財閥的二千金。”蕭振清說著,頓了頓,繼續說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極力的壓下心中的震驚,葉辰沉聲開口︰“此事當真?你怎麼會知道?”

    “二十年前,我看到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將一個奶娃娃扔在了路邊,那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是發了什麼善心,亦或是覺得自己太孤獨了,于是就將那個小娃娃撿回去收養了。小奶娃的脖頸上掛了一個銀色吊墜,吊墜上刻了一個沐字,于是我就給她取名叫蕭沐沐了。”

    “你說小時候扔掉沐沐的人不是她的父母,而是一個七八歲的女孩?”

    “對,那個女孩就是沐沐的姐姐韓雲珠。”蕭振清沉聲說道,從身上掏出了一個銀色吊墜遞到葉辰的面前,“這是韓雲珠的吊墜,跟沐沐身上戴的一模一樣,只不過上面刻的是珠字,前幾天,我和兩個手下綁架韓雲珠的時候,無意中在她的身上看到了這個銀色吊墜,所以才知道原來沐沐就是韓家的女兒。”

    葉辰接過銀色吊墜,看著上面的“珠”字,眸色驟然危險的眯了眯,沒想到韓雲珠小時候就那麼惡毒。

    “沐沐的吊墜我看著挺值錢的,所以在她小時候我就給她收了起來,幾次想拿去當了,但是一想到這個應該是沐沐身份的象征,將來她要找親生父母還可以靠這個找,于是終究忍住了那股沖動。”

    听著蕭振清的話,葉辰心中對他的成見頓時消散了不少,半晌,他看著他,低聲問︰“沐沐的吊墜呢?”

    “沐沐的吊墜,我寄給韓雲珠了,當時想著用那個勒索一下韓雲珠,沒想到就招來了殺身之禍。”蕭振清心有余悸的說道,“我還真沒想到沐沐的姐姐竟然那麼心狠手辣,想殺我滅口。”

    “相信韓雲珠現在已猜到了你將那個秘密告訴了別人,所以她應該不會再派人來殺你。你先在這好好休息。”

    葉辰說完,便拿著手里的吊墜急匆匆的走出了病房,英俊的臉上帶著一抹沉冷。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神醫嫡女 豪門主母 八零嬌妻逆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