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大叔,你真迷人 > 第192章 葉辰,快救我們的孩子

第192章 葉辰,快救我們的孩子

作品: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雲七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韓耀國剛下車,正準備走進韓氏企業大廈,忽然一抹頎長的身影驟然攔在了他的面前。

    他微微一怔,下意識的抬眸看去,赫然看見葉辰正一臉嚴肅的站在他的面前。

    以前,因為他拋棄了韓雲珠,所以他很看不慣這個男人,認為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花花公子。可是自從知道他跟沐沐是真心相愛以後,他對這個男人倒是改觀了不少,畢竟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他不喜歡韓雲珠,那也不能怪他。

    只不過,不知他今天來找他是因為什麼事情,難不成他已經知道了沐沐就在他家里。

    如此想著,他笑著開口︰“不知葉先生一大早找我有什麼事情?”

    “我想跟你談談。”葉辰淡淡的開口,語氣中卻含著一抹不容忽視的認真,“關于您小女兒的事情。”

    韓耀國听罷,渾身猛的一顫︰“你知道我小女兒的下落?”

    葉辰淡淡的點了點頭,眉宇間盡是沉冷。對于一個父親來說,知道了自己丟失多年的小女兒的下落自然是激動的,然而同時他也將知道他的大女兒又是怎樣一個惡毒的人,如此,他將要告訴他的事情還真是喜憂參半。

    韓雲珠緊緊的握著手里的東西在廚房門口糾結了半晌,最終還是咬了咬牙,走了進去。

    “咦,小姐,您要吃點什麼嗎,我幫您做。”林嫂見她走進來,不禁疑惑的問。

    韓雲珠淡淡的瞥了一眼那炖湯的罐子,不答反問︰“你那是在炖什麼?”

    “哦,是太太吩咐我炖的,太太說沐沐小姐懷孕後,身子很虛弱,讓我每天都炖一罐補身子的湯給沐沐小姐喝。”

    韓雲珠听著,眸中悄然劃過一抹嫉恨。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東西。

    見她沒說話,林嫂不禁又問了一句︰“小姐,您要吃什麼嗎?”

    “不用了。”韓雲珠淡淡的開口,“餐桌上沒吃完的早餐還沒收拾呢,你去收拾一下,別只顧著炖湯。”

    “哦,好的,小姐。”林嫂恭敬的應了一聲,便急匆匆的走到客廳去收拾餐桌。

    待林嫂離開廚房後,韓雲珠冷冷的盯著那罐湯,眸中滿是陰狠。

    蕭沐沐,這是你逼我的!

    將手里的兩顆藥丸放進湯里之後,韓雲珠便若無其事的走出了廚房。

    “什麼,你說蕭沐沐就是我的小女兒。”咖啡廳里,韓耀國看著葉辰驚喜的叫了一聲。

    葉辰點了點頭,沉聲開口︰“當初將沐沐扔掉的人就是您的大女兒韓雲珠。”

    驚喜剛從心中一晃而過,然而他的這句話便如冷水一般,將他心中的欣喜和激動瞬間澆滅了,他看著葉辰,不可置信的開口︰“你說當初扔掉我小女兒的人是雲珠,這不可能,我小女兒失蹤的時候,雲珠才七歲。一個七歲的孩子怎麼可能這麼惡毒?”

    葉辰將韓雲珠的吊墜拿出來扔在韓耀國的面前,冷聲開口︰“這是韓雲珠的隨身物,上面刻了一個珠字,你應該認識。”

    韓耀國將銀色吊墜拿起來仔細的端詳,半晌,沉聲開口︰“沒錯,這是雲珠的,當初我的小女兒剛生下來的時候,我便花重金打造了這兩個吊墜,一個刻有珠字,一直給雲珠戴著,另外一個刻有沐字,戴在小女兒的身上。只是,雲珠的吊墜怎麼會在你的手里,我記得那天晚上,她的這個吊墜明明是被綁匪給搶走了。”

    “那晚的綁匪其中一個是沐沐的養父蕭振清。”葉辰語氣沉冷的說道,“蕭振清在看到雲珠的這個吊墜時,便已知曉沐沐的真實身份,而沐沐的那個吊墜一直都在蕭振清的手里,蕭振清看到了當年雲珠扔掉沐沐的情景,于是在知道雲珠和沐沐的身份之後,他便將沐沐的那個吊墜寄給了雲珠,以此來勒索雲珠,卻不想招來殺身之禍。”

    听著葉辰的話語,韓耀國震驚得說不出話來,頓了好半晌,他才不可置信的開口︰“你是說……沐沐的養父用沐沐的吊墜來勒索雲珠,結果被雲珠追殺?”

    “嗯。昨晚我救了奄奄一息的蕭振清,蕭振清便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我。”葉辰說著,看向韓耀國,語氣嚴肅的開口,“伯父,沐沐真的是您失散多年的小女兒,而您的大女兒卻一直都想置她于死地。”

    “你是說你在昨晚救了蕭振清,那這麼說,雲珠昨晚不在家,是去殺蕭振清去了,天啊,雲珠怎麼會變成這樣。”韓耀國痛心疾首的說著,半晌,驚慌的低喃道︰“如果,如果雲珠真的是你說的那般惡毒,如果蕭振清真的已經將沐沐的吊墜寄給了雲珠,那……雲珠會不會知曉沐沐的真實身份,她會不會傷害沐沐?”

    葉辰心中一沉,冷冷地問︰“伯父,您什麼意思,難道,您知道沐沐的下落。還是,雲珠正跟沐沐在一起?”

    “葉辰,走,你快跟我回韓家,沐沐就在韓家。”

    韓耀國說著,便慌忙朝著咖啡廳外面疾步走去,如今沐沐懷了孩子,更加不能有半點閃失。

    葉辰听罷,驟然起身跟了上去。終于知道了那丫頭的下落。

    臭丫頭,你一定要好好的,臭痞子這就來接你回家。

    今天,蕭沐沐又睡到了九點多才起床,要不是林嫂將她叫醒,讓她去吃早餐,估計她還要睡。

    起床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刷牙的時候,她又感覺一陣惡心。

    不過,想著那是懷孕的反應,就算再怎麼犯惡心,她都不覺得難受了。

    換上徐婭卉那天送她的裙子,蕭沐沐一邊疊著被子,一邊在心中想,今天該是跟干爸干媽說再見的時候了。

    雖然在韓家生活得很好,干爸干媽都很疼她,但是這里到底不是她的家。她的存在只會讓韓雲珠跟家里人的關系更加惡劣,而且,她也急切的想要回去見葉辰,所以她今天非離開韓家不可了,雖然有些舍不得干爸干媽,不過,她會經常回來看他們的。

    將床褥疊得整整齊齊,想到自己來得時候是一身輕松,這會走的時候倒也是一身輕松了。

    “叩叩叩……”正在她望著窗外發呆的時候,門外忽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沐沐小姐,您起來了嗎?”

    林嫂恭敬的聲音送外面傳了進來,蕭沐沐笑了笑,揚聲喊道︰“起來了,你進來吧。”

    隨著門被推開,林嫂端著一碗湯走了進來。

    “沐沐小姐,這是太太讓我給您炖的補身湯,您早餐還沒吃呢,趕緊趁熱喝一點吧。”

    林嫂關切的說著,將手里的湯遞到她的面前。

    蕭沐沐瞥了一眼那碗湯,見不是很油膩,于是便伸手接了過去,沖著林嫂笑道︰“謝謝你林嫂,代我謝謝我干媽。”

    韓雲珠躲在門口一瞬不瞬的盯著蕭沐沐的舉動,一顆心跟著提了起來。

    蕭沐沐湊到碗的邊緣吹了吹,剛喝了一口,雖然床頭櫃上的手機就響了,她將湯擱在床頭櫃上,拿起手機看了看,正是趙可可打來的。

    說來,這個手機還是韓耀國送給她的,當初她從葉辰那跑出來,什麼都沒有帶,為了方便,韓耀國便給她買了這個手機,號碼只有韓家的人以及趙可可知道。

    見蕭沐沐喝了一口就跑去接手機,韓雲珠的心頓時沉了沉,就喝了一口,也不知道有沒有打胎的效果。

    林嫂見蕭沐沐在接電話,便靜靜的往房間外面走去。見林嫂出來,韓雲珠慌忙轉身躲進了旁邊的那個房間。

    “可可,怎麼這個時候跟我打電話啊,我才剛起床呢?”蕭沐沐沖著手機笑著說道。

    “沐沐,你身體怎麼樣啊,孩子還好嗎,昨天听你說懷孕了,我可是高興得一整晚都沒睡。”趙可可激動的聲音頓時從電話那段傳了過來。

    蕭沐沐听著,唇角頓時抽了抽︰“瞧你,自己懷孕都沒見你那麼開心呢?”頓了頓,她又低聲問,“喂,可可,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好想你,還想你肚子里的孩子。”

    “我……我還不想回去。”趙可可吞吞吐吐的低喃道。

    蕭沐沐眉頭一皺︰“為什麼啊,蕭曄不是追了過去麼,你們還沒和嗎?”

    “他當初那麼對我,我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原諒他,那也太沒原則了吧。”趙可可悶悶的說道。

    蕭沐沐吐了吐舌頭,這閨蜜的脾氣還是蠻倔的嘛。頓了頓,她又問︰“可可,你還是跟明陽住在一起麼?”

    “嗯,他一大早就去上班了。rk國際傳媒的總部在這邊呢。哎……不跟你說了,有個瘋子在踹我門呢,煩死了,先掛了哈,晚點跟你聊。”

    趙可可說到後面的時候,語氣中滿是氣憤,蕭沐沐當然知道她口中的那個瘋子是誰。她悶笑了兩下,饒有深意地說道︰“好吧好吧……掛了哈,可可,跟某人別太沖動哦。”

    “我不會沖動,就怕那個瘋子沖動。”趙可可氣呼呼的說著,便掛了電話。

    蕭沐沐收起手機,跟趙可可聊了幾句,心情頓時大好。她有預感,可可跟蕭曄一定會和好的。

    見那湯也不燙了,蕭沐沐端起碗準備繼續喝下去,忽然,腹部猛的傳來了一陣刺痛。

    她皺了皺眉,下意識的捂著自己的小腹。然而腹部只是痛了一下便不痛了,她不禁笑了笑,看來自己是真的太緊張這個孩子了。

    湊到碗邊將碗里的湯吹了吹,她準備再次喝下去的時候,一陣和剛才一樣的刺痛又從腹部傳來,然而這一次卻不是只疼一下就不疼了,而是一陣陣,連續不斷的疼了起來,帶著一股絞痛。

    蕭沐沐臉色驟然變得慘白,湯碗也從手中滑落,狠狠的掉在了地上碎成了幾片,湯汁灑了一地。

    一定是孩子,腹部這麼痛,一定是孩子出了什麼事。

    想到這一點,蕭沐沐的心中滿是恐懼。不可以,她的孩子一定不可以有事。這是她盼了良久才盼來的,是她跟葉辰的孩子,這個孩子來得如此的不易,一定不可以有任何閃失……

    一陣強過一陣的痛楚從腹部傳來,痛得蕭沐沐彎起了背,她顫抖著身子想走出房間去喊人救她的孩子,可是她才剛站起身,整個人瞬間便跌倒在地毯上,痛得蜷縮了起來……

    “救命……誰來救救我的孩子,救命……”蕭沐沐捂著腹部,痛苦的哭喊著。恐懼如藤蔓纏繞在她的心尖,讓她渾身都顫抖起來。

    韓雲珠躲在門外眸色通紅的看著在地上痛苦掙扎的蕭沐沐,一雙手死死的掐著門框。她要那個孩子消失,明明就是她要那個孩子消失的,為什麼此刻她的心里卻是如此的恐懼和慌亂。

    “救命……干媽,救我……救我的孩子,嗚嗚……誰來救救我的孩子……求你們了……”

    徐婭卉正在客廳里喝茶,忽然听到蕭沐沐的慘呼聲,她的心中頓時一驚,慌忙扔下杯子,匆忙的朝著樓上跑去。

    “沐沐……怎麼了,沐沐……”徐婭卉一邊往樓上沖,一邊焦急的喊著。然而當她看到韓雲珠怔怔的站在蕭沐沐的房門口時,她的心頓時一沉,一抹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她慌忙沖上去,拽著韓雲珠的手臂,急聲問︰“雲珠,你怎麼站在這里,沐沐怎麼樣了?我剛剛好像听到……”

    “干媽,救我……干媽……”

    她的話還沒說完,房間里驟然傳來蕭沐沐痛苦的哭聲。

    徐婭卉心中一驚,慌忙朝著房間里看去,赫然看見蕭沐沐痛苦的蜷縮在地上,手緊緊的捂著腹部,地上是碎裂的碗以及灑掉的湯汁。

    “沐沐……”她驚叫一聲,慌忙沖進去抱起地上的蕭沐沐,驚慌的開口,“孩子,你這是怎麼了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肚子,我的肚子好痛……”蕭沐沐抓緊她的手臂,痛苦的哭道,“干媽,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別擔心,沐沐,干媽這就叫救護車,沒事的,乖……”徐婭卉一邊安慰著她,一邊站起身,焦急的沖到床頭櫃上拿起她的手機。

    然而她剛準備撥通120,韓雲珠驟然沖過來搶走了她手里的手機。

    徐婭卉心中一沉,看著韓雲珠,急急地吼道︰“雲珠,你這是干嘛,快把手機給我,沐沐快不行了。”

    “我,我不……我要她跟葉辰的孩子消失……”韓雲珠眸色通紅的瞪著地上痛苦掙扎的蕭沐沐,發了瘋的嘶吼。

    徐婭卉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碗和湯汁,心猛的一沉,不可置信的看著韓雲珠︰“雲珠,你……你是不是在她的湯里放了什麼東西?”

    正在承受著痛苦的蕭沐沐听到這句話,頓時冷冷的看向韓雲珠,眸中滿是冰冷和恨意。

    任何人,傷害她沒關系,可是要是傷害了她的孩子,她絕對絕對不會原諒,絕對不原諒……

    接收到蕭沐沐冰冷的眼神,韓雲珠的心莫名的驚了驚,半晌,她看向徐婭卉,悲憤的嘶吼︰“是,是我在她的湯里放了打胎的藥丸,我恨她,恨她搶走了葉辰,如果沒有她,現在跟葉辰在一起,懷上葉辰的孩子的人一定是我,她搶走了葉辰還不夠,現在還要來搶我的父母,我恨她,恨死她了……”

    “雲珠,你怎麼這麼糊涂,她跟葉辰是兩情相悅,而爸爸媽媽又怎麼會被她搶走,你才是爸爸媽媽的親生女兒啊……”說著,她伸手去搶她手里的手機,沉聲吼道,“雲珠,听話,快把手機給我,不然晚了,沐沐可能真的有危險,快啊……”

    “媽……你口口聲聲說我是你的親生女兒,可是你自己看看,你跟爸爸又是怎麼疼愛她的,她懷了孩子,你們就跟像是要做親外公外婆一樣激動,你讓我看了心里有難受,我才是你的親生女兒啊,她終究是一個外人而已。”

    “是,她是外人,在媽的心里她根本就比不上你,可是你也不能這樣糊涂啊,那是一條生命啊,你怎麼可以殘害生命,孩子,快,把手機給媽,萬一沐沐出了什麼事,你也逃不掉責任的,快把手機給媽,別讓媽擔心了好嗎?”

    蕭沐沐黯然的垂眸,心一寸寸的冷了下去,再怎麼,她在這個家里也是外人,她一開始根本就不應該住到這里來,一開始就不應該,不然也不會害了自己的孩子,如果腹中的這個孩子出了什麼事,那麼她也不想活了。

    “哎,先生,您這麼早就回來了……先生……”

    門外忽然響起了林嫂驚訝的聲音,蕭沐沐的眸中驟然閃過一抹光彩,慌忙朝著門外哭著嘶喊︰“救我……干爸,救救我的孩子,嗚嗚……”

    正往樓上沖的葉辰听到她的聲音,心中猛的一顫,越過韓耀國,更加焦急的往樓上沖。

    當他沖進蕭沐沐的房間里,看到痛苦的蜷縮在地上的蕭沐沐時,他的眼眸一瞬間變得猩紅。

    “丫頭……”他目眥欲裂的喊了一聲,匆忙的沖了上去,將蕭沐沐抱在懷里,顫聲開口,“丫頭,你怎麼了,別嚇我啊……”

    “葉辰……”看到是葉辰,蕭沐沐頓時在他的懷里無助的哭了起來,“葉辰,快救我們的孩子……嗚嗚,快救救我們的孩子,我的肚子好痛……嗚……”

    “孩子?”葉辰還來不及高興,心中驟然又升騰起了一絲恐懼。他們的孩子怎麼了?

    來不及多想,他慌忙抱起蕭沐沐急匆匆的往門外沖去。韓雲珠想去拉住他,卻瞬間被徐婭卉緊緊的拽住。

    “葉辰……”韓雲珠沖著葉辰的背影喊了一聲,然而那個男人卻回頭給了她一個陰森冷戾的眼神,便頭也不回的沖出了門外。

    正在這時,韓耀國急匆匆的沖了上來,看著神色驚慌的陰沉,以及在他懷中臉色蒼白的蕭沐沐時,擔憂地問︰“怎麼了,沐沐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你自己進去問你老婆和大女兒。”葉辰冷冷的扔下一句,便抱緊蕭沐沐飛快的往樓上跑去。

    “丫頭,你千萬不可以有事,你和孩子都不可以有事。”葉辰顫抖的低喃著,抱著她的手漸漸收緊。

    蕭沐沐緊緊的揪著他的衣襟,悲傷的哭泣︰“對不起……臭痞子……”

    若不是她任性從家里跑出來,她的孩子也不會出事,都怪她。要是孩子出了什麼事,她該怎麼辦?

    韓耀國緊皺著眉頭走進房間,當他看到徐婭卉和韓雲珠臉色蒼白的站在房間里,在肩上地上是碎掉的碗,他的心里頓時一沉,冷冷的開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耀國……這……你先別生氣,听我說……”徐婭卉擔心韓雲珠受罰,說話的語氣都開始支支吾吾起來,她絕對不能說是雲珠在沐沐的湯里放了墮胎藥丸,不然,以耀國的性格,一定會狠狠的懲罰雲珠的,說不定還會將雲珠趕出韓家。

    見徐婭卉那遮掩的臉色,韓耀國心中一沉,悲憤的低吼︰“婭卉,你們到底對她做了什麼,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沐沐她就是我們丟失多年的女兒啊。”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神醫嫡女 豪門主母 八零嬌妻逆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