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大叔,你真迷人 > 第209章 懷孕後

第209章 懷孕後

作品: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雲七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然而趙可可剛跑過去,那抹人影卻瞬間消失在走廊的盡頭,好似故意躲著她一般。

    蕭沐沐和韓耀國他們慌忙跟著追了過去,然而走廊的盡頭已經沒有一個人,旁邊只有一扇門,門的後面是樓梯。

    趙可可呆呆的看著眼前的門,低喃道︰“他為什麼不肯見我?”

    蕭沐沐走過去抱著她,低喃道︰“可可,別擔心,如果那個人真的是蕭曄,他一定會回來找你們母子的。”

    “可我就是搞不懂……”趙可可又氣又急的說道,“現在事情都已經查出來了,韓雲珠也落網了,葉寒宇也在通緝中,為什麼他還是要躲躲藏藏的,我真的不知道他的心里是怎麼想的。難道他真的一點也不想念我和孩子麼,難道他是故意讓我擔憂恐懼的麼?”

    “怎麼會呢,可可,你不要多想了。”蕭沐沐拍了拍她的手背,低聲笑道,“我哥那麼在乎你,還老是纏著你,他怎麼會舍得故意讓你擔憂恐懼呢。況且你這肚子里還有孩子呢,就算他想作弄你,他也不敢拿你肚子的孩子開玩笑啊。”

    “那他為什麼不肯出來見我。”趙可可黯然的低喃道。

    “這個……這個……”

    趙可可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韓耀國皺了皺眉,試探性地說道︰“那個男人或許根本就不是蕭曄。”

    “不可能……”趙可可激動的開口,聲音微微有些焦急的說道,“他一定是蕭曄,如果他不是蕭曄,他為什麼要給我和蕭沐沐寄那封奇怪的信,如果他不是蕭曄,那那些證據又是怎麼寄到警察局的,葉寒宇和韓雲珠的罪行又是怎樣浮出水面的,那個人一定是蕭曄,一定是……”

    “好好好……可可,你先別著急……”蕭沐沐輕拍著她的肩膀,低聲說道,“我們先回去,就當那個男人是故意作弄你的吧,等他玩夠了自然會回來。”

    “是啊,可可,咱們先回去,別動了胎氣。”韓耀國抱著徐婭卉看著她低聲說道。

    趙可可抿了抿唇,有些哀怨的看了一眼眼前的門,這才點了點頭,低聲說道︰“我們回去吧。”

    下午的時候,蕭沐沐便等在警察局的大門口了,一想到葉辰待會要出來,蕭沐沐的心里便無比的激動和喜悅。

    終于出來了,那個男人終于出來了,以後他們再也不會分開。

    葉辰一走出大門,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在門外徘徊,臉上帶著一抹柔軟喜悅的笑容,笑起來異常的迷人。

    “丫頭……”

    葉辰沖著她喊了一聲,低沉的聲音中帶著一抹寵溺和一抹想念。

    蕭沐沐心底狠狠一顫,一回頭,就看到那個朝思暮想的男人正站在離自己一米遠的地方,瘦削的臉上帶著滿是和煦的笑容,像一顆暖陽,溫暖了她這些天惶恐不安的天。

    “臭痞子……”蕭沐沐激動的喊了一聲,瞬間朝著他撲去。

    看著她頂著那麼大的肚子撲了過來,葉辰嚇得一跳,慌忙上前一步抱著她,略大責備的低吼︰“臭丫頭,動作這麼大做什麼,摔著了怎麼辦?”

    “我不怕……”蕭沐沐依偎在他的懷里,嘻嘻的笑道,“我才不怕摔倒呢,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接著我的。”

    “真是個臭丫頭。”葉辰揉著她的腦袋,深深的看著她瘦削的小臉,心疼的開口,“丫頭,這些天都沒好好的吃飯吧,瞧你,臉都瘦成這樣了,本來就不好看,這下更加不好看了。”

    “臭痞子!”蕭沐沐听罷,頓時氣鼓鼓的瞪著他,“我哪里難看了,我要是難看,那你以前為什麼還老是纏著我?”

    葉辰細細的摩挲著她的小臉,半晌,緩緩的垂下頭,輕柔的含住了她的唇瓣,帶著這些天所有的思念和深情溫柔的吻著她的唇……

    蕭沐沐下意識的抬手環住了他的背,深情的回應著他的吻,他的情……

    傍晚,韓耀國和徐婭卉還有蕭振清都來為葉辰洗塵。晚飯是蕭振清做的,一桌子的菜肴,看起來豐盛至極。

    “葉辰,我替雲珠向你說一聲對不起。”韓耀國朝葉辰舉著酒杯,滿含抱歉的說道。

    葉辰笑了笑,攬著蕭沐沐說道︰“沒關系,反正一切都已經過去了,最重要的是,我和沐沐以後再也不分開了。等待我們的將是一輩子的幸福。”

    趙可可抿了抿唇,黯然的垂下頭,連葉辰都回來了,為什麼蕭曄還不回來。

    見趙可可的臉色不好,葉辰皺了皺眉,抬眸環視了一圈,確實發現少了一個重要的人要。他看著蕭沐沐,疑惑地問︰“丫頭,你那二貨哥哥呢?我出來了,他怎麼不露面呢,說起來,我這能出來,還都得感謝他呢。”

    “他……”蕭沐沐看了一眼趙可可,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

    葉辰又看向趙可可,趙可可抿了抿唇,微微有些難過地說道︰“他為了救你,綁架了方志杰,要挾方家的人把連同葉寒宇陷害你的證據都交出來,卻也因此招來了殺禍。韓雲珠拍了很多人追殺他,他從那天早上便再也沒有回來過……”趙可可說著,撫了撫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憂傷的低喃,“他連我和孩子都不要了。”

    “可可……”蕭沐沐握著她的手,急急的說道,“你別擔心,既然葉辰都回來了,所以他一定會平安無事。”

    葉辰皺了皺眉,沉聲開口︰“我出來的時候,警察說有人匿名寄來了一份證據,想必那份證據一定是蕭曄寄到警察局去的,只是,他人呢,為什麼不出來?”

    “是啊,他為什麼不出來見我呢?”趙可可微微有些憂傷的低喃道,“他是不是還在怪我,怪我這些天對他的冷漠,可是,我不是已經向他示好了麼,為什麼他還要躲著我?”

    葉辰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好看的眉頭緊緊的糾結在一起。按理說,玩失蹤不是蕭曄的愛好啊,更何況,這趙可可是他最愛的女人,而且肚子里還懷著他的孩子,他又怎麼會躲著他們母子呢。

    “好了,不提他了,他要躲就讓他躲個夠吧。”趙可可仰頭吸了吸鼻子,負氣的說道。

    蕭沐沐詫詫的笑了笑,心想,這蕭曄也真是的,既然沒事,干嘛不回來呢,硬是要惹可可生氣。這麼一來,可可恐怕又很難原諒他了。

    “好了好了……”韓耀國見氣氛怪怪的,慌忙給每人都添了一碗湯,笑道,“吃飯吧,這菜都要涼了,等那個男人想通了,自然會回來。”

    “是啊,快快吃飯,別浪費了我做的這一桌子的菜。”蕭振清也笑著說了一句。

    趙可可抬手擦了擦眼楮,說道︰“吃飯吧吃飯吧,不管那個男人了,他愛回來就回來,不回來就算了。”

    別墅外,一輛豪華的轎車靜靜的停在院子門口,甦明陽看著身旁的秦碧依低聲開口︰“媽,您不進去看看他麼?”

    “不了……”秦碧依搖了搖頭,半晌,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他已經有自己的家了,看來,我以後也不用再回到這座城市了。”

    甦明陽抿了抿唇,半晌,低聲笑道︰“媽,我們回去吧,回到那座城市,以後再也不回來了,我,姐,還有你,我們一家人還是像以前一樣,在那個城市里安安靜靜的生活好不好?”

    “好。”秦碧依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別墅,這才轉過頭對著甦明陽低聲開口,“開車吧。”

    直到那輛小轎車滑入了主車道,朝著遠處疾馳而去,一個黑色的頎長身影才慢慢的從一處轉角處走了出來。

    他靜靜的走到院門口,听著別墅里的歡聲笑語,深邃的眸中悄然劃過一抹憂傷和失落。

    現在屋子里一定很熱鬧,只可惜少了他,唉,也不知道自己何時才能去見那個女人。更不知道那個女人擔不擔心他,想不想念他。

    夜晚。

    蕭沐沐洗完澡,也懶得避諱了,直接光溜溜的走到房間里穿睡裙。

    葉辰眸色幽深的盯著她高高隆起的肚子,她大著肚子的樣子不僅不難看,反而有幾分迷人。

    “看什麼呀,沒看過孕婦啊。”見他一瞬不瞬的盯著自己看,蕭沐沐的臉一下子羞紅了。

    這些天,她洗完澡,都是直接到房間里穿衣服的,所以,今天這個男人回來了,她洗澡的時候,也還是忘記拿睡衣進去了。

    葉辰勾了勾唇,走到她的面前,伸手輕柔的撫著她高高隆起的腹部,柔聲低喃道︰“丫頭,你真美。”

    蕭沐沐頓時撇了撇嘴,郁悶的低哼︰“又在哄我了,瞧我這大肚婆的樣子,美在哪里?”

    “哪里都美。”葉辰說著,大手從高高隆起的腹部移到了她的胸口,眸色幽深的開口,“懷孕後,你這里變大了好多。”

    蕭沐沐臉色一紅,抬手就打開了他的大手,悶悶的哼道︰“快去洗澡啦,一回來就想些亂七八糟的。”

    葉辰揉著她悶悶的小臉,饒有深意的笑道︰“好幾個月了,第一次看到心愛女人的身體,要是不想些亂七八糟的,那便證明那個男人一定不行。”

    “你就知道想那些有的沒的。”蕭沐沐氣呼呼的瞪著他,“好不容易回來了,你就不知道想些健康的東西麼?”

    “你個笨丫頭!”蕭曄無語的拍了她一巴掌,饒有深意的笑道,“這麼久都沒有踫你了,我要是不想那些,那便證明我對你沒感覺了。”

    “你……你敢對我沒感覺!”蕭沐沐氣呼呼的瞪著他,“你就知道說些歪理。”

    葉辰唇角抽了抽,半晌,定定的盯著她的眼楮,問︰“難道你就不想念我麼?”

    “當然想了。”蕭沐沐想也沒想的回答。

    葉辰悶笑了一聲,搖頭開口,低沉的聲音中滿是深意︰“我說的那個想不是這個想。”

    “什麼那個想不是這個想啊?你什麼意思啊,想就是想啊。”蕭沐沐愣愣的看著他。

    葉辰無語的翻了翻白眼,半晌,驟然垂首在她的胸口啄了啄,聲音沙啞的笑道︰“我說的想……是這個想,明白了嗎?”

    蕭沐沐呆呆的看著他,眨巴了兩下眼楮,臉色忽然爆紅了起來,瞪著他吼道︰“你你你……臭痞子,我還懷著孩子呢,不能做那事的。”

    “瞧這肚子,三個月都過了,怕啥。”葉辰笑得格外的魅惑,一邊朝著浴室走去,一邊笑道,“臭丫頭,乖乖的等著我哦,等我洗完澡,我馬上就過來疼愛你。”

    听著他露骨的話,蕭沐沐羞得臉色通紅,然而心里卻悄然劃過一抹期待。好久都沒有跟臭痞子親熱了,真的怪想念的。

    今夜的夜空,星星特別亮,蕭沐沐躺在陽台上,靜靜的看著明亮的星星,心里滿是幸福和安寧。

    葉辰終于回來了,也再也不會離開她和孩子了。

    葉辰洗完澡,走到陽台上看著躺椅上臉色恬靜的女人,幽深的眸中滿是溫柔和深情。他靜靜的走過去,躺在了她的身邊。

    感覺身旁的位置沉了沉,蕭沐沐側眸看去,一眼就撞進了他那雙深情的眼眸中。

    沒有過多的言語,葉辰驟然含住了她的唇瓣,唇舌交纏的那一瞬間,所有的激情也在一瞬間被點燃了起來……

    念著她還大著肚子,葉辰的動作很溫柔很溫柔,即便情到深處,他也極力的克制著自己的動作,每一下都溫柔到了骨子里。

    三日後,韓雲珠判刑的結果便落下來了,判了有期徒刑三年,念著她有孕在身,法院格外開恩,讓她住在特別的監獄里,那里不用干苦力。孩子生下來後,會被送回韓家。

    對于韓雲珠這樣的結果,蕭沐沐的心里是欣慰的,只是,想到還在出逃的葉寒宇,她的心情又有些沉重。

    不管怎麼樣,她還是不希望葉寒宇一錯再錯。

    葉辰重新坐回了葉氏董事長的位子,葉氏也慢慢的走上了正軌。日子一天一天平靜的過著,眼看三個月又過去了,然而蕭曄卻還是沒有回來。

    這天,蕭沐沐和趙可可挺著大肚子在院子里吹風,葉辰在屋子里忙。

    眼看著孩子快要出生,然而蕭曄卻還沒有回來,趙可可的心情一直都很失落,開始懷疑,那份證據到底是不是蕭曄寄到警察局的,他是不是還活著。

    每每一想到這里,她的心里就特別特別的慌亂。

    見趙可可臉色不對勁,蕭沐沐低聲開口︰“可可,你怎麼了?”

    “都快半年了,蕭曄還沒有回來。”趙可可低聲開口,眸色有些憂傷的看著天際,“我都開始懷疑,他是不是還活著。”

    “他肯定還活著啊。”蕭沐沐急急的說道,“如果他真出了事,那那份證據又是誰寄去警察局呢?”

    “不知道……”趙可可憂傷的低喃,“我始終想不通,他到底為什麼要躲起來,他難道不知道我很想念他麼?”

    “可可,你別擔心,那個男人肯定是在試探你,看你但不擔心他。”蕭沐沐笑著安慰道。

    “是嗎,可就算是這樣,都這麼久,他難道還沒有試探夠麼,是不是硬是要我著急得死去,他才甘心?”趙可可有些氣憤,有些憂傷的低吼著。

    蕭沐沐抿了抿唇,拉著她的手,低聲道︰“可可,你別這樣,有什麼,先把孩子生下來再說,等孩子生下來,我們再去找他好麼?”

    “不找了。”趙可可搖了搖頭,負氣的說道,“既然他不願意現身,那算了,我也不強求,以後我獨自將孩子撫養長大,他不見我,那一輩子都別見我了。”

    “可可……”蕭沐沐坐起身,正想說些什麼,眼角驟然瞥見院子門口閃過一抹人影,她心中一驚,下意識的喊了一聲,“蕭曄!”

    趙可可渾身一震,慌忙站起身朝著院子外面走去。她挺著大肚子,但是步伐卻很快很快,看得蕭沐沐心驚膽顫,好擔心她會摔跤。

    她小心翼翼的站起身,一邊朝著趙可可的背影走去,一邊揚聲喊道︰“可可,你小心點。”

    雖然她孩子的月份比趙可可的孩子小,但是肚子卻比趙可可的肚子大很多,走起路來也比趙可可要吃力起來。

    她才走了幾步,趙可可卻已走出了院子。

    “蕭曄……蕭曄……”眼看著一個頎長的身影急匆匆的朝著遠處走去,趙可可不禁焦急的大喊了幾聲,然而那個身影卻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她不由得跟著追了上去。

    “蕭曄……你為什麼要躲著我,為什麼不肯見我和孩子……蕭……啊……”話還沒說完,腳突然不小心踩到了一個小石子,緊接著,她整個笨重的身子頓時倒在了地上。

    剛走到院門口的蕭沐沐看到這一幕,嚇得臉色慘白,驚恐的尖叫了一聲︰“可可……”

    那抹走在前面的頎長身影渾身猛的一顫,慌忙轉過身,一眼就看到趙可可正痛苦的躺在地上,有血跡從她的身下緩緩流出……

    瞳眸猛的一縮,他瘋了一般的撲到趙可可的面前,顫抖的聲音含著一抹驚慌和恐懼︰“可可,你怎麼了,不要嚇我,可可……”

    趙可可努力的睜大眼楮,一瞬不瞬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忽然有些明白了他為什麼要躲著自己了。

    一簇眼淚從眼角奔涌而出,她抱著高高隆起的肚子,痛苦的哭道︰“孩子……我們的孩子……”

    葉辰听到蕭沐沐的尖叫聲,心里一凸,匆忙的從屋子里沖了出來︰“丫頭,怎麼了?”

    “葉辰,救救可可,快點救救可可……”蕭沐沐抓著他的手臂,指著躺在不遠處的趙可可,驚慌的哭道,“快救救她,她摔倒了。”

    葉辰順著她指的視線看去,一眼就看到趙可可痛苦的躺在地上,而蹲在她身旁驚慌失措的男人正是……

    他沉了沉眸色,慌忙沖過去抱起趙可可,沖著蕭曄低吼道︰“傻愣著做什麼,快去開車過來啊,我們快點送她去醫院。”

    這一聲吼聲似乎拉回了他的思緒,他慌忙沖進了院子,不一會,一輛車便從院子里開了出來。葉辰不敢耽擱,慌忙將趙可可抱進了車里。

    蕭沐沐擔心趙可可,也跟著上了車。很快到了醫院,車子一停穩,蕭曄便抱著趙可可,瘋了一般的沖進了醫院。

    看到趙可可摔跤了,葉辰也是心有余悸,生怕蕭沐沐摔跤,一路上都不敢松開她的手,都恨不得抱著她走路了。

    趙可可最終被推進了手術室,蕭曄在門外不安的徘徊著,蕭沐沐坐在一旁,也滿心的焦急。趙可可的肚子都那麼大了,這麼一摔,也不知道大人和孩子有沒有事,真是急死人了。

    葉辰看了一眼蕭曄,半晌,走過去,盯著他的臉,沉聲問︰“你不要告訴我,你就是因為你的這張臉,所以才躲著不見你女人的。”

    蕭曄抿了抿唇,什麼也沒說,只是眸色憂傷又著急的看著手術室的門。

    看他那表情,也成就知道自己一定猜得沒錯,他搖了搖頭,又氣又急的瞪著他︰“你說你……唉,真是愚蠢至極!”

    “葉辰……”蕭沐沐朝他伸了伸手,葉辰慌忙奔過來,握緊她的手,急聲問,“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沒有,我很好。”蕭沐沐搖了搖頭,半晌,看了一眼滿心焦急的蕭曄,低聲說道,“你就不要責怪他了,現在他的心里一定比誰都難受。”

    “我不是責怪他,我只是……只是很無語。”葉辰搖頭說道,“他就因為那張臉而躲了他女人快半年,也真虧他忍住了,只能說什麼,他心狠,要是我,我絕對不舍得這麼躲著你。”

    蕭曄憂傷的看著眼前的門,深邃的眸中劃過一抹悔意。希望她和孩子沒事,否則,他一定結果了自己去陪他們母子。

    蕭沐沐嘆了口氣,低聲道︰“算了,現在只祈求可可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沒事,不然,我肚子里的這個要是女兒,那都得守寡了。”

    葉辰一愣,怔怔地問︰“守什麼寡?”

    “那個,我忘記告訴你了。”蕭沐沐看了一眼手術室,低聲說道,“我已經跟可可講好了,如果可可的肚子里是兒子,我的肚子里是女兒,那麼我們就來一場娃娃親。”

    葉辰的唇角僵了僵︰“如果都是兒子呢?”

    “做兄弟。”

    “都是女兒呢?”

    “做姐妹。”

    “好吧,敢情只要你們生出一男一女,都讓他們做夫妻去。”

    “嗯,就是那個打算。所以……”蕭沐沐說著,又看向手術室,低喃道,“可可和孩子千萬不能有事啊,那可是我們未來的女婿啊,或者還是未來的兒媳婦呢。”

    听完蕭沐沐的話,葉辰下意識的瞥向蕭曄那個二貨,心想,如果趙可可真的生下了一個兒子,那可千萬不能跟他那個二貨爸爸一樣老是犯二,不然,他的寶貝女兒可有的抓狂了。

    不知過了多久,只知道天色都暗了下來,葉辰看著臉色焦急的蕭沐沐,擔憂地問︰“丫頭,你餓不餓,要不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我不想吃。”蕭沐沐搖了搖頭,焦急的視線一瞬不瞬的盯著手術室的門。

    葉辰揉了揉她的小手,低聲安慰道︰“別擔心,他們母子兩一定不會有事的,那個孩子還要做我們家的女婿呢,怎麼會那麼輕易的就沒了呢,所以,別擔心,他們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但願吧。”蕭沐沐微微的嘆了口氣,又看向蕭曄,只見那個男人靜靜的靠在手術室旁邊的牆壁上,垂著頭,誰也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只感覺他整個人有些緊繃。

    不知道又過了過久,手術室的門終于開了,蕭曄第一個沖上去堵住了走出來的醫生……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神醫嫡女 豪門主母 八零嬌妻逆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