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大叔,你真迷人 > 第210章 我可不可以抱抱我未來的女婿啊

第210章 我可不可以抱抱我未來的女婿啊

作品: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雲七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醫生,我老婆和孩子怎麼樣了?”蕭曄急促的問,聲音有些緊繃。

    “恭喜你,令太太平安產下一個兒子。”醫生摘下口罩,語氣輕松的說道。

    蕭曄听罷,整個人愣住了,完全沒了反應。

    蕭沐沐听了,心里驟然一喜,抓著葉辰的手臂,萬分激動地說道︰“生了,可可生了一個兒子,哇哇……我們女兒的終身大事有著落了,哇……”

    葉辰的唇角狠狠的抽了抽,且不研究這笨丫頭為什麼就那麼確定自己的肚子里是個女兒,就說這終身大事吧,她未免想得也太早了吧。這娃娃都還沒出生,就想著他們結婚生子了。

    蕭曄呆呆的站在手術室的門口,頓了好久都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直到一臉虛弱的趙可可被推了出來,他才回過神來,慌忙撲了過去。

    “可可,你怎麼樣了,可可……”蕭曄握著她的手,著急的喊了幾聲。

    然而趙可可並沒有回應他,只是輕合著眼楮,被汗水打濕的臉頰上滿是疲憊和虛弱。

    他慌忙看向醫生,著急地問︰“她怎麼樣了,要不要緊啊?”

    “你不用擔心,她只是很虛弱,休養一段日子就好了,沒有什麼大礙。”

    听醫生這麼說,他高高懸起的心頓時落了下來,轉過頭專注的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的女人。

    一個粉紅粉紅又皺巴巴的小嬰兒安詳的睡在女人的身旁,看得蕭曄滿臉感動。這就是他的兒子,這就是他跟可可的兒子,此刻,任何的形容詞都無法形容出他內心的激動和喜悅。

    他忍不住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小嬰兒皺巴巴的臉蛋,然而還不待他收回手,小嬰兒忽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嚇得蕭曄呆若木雞,一雙眼楮只驚恐的看著那個哇哇大哭的小嬰兒。

    他不過是輕輕的戳了一下他的小臉蛋,他哭個什麼勁啊?

    蕭沐沐看著那副場景,心中異常的歡喜,在葉辰的攙扶下,挺著一個大肚子慢慢的朝著趙可可走去半晌,在趙可可的病床邊站定,她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小嬰兒,隨即沖著蕭曄笑嘻嘻的道︰“喂,哥,你那兒子好像不怎麼喜歡你哦。”

    “誰說的,他是肚子餓了才哭的好不好?”蕭曄憤憤的瞪向蕭沐沐。

    蕭沐沐掩嘴偷笑了兩聲,說道︰“我明明看見是你把他戳哭的。”

    “我也看到了。”葉辰跟著添了一句。

    蕭曄氣得臉都紅了,瞪著蕭沐沐的肚子,悶悶的哼道︰“別幸災樂禍,我敢打賭,你們的孩子生下來後也不喜歡你們。”

    “錯,我的女兒生下來後,肯定是最喜歡我了。”葉辰輕撫著蕭沐沐的肚子,得意的笑著。

    蕭曄鄙夷的撇了撇嘴,心里暗暗的吐槽,真當人是你造的,你就能知道他的性別了?

    小嬰兒哭了一會就沒哭了,安心的睡在媽媽的旁邊,護士最後推著趙可可去了一間病房,蕭沐沐看了一眼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又看了一眼趙可可身旁的嬰兒,隨即問向護士︰“護士小姐,這個奶娃娃有多重啊?”

    “七斤二,胖嘟嘟的,很健康。”

    “哇!”听完護士的話,蕭沐沐兩眼放光的看著自己的肚子,“我的肚子比可可的肚子還要大,那是不是我的孩子生下來比這個奶娃娃還要重啊?”

    葉辰抽了抽唇,溫柔的看著眼前的丫頭,這笨丫頭的邏輯還真是……

    “那到不一定。”護士小姐搖了搖頭,笑道,“有的肚子雖然很大,但是肉卻都是長在自己的身上了,生下來的孩子倒是沒有多重,相反的,有的肚子很小,可是生下來的孩子卻實實在在的很重,那一種就是營養全被孩子吸收了,母體沒有吸收到什麼。”

    听完護士的話,蕭沐沐捧著自己的大肚子愣住了。蕭曄卻捂嘴偷笑了幾聲,幸災樂禍地說道︰“我敢打包票,你們家的孩子生下來一定沒我兒子重。”

    “一定有。”蕭沐沐氣呼呼的瞪著她。

    葉辰好笑的看著他們,頓了半晌,說道︰“要那麼重做啥,像個肉球。”

    “重一些,孩子健康一些呀。”蕭沐沐一本正經的說道。

    葉辰再一次不厚道的抽了抽唇。剛出生的孩子重一些健康一些,這是誰說的,誰來告訴他一下這其中的科學依據。

    護士看著他們,會心的笑了笑,隨即靜靜的退了出去。葉辰也帶著蕭沐沐回去了,將時間和空間都留個他們一家三口。

    此時趙可可還在昏睡當中,孩子睡在她的身旁,模樣安詳恬靜,這會蕭曄是怎麼也不敢再去踫那個奶娃娃了,以免他又哭了起來。他只能安安靜靜的趴在床邊,眉目溫柔的看著他們母子。連眼楮都舍不得眨一下。

    “臭痞子……”回到家中,蕭沐沐窩在葉辰的懷里,小臉上一片幸福柔情,“現在這種感覺真好,蕭曄回來了,可可和孩子也都沒事,真好!”

    “嗯。”葉辰點了點頭,輕拍著她的肩膀,說道,“丫頭,等孩子生下來,我們就結婚吧。”

    “不結。”蕭沐沐想也沒想就拒絕了,心有余悸的說道,“不管你怎麼說,這婚我都不結了。”

    葉辰皺了皺眉,瞪著懷中的小丫頭,哼道︰“我不說什麼了,這婚咱是必須得結。”

    “臭痞子……”蕭沐沐捶了他一下,急急的說道,“你忘了,咱們的婚姻就像是一個不吉利的東西一樣,一結這婚,準沒好事發生,所以,咱們還是不結了吧,反正結不結都沒有什麼關系的。我又不在乎名分這東西。”

    “可我在乎啊。”葉辰握緊她的手,沉聲說道,“你是我葉辰的女人,我不能讓你受一丁點的委屈,我要你做風光的葉太太。”

    蕭沐沐怔怔的看著眼前的男人,說真的,她真的很想做他名正言順的妻子。只是她也真的怕了,有了前三次的經驗,她真的好擔心這一次又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看出她眸中的擔憂和恐懼,葉辰揉著她的小臉,低聲笑道︰“你別擔心,現在沒有人會出來破壞我們的幸福了。這一次絕對不會像前三次那樣了。”

    “可我還是怕……”蕭沐沐看著他,滿臉擔憂的說道,“葉寒宇不是還在逃麼,我怕……”

    “你怕他又出來使壞?”葉辰打斷她,沉聲問。

    蕭沐沐點了點頭,眉宇間有著一抹疑惑︰“其實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逃,他犯的罪不是很大,頂多就跟雲珠和方大山判一樣的刑。可如今逃了,到時候判抓獲歸案,判的刑肯定還要重一些。”

    葉辰眸色沉了沉,抬眸看著天邊的晚霞,頓了良久,才低聲開口︰“或許他還沒有想明白吧。”

    其實,對于他來說,他自然是希望葉寒宇能夠改過自新,然後跟韓雲珠一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再怎麼說,那男人也是他的親兄弟。只是,他從來都想不明白,那個男人要的,亦或是執著的是什麼東西。

    夜幕降臨的時候,趙可可幽幽的睜開眼楮,第一個感覺就是自己的手臂有點沉,第二個感覺就是身旁好像有個軟軟的東西。

    暫且不理會手臂上的重量,她慌忙側頭朝著身旁看去,一眼就看到一個皺巴巴的小肉球躺在自己的旁邊。心髒的某一處驟然軟了軟,她抬起手,小心翼翼的撫著孩子的眉眼,鼻子,臉蛋……眸中滿是慈愛。

    孩子的五官還沒有張開,看臉型,大致像蕭曄。

    蕭曄……

    想到蕭曄,趙可可這才垂眸朝著手臂上去,只見一個瘦削的男人枕著她的手睡著了,那張熟悉的臉正對著她,只不過……以往英俊灑脫的臉此刻卻有著一條長長的疤痕,看起來觸目驚心。

    她抬起自己的另一只手,顫抖的朝著他臉上的那道傷疤摸去,然而卻在距離那道傷疤只有一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縴細的手指顫抖得厲害。

    這就是他躲了她這麼久的原因麼,在他的心里,她就是那種在乎容貌的女人麼。到底是他不了解她,還是他太不自信了。

    很想很想去觸摸他,然而這一刻,她卻不敢伸手。

    許是感覺到了一道熾熱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蕭曄下意識的睜開了眼楮,朦朧的視線頓時撞進了一雙似哀怨似心疼又似氣憤的眼眸中。

    來不及想太多,蕭曄頓時坐起身,抓著趙可可的手,欣喜地叫道︰“可可,你醒了,餓不餓,我去給你買點吃的。”

    趙可可沒有回應他,只是一瞬不瞬的盯著他的臉。蕭曄似乎想起了什麼,臉色猛地一變,驟然轉身疾步朝著病房外面走去。

    “你還要繼續躲著我嗎?”

    身後驟然響起了一陣哀怨悲痛的嘶吼。蕭曄渾身震了震,下意識的停住了腳步。

    趙可可看著他頎長清瘦的背影,委屈的哭道︰“就因為那條疤,你躲了我差不多半年,現在我們的孩子都出生了,你難道還要繼續躲著我們麼?在你的眼里,難道我就是那種在乎容貌的女人嗎?”

    蕭曄暗暗的收緊了身側的拳頭,頎長的身影像根柱子一般定定的站在病房的門口,沒有轉身,也沒有說話。

    見他依然背對著自己,趙可可憂傷的閉了閉眼楮,一連竄滾燙的淚水瞬間從眼角滾落了下來。

    她吸了吸鼻子,哽咽的開口︰“既然……既然你這麼在乎那道疤,而不要我和孩子,那麼你走吧。不過……”頓了頓,她再次開口,哽咽的聲音中已含著一抹決然,“如果你執意要踏出這扇門,那麼從今以後,我們各不相干,你以後也不要再來見我,哪怕是我帶著孩子嫁給了別人,你也別來糾纏我。”

    “你敢帶著我兒子嫁給別人,我要你好看。”趙可可的話音剛落,蕭曄頓時轉身,瞪著她怨恨的低吼道。

    趙可可怔了怔,半晌,一股委屈和一抹怨氣頓時涌上了胸腔,她瞪著那個臉色陰沉的男人,委屈的哭道︰“你都不要我和孩子了,我不帶著他嫁給別人能怎麼辦,難道要我的兒子一生下來就沒有爸爸,就算是為了兒子,我也要找一個願意照顧我們的男人,哪怕我就算根本就不喜歡那個男人,只要他能給我和孩子一個溫馨穩定的家,我都願意嫁給他。”

    蕭曄听完她的話,一張臉全都黑了,沙啞著聲音低吼道︰“你就這麼隨便的安置你的婚姻,你的幸福?”

    “我愛我的人都不要我和孩子了,又談什麼婚姻和幸福。”趙可可哽咽著吐了一句,聲音中滿是委屈和怨氣。

    蕭曄怔了一下,半晌,心中狂喜,一下子奔到她的面前,拽著她的手,急急地問︰“你剛剛說什麼?”

    “又談什麼婚姻和幸福。”

    “前一句。”

    “只要那個男人能給我和孩子一個溫馨穩定的家,我都願意嫁給他。”

    “不是,是後面一句。”

    “又談什麼婚姻和幸福。”

    蕭曄都要抓狂了,低吼道︰“不是,是中間那句。”

    趙可可煩躁的甩開他的手,不耐煩地吼道︰“你到底要我說什麼啊,好話不說第二遍,你沒听到就算了。”

    “你剛剛說……你說你愛的人都不要你和孩子了,那個你愛的人是指我麼?”蕭曄激動的問。在他的意識里,這丫頭還從來都沒有跟他說愛這個字眼。

    趙可可頭一扭,悶悶的哼道︰“不知道指的是誰。”

    蕭曄卻不依,抱著她耍賴般的哼道︰“快,小可可,說你愛我。”

    “你肉不肉麻啊……”趙可可無語的翻了翻白眼,推著她悶悶的吼道,“你過去點,別吵醒了兒子。”

    “小可可,說嘛,我還從來都沒有听你說你愛我呢。”蕭曄扯著她胸前的衣襟,撒嬌的央求著。

    趙可可氣鼓鼓的瞪著他︰“怎麼滴,這會想通了?不糾結你臉上的那道疤了?”

    蕭曄的眸色黯了黯,抬手撫著自己臉上那道丑陋的疤痕,低聲開口︰“其實,我躲著你,也不完全是因為這道疤痕。”

    “那是因為什麼?”趙可可氣憤的瞪著他,聲音中微微含著一抹無奈。

    蕭曄直起身子,盯著她氣憤的小臉,略帶憂傷的開口︰“我的臉沒毀的時候,你都對我愛理不理的,也從來都沒有對我說一句情話,現在我的臉變成這個樣子了,自然是沒有自信再來見你,只能躲得遠遠的,偷偷的看著你的身影,看著你的肚子一天一天的大起來。”

    趙可可心底猛的顫了顫,看著他,沉聲問︰“這半年,你一直都躲在暗處看著我?”

    “那肯定啊,要我半年不見你,我怎麼可能忍得住。”蕭曄理所當然的說了一句,半晌,語氣低了下來,含著一抹憂傷,“好多次,我都忍不住的想要沖出來抱抱你,摸摸我們的孩子,可是我不敢,我怕我的這副樣子把你給嚇著了。”

    趙可可怔怔的看著他,沒有說話。蕭曄扯了扯唇,繼續開口,聲音低沉得厲害︰“你知道那種什麼都要顧忌的感覺有多難受麼?可是趙可可,我只想告訴你,你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讓我有所顧忌的女人,不管你認為我的話是花言巧語,還是真情實意的表白,我只想對你說……我愛你。”

    趙可可的心狠狠一顫,眼前莫名的模糊了視線。

    “蕭曄……”她哽咽著喊了他一聲,抬起雙手圈著他的脖子將他拉近自己的面前,委屈的哭道,“你個傻瓜,我根本就不在乎你變成什麼樣子,即便你的那張臉變得面目全非,可那還是你啊,我愛的是你的人,而不是你的這張臉,你明白嗎?”

    蕭曄听罷,還來不及欣喜,唇上驟然貼上了一抹柔軟。

    他的眸色一沉,頓時抱著她慢慢的加深了這個吻……

    這個女人,她終于親口對他說,她愛的人是他了。這種感覺真的很滿足,很幸福。

    他終于明白葉辰為什麼會陷入感情里去了,因為听著自己心愛之人說著情話,那種感覺比吃了蜜還要甜,比得到了整個世界還要滿足。

    “可可,我給你炖湯了!”

    正在他們兩人熱情擁吻的時候,兩個大煞風景的人連門都沒有敲,就那麼推開門奔了進來,還伴隨著一陣興奮的叫聲。

    然而當他們看到床上的情景時,頓時愣住了。

    趙可可听到聲音,條件反射的推開了蕭曄。蕭曄皺了皺眉,轉過頭一臉不悅的瞪著蕭沐沐。

    蕭沐沐詫詫的笑了笑,往葉辰的懷里躲了躲。葉辰攬著蕭沐沐,一臉鎮定自若地吼道︰“瞪什麼瞪,我們可是專門來給你女人送補湯的。”

    蕭曄撇了撇嘴,心中悶悶的想,早不送晚不送,偏偏還在這個節骨眼送,哼,真是兩個大煞風景的家伙。

    “呵呵……你們和好了呀。”蕭沐沐憨憨的笑了笑,抱著保溫盒慢慢的踱到病床邊,那笨重的身子看起來特別的可愛。

    蕭曄一听她那話,頓時涼涼的哼了哼︰“我們本來就好好的,什麼叫和好了?”

    葉辰走到蕭沐沐身邊,一副維護老婆的口氣,說道︰“我丫頭說得沒錯,你們不是在鬧別扭麼,怎麼,一下子就和好了?在醫院還吻得那麼親熱。”

    趙可可臉色澹 X溝目醋畔翥邈澹 急溉孟翥邈灝鎪鄧狄凍降摹D南媚茄就房醋盤旎 澹 苯詠 X溝捻 雎粵爍齔溝住br />
    她氣鼓鼓的瞪著眼楮看著天上的蕭沐沐,悶悶的哼道︰“不是給我送湯麼,湯呢?”

    “哦,在這里。”蕭沐沐听罷,頓時記起了懷中的湯,慌忙拿出來擰著蓋子給她盛一碗。

    而葉辰卻動作輕柔的將保溫盒給接了過去,沖著她柔聲笑道︰“你還大著肚子呢,我來吧。”

    “我的女人還是我來吧。”還不待蕭沐沐開口,蕭曄頓時粗魯的將那個保溫盒給奪了過去。

    葉辰唇角抽了抽,蕭沐沐翻了翻白眼,趙可可是一臉的尷尬,而蕭曄則是一臉的坦蕩蕩,好像給自己的女人盛湯是一件多麼多麼偉大的事情一樣。

    “可可,我可不可以抱抱我未來的女婿啊。”頓了半晌,蕭沐沐一臉垂涎的看著她身旁睡得香甜的奶娃娃。

    趙可可笑了笑,說道︰“當然可以,不過,你要保證你肚子里的是個女兒,他才能成為你未來的女婿哦。”

    “放心吧,我肚子里的絕對是個女兒。”蕭沐沐呵呵的笑著,彎腰小心翼翼的抱起那個奶娃娃。

    剛出生的奶娃娃真的好小好小,五官都不吐出,不過這臉型大致看起來還真的挺像蕭曄的。蕭沐沐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腹中的孩子,還有兩個月孩子就要出生了,也不知道這孩子是像葉辰還是像她。

    “你以為你是造物主啊,想要女兒就真的能生出個女兒。”蕭曄听到蕭沐沐那句話,頓時鄙夷的哼了一句。

    葉辰就不高興了,說道︰“你現在生的是兒子,就嫉妒我即將擁有女兒了是吧。”

    “切,女兒有什麼好嫉妒的,我想要的話,跟可可生七個八個女兒都沒問題。”

    蕭曄神氣的說道,可憐趙可可羞得臉色通紅,瞪著他吼道︰“你說什麼啊?還七個八個,真把我當母豬了。”

    蕭曄一怔,慌忙握著趙可可的手,嘻嘻的笑道︰“可可,你別生氣,我就說說,誰叫他們太囂張了。”

    蕭沐沐好笑的看著他們,半晌,一本正經地說道︰“其實啦,兒子女兒我都喜歡,只不過,我希望我肚子里的是個女兒,這樣就能跟你們成為親家了,以後我女兒嫁給你們的兒子,有這麼好的公婆,我也就放心多了。”

    葉辰撇了撇嘴,涼涼的哼道︰“有這麼好的公婆是好,可是萬一他們的兒子是個小二貨,那我們的女兒到時候豈不是要抓狂了。”

    “誰是小二貨了,你兒子才是小二貨。”蕭曄一听他那話,頓時來氣了,瞪著他氣憤的吼道。

    居然敢說他兒子是小二貨,真是氣死他了,那不是明擺著說他是大二貨了麼。

    趙可可心中汗顏,看向蕭沐沐,委屈地問道︰“沐沐,那也是我的兒子啊,怎麼就成小二貨了呢。”

    “呵呵……”蕭沐沐詫詫的笑了笑,隨即拽著葉辰的手臂,尷尬的說道,“臭痞子,別這麼說我們未來的女婿,你瞧瞧,這幾個奶娃娃天庭飽滿,一看就是個聰明的主,怎麼可能會是個二貨咧。”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神醫嫡女 豪門主母 八零嬌妻逆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