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大叔,你真迷人 > 第213章 結局篇︰難不成你還有透視眼了

第213章 結局篇︰難不成你還有透視眼了

作品: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雲七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婚禮到晚上才結束,所幸的是並沒有出現什麼變故。只是,想起自己看到的那抹人影,蕭沐沐的心里還是有些疑惑,越想越覺得自己那一眼並不是眼花。

    和衣懶洋洋的躺在床上,忙碌了一天,蕭沐沐累得手指頭都不想動。

    听著浴室里傳來的水聲,她有一瞬間的恍惚。抬手怔怔的看著無名指上的戒指,一抹幸福的笑容慢慢的浮現在唇角。

    經歷了這麼多的風風雨雨,她終于如願以償的成了那個男人的妻子,還跟那個男人有一雙如此可愛的兒女。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過于此。

    葉辰洗完澡出來,見那個女人懶洋洋的躺在床上。唇角一彎,驟然躺過去,抱著她溫柔的笑問︰“在想什麼?”

    “想我們以後的幸福生活啊。”蕭沐沐嘻嘻的笑了笑,半晌,推開他坐起身說道,“你先睡,我去洗澡了。”

    然而她才剛坐起身,整個身子瞬間又被那個男人拉了回去,她還來不及反應,那個男人頎長的身子便壓了上來。

    蕭沐沐一怔,愣愣地問︰“干嘛呀?”

    “今天是我們的新婚夜,你說干嘛?”葉辰曖昧的笑著,大手卻尋到了婚紗的拉鏈,然後慢條斯理的拉了下去……

    蕭沐沐明顯感覺胸前松了松。回過神來,她慌忙捉住身上男人的大手,急促地說道︰“臭痞子,我今天好累,咱們還是洗洗睡吧。”

    “喂,丫頭,你有沒有搞錯啊。”一听蕭沐沐那話,葉辰整一張俊臉瞬間拉了下來,瞪著她那張明艷的小臉,委屈又埋怨的低吼道,“今天可是我們的新婚夜啊,你居然來一句洗洗睡吧。”

    蕭沐沐神色澹 醋潘牟弊櫻 ξ牡潰骸鞍е劍 羝ψ櫻 閔裁雌。 勖嵌際裁垂叵盜耍  佣忌├耍 乖諍跽廡祿橐棺鍪裁矗抗岳玻 閬人  胰г叢琛!br />
    說完,她湊上去吻了吻他的唇,算是安慰。

    然而眼前的男人豈會滿足那一個小小的吻。他眸色一沉,整個身子往下沉了沉,不滿的低吼道︰“這新婚夜多難得啊,一生就這麼一次,你居然就這麼草率的對待,再說了,蕭曄和趙可可這會肯定在做運動,咱倆居然睡覺,這說得過去麼?”

    呃……

    听著他埋怨的話語,蕭沐沐無語的望了望天,半晌,一本正經地問道︰“臭痞子,你怎麼知道他倆在做運動,難不成你還有透視眼了,能穿透這麼多層牆壁,看到他倆在做啥?”

    葉辰听罷,嘿嘿的笑了兩聲,突然就拉上了她婚紗上的拉鏈,然後一把將她從床上拉了起來。

    蕭沐沐被他的舉動弄得一怔,疑惑地問道︰“喂,臭痞子,你要干嘛?”

    “去听牆角。”葉辰曖昧的回了一句,拉著她往房間外面走。

    蕭沐沐被他的舉動和話語弄得一愣一愣的,只好跟著他走。末了,他又回頭添了一句︰“臭丫頭,要是我剛剛說的是對的,你今晚可要滿足我哦。”

    “什麼對的錯的,我累了,要睡覺。”瞅著他那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蕭沐沐悶悶的嘟囔了一句。

    葉辰悶笑了兩聲,拉著她一路越過了三個房間,這才來到了蕭曄和趙可可的房門口。雖然覺得這麼听牆角真的不厚道,但是她還是不由自主的跟著這個臭痞子來了,唉,看來她真的被這個臭痞子給帶壞了。

    站在蕭曄和趙可可的房間門口,里面卻什麼聲音都沒有傳出來。蕭沐沐得意的瞥向葉辰,那臉上的鄙夷和得意,就好像是在說︰瞧瞧,就你喜歡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人家明明在睡覺好不好。

    瞅著她得意的小眼神,葉辰邪魅的勾了勾唇,附在她的耳邊壓低聲音說道︰“慌什麼,估計他們才剛開始,畢竟我們也才剛從婚禮現場回來而已。”

    “就你喜歡想那些黃色廢料,人家蕭曄才不跟你一樣呢。”蕭沐沐壓低聲音回了一句,語氣中滿是鄙夷。

    葉辰邪魅的勾了勾唇,飽含深意的笑道︰“你等著。”

    “等著就等著。”蕭沐沐神氣的回了一句,聲音依舊壓得很低。

    然而兩人在門外還沒等多久,屋里傳出來一陣斷斷續續的曖昧婉轉的低吟……

    听著里面曖昧的聲音,蕭沐沐像尊石像一般怔怔的站在房間門口,一張小臉爆紅爆紅。

    葉辰眸色幽深的盯著她,附在她的耳邊,曖昧低笑︰“小丫頭,我們也回房做該做的事情吧。春宵一刻值千金。”

    蕭沐沐沒有半點反應,明顯被那陣陸陸續續傳來的曖昧聲響給驚呆了。

    葉辰悶笑了兩聲,直接將她打橫抱起,往房間走去。

    一走進房間,葉辰再也忍不住,垂首就含住了她的唇舌,肆意的吸允起來。即便跟他不是第一次了,然而許是今晚是他們新婚夜的緣故,今晚的葉辰尤其的瘋狂,蕭沐沐哪里是他的對手。沒一會就癱軟在他的懷中。

    她身上的婚紗和他身上的浴袍不知何時全都落在了地上。

    葉辰有些急促,還不等她緩過氣來,就抱緊她,感受她的溫暖。

    瘋狂的一夜漸漸上演……

    深夜,蕭沐沐幽幽的醒來,渾身酸痛不已,不過渾身上下卻也很清爽,好似那個男人給她洗過澡一樣。

    背後貼著柔軟的床鋪,她這才意識到自己不知何時已經回到了床上。手下意識的往身旁的位置摸了摸,卻摸了一個空。

    她起身開了床頭的台燈,往床上一看,床上果然沒有那個男人的身影。

    “臭痞子?”怕吵到孩子,她小聲的喊了一聲,然而等了良久,卻還是沒有听到那個男人應聲。

    疑惑的起身下床,她輕手輕腳的往嬰兒床走去,發現嬰兒床里也是空的。

    奇了,怪了,大半夜的,臭痞子和孩子們都跑哪去了。

    滿心疑惑的走出了房間,這才發現客廳的燈是亮著的。她慌忙沖下了樓梯,一眼就看到一個嬰兒車停在廚房的門口,一陣陣嬰兒的啼哭聲斷斷續續的傳來。

    “臭痞子……”

    她低聲喊了一聲,慌忙跑了過去,發現葉子墨躺在嬰兒車里哭哭啼啼,而葉子瑜則在爸爸的懷里好奇的看著爸爸沖奶粉。

    蕭沐沐翻了翻白眼,嘖嘖,這就是兒子跟女兒的差別,果然,父親們都是喜歡女兒多一點的。

    “哦,子墨,不哭不哭,媽媽來了,不哭……”蕭沐沐心疼的抱起兒子,柔聲哄著。

    听到她的聲音,葉辰回頭看著她笑了笑︰“丫頭,不錯,做得那麼累,居然這麼早就醒了。”

    蕭沐沐白了他一眼,垂眸安撫著兒子。半晌,她看向那個男人,疑惑地問︰“大半夜的,你怎麼跑來給他們沖奶粉?”

    “他們餓了,哭了好久。所以我就帶他們下來沖奶粉了。”

    “哭了好久?”蕭沐沐狐疑的瞅著他,“我怎麼沒有听到。”

    葉辰悶笑了兩聲,將一個裝有奶粉的奶瓶遞給她,隨即將另一個奶瓶的奶嘴放在女兒的嘴里,看著她笑道︰“你睡得跟一只豬一樣,能听到才怪了。”

    “豬……你才是豬。”蕭沐沐憤憤的吼了一聲,懶得理他,轉身坐到沙發上專心喂兒子去。

    兒子可真是餓壞了,含著奶粉狼吞虎咽的吸了起來,看得蕭沐沐一陣心疼。她都忘了,以前孩子們睡覺之前都是要先喂奶的,等他們吃飽了再睡。可昨夜,她光顧著跟葉辰親熱去了,都忘記喂他們了。

    葉辰抱著女兒也坐了過來,蕭沐沐瞪著他,打算數落他幾句的,昨夜要不是他纏著她要,她也不會忘記喂孩子了。

    然而等她轉過頭看去時,頓時呆住了。只見那個男人拿著奶瓶專注的喂著女兒,眉目間滿是溫柔和寵溺。女兒在他的臂彎里含著奶嘴吸得津津有味。那一幕看起來尤其得溫馨和幸福。

    蕭沐沐笑了笑,忽然覺得那個男人挺有當奶爸的潛質的。

    翌日,蕭沐沐去了一趟警察局,去看韓雲珠。

    韓雲珠瘦了不少,但是依舊很漂亮,眉眼間全是慈祥和安寧。她的肚子也凸了起來,很明顯。看到她時,韓雲珠笑了笑,問她︰“最近還好吧,听媽說你生了一對龍鳳胎,恭喜你。”

    “謝謝。”蕭沐沐幸福的笑了笑,低聲問,“你還好吧,看你都瘦了。”

    “我挺好的。”韓雲珠說著,下意識的撫了撫自己隆起的腹部,笑道,“再過幾個月,我的孩子也要出生了,到時候警察局會將孩子送回給韓家。爸爸媽媽會幫我帶,直到我出來為止。”

    “孩子的事情你不用擔心。”蕭沐沐笑了笑,一臉真誠的說道,“到時候我也可以幫你帶,你個孩子在一起,也好有一個伴。”

    韓雲珠怔了怔,定定的看著她,半晌,低聲笑道︰“沐沐,謝謝你。”

    “不用謝,你是我的親姐姐嘛。”蕭沐沐微笑,眸中再也沒有怨氣,有的只是一種親情的溫馨。

    韓雲珠心底顫了顫,眸中劃過一抹感動。頓了良久,她才低聲問︰“沐沐,你……你有沒有寒宇的消息?”

    蕭沐沐抿了抿唇,低聲開口︰“沒有,警察也找不到他的蹤跡,他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這樣啊。”韓雲珠垂眸,遮掩著眸中的失落和憂傷,良久沒有說話。

    蕭沐沐疑惑的皺了皺眉,看著她低垂的眉眼,沉聲問︰“姐,你……你對寒宇……你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了寒宇?”

    韓雲珠自嘲的扯了扯唇,語氣有些悲戚的開口︰“現在說這些,似乎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那個男人,他終究是拋棄了我們母子,獨自跑了。”說完,她仰頭吸了吸鼻子,憂傷的笑道,“其實我不怕坐牢,也不怕死,我和他明明說好了的,說好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永遠都不分開的,可是,他還是騙了我,直到他離開的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似乎真的已經愛上了那個男人。”

    听著韓雲珠悲傷的話語,蕭沐沐的心里有些難受。從她的字里行間里,她能感覺得到她是真的喜歡葉寒宇。只是,或許她覺悟得太晚,所以心里藏著一抹遺憾和憂傷。之前的她一直都執著于葉辰,做了很多錯事,如今她誠心悔改,也期盼著能與葉寒宇過上幸福的日子,可是那個男人此刻卻不知所蹤。

    說起來,其實韓雲珠也挺可憐的。

    從警察局走出來的時候,蕭沐沐重重的嘆了口氣,心里只希望著葉寒宇能快點回來自首,這樣,等他們出來的時候,跟孩子一起,一家三口照樣可以幸福。

    五個月後,韓雲珠生下了一個兒子,被送到了韓家。蕭沐沐去韓家看望的時候,那孩子正哭得撕心裂肺,听著讓人很是心疼。

    “媽,怎麼回事,孩子怎麼哭成了這樣?”

    蕭沐沐走過去,接過那個小嬰兒低聲問。

    徐婭卉幽幽的嘆了口氣,這孩子在雲珠的身邊待了一個月才被送回來的,估計是離開了母親,所以不適應吧。說完,她心疼的看著那個剛滿月的小嬰兒,低聲嘆道,“這孩子真可憐,在牢里出生不說,如今母親還沒出來,父親又不知所蹤,唉,真是可憐啊。”

    蕭沐沐一邊柔聲安撫著那個小嬰兒,一邊看向徐婭卉,低聲說道︰“媽,要不我把這孩子帶回去養段日子吧,家里孩子多,如此也有個伴,雖然這孩子還這麼小,什麼都不懂,但是他也需要一個伴啊,等姐出來了,我再把他送回來。”

    徐婭卉听罷,也只好無奈的點了點頭,這孩子哭得撕心裂肺的,她听著,心里也是難受和心疼。

    許是蕭沐沐的身上有些奶味,那孩子在蕭沐沐的懷里,竟然慢慢的止住了哭聲,一雙烏黑濕潤的眼楮一瞬不瞬的看著蕭沐沐,看得蕭沐沐心里一片柔軟。

    頓了半晌,徐婭卉忽然看著她,一臉興奮地問道︰“沐沐,你們家孩子多,就請了一個保姆也照顧不過來,要不媽也搬過去住,幫你們照顧照顧孩子,反正媽在家也沒事做。你看怎麼樣?”

    “好啊。”蕭沐沐笑著點了點頭,盯著懷中的小寶寶,低聲問,“媽,這孩子取名字了嗎?”

    “取了,這孩子送回來的時候,身旁還有一封信,是雲珠寫的,信里有這孩子的生辰八字和名字。”

    “哦。”蕭沐沐點了點頭,問,“那這孩子叫什麼名字啊?”

    “葉琰。”

    “葉琰?挺好听的耶。”蕭沐沐笑嘻嘻的看著懷中的小家伙,柔聲逗著,“小琰,以後我就是你的小姨了,小姨一定會疼你的,要乖乖的哦。”

    當葉辰看到蕭沐沐抱著一個奶娃娃回來的時候,整張臉都綠了。嘖,那丫頭還真把葉寒宇的兒子給帶回來了,真是的,自己的孩子都照顧不好,還帶別人的孩子,等到時候孩子哭天搶地的時候,她可別來求他救命,哼!

    “喲,外婆的小寶貝們,這麼多天沒見,又長大了不少。”

    徐婭卉進來時,看到幾個奶娃娃坐在地毯上爬呀爬的,一雙眼楮都要放光了,興沖沖的奔了過去,抱起葉子瑜歡喜的逗著。

    蕭沐沐算是明白了,葉子瑜是幾個孩子中唯一的一個女孩子,所以特別的招人疼。不管是他們,還是蕭振清或是韓耀國,看到那三個孩子的時候,首先抱起來的一定是葉子瑜。嘖嘖,葉子瑜還真成了萬千寵愛的公主了。

    蕭曄總是不屑于他們的小公主,認為他們生了一個女兒有什麼了不起的,可是他卻總是喜歡抱著葉子瑜到處跑,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他曾多次央求趙可可再給他生一個女兒,結果每次都被趙可可給無情的拒絕了,認為生孩子真的太痛苦了,而且葉子瑜也相當于是他們的半個女兒了,所以可可的心里一直認為沒有必要再生一個女兒。蕭曄最後無法,只得抱著他們的子瑜長嘆短吁的,蕭沐沐每次看到他那個樣子,都笑倒在葉辰的懷里,直到笑得肚子都痛了。

    夜晚,徐婭卉想跟子墨和子瑜睡,蕭沐沐見孩子也都七個月大了,沒必要一直都跟著父母睡,于是她便讓葉辰將子墨子瑜的嬰兒床給搬到了徐婭卉的房間。

    葉辰自是欣喜得不得了,興沖沖得將子墨和子瑜的嬰兒床給搬了過去,在他的意識里,這兩個小家伙晚上沒少打擾他跟蕭沐沐親熱。要不是看著他們還小,他早就將他們給扔了出去。

    然而等他興沖沖的回到房間,心里想著今晚終于可以跟他的丫頭好好的親熱一番的時候,他忽然怔住了,一抹怨氣赫然躍上了他的俊臉。

    搞什麼,好不容易將子墨和子瑜給趕了出去,怎麼房間里又多了一張嬰兒床,而且床里還躺著一個剛滿月的奶娃娃。

    葉辰整張臉都黑了,看向趴在嬰兒床邊上笑嘻嘻的女人,低吼道︰“你這是在做什麼?”

    “逗小琰睡覺啊。”蕭沐沐笑嘻嘻的回了一句。

    葉辰氣得真想將那個奶娃娃給扔出去,但礙于那奶娃娃真的太小了,他最後只能作罷,氣呼呼的奔到床上背對著她躺著。

    本以為她會來安慰他幾句,卻沒想到頓了半天,那丫頭還沒上來。他氣呼呼的轉過頭看去,發現那丫頭還趴在嬰兒床邊上,側臉洋溢著一抹慈愛。

    他都快氣死了,對自己的兒女,她都不見得有多上心,什麼沖奶粉啊,喂奶啊,哄孩子睡覺啊……全都是他來,現在倒好,對于葉寒宇的兒子,她倒是這麼上心了。

    葉辰眸光幽怨的盯著她的背影,恨不得將她的後背盯出一個洞來。

    許是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視線,蕭沐沐怔怔的轉過頭,一眼就看到那個男人正哀怨的瞪著她,她嚇了一跳,沒好氣的低吼道︰“你干嘛啊,這麼看著我,嚇死人了。”

    “滾過來。”葉辰低吼了一聲,哀怨的眸光死死的瞪著她。

    蕭沐沐撇了撇嘴,小聲地說道︰“小琰還沒睡著呢,你先睡吧。我哄他睡著了再過去。”

    葉辰臉色一沉,咬牙切齒的低吼︰“我再問你一次,過不過來?”

    對于他的無理取鬧,蕭沐沐真是忍無可忍了,瞪著他沒好氣的低吼︰“好了臭痞子,你都這麼大的人了,別鬧了行不,我先把這孩子哄得睡著了,再去陪你好不好,你先睡吧。”

    “哄什麼哄,他還那麼小壓根就不需要哄,你直接讓他在里面自己睡著不就行了。”葉辰悶悶的低吼,俊臉上滿是不甘和委屈。說他小心眼他也認了,他就是見不得她對葉寒宇的孩子這麼上心。

    蕭沐沐無語的翻了翻白眼,無奈地吼道︰“這孩子從小就這麼可憐,出生的壞境也不好,睡覺的時候,若是沒一個人在旁邊守著他,他會害怕的,一害怕就會哭的。”

    那丫頭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還能說什麼,還能說什麼……

    “那你就守他一夜吧。”他氣呼呼的吼了一聲,然後轉過身背對著她,明顯的在生氣。

    蕭沐沐無語的搖了搖頭,心里吐槽,真是一個愛耍小脾氣的大叔,這都多少歲了,整天還跟一孩子一樣,她真是服了。

    懶得理會他,蕭沐沐回過頭,繼續輕拍著嬰兒床里的奶娃娃,柔聲哄著他入睡。

    沒過一會,奶娃娃終于睡著了,蕭沐沐伸了一個懶腰,然後打了一個哈欠,往床上走去。

    躺到床上,見那個男人依舊背對著她,她無奈的搖了搖頭,戳著他的肩膀,低聲喊道︰“喂,臭痞子,你就別生氣了,跟一小孩子計較個什麼勁啊,那孩子也是我姐姐的孩子,他那麼可憐,我幫忙照顧照顧也沒什麼吧。”

    “是沒什麼?”那男人終于翻轉了過來,瞪著她低吼道,“我氣的是,你對待自己的孩子都沒有像對待他這麼上心。”

    “哪里,誰說我對子墨子瑜不上心的?”蕭沐沐委屈的嘟囔了一句,說道,“那還不是因為有你天天呵護著他們倆,壓根就沒有我什麼事,但是我的心里可疼他們倆了,你別看我沒哄他們睡覺,也沒怎麼喂奶給他們喝,所以你就說我不疼他們,實在是因為他們有你這個無所不能的好爸爸。”

    “呵呵……”葉辰陰森森的笑了兩聲,陰陽怪氣的說道,“這麼說,我這個爸爸搶了原本屬于你這個媽媽的該干的活了?”

    听著他陰陽怪氣的聲音,蕭沐沐小小的打了一個冷顫,小聲地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咱們的寶貝有你這個爸爸無微不至的照顧著,而小琰一生下來爸爸媽媽都不在身邊,所以我這個小姨自然是要好好的照顧他,再說了,你還是他的大伯呢,所以臭痞子,別跟他計較了,他也怪可憐的。”

    葉辰用鼻子哼了兩聲,低吼道︰“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們的寶貝,那是因為你這個當媽的壓根就不靠譜,上個月,你給子瑜沖奶粉的時候,用那麼燙的水,都把子瑜給燙到了,前幾天,你給子墨洗澡脫衣服的時候,把他的小手臂都快給折斷了,你這個當媽的壓根就不靠譜。”

    听著葉辰的數落,蕭沐沐汗顏的垂下頭。小聲的嘟囔道︰“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子瑜當時太餓了,哭得稀里嘩啦的,我一慌,就……再說子墨,我給他脫衣服洗澡,他卻老動來動去,于是就……”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神醫嫡女 豪門主母 八零嬌妻逆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