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大叔,你真迷人 > 第215章 大結局

第215章 大結局

作品:大叔,你真迷人 作者:雲七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停停停……你們你們……你們趕緊分開……”剛走進院子的蕭沐沐看到那一幕,頓時瞪大眼楮沖了過去,一把將兩個小娃娃分開,瞪著蕭天碩氣呼呼的吼,“你個壞家伙,小小年紀,居然敢吻我的子瑜寶貝。”

    蕭天碩低垂著頭,一副小學生做錯事的樣子,絞著手指悶悶的嘟囔道︰“爸爸喜歡媽媽,然後爸爸老是親媽媽的嘴,天碩也喜歡子瑜妹妹,天碩為什麼不能親子瑜妹妹的嘴。”

    嗷嗷嗷……蕭沐沐的心中在咆哮。瞧瞧,瞧瞧那臭蕭曄是怎麼教育孩子滴,怎麼能在孩子的面前跟可可那麼曖昧,嗷嗷嗷,小天碩被教壞了,快要荼毒到她寶貝女兒的身上了。

    韓雲珠牽著小葉琰走了過來,掩嘴笑道︰“沐沐,他們倆不是有娃娃親麼,以後還不是夫妻,你這麼激動做什麼,他們這可是在從小培養感情呢。”

    “可是他們還這麼小,怎麼可以這樣?”蕭沐沐郁悶的低喃著。

    見媽媽似乎生氣了,葉子瑜拽了拽媽媽的衣角,軟糯糯地說道︰“媽媽,我們這是在玩游戲。”

    “什麼游戲?”蕭沐沐盯著她悶悶的問。啥米游戲還要親嘴的。

    “我們在玩牌,每人發三張牌,誰的牌大,誰就贏了,然後輸的那個要親贏的那個一下下。”

    葉子瑜說完,蕭沐沐眨巴了兩下眼楮,半晌,無語的捂了捂額頭,心中吐槽︰這個笨丫頭啊,不管誰輸,誰贏,誰親誰,虧的還不是你自己,你可是女孩子啊啊啊……

    “媽媽……”正在這時,小葉琰拽了拽韓雲珠的衣角,稚嫩的說道,“我也想玩那個游戲,我也喜歡子瑜姐姐,我想親她。”

    呃……

    韓雲珠听罷,尷尬的看向蕭沐沐,果然見蕭沐沐雙目圓瞪,一副氣呼呼的樣子︰“你們你們……你們不許玩這個游戲了哈,要玩也可以,但是不許親嘴了,親親小臉還是可以的,知道不?你們不可以學著你們天碩哥哥,你們天碩哥哥已經被他二貨老爸給教壞了,你們不可以學他,知道不?”

    “誰說我把我兒子教壞了。”

    蕭沐沐話音剛落,一陣囂張不服的嗓音頓時傳了過來。蕭沐沐怔了一下,一轉身,就看到蕭曄,趙可可,還有葉辰都從屋子里走了出來,大約是听到了她訓小孩子的聲音。

    蕭沐沐撇了撇嘴,湊到葉辰的面前,搖著他的手臂,瞪著蕭曄郁悶地說道︰“臭痞子,你知道不,天碩那個小鬼剛剛在吻我們的子瑜寶貝,還吻了老長一段時間了,我從外面走進來,他們的嘴都還沒分開,你瞧瞧,他們還這麼小,這樣不好吧。”

    “憑什麼說是我們家天碩在吻你們的子瑜,說不定是子瑜在吻天碩呢。這種事,一個巴掌哪能拍得響。”蕭曄仰著頭,拽拽的哼道。

    蕭沐沐氣呼呼的瞪了他一眼,委屈的搖著葉辰的手臂︰“臭痞子,你瞧瞧他……”

    “丫頭,別生氣。”葉辰寵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看向蕭曄,悶聲低吼,“蕭曄,好好的教育教育你們家的小二貨。”

    趙可可撇了撇嘴,悶悶地說道︰“那兩個孩子都有娃娃親,從小培養這種感情不也挺好麼,以後長大了,感情可定牢而不破。”

    “是啊,我覺得可可說得有道理。”韓雲珠走了過來,笑道,“好了,沐沐,你也別較真了,親吻子瑜的又不是別人,是天碩呢,你未來的女婿呢。”

    “可是……”

    蕭沐沐還想說什麼,葉辰頓時攬著她,嘻嘻的笑道︰“好了丫頭,別生氣了,今天是大過年呢,咱們都要開開心心的。”

    說著,他便攬著她往屋子里走。蕭沐沐還不忘回頭瞪著那幾個小蘿卜頭,吼道︰“你們要玩游戲可以,不許再親嘴了哈,不然我打你們的小屁屁。”

    “哦。”

    葉子瑜和蕭天碩都乖巧的應了一聲,而葉子墨則高冷的沒有理會人。

    蕭曄走過去摸了摸蕭天碩的頭,表揚道︰“小子,你還真有你老爸的風範,這麼早就能吻到自己喜歡的女孩了,嗯,不錯不錯。”

    見蕭曄在表揚蕭天碩,趙可可頓時無語的翻了翻白眼,直接拽著他往屋子里走,悶悶地吼道︰“你別再教壞孩子了行不?”

    蕭曄委屈的撇了撇嘴,怎麼大家都覺得他是在教壞小孩子呢。

    大人們進屋後,小葉琰也湊了過去,跟幾個哥哥姐姐們玩在了一起。

    冬日,天黑得很快,沒一會天就黑了,院子里的燈也都亮了起來。徐婭卉走到門口,看著他們幾個小寶貝,慈愛地喊道︰“子墨子瑜,天碩,還有小琰,快進來吃團年飯。”

    “哦,來了。”

    幾個小寶貝異口同聲的應了一聲,蕭天碩率先拉著葉子瑜的手往屋子里跑,徐婭卉欣喜的牽著他們,轉身走進屋子。

    葉子墨也正準備往屋子里跑,忽然看見小葉琰居然往院子外面走去。

    他跑過去,拉著小葉琰的手,用稚嫩的聲音問︰“小琰,你怎麼往外面走啊,我們快進去吃年飯吧。”

    “子墨哥哥,我剛剛好像看到外面有一個人在看著我們。”小葉琰說著,拽著葉子墨的手往院子外面走,一副非要弄清楚的執著樣。

    葉子墨只好跟著他一起走出去。兩個小蘿莉剛走出院子,一抹頎長的身影驟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天空忽然下起了雪,別墅里亮著暖色的燈光,在窗欞上映出了一片溫暖。

    今天是大年夜,韓耀國和徐婭卉,還有蕭振清都過來吃年飯,別墅里熱鬧至極。

    大人們入座後,蕭沐沐左瞅瞅,右瞅瞅,最後看向坐在沙發上和蕭天碩玩耍的葉子瑜,疑惑地問︰“你哥哥呢,還有小琰呢。”

    蕭沐沐這話一出,大人們都愣住了,韓雲珠心中一驚,慌忙起身朝著院子里走去,揚聲喊道︰“小琰?小琰?”

    然而半天都沒有人應聲。幾個大人們也終于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紛紛站起身往院子外面跑。

    “媽媽,我沒有看到哥哥,我和天碩哥哥先進來的,哥哥和小琰在我們的後面。”

    葉子瑜愣愣的說著。蕭沐沐的眉頭皺了皺,慌忙站起身,也跟著走了出去。

    此時天已經全黑了,院子里灑滿了清冷的路燈,空氣中縈繞著大人們焦急的喚聲。

    蕭沐沐此刻心里也徹底的慌了,一直以來,子墨都很听話乖巧,從來都不用她操心,可今天他怎麼會突然不見了,好端端的,他和小琰會去哪里,不會被拐走了吧。

    越想越覺得心驚,她沖出院子,看著漆黑的馬路,茫然的大喊︰“子墨……子墨……小琰,子墨,你們在哪里。”

    葉辰和蕭曄還有韓耀國和蕭振清分頭到附近去找,韓雲珠在院門口急得六神無主,趙可可低聲安慰著她。蕭沐沐在馬路上找了一圈,最後一無所獲,回來的時候,忽然發覺信箱的投信口夾著一封信。

    心中一震,她慌忙將那封信抽了出來,急促的拆開信封,里面有一張信紙。待她看完信紙上的內容時,震驚的看著韓雲珠︰“姐,是寒宇。”

    韓雲珠如遭雷擊,呆呆的看著蕭沐沐,頓了良久,她才顫抖的將那封信接了過去,看完信之後,她崩潰的哭了起來︰“寒宇為什麼要這麼做,他躲了快六年,為什麼還是如此的執迷不悟,他現在綁走那兩個孩子到底是要做什麼啊。”

    蕭沐沐輕拍了拍她的肩膀,低聲開口︰“姐,別擔心,我覺得寒宇應該不會傷害子墨和小琰的,我猜想,他應該是躲累了,不想再躲了,所以以這件事來結束這一切。他在信上不是說了麼,讓我和葉辰明天去郊外的小屋接孩子?”

    “我不明白他要的到底是什麼,我真的不明白……”韓雲珠悲戚的搖著頭,抓著蕭沐沐的手,擔憂的哭道,“我很擔心他還恨著你和葉辰,不然,他為什麼獨獨讓你們兩人去,我好擔心他會因為以前的怨氣而傷害你們。”

    “別擔心了,不會有事的。”

    蕭沐沐低聲說道。不知道為什麼,知道是葉寒宇綁走了子墨和小琰後,她的心里反而沒有那麼驚慌了,因為他相信,那個男人是不會傷害小孩子的,更何況,小琰還是他的親生兒子呢。

    蕭沐沐給葉辰打了個電話,讓他將出去找孩子的人都叫回來。

    所有的人都回來後,蕭沐沐將葉寒宇的事情跟大家說了一遍,信也都給大家看了,大家的臉色忽然都凝重了起來。

    蕭曄郁悶的低吼︰“那葉寒宇是不是瘋了,躲了六年,一出現就綁架孩子,綁的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和外甥,還真是喪心病狂啊。”

    見韓雲珠的臉色不怎麼好,趙可可下意識的捅了捅蕭曄的胸口,示意他不要做聲了。

    蕭曄撇了撇嘴,緊抿著唇不做聲了。

    葉辰緊皺著眉頭,半晌,看著蕭沐沐,沉聲開口︰“丫頭,你明天不要去了,我去。”

    “不行,信上指名要我去,我怎麼能不去。”蕭沐沐急急的說道。

    葉辰微微的嘆了口氣,沉聲道︰“如今你是我最大的幸福,我擔心那個男人依然怨恨著我,為了毀掉我的幸福,不惜傷害你,那是我不願見到的。”

    “放心吧。”蕭沐沐緊握著他的手,故作輕松的笑道,“沒事的,我明天一定會跟你去,我才不要在家里等消息呢。”

    不待葉辰開口,韓雲珠急促地說道︰“我也要去,寒宇是我的丈夫,他綁架的也是我的孩子,我一定要去。”

    韓耀國沉了沉眸,說道︰“既然信上指明讓葉辰和沐沐去,那就讓他們倆個去吧,我擔心那個男人到時候會對孩子們不利。”

    “可是我擔心……”

    韓雲珠剛開口,韓耀國頓時無奈的嘆道︰“雲珠,你擔心也沒用啊,為了孩子著想,你就在家里等著吧。”

    韓雲珠抿了抿唇,沒有說話,心髒卻快速的劃過了一抹疼痛。那個男人,他躲了六年,如今終于回來了,卻為什麼不肯見她一面。難道,他對她就真的沒有絲毫的情義麼。

    郊外,寒風呼嘯,一個廢棄的小屋在寒風中顯得有些淒涼和單薄。

    小葉琰和葉子墨兩個小孩子縮在角落里冷得瑟瑟發抖。他們的身上沒有綁繩子,是自由的,只是這小破屋的門是鎖著的,所以他們想出去也出去不了。

    這小破屋在這郊外,也沒能通得上電,整個屋子里只亮著一個手電筒,微弱的光縈繞在破屋里,顯得特別的淒清。

    有風雪從屋子的破洞里灌了進來,落在兩個孩子的身上。

    小葉琰抱著葉子墨,凍得瑟瑟發抖︰“子墨哥哥,我好冷。”

    “不冷,有哥哥在。”葉子墨此刻像個男子漢一般,抱緊瘦小的小葉琰,用稚嫩的聲音沉聲說了一句。

    正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響動。小葉琰明顯有些害怕,又往葉子墨的懷里湊了湊。

    葉子墨緊緊的盯著那扇門,小小的心髒也跟打鼓似的。別說他們現在是小孩子,就算是大人,面對這陌生未知的一切,也會害怕。

    門被人從外面推開,夾雜著一陣風雪飄了進來,兩個小孩子更是冷得顫了顫。

    葉寒宇看了一眼縮在角落里的孩子,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的走過去,將臂彎里的厚棉絮扔給了他們。

    葉子墨謹慎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小葉琰慌忙攤開棉絮,將自己和葉子墨圍住,圍上了被子,兩個小家伙頓時感覺暖和了不少。

    暖和後,小葉琰怔怔的看著葉寒宇,用稚嫩的嗓音說道︰“謝謝叔叔。”

    葉寒宇眸光幽深的盯著他,心中的某一處微微的動了一下。半晌,他將手里熱騰騰的食物放在他們的面前,淡淡的開口︰“吃吧。”

    說完,他便徑自的走到一個箱子前靠坐著,側影看起來有些孤寂和落魄。

    小葉琰盯著他看了良久,最後伸手將那兩碗熱騰騰的食物端了過來,一碗給葉子墨。

    葉子墨沒有接,只是用稚嫩的聲音沉聲說道︰“小琰,這個叔叔是壞人,我們要小心點。”

    “不……哥哥,我感覺叔叔不是壞人。”小葉琰認真的說著。

    不遠處的葉寒宇眸光動了動,唇角微微的勾了勾,有些自嘲。

    到底還是兩個小孩子,晚飯又沒吃,天氣又冷,聞著那食物的香氣,他們更是感覺又冷又餓。

    葉子墨抿了抿唇,接過小葉琰遞過來的碗,說道︰“小琰,你先別吃,我先嘗一口,看這里面有沒有毒。”

    “嗯。”小葉琰點了點頭,定定的盯著他。

    葉子墨拿起勺子吃了一口,頓了半晌,沖著小葉琰說道︰“吃吧,小琰,這個食物好像沒什麼毒。”

    “我就說嘛,叔叔不像是壞人。”小葉琰笑了笑,抱著碗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葉子墨一邊吃著,一邊看著坐在箱子那的男人,愣愣地問︰“叔叔,你把我們抓到這里來做什麼,你快放我們回去吧,不然我爸爸媽媽肯定會擔心的。”

    “他們明天會來接你們。”葉寒宇淡淡的開口,拿起面前的酒瓶喝了一口酒。然後沒有再說話。

    听他說明天爸爸媽媽回來接他們,葉子墨的心里自然是踏實了不少,而且也不怎麼害怕了。

    誠如小葉琰所說,這位叔叔看起來好像真的不像是壞人。

    吃飽後,身上也暖和了不少,兩個小家伙不一會便裹著被子沉沉的睡去。

    葉寒宇幽幽的站起身,靜悄悄的走到他們的面前,眸色幽深的盯著小葉琰那張酷似自己的小臉,這就是他的兒子麼。

    當他看到韓雲珠牽著這個小孩子走在公園里的時候,他多少次都想沖出去,抱抱她,抱抱他們的孩子,可是他不敢。

    或許當年,他的逃跑就是一個錯誤,他不該逃的,如今,他已回不了頭,沒臉再見雲珠,沒臉面對他們的孩子。

    明天,就讓所有的恩怨都結束吧。即便他有不舍,可是,他的這一生已經錯了,無法再去彌補,去改過。

    抬手輕輕的摩挲著小葉琰稚嫩的小臉,他深沉的眸色中隱隱浮現著一抹父親般的慈愛。

    手電筒的燈光在慢慢的變弱,怕是快沒電了。他索性關了手電筒,然後靠在兩個孩子的旁邊靜靜的坐著。

    眼前一片漆黑,就好像這麼多年,無數個淒清的夜晚一樣,不過,今夜的他,不再孤獨。

    黎明悄然來臨。葉寒宇站起身,靜悄悄的走出門外,風雪已經停了,地上白茫茫的一片,銀裝素裹,當真美麗極了。

    而眼前雪白的地面,讓人不忍心去踏足。

    葉寒宇斜倚在門欄上,靜靜的看著眼前雪白的世界,瘦削的臉上一片平靜。

    太陽漸漸的升起,照耀在積雪上,有些耀眼。

    陽光照進屋子,葉子墨揉了揉眼楮,推了推旁邊的小葉琰,喊道︰“小琰,起來了,天都亮了,媽媽和大姨待會要來接我們回家呢。”

    “天亮了啊。”小葉琰揉了揉眼楮,坐了起來,一眼就看到葉寒宇靠在門欄上,清瘦的背影很是蕭條。

    由于天氣冷,兩個孩子都沒從被窩里鑽出來,小葉琰看著葉寒宇的背影,愣愣地喊道︰“叔叔,你不冷麼?”

    葉寒宇听到聲音,回頭,看著他淡淡的道︰“不冷。”

    最冷的不是天氣,是人心。

    看來葉辰他們是真的很著急孩子,天才亮沒一會,一輛豪華的小轎車便朝著這個小破屋緩緩的駛來。

    “子墨,小琰……”蕭沐沐一下車,便朝著屋子著急的喊了起來。

    听到媽媽的叫聲,葉子墨像打了雞血一般,瞬間從被窩里鑽了出來,拉著小葉琰的手說道︰“小琰,媽媽來接我們了,我們快出去。”

    “嗯。”

    兩個小孩子興奮的朝著門外跑,然而剛跑到了門口,葉寒宇驟然攔住了他們,冷冷的開口︰“不許出去。”

    小葉琰怔了一下,呆呆的看著葉寒宇︰“叔叔……”

    “不許出去。”葉寒宇再次強調了一聲,隨即轉過身看著門外的葉辰和蕭沐沐,淡淡的笑道,“大哥大嫂,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葉辰冷冷的盯著他,沉聲開口︰“你要做什麼沖著我來,把孩子放了。”

    葉寒宇勾了勾唇,什麼也沒說。

    蕭沐沐心急的看著屋里的那兩個孩子,半晌,盯著葉寒宇沉聲低吼︰“寒宇,小琰是你的親生兒子啊,你到底在做什麼啊,孩子們是無辜的,你放了他們好不好?”

    葉寒宇攔在門口,依舊什麼話也沒有說。

    葉辰抿了抿唇,沉聲問︰“寒宇,你想要的到底是什麼,如果是葉氏,只要你放了孩子,葉氏我可以給你。”

    “我現在是通緝犯,要葉氏又有何用。”葉寒宇淡淡的笑了笑,眸中一片死寂。

    “那你想要的是什麼?”蕭沐沐急聲問。

    “我想要的……”葉寒宇定定的看著他們,忽然自嘲的笑了起來,“你們給不起。”

    葉辰眸色沉了沉,低聲問︰“你想要的是什麼?”

    “救贖。”

    簡單的兩個字,讓葉辰和蕭沐沐的心都震了震。

    蕭沐沐看著他,憂傷的開口︰“寒宇,你去自首吧,就算你逃了這麼多年,只要你去自首,法院一定會輕判的,等你出來,你一樣可以跟我姐姐,還有你們的孩子一起幸福的生活。”

    葉寒宇淡淡的扯了扯唇,卻是什麼也沒說。

    葉辰有些心驚的看著一臉死寂的葉寒宇。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那個男人好像對什麼都絕望了一般,在他的眸中,他看到了絕望和崩潰。

    想必,藏起來的這六年,他並不好過,心中的那些信念也隨著六年的躲躲藏藏而蕩然無存了。

    葉辰眸色幽深的盯著他,低聲問︰“當年……你為什麼要逃,你知道的,那些罪並不重,頂多坐幾年牢。”

    葉寒宇幽幽的笑了笑︰“當年,我準備從酒店高樓上跳下去,你們信嗎?”

    葉辰和蕭沐沐心里皆是一驚,蕭沐沐看著他急聲問︰“寒宇,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要自殺,當年雲珠還懷著你的孩子啊,你為什麼會有輕生的念頭。”

    “我的這一生……”葉寒宇抬眸看了看天,幽幽的嘆了口氣,自嘲的笑道,“我的這一生,原本就是一個錯誤,父不疼母不愛,我曾竭盡全力的去引起葉康全的注意,可是那個所謂的父親,連一個慈愛的眼神都吝嗇于給我,而我的母親,也不過只是將我當成爭奪葉家財產的工具,這樣的存在,連我都覺得可笑。”

    “可是你還有我姐啊,你還有你們的孩子啊。”听著他憂傷的話語,蕭沐沐的心髒抽了抽。其實,葉寒宇真的是一個可憐的人。

    葉辰的童年不快樂,但是他至少有父親疼,可是葉寒宇呢,他長這麼大,就真的沒有體會過家庭的親情溫暖。

    “雲珠……”葉寒宇再次自嘲的笑了笑,憂傷的開口,“她一心系著葉辰,她最後嫁給我,也不過是被葉辰傷到了,因為對你心存嫉妒而與家庭決裂,她最後走途無路才嫁給我,她就把我當成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可是,你認為那就真的是愛麼?”

    “你錯了……”蕭沐沐搖了搖頭,認真的看著他,“我姐姐是愛你的,當一個人,她習慣于依靠你的時候,那便代表著她已經愛上了你,正因為她的心里有你,一出事,她第一個想到的便是依賴你。你明白嗎?”

    葉寒宇搖了搖頭,輕笑了一聲︰“沐沐,你還是那麼的善良。”頓了頓,他的唇角忽然浮起了一抹諷刺,“你們別在安慰我了,我的這一生是一個笑話,如論如何也改變不了,今天,今天我就來結束這一切。”

    葉辰心中一驚,定定的看著他︰“你要做什麼?”

    “這六年算是我苟活的。”葉寒宇幽幽的笑了笑,笑容有些哀傷,“當年,要不是我母親跑過來阻止我跳樓,甚至下跪求著我逃走,你們認為我願意苟活這六年,過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活?你們知道嗎?我受夠了這種暗無天日的人生。”

    越是听著他自暴自棄的話語,葉辰的心里便越是心驚,他感覺,這個男人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時刻都有可能做出危險的事情來。

    “寒宇……”蕭沐沐無奈的看著他,“你的想法是錯誤的,也許你的母親並不是不愛你,如果她不愛你,她又怎麼會跪下來求你逃走呢,她……”

    “夠了,你們不要再說了。”葉寒宇冷冷的打斷了她,半晌,定定的盯著葉辰,語氣忽然低了下來,含著一抹濃濃的哀傷,“大哥,我綁了這兩個孩子,並沒有打算要傷害他們,我只是……想見見你和沐沐。”

    “寒宇……”葉辰盯著他,心中五味陳雜。有一段時間,他恨過他,因為他陷害他,最重要的是破壞了他和他丫頭的婚禮。可是如今,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他唯一的念想,就是他能迷途知返,改過自新。

    “寒宇,自首吧。”蕭沐沐低聲勸慰著。

    葉寒宇搖了搖頭︰“即便自首了,這樣的可悲的人生我也不想要了。”

    蕭沐沐心中一驚︰“寒宇,你……你不要做傻事,你還有我姐和小琰啊。”

    葉寒宇搖了搖頭,看著葉辰︰“哥,我曾經做了很多對不起你的事情,妒忌你,陷害你,甚至想從你身邊搶走沐沐,你……肯原諒我麼?”

    葉辰眸色幽深的盯著他,半晌,溫潤的笑了笑︰“這麼多年過去了,我早就不恨你了,你是我的弟弟,我只希望你能夠幸福。”頓了頓,他朝前走了兩步,低聲道,“寒宇,其實你沒有真正的傷害到我和沐沐,你還沒有走上絕路,回來吧,我們大家都很擔心你。”

    葉寒宇垂了垂眸,似乎在遮掩眸中的什麼東西,忽然,他不知道從哪里抽出了一把小匕首。

    蕭沐沐臉色一變,拽著葉辰的手臂,顫聲開口︰“寒宇,你要做什麼?”

    “放心,我不會傷害孩子。”葉寒宇幽幽的笑了笑,隨即用匕首抵在自己的胸口,看著葉辰,低聲笑道,“哥,能得到你的原諒,我真的很高興,或許我當初逃跑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如今,我只想解脫,解脫這一世可笑的命運。”

    “不要……”蕭沐沐心驚的看著他。想要沖過去,葉辰緊緊的抓著她的手,不讓她去靠近葉寒宇。

    此時葉寒宇就在崩潰的邊緣,他們真的不能這麼的去靠近他,否則,那個男人隨時都能將匕首刺進自己的心髒。

    “哥……”葉寒宇盯著他,淒然的笑了起來,“其實我真的很羨慕你。從小就羨慕,因為羨慕,所以才有了妒忌。”

    “寒宇,我不怪你,你快把匕首放下。”葉辰沉沉的盯著他,急聲道。

    葉寒宇搖了搖頭,笑道︰“哥,希望下一世,我們還能做兄弟。”

    他說完,眸色沉了沉,正欲將匕首朝著自己的胸口刺下去。

    蕭沐沐驚得瞪大了眼楮,葉辰也飛快的朝著他撲去,而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輛轎車以極快的速度疾馳而來。

    車子還沒有停穩,韓雲珠幾乎是從車上滾下來的,她顧不上自己的狼狽,看著葉寒宇悲傷的大喊︰“寒宇,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丟下我和孩子。”

    見韓雲珠還跪坐在雪地里,蕭沐沐慌忙過去扶她。

    葉寒宇看著悲傷哭泣的她,眸色微微的動了動,心里劃過一抹復雜。

    “媽媽……”正在這時,小葉琰不管不顧的從屋子里沖了出來,正好從後面將葉寒宇退了一把。

    葉寒宇沒有注意到那個小孩子會沖出來,一時防備不急,整個人朝著前面參了兩步。葉辰趁此機會,慌忙沖上去,費力的奪下他手里的匕首,然後掄起拳頭毫不留情的朝著他的臉上砸去,吼道︰“你這是逃避現實的行為,你知不知道?”

    葉寒宇被他打得跌倒在地上,韓雲珠慌忙沖過去,抱著瘦削的葉寒宇,悲傷的哭泣︰“寒宇,你終于回來了,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她的懷抱在此刻似乎顯得特別的溫暖,葉寒宇有一瞬間的恍惚。半晌,他微微的推開面前的女人,盯著她濕潤的眼眶,低聲開口︰“雲珠,對不起。”

    “不……”韓雲珠急促的搖頭,再一次抱著他,“你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求求你,不要再做傻事,不要再丟下我和孩子了好不好,沒有你,我和孩子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的生存下去。”

    蕭沐沐牽著有些呆愣的小葉琰走了過去,看著葉寒宇低聲開口︰“寒宇,姐姐是真的很愛你,其實你的人生並不是黑暗無光的,你現在有了姐姐,有了小琰,你依然可以跟我和葉辰一樣幸福,幸福是握在你手中的,就看你懂不懂得珍惜。”

    “寒宇,我愛你,我真的很愛你……”韓雲珠抱著葉寒宇,悲戚的大哭,“在你離開的這六年,我一直都在想你,我不怪你拋下我獨自跑了,我只要你回到我和小琰的身邊。”

    “媽媽……”見母親一直抱著那個怪叔叔哭,小葉琰不禁愣愣的喊了一聲。

    韓雲珠一怔,慌忙松開葉寒宇,將小葉琰拉了過來,指著葉寒宇急急地說道︰“小琰,他是爸爸,快叫爸爸。”

    小葉琰的眸光一亮,欣喜地叫道︰“媽媽,小琰也有爸爸了嗎?太好了。”

    “嗯,小琰,他就是你的爸爸,快叫爸爸。”韓雲珠摸著他的頭,慈愛的說道。

    小葉琰頓時沖著葉寒宇,脆生生地喊道︰“爸爸。”

    這一聲爸爸讓葉寒宇的心狠狠的顫了顫,一抹溫暖在心底慢慢的散開,讓他感覺身子都沒有那麼冷了。

    “爸爸,你怎麼離開我和媽媽這麼久啊。”小葉琰蹲在他的面前,抓著他的手臂愣愣的說道,“小琰一直都期盼著爸爸能回來陪小琰和媽媽,現在爸爸終于回來了,小琰真的好開心。”

    葉寒宇定定的看著面前的女人和兒子,心底狠狠的觸動了一下,劃過一抹感動。

    葉辰牽著葉子墨走過來,盯著他低聲道︰“寒宇,你是雲珠和小琰的幸福,你難道忍心讓小琰生活在一個殘缺不全的家庭麼,你忍心讓雲珠為你傷心難過麼。”

    “雲珠……”葉寒宇听罷,抬手摩挲著韓雲珠瘦削的臉頰,憂傷的開口,“這些年,對不起。”

    韓雲珠握緊他的手,一個勁的搖頭︰“沒關系,回來就好,真的,幸好你回來了。”

    蕭沐沐蹲下身,抱著韓雲珠,看向葉寒宇低聲道︰“寒宇,去自首吧,不管多少年,姐姐都會等著你。”

    “嗯。”韓雲珠使勁的點了點頭,拉著葉寒宇的手臂,“寒宇,去自首吧,這樣法院會輕判,我和小琰會在家等著你回來跟我們團聚。以後,我們一家三口一定會幸福一輩子的。”

    葉寒宇眸中的死寂慢慢的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感動和希冀,半晌,他點了點頭,沉聲道︰“好,我去自首。”

    韓雲珠驟然抱緊葉寒宇,沉聲道︰“不管多久,我等你。”

    看著擁抱在一起的他們,蕭沐沐懸起的心終于落了下來,下意識的看向葉辰,唇角緩緩勾起了一抹幸福的笑。如此真好,這樣,雲珠和寒宇也能幸福了,大家都能幸福了。

    葉寒宇最終去警察局自了首,雖然他逃了六年,但是他畢竟是自首的,法院只判了他五年。對于這個結果,韓雲珠很是滿意,六年都熬過了,她不怕再熬五年,只要那個男人能回到她身邊,這含有希望的五年比那擔驚受怕的六年要好過得多。

    又是一年除夕,家里其樂融融。韓雲珠帶著小葉琰去警察局看望葉寒宇。

    蕭沐沐和趙可可還有徐婭卉在家里陪著幾個孩子們玩,蕭曄和葉辰兩個大男人在廚房里忙碌,韓耀國和蕭振清則在一旁下棋。

    窗外依舊是大雪紛飛,但是屋里卻異常得溫暖。

    蕭沐沐怔怔的看著屋子里幸福溫馨的一切,還有孩子們臉上的笑容,一顆心都沉浸在幸福里。

    其實,幸福並不需要大富大貴,一家人平平安安,和樂融融,那便是幸福。

    她也相信,她和葉辰,趙可可和蕭曄,還有韓雲珠和葉寒宇,他們六個人,也會一直這麼的幸福下去。

    (全書完)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神醫嫡女 豪門主母 八零嬌妻逆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