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豪門重生之腹黑嬌妻 > 第263章 終章

第263章 終章

作品:豪門重生之腹黑嬌妻 作者:小栗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如宋佳微所願,婚禮如期舉行,而章竟澤不僅無法參加,還依然下落不明。

    不僅章澤天,就連章竟天也出動,和警方一起到附近村子里去尋找,起初幾天大家是干勁滿滿,認為宋佳微的話戳到了點上,章竟澤說不定就在村子里。

    然而挨家挨戶搜尋了幾天後所有人都失去了希望,因為那條村子不僅人煙稀少不說,留在村里的大多都是些老弱病殘,根本不可能搬得動章竟澤這麼高大魁梧的男人。

    搜尋線索又斷掉了。

    宋佳微這些天出現了孕吐的妊娠反應,伴隨著的是隱隱約約的腹痛,本就沒有食欲的她此刻更是消瘦了不少,醫生對此除了建議多喝湯水和注意休息以外,並沒有更好的辦法。

    章家保姆也只能每天變著法子給她煲湯,希望能夠補充到足夠的營養,好讓胎兒可以健康成長。

    擰開瓶蓋,她把一顆葉酸扔入空中活水吞服。

    造型師替她最後噴上定型噴霧,新娘的造型總算完美搞定。

    “好了。”戴上頭紗,造型師打了個響指,滿意地看著鏡子里嫵媚動人的宋佳微。

    層層妝容下,總算覆蓋住了宋佳微原本蒼白憔悴的臉色,真是萬幸,不然還不知道章家會如何怪罪在這個小小造型師身上。

    “謝謝。”咽下口中的葉酸和白開水,宋佳微起身,吸了口氣,準備踏出化妝間。

    這場沒有新郎的婚禮,即將拉開帷幕。

    沒有新郎,也沒有女方證婚人,宋佳微接過造型師遞給她的捧花,獨自一人伴隨著婚曲踩上鮮紅的地毯,踩上青蔥郁郁的草地。

    淡粉色的捧花,潔白的紗。

    蕭芸是伴娘,被安排在花亭下靜候宋佳微,而後需要牽起她的裙尾走上舞台,替她整理好便可下台。

    因為沒有新郎,所以她的工作很簡單。

    看著步伐堅定的宋佳微,頭紗在發絲後隨風擺動,臉上精致的妝容點綴著她細膩的五官,白皙的肌膚上是靈動的五官。

    明明美得不可方物,可蕭芸卻很想哭。

    她心疼宋佳微。

    然而宋佳微還是在眾人或心疼或錯愕的目光下獨自一人走上舞台,司儀也是頭一回踫見這樣的情形,好在章家事先給了他稿子,否則他還不知道該如何去主持這場特殊的婚禮。

    潤了潤嗓子,他拿起麥克風和眾人說︰“感謝各位來賓參加……”

    話還沒說完,卻被身旁嬌弱得如同風一吹就能倒下的宋佳微給奪了麥克風去,她在一片驚呼下扔掉手中的捧花。

    “感謝各位參加我和章竟澤的婚禮,你們不需要用憐憫的目光看我,今天雖然沒有章竟澤,但我仍是覺得很幸福,因為……”

    她高高舉起右手,中指上的鑽戒瞬間吸去了所有的精光,在明媚陽光下熠熠生輝,亮晶晶的光芒刺著每一個人的眼球。

    “我現在不是宋佳微,而是章太太了,這是易城所有女人的夢想,也是我的夢想,今天,我終于如願了,章竟澤,我終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你身旁,听別人喊我一聲少奶奶!”

    台下的章老爺子沖著司儀做了個眼神,讓他下去,把舞台留給宋佳微一人,而他的目光里,有著欣喜,有著驕傲,有著心疼。

    他的孫媳婦,果然是與眾不同的,即便心里明明難過得要命,卻依然不願意讓別人擔心她,讓別人知道,她現在很好。

    讓別人知道,章家很好。

    章竟天這些天來除了愧疚仍是愧疚,望著宋佳微瘦小卻又頑強的身影,他恨不得沖上去陪她完成這場婚禮。

    可他卻不能,因為他是章竟天,而不是章竟澤。

    “現在,請各位舉起手中的香檳美酒,祝賀這場婚禮正式開始,謝……”

    “等等。”

    宋佳微的話語被打斷,眾人紛紛朝聲音源望去,只見章澤天站在了紅毯的,穿戴著整齊的西裝。

    台下議論紛紛,宋佳微也不知道章澤天忽然是想鬧哪一出。

    雖然這場婚禮他沒有參與一絲半毫,但宋佳微以為他是默認了她的身份,現在該不會是想要跳出來反對吧?

    不行,任何人都不能侵犯她和章竟澤的這段婚姻。

    但章澤天卻出乎意料地,沒有說出反對的字眼,而是說︰“沒有新郎的婚禮,怎麼能算得上是一場婚禮?”

    接著,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張哥緩緩推著輪椅進場,而輪椅上的人,正是失蹤已久的章竟澤。

    他的氣色並不好,左腳包著石膏,臉上有著一道明顯的疤痕,他穿著病號服,發絲隨意打理了一下貼合在腦門上,即便如此整個人依然帥氣不減,甚至還有一種頹然的帥。

    輪椅踏上紅地毯,他掛著淺笑朝著宋佳微靠近。

    宋佳微手中的麥克風早已掉落在地上,心里告訴自己不許哭,可雙眼已經不受控地落下兩行清淚,暈染的下眼線,眼眶模糊一片。

    “我沒有遲到。”這是章竟澤對宋佳微說的第一句話,他牽起宋佳微的手,如記憶中般柔和一笑︰“宋佳微,你真美。”

    什麼形象什麼大庭廣眾對宋佳微而言全是浮雲,她彎腰扎進章竟澤的懷里,任由淚水恣意打濕他的肩頭。

    “你去哪了?章竟澤,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失而復得,真好。

    “我被登山客救了,一直在醫院接受治療,所以你們都找不到我,醒來就看見新聞上說,我的妻子要舉辦一場沒有新郎的婚禮 這怎麼可以?所以,我回來了。”

    他扶著她的後背,細細的婚紗質感從指尖傳來,可惜的是,他無法穿上好看的西裝與她相配。

    這該死的腿,還要再一個月才能拆石膏下地行走。

    “回來就好。”無數個日日夜夜里的思念,滿腔柔情化作簡短四個字,她不是矯情的人,他知道。

    “好了。”章竟澤拍拍她的後背說︰“可別壓壞了我們的小寶寶,起來吧,婚禮還得繼續呢。”

    悄悄擦掉掛在睫毛上的淚水,宋佳微唇畔揚起笑容,離開了日思夜想的擁抱。

    章竟澤彎腰拾起地上的麥克風,面向所有人說︰“今天,謝謝大家參加我和宋佳微的婚禮,宋佳微,請問你願意嫁給你身邊的這位男子,無論貧窮還是富有,你都願意把下半身托付到他手里嗎?”

    他翻著病服的口袋,取出一個精致小巧的錦盒,以拇指挑開蓋子,一枚特別卻又大方得體的鑽戒呈現在眾人眼前。

    這是和他送給她的立方體項鏈同款的戒指,立方體整體設計小巧了,加以碩大代表永恆的鑽石點綴,瓖嵌在滿是碎鑽的鉑金指環里。

    整個易城,僅此一枚。

    沒有羞郝矯情的做作,宋佳微迫不及待地伸出右手,大聲宣誓︰“我願意!”

    也許她將會成為報紙上說的,最不知羞恥的新娘。

    那又如何?

    她願意。

    取下戒指,章竟澤鄭重其事地替她戴上戒指,這一套緊,便是一生。

    “宋佳微,從今天起,無論貧窮還是富有,無論健康還是疾病,我章竟澤發誓,將會竭盡全力,照顧你一生,護你一世周全!”

    擲地有聲的宣誓,這是章竟澤用一生去承諾。

    台下的章竟天不禁落淚,他站起身來,把本是為了準備他和宋琳琳婚禮的男戒取了出來,沖到舞台上去遞給宋佳微。

    宋佳微手中被塞了一個錦盒,打開來里面是一枚簡潔大方的鉑金男戒。

    “戴上。”章竟天輕聲說道,然後轉身下台。

    得到章竟澤的點頭應肯後,宋佳微才取出鉑金戒指暫且充當男戒給他戴上,儀式就算完成了。

    台下響起熱烈的掌聲,章老爺子身邊圍繞著各形各色的人祝福道賀,原本冷冷清清的婚禮瞬間熱鬧起來。

    站在花亭下的蕭芸感動得熱淚盈眶,真好,宋佳微終于完成了這一場夢寐以求的婚禮,得到最好的歸宿,真好。

    趙逸悄然無息地站在她身後,手中拿著的是不知何時拾起的捧花︰“蕭芸,花我可搶到了,你什麼時候嫁給我?”

    聞言回頭,蕭芸望著抱著捧花傻笑的趙逸,不禁喜極而泣。

    戴上戒指的章竟澤輕輕拉過宋佳微的手,將她往下拉,宋佳微以為他是有話要說,便配合著他彎腰。

    不料腰上一熱,章竟澤的手摟過她縴細的腰肢將她整個人扯到懷里,她猝不及防地坐在章竟澤的大腿上。

    輕如羽翼般溫柔的吻落下,宋佳微瞪大了眼,望著章竟澤亮如繁星的潑墨,最後被他的吻帶了進去,閉眼勾住他的脖頸,在眾目睽睽之下,和她的先生擁吻。

    最早反應過來的是章竟天,他鼓著掌,嘴里發出︰“嗚呼!”

    緊接著全場便響起了細細密密的掌聲,夾雜著一片片唏噓的感嘆聲、祝賀聲。

    “wow!真是天作之合啊!”

    “是啊,這畫面真美,你還別說,以前我總覺得沒人能配上章家兩位少爺,現在看來是我孤陋寡聞了,這姑娘真不錯!”

    “是啊,人家還是貧民窟里出來的,能力又強長得又漂亮,章家這回有福氣啊!”

    人群交頭接耳的議論聲使得宋佳微回過神來,她嬌嗔地拍拍章竟澤,章竟澤只好放過她柔軟的唇瓣。

    望著懷中臉頰泛紅的人兒,章竟澤掛起了熟悉的邪笑︰“接下來的日子,還請你多多指教了,我的老婆大人。”

    全文完。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重生之妻逢嫡手 閃婚成寵︰偏執老公太凶猛 豪門主母 大道偷渡者 天才小毒妃 反恐精英在異界 重生之神級學霸 醫道官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