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旺夫小啞妻 > 874、圓寂(1更)

874、圓寂(1更)

作品:旺夫小啞妻 作者:葉染衣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溫婉隨著玲瓏來到角門外,就見溫順晃悠著雙腿坐在小馬車上。

    溫婉想到宋家回鄉祭祖的時候,溫順說自己拿不到路引,沒法兒來京城,後來宋巍說了會幫他,他便打算把府城的鋪子料理料理,開了年上京。

    這件事,溫婉險些就給忘了,現在見到溫順本人才想起來。

    這小子出息了,想來京城開分鋪。

    跳下馬車,溫順笑著沖溫婉喊了一聲,“姐。”

    “怎麼現在才來?”溫婉上前,仔細打量他一眼,個兒拔高了,穿著竹青色的圓領長袍,大概是接觸了胭脂水粉這個行業以後十分注重儀容,他那張臉格外干淨,使得原本不算太俊朗的容顏平添幾分清雋,讓人第一眼看上去很容易產生好感。

    難以想象,這個小屁孩在十年前是那樣的混不吝,成天追在她身後喊“小啞巴”。

    “有事兒,耽擱了。”生意場上混太久,溫順已經褪去十五歲少年人應有的羞澀,見了溫婉也不覺得拘謹,好似很親近一般。

    他身後跟著個小廝。

    “東子,把東西拿來。”

    溫順一開口,名喚“東子”的小廝便笑呵呵地遞上一個紅木鏤空雕花的盒子來。

    溫順接過,直接給溫婉。

    溫婉愣了愣,“送給我的?”

    溫順還沒說話,東子就搶先道︰“我們少爺親自去作坊做的,從采花開始,都沒讓誰插手。”

    東子一說,溫婉猜到是什麼了。

    自家人面前,她也懶得講究禮儀,直接打開來看,里面果然是一整套的護膚品。

    女兒家都愛胭脂水粉珠寶首飾,溫婉自然不例外,而且溫順親手做的,肯定是上品,她看著少年,彎起唇角,“不錯嘛,幾年不見,都會討女兒家歡心了。”

    听到這一句,溫順白淨的面上才隱隱浮現一絲赧意。

    “天熱,我剛好讓人在水井里湃了西瓜,快進去吧。”溫婉催促他。

    溫順點點頭,隨著溫婉進屋。

    沒多會兒,玲瓏就把剛從水井里撈出來的西瓜切成塊挑去黑籽放在瓷碟里端來。

    水紅水紅的瓤子,看得人口舌生津。

    溫婉遞了竹簽給溫順,自己動手戳了一塊塞進嘴里,不忘問他,“爹在寧州情況怎麼樣?”

    “爹挺好的。”溫順應著,他沒敢說當時得知姐姐姐夫和離,爹急得頭發都白了,到現在每次提起還是忍不住長吁短嘆。

    溫婉點點頭,又問︰“你娘呢?”

    “也挺好。”溫順仍舊是先前的語調。

    溫婉不再問了。

    溫順卻有意無意地提起,“姐,你應該還不知道吧,村里建了學塾,好多孩子都去那兒念書了。”

    “以前不就有村學,不過是因著地動倒塌了沒再修罷了,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溫婉神色極淡。

    “可是給孩子們開蒙的……”溫順話說一半,住了嘴。

    其實他也想不通,姐姐姐夫為什麼要和離,明明祭祖那次都還好好的,再吵架,也不能吵到和離的地步吧?

    想到這,溫順湊過來,壓低聲音,“姐,你不如跟我交個實底兒吧,是不是看上別人了?”

    溫婉一伸手,將他腦袋推開,“吃都堵不上你的嘴,一會兒我帶你去客棧,你要開鋪子,總得花時間選地段,剛巧這段日子我沒事兒,就陪你出去瞅瞅。”

    溫順頓時哀嚎一聲,“我不遠千里而來,你就這麼著急趕我走啊?再說了,我原本想住在這兒的。”

    最後一句話,聲音放得很低。

    溫婉卻一口否決,“這是我娘家,又不是我家,我都是客人,怎麼留你?”

    其實長寧侯府這麼大,住一個溫順不成問題,可一想到溫順的身份,溫婉怕趙尋音回來會有想法,索性把他攆出去。

    ……

    四海客棧。

    溫順看著溫婉花錢給自己開的房間,撓撓頭,“其實用不著開這麼好的,我住普通客棧也成。”

    溫婉瞥他一眼,“開的時候你不說。”隨即正色道︰“我現在住娘家,很多事不方便自己做主,你將就將就,等過段日子找到鋪面安頓下來就好了。”

    溫婉站在門後,細潤白皙的面容被剪影籠著,從溫順的角度,能看到她不管是五官還是說話的語氣,都比之前成熟太多。

    溫順忽然道︰“姐,你跟姐夫還會和好的吧?”

    溫婉一愣,顯然沒想到他會這麼說。

    溫順看到她眼里的疑惑,低頭收拾著自己的東西,像是在隨口解釋,“一個不肯再娶,一個不肯再嫁,擺明了放不下,那還矯情什麼呀?”

    听著這小大人的口吻,溫婉失笑著搖搖頭,並未回答他的話。

    ……

    把溫順和東子留在客棧,溫婉回了長寧侯府,趙尋音已經去赴宴回來,這會兒正坐在屋里喝茶,見她進來,眼神往她身後瞟了瞟,似乎確定沒有人跟著來,才問︰“不是說溫順那小子來了嗎?怎麼不見他人?”

    溫婉不好說自己打發去客棧了,只道︰“他為了生意來的,忙著呢!”

    趙尋音听著,像是想到了什麼,輕笑一聲,“當初我還說他要是喜歡讀書,就把公主府的名額給他一個,讓他走三郎的路子科考入仕,不想,竟是遺傳他爹,在生意上混出了名堂,其實想來這麼著也不錯。”

    溫婉忍了忍,還是沒忍住,問趙尋音,“娘,您不會介意他的身世嗎?”

    趙尋音橫她一眼,“都陳芝麻爛谷子的事兒了,別老掛在嘴邊膈應人。”

    溫婉當即笑開,“好好好,我不提便是。對了,祖母那莊子里的櫻桃快熟了吧?我都饞了。”

    趙尋音哼哼兩聲,“想吃自個兒去要,我可不給你當擋箭牌。”

    溫婉立即耷拉下腦袋,心中郁悶。

    宋巍曾經是祖父陸國公的徒弟,後來成了孫女婿,陸國公對他的感情可想而知。

    偏偏有個不知趣的孫女,在婆婆靈堂上鬧了那麼一出。

    就算不介懷外面百姓的傳言,陸國公也是惱她傷了自己愛徒的。

    溫婉還記得自己回京時除了入宮之外,還去了一趟陸家,權當是報個平安,順便給大伯父道謝,祖父卻黑著臉,非要她去寧州給宋巍認錯復婚。

    這都叫什麼事兒?

    溫婉苦著臉,真當她不想嗎?

    她比誰都著急好不?

    “你之前不是寫信去寧州了嗎?”趙尋音問︰“到底改得如何了?”

    “我也不知道。”溫婉皺皺眉頭,“他給我的回信上說一切都挺正常,可是我琢磨著,他待在鄉下,每天去給孩子開蒙上課,踫不到那麼多糟心人,肯定會覺得沒事兒,萬一要來了京城……”

    溫婉想起他當年考中入京之後所經歷的點點滴滴,尤其是後面婆婆和姣姣的死,仍舊覺得不寒而栗。

    “去趟法華寺吧!”趙尋音嘆氣,“既然是大師給你提的建議,恐怕現在也只有大師能為你解惑。”

    ……

    隔天一早,趙尋音陪著溫婉去了趟法華寺。

    因著虛雲大師的名聲,法華寺雖然在城外,每日上山的香客仍是絡繹不絕。

    趙尋音母女來的算早,到的時候還是在山腳看到了不少馬車。

    上去之前,溫婉雙手合十,閉上眼楮對著梵淨清幽的廟山拜了拜。

    之後便拾級而上。

    溫婉一路上心情都是沉重的,既想見到虛雲大師,又怕從他口中再听到什麼不好的批語。

    母女倆才到半山腰,就听到山頂傳來渾厚沉悶的鐘聲,一聲與一聲的間隔時間不算太長,十分規律。

    溫婉沒去數到底敲了多少下,只是覺得這時間有些長,似乎已經超出每日晨鐘的規制。

    趙尋音顯然也注意到了,幾不可察地皺皺眉頭。

    母女倆好不容易爬到山頂,站在法華寺大門外,卻听到里面傳來和尚們整齊的誦經聲。

    出來的香客里,有人在偷偷抹淚,有人遺憾搖頭。

    溫婉攔住其中一個婦人,問她,“里面發生什麼事兒了?”

    那婦人面色晦暗地嘆息一聲,“虛雲大師,圓寂了。”

    ------題外話------

    白天一直在琢磨結局,更新晚了,麼麼(*▔3)(e▔*)

    ——

    推薦半闕長歌種田文《巧為農家女》

    愛看致富經的顧喬一朝穿越,成了山溝溝里的窮女娃。

    怎麼辦?

    擼起袖子加油干!

    種番茄、辨草藥、養兔子、開學堂……

    吃飽飯、穿暖衣,然後……養好漢?

    顧喬看著這小小的一只,不禁嘆了口氣。

    “從今往後,你就跟著我吧,我供你考狀元!”

    ==

    專注致富五十年,幸福生活奔小康!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zbb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武煉巔峰 豪門主母 反恐精英在異界 美食供應商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