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卦妃天下 > 第1943章 萬惡之魔

第1943章 萬惡之魔

作品:卦妃天下 作者:錦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因而,我並沒有說寧瓔有過錯,我只是說她沒有怨天尤人的資格,這一切都是因果循環。”溫亭湛攬著夜搖光,手掌順著她的青絲有一下沒一下的撫弄,“也許當初,羽承傲的祖父廢了沐梓邪,寧瓔也能夠保持一點理智,只是將羽承傲的祖父廢了,也不會有如此結果。”

    至少寧瓔沒有殺了羽承傲那麼多至親,她不會這樣愧疚,若是後來與沐梓邪對陣的是羽承傲的祖父,而非羽承傲,她也不會挺身而出,悲劇也不會釀成。

    “說來說去還是那句話,做人留一線。”夜搖光沖著溫亭湛揚起一抹明媚的笑。夜搖光頂不能理解,那種一個人造成的傷害,要用滅門滅族來泄憤,那麼報仇的人至于那些被害者,與當初傷害你之人又有什麼不同?

    當日對墨族,夜搖光也只是殺了幾位長老,其余人全部放走,那是因為害怕被報復,他們已經沒有反抗之力,在你死我活之上,她自然是選擇自己活。所以後來有了墨輕雨的報復,若非生下廣明,她恐怕也是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可她從來沒有後悔過放走墨輕雨,在一個你不能判定日後會不會對你造成傷害的人面前,你不能因為猜疑就殺了一條生命,殺對了自然是可喜,若是殺錯了呢?生命不可能從來。

    自然每個人的偏重點不一樣,夜搖光是偏重于害怕殺錯,而自然有人偏重于寧殺錯勿放過,這只是個人的原則和人生觀不同罷了。她不苛責別人狠辣,別人也無權苛責她優柔寡斷。

    “嗯,凡是留一線。”對此,溫亭湛是贊同夜搖光所想。

    “我們收拾收拾去天山吧。”這里的事情也算是了結。剩下的時候,等她去告訴了寧瓔之後,再讓她冷靜一段時間,等她能夠控制住自己後,夜搖光再想辦法尋她的後人。

    畢竟這麼多年,要查起來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和古灸他們說定之後,夜搖光正打算明日一早就離開這里,卻沒有想到當天夜里,于睡眠之中,她感覺到了一陣窒息,睜開眼才發現四周縈繞的魔之氣。

    “羯韃追上來了!”夜搖光翻身而起,這是千里追蹤,即羯韃還在千里之外,但已經將她給鎖定了,“金子快帶之南他們走!”

    羯韃鎖定的是她,其他人還能夠逃。

    “搖搖!”

    “別靠近我!”夜搖光對著夜搖光高喝,看著身形一滯的溫亭湛,她冷靜道,“別靠近我,否則你也會被鎖定,你快和金子他們離開,你們不在我才能夠沒有後顧之憂。”

    溫亭湛漆黑幽深的眼眸靜靜的看了夜搖光好一會兒,才深吸一口氣,迅速的穿上衣裳奔出去。好在古灸他們的東西早已經收好全部在她的芥子里,現在他們只需要穿上衣服,既可以跟著金子離開。

    一定是今日交鋒之時,她逃跑之中散開的五行之氣被羯韃給收集起來,才能夠這麼準確的將她鎖定,羯韃應該已經知道她洞悉了他們的陰謀,又把她誤以為是宗門弟子,絕對不會放過她,她現在已經沒有心思擔心自己的處境,而是希望羯韃趕來之前,溫亭湛能夠跑的更遠些。

    深吸一口氣,夜搖光手一翻,取出了羅盤,手指掐訣,進入了合體期,她的修為大漲,控制羅盤更加的得心應手,羅盤的結界之門打開,龍脈從里面飛出來。夜搖光驚奇的發現,龍脈的身體竟然已經開始凝成實質,但是她伸手去觸摸,還是一片冰冷的氣。

    “今日,又得靠你來保護我。”夜搖光沖著龍脈一笑。

    畢竟在夜搖光的法器這麼多年,和夜搖光的心意還是有點相通,當強盛的魔之氣籠罩整個屋子之後,龍脈瞬間將夜搖光的身體包裹住。

    羯韃出現在夜搖光的面前之時,就看到那渾身有一條銀白色龍體包裹著的少女,他的目光一沉。

    “你殺不了我。”夜搖光冷笑。

    墜入了魔道,尤其是羯韃這種大魔頭肯定不懼罪孽,但碎龍脈可不是一般的罪孽,是瞬間就會降臨天譴的罪孽,羯韃想要喘息都不行,夜搖光想他應該沒有勇氣和她同歸于盡吧。

    也犯不著,畢竟他們沒有多大的仇怨,殺她不費力羯韃自然是願意,可要搭上性命,羯韃估摸著覺得夜搖光不配。

    “你也太小看本主!”羯韃陰沉的聲音一落,就見他化作了一縷縷黑色的氣體,朝著龍脈包裹而來,“本主就看看你能夠堅持多久!”

    龍脈發出了憤怒的龍吟聲,就將一縷縷的黑氣試圖沖破它,填充入它的身體。

    “你恐怕還不知本主乃是什麼魔。”羯韃的聲音冷冷的傳來,“本主不妨告訴你,本主乃是萬惡之魔。”

    夜搖光心一驚,萬惡之魔,那就是惡魔。這絕對不是一個罵人的話,而是萬魔之中至高存在的一種先天之魔,血魔乃是血腥之氣凝聚而來,萬惡之魔那就是萬眾萬種惡念形成之魔。這種魔能夠如任何的靈體之中,勾起所有生靈心中的邪惡因子。

    舉凡生靈,哪怕是至善之人,只怕也曾經生過惡念,只要生過惡念的人,都逃不過萬惡之魔的蠱惑,包括龍脈也是有過惡念,因為它曾經想要殺了連山,夜搖光本人就更別說,不論是對當初的雲科父子,還是後來墨族,亦或者是現在的大魚,她都有過惡念……

    夜搖光一念至此,就感覺到了龍脈的掙扎和松動,就連她也有點被影響,她心里對雲科當初在龍涎液之時對溫亭湛致命一掌,對于墨族的卑劣行徑,對于大魚的殘忍手段,這些耿耿于懷的情緒如同瘋長的野草,安耐不住的要將她的身體給填滿。

    有一種想要發泄卻發泄不出來的崩潰無力感!

    這就是萬惡之魔,夜搖光第一次體驗到了他的可怕。

    “羯韃,你竟然落魄到以渡劫期之能親自去欺負一個合體期的小姑娘。”就在夜搖光滿頭大汗,快忍耐不住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武煉巔峰 豪門主母 戀戀陶色 反恐精英在異界 神醫嫡女 無限惡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