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獵妖高校 > 第三章 法書疑雲

第三章 法書疑雲

作品:獵妖高校 作者:鄭重騎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獵妖高校最新章節!    “就是……一道……普普通通……的……束縛咒!”

    鄭清咬牙切齒的回答著,從灰布袋里摸出一根腰帶,開始捆自己手的法書。橫三豎三,綁的結結實實,一點字兒都露不出來的結實。

    因為擔心捆住不保險,他又摸出幾張封印符,吐了口水,糊住了法書的每個角落。

    直到封印符發出令人心安的淡綠色光暈。

    然後他抬起頭,看見了幾位舍友審視而好奇的目光。

    “咳,法書故障,法書故障。”年輕的公費生干咳一聲,渾不在意的丟出了剛剛編好的說辭︰“……這本法書用久了,有些……脾氣。嗯,對,有些脾氣。就像迪倫那塊穿衣鏡,沒事就喜歡胡說八道。”

    魔法穿衣鏡用久了,經常會出現評價著裝時用詞尖刻、提供服飾搭配建議奇異的情況。

    在一般煉金師看來這屬于魔法故障,但在許多使用者看來只不過是魔鏡有點小脾氣,屬于成長的煩惱,是魔鏡‘自我意識’強化的表現——這也是為什麼許多過分依賴魔法的巫師在衣品上略顯奇葩的緣故——所以對于鄭清的說辭,這些從小生活在魔法世界的年輕巫師倒是勉勉強強接受了。

    當然,蕭大博士從來不是那麼好糊弄的︰“法書故障,與法書沒有化成飛灰,沒有必然的聯系吧。你是不是在偷換概念?”

    鄭清咂咂嘴,露出幾分苦惱︰“你說你一個魔法師,為什麼這麼在意邏輯?”

    “邏輯與魔法並不矛盾。”博士心平氣和的說道。

    “你的法書是在哪里買的?”迪倫適時插口,這讓年輕公費生大大的松了口氣,但吸血狼人先生又從另一個方向提出了自己的困惑︰

    “我之前就一直想問來著,但總是忘……你這本法書看上去很不錯誒,銅釘、紙頁、銘,雖然材質普通,但做工很精良……市場上沒有這種法書的通行版本……是家傳的嗎?”

    有點歷史的巫師家族都有家傳法書,爺爺傳給孫子,丈夫傳給妻子,等等。這類法書市場上買不到,且多有血脈、姓氏的限制,非相應血脈、姓氏的巫師是無法使用的。但相應的,這類法書對巫師的增益幅度也很大,很受家族巫師的歡迎。

    因為之前其他人無法打開鄭清的法書,迪倫才有了這種猜測。

    “我家就我一個巫師。”

    對于這一點,鄭清從來沒有掩飾過︰“跟你們一樣,這本法書也是在下元書肆買的,只不過當時有公費生優惠,是制書師私人訂制。”

    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年輕巫師還稍稍有點心虛。

    去年他在下元書肆訂購法書的時候,為了最低一個金豆的底價優惠,選擇了私人訂制。結果那位名叫老佩恩的法書制作者似乎有所誤會,給他血煉了一本法書。

    這讓鄭清一直有種佔便宜的感覺。

    不過這本法書在使用的時候,手感確實不錯。咒式抄寫流暢,不會出現許多法書無法顯示某些關鍵咒語的情況(譬如巴黎裝訂本因為需教會賜福,所以禁止抄錄涉及魔鬼的咒語;阿什莫爾的裝訂本因為使用鯊皮紙,很難留存火系咒語),也不會出現吞墨(書寫咒語時法書大量吸收魔法墨水以減輕咒語運轉壓力)等情況,而且使用時魔力消耗也低。

    迪倫提及法書由來,讓年輕巫師不由自主回憶起去年購買法書的情況,也回憶起了當時的許多場景,他忽然意識到自己曾經忽略過的一個問題。

    但還沒等他細細琢磨,思路便被辛胖子的聲音打斷了。

    “私人訂制吶……真是個不平等的社會。”一股冒著酸氣兒的聲音打斷了鄭清的回憶,胖子滿腹牢騷的抱怨起來︰“公費生只是成績好一點,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優待!”

    “成績好就夠了,要什麼波斯魔毯。”鄭清對打斷自己思路的家伙很是不滿,沒好氣回答道。

    “這就是制度。”蕭大博士一針見血的點評道。

    這個略顯殘酷的答案讓整個宿舍陷入了沉默之。

    鄭清清理掉桌面的灰燼,幫肥貓團團梳了梳背上的長毛,給小精靈們擦了擦翅膀之後,終于回過神,轉頭看向辛胖子。

    他想起這番談話最初開始的時候,胖子的那個建議了。

    “你讓我存錢干嘛?”他揚起眉毛看向胖子。

    之前剛剛睡醒時,胖子第一個建議就是讓鄭清存錢。

    “存點錢,這樣別人找你要人身損害賠償、精神賠償、財產損失賠償,或者你自己去找高級治療師治療夢游癥的時候,你就不用找我們借錢了。”胖子有些暴躁的回答著,手的筆記本拍的啪啪作響。

    他正在收拾羽毛筆與草稿紙,不知是要去圖書館還是編輯室。

    迪倫早已悄無聲息的縮回棺材里了。

    听到胖子的回答後,他又冒出半個腦袋,小聲提醒道︰“事先聲明,我也很窮……身為吸血鬼,最糟糕的一件事就是你很難等到繼承遺產的那一天。除非典賣古董。”

    這是個很冷的笑話。

    鄭清配合的干笑了兩聲。

    “說起醫院,”蕭笑倒沒有笑,他的臉上露出幾分若有所思的表情︰“尼古拉斯現在還在校醫院,我們要不要去看望看望他?”

    宿舍再一次陷入沉默之。

    胖子抓著筆記本的手一松,本子‘啪嗒’一下摔在了地上。而迪倫似乎也忘記重新縮回棺材里這件事了。

    片刻之後,宿舍里響起鄭清略顯困惑的聲音︰“校醫院?尼古拉斯在校醫院干嘛?他病了嗎?”

    他昨日一整天都在校外,回來後就上床睡覺,一直不知道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件事我們可以吃飯的時候再說。”辛胖子粗暴的推搡了鄭清一把,把他塞進盥洗室︰“你把自己打理干淨之後,我們去吃晌午飯……吃飯的時候再說這件事。”

    “你的胃口可真好。”迪倫嘲諷著,嗖的一下鑽回棺材里,非常用力的扣上了自己的棺材蓋子。

    胖子生氣的看著那口黑棺材,開始思考要不要給上面畫幾輪太陽。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武煉巔峰 豪門主母 戀戀陶色 反恐精英在異界 神醫嫡女 無限惡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