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霍先生請寵我 > 第920章我想馬上見到她

第920章我想馬上見到她

作品:霍先生請寵我 作者:維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霍先生請寵我最新章節!    檢查很快結束,甦瞻開門走了出來。

    我和甦進趕緊站起身,走過去,甦進在我後面,卻比我先開口︰“怎麼樣了?”

    甦瞻帶著醫生這個職業特有的溫和的微笑說︰“沒什麼大礙,剛剛可能是太激動,所以……就……就是咱們俗稱的動胎氣,讓她好好休息,明天早上別吃飯,帶她到醫院抽血化驗下吧。還有,要約個B超,檢查下,她有一點點出血。”

    “出血?”我瞪大眼楮︰“我剛剛沒看到啊?”

    狗血電視劇里面,懷孕的人如果流產,就會馬上出現好多血流出來把衣服染紅……

    甦瞻笑道︰“只是一點點血,臥床休息不劇烈運動,不情緒激動,不吃生冷辛辣的東西,沒什麼影響,記住明天早上空腹到醫院檢查就行,我在呢,可以直接來找我。”

    “行,麻煩你了。”甦行笑著從我身後走到甦瞻面前︰“我送你出去?”

    甦瞻點點頭,甦行就對我說︰“弟弟,你去照顧你姐?”

    哼!這還用你說嗎?

    我對甦瞻說︰“謝謝醫生。”然後就往里面走。

    霍陽半躺半坐的在玩手機,我走過去,小心翼翼的問︰“你肚子疼嗎?出血了?”

    霍陽抬頭看我的樣子,忽而就笑了︰“緊張什麼?”但看我沒有玩笑的樣子,就也跟著正色道︰“我沒事兒的,肚子只是有些漲,沒別的感覺。”

    我緩緩動了動,心里有點別扭。

    平時霍陽雖然總是欺負我,我恨起來也是牙癢癢,但是看她不舒服心里也跟著難受。

    “咱們回家吧!”我忍了半天終于開口。她應該待在家里好好休息。

    “暫時還是不要動了吧。”從外面回來的甦進開口拒絕了我。

    我驟然轉身︰“她不舒服當然是回家最好!你憑什麼不讓她回家?”還沒嫁給你呢!

    甦進卻出奇的好脾氣說︰“不是不讓她回家,只是醫生剛剛說了,讓她最好臥床休息,她剛剛出過血。”

    這口氣像是為霍陽著想,但是總待在他這簡陋的辦公室算什麼事兒啊?

    甦進又說︰“這里雖然簡陋……”

    呵!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嗎?

    “……但是這里距離醫院近,明天早上去醫院檢查是需要空腹的。”

    這……難不成今天晚上就住在這兒?

    “而且樓下就是自家的飯店,干淨衛生和營養方面都可以放心。”

    甦進說的合情合理,我幾乎都要被說服了,但是還是覺得別扭,就轉頭看霍陽。

    霍陽沖我點點頭。

    竟然沖我點頭?

    我瞪大眼楮,但是霍陽卻笑︰“我現在這樣,回家肯定不方便,而且爸媽累了一天了,回去再照顧我嗎?”

    我皺皺眉頭︰“那我留下來照顧你。”

    霍陽說︰“你得送樂生回去。”

    “我送完了她再來。”

    霍陽笑了︰“光明,你得回家。你是家里的頂梁柱,爸媽在醫院也是心累,不如你回去,看看他們怎麼樣了?也早點休息,明天早上來送我去醫院檢查?”

    霍陽都這樣說了,那我肯定不能不答應。

    我點點頭,轉身看到微笑著的甦進,走過去低聲說︰“不許欺負我姐!”

    甦進笑︰“不敢。”

    不敢,卻不是不想!

    我怎麼就那麼想生氣呢?

    霍陽在我身後叫我︰“光明。”

    我轉身,霍陽說︰“現在外面比較混亂,你西安給姑姑打個電話,問一下,如果不方便……你就帶樂生在咱們家住。”

    “好。”

    霍陽這樣說,我就更肯定,在醫院里面,霍、寧、晏三家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矛盾。

    我點點頭,出門,去對面敲了敲門,不一會兒,甦覽就帶著樂生出來。

    我沖樂生伸手說︰“走了。”

    或許是我的臉色不太好的緣故,樂生十分乖巧听話的把手放在我的掌心,然後沖甦覽說︰“謝謝姐姐,姐姐再見。”

    我也說︰“再見。”

    甦覽笑︰“我帶你們下去吧。”儼然是服務員的樣子。

    甦家的人,還真是……

    我們除了粥店,坐上車子之後,樂生從後面巴著座椅問︰“陽陽姐不和我們一起回去嗎?”

    我說︰“陽陽姐不舒服,明天要去醫院檢查,今晚留在這里。”

    “啊?陽陽姐生病了?”她抓住我的衣服問︰“很嚴重嗎?”

    這丫頭有時候矯情,有時候不講理,但是卻真的關心霍陽。

    我拍了拍她的手說︰“坐好,咱們回去了。”

    “哦。”樂生難得這麼乖巧,我也有點欣慰。

    啟動車子之後,走了兩個路口我問樂生︰“你是想跟我回家,還是想回你家?”

    “我跟你回家。”樂生想都不想的說。

    我笑了︰“你這是樂不思蜀啊!”

    樂生撇撇嘴小聲說︰“我給我哥打電話了,我哥也在你家呢!”

    “什麼?”樂生又好幾個哥哥,在我們三家,就她們家的孩子多。

    樂生說著還刻意壓低了聲音,講秘密一樣跟我講︰“哥,我哥哥說,出大事兒了,晏伯伯因為晏悅姐的事兒發了好大的脾氣,說和我爸還有你爸撕破臉了,我爸爸和你爸爸都回公司了,我媽媽在醫院,你媽媽在家里照顧我哥哥他們呢。”

    我的手一抖,方向盤也跟著抹了一把,後面立即響起尖銳的喇叭聲,我趕緊好好開車,然後慢慢的把車子停在路邊︰“你說什麼?”

    我轉過頭,應該是臉上特別特別的嚴肅,嚴肅到把樂生這丫頭都嚇到了。

    她身子猛然想後縮,驚恐的看著我︰“就是……就是我爸爸和舅舅都緊急的回公司了。”

    一個小丫頭,什麼都不懂!

    我拿出手機打給我爸的助理。

    如果出了事兒,爸爸正在忙,應該沒時間理我,就算接了電話,他想瞞著我,也不會說的。

    但是爸爸的助理就不一樣……

    我很快打通了,問助理我爸呢?

    助理說︰“少爺,這會兒比較忙,您稍後打來可以嗎?”

    助理跟隨我爸很多年,可以說是看著我長大的,他看到我通常是比較溫和的,有時候還會給我開玩笑呢!

    但是現在……

    我頓了下問︰“稍後是什麼時候?幾點?”

    我以為助理會給我說一兩個小時,但是沒想到他直接說︰“明天。”

    斬釘截鐵,毫不猶豫!

    助理和我爸爸他們可能真的比較忙,所以需要好好的工作。

    我深深的吸了口氣說︰“好。”

    既然爸爸這邊不想告訴我,我回家,媽媽總該告訴我吧?

    但是我沒想到,我回家也撲空了。媽媽不在家。

    保姆阿姨說,媽媽帶著姑姑的幾個孩子去看我太爺爺了。

    這個時候去看爺爺?

    我有點疑惑,就連忙給我媽打了個電話。

    結果我媽正在廚房里給太爺爺煮飯。

    太爺爺太奶奶年紀大了,找你太奶奶腦梗之後,爺爺就的阿茲海默爾綜合征就越來越嚴重,總是說他年輕的時候和太奶奶一起的那個不大的房子。

    都是幾十年前的房子了。早就拆了。

    于是爸爸就按照老照片和太爺爺的描述給蓋了一個一樣的,就連裝潢都差不多。然後太爺爺太奶奶住過去,當然還有專業的醫療團隊。

    媽媽在電話里說,這邊人多,就算我們過去了,也沒有住的地方了,而且手忙腳亂的,讓我帶著樂生住在家里,她們明天就回去了。

    說完了就問我還有沒有什麼事兒,沒事兒讓我照顧樂生吃飯要掛了。

    我︰“……”

    媽媽呀!你都不擔心霍陽的嗎?

    我吸了吸鼻子說︰“媽,霍陽……”

    “明天說吧……寧生,不準動那鍋鏟,你放下……”媽媽正和我說話呢。突然就開始驚慌的去教訓搗亂的寧生了。然後電話就掛了。

    我︰“……”

    我真是沒人重視啊!

    掛了電話我和仰著頭看我的樂生大眼瞪小眼。

    “舅媽不回來啊?”樂生問,捂著肚子撅著嘴說︰“我餓……”

    你快得了吧!你的嘴停過嗎你就又餓了?

    人家的小女孩都是愛美,少吃,減肥。你呢?

    我深深吸了口氣,丟下樂生自己進入廚房……找保姆。

    我家廚師的手藝相當不錯,煮的八寶粥香味濃郁,饞的人流口水,清淡的菜沒有一點肉腥,竟然也非常美味。

    樂生喝了一大碗粥,吃了一多半的菜,這才打著嗝說︰“還行,哥,還有甜品嗎?”

    妹妹!恕哥直言:你是豬嗎?

    無論她多胡攪蠻纏。我這天晚上終究還是硬下心腸來,不允許廚房再給樂生吃的了。

    她氣鼓鼓的被我送回房間,讓保姆照顧她睡覺,我這才回了房間。

    坐在沙發上,我才覺得自己這一天也非常的疲憊。

    本想脫了衣服去洗澡,但是突然想起了晏歡。

    去了醫院就沒在出來,也沒給我個消息。

    她怎樣了?

    我摸出手機,找到她的電話號撥過去。

    嘟嘟嘟的響了很久他才接听︰“光明哥!”

    晏歡的聲音壓低,很小聲很小聲,偷偷摸摸的樣子。

    我問︰“你怎麼了?”

    “沒怎麼啊。”她小聲說︰“我在醫院呢,我姐……”

    她突然沒了聲音,然後電話里傳來男生的聲音,是寧福生。

    寧福生問︰“晏歡。你怎麼了?不舒服?”

    晏歡不舒服?

    晏歡連忙說︰“沒……就是肚子有點疼。”

    “你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吧。”寧福生的聲音听起來有些疲倦的。

    晏歡說︰“我沒事兒的,福生哥,我看你很累了,不如你休息下吧。”

    “不用。你休息吧。”寧福生的聲音走遠了。

    我更疑惑,也非常非常小心的說︰“怎麼了?”

    但是晏歡卻沒有馬上回答,而且說︰“媽,我肚子有點痛。我去洗手間。”

    “去吧。”

    唐鳳青阿姨的聲音也很疲憊。

    然後是腳步聲,晏歡應該是走了很久,很急,我听到了她急喘的呼吸聲。

    “光明哥?”

    晏歡試探性的小聲叫,我連忙說︰“我在。我在的,晏歡你不舒服嗎?”

    晏歡說︰“沒有……我剛剛接你電話用藍牙耳機,手機揣在懷里,坐著的時候捂著肚子低著頭。她們以為我不舒服了。”

    原來是這樣。

    “到底發生什麼事兒了?”我問。

    我總覺得事情不簡單。但是沒人告訴我啊!

    如果這些人,有件事兒瞞著不告訴我,唯一我能獲悉的途徑恐怕只有晏歡了。

    但是晏歡猶猶豫豫半天說︰“沒……沒什麼事兒。”

    “晏歡你要對我撒謊嗎?”我的聲音強硬,又做出生氣的樣子。

    晏歡咬咬牙︰“光明哥。我……我不好說……”

    “有什麼不好說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啊?急死人!

    沒想到晏歡竟然也學我,不做那委屈的樣子。冷了聲音說︰“你打電話給我就只為了問這個嗎?”

    聲音里隱隱透著委屈,痛苦,傷心勁兒。

    我心里咯 一下覺得這是一道送命題!

    晏歡找你上次我游泳得了冠軍,她不給我慶祝給別人慶祝那次以後,她就變了!

    我早就發現了!

    不再自我為心,我惹她她真的能和我翻臉分手!

    我嘆口氣說︰“當然不是我打電話給你是擔心你,還有……”

    我頓了一下,只覺得自己有點臉上發燙︰“想你……”

    晏歡听了一愣︰“你……說……說什麼啊?”

    晏歡剛剛的冷硬沒有了,竟然變得結巴起來,應該是和我一樣臉紅了。

    我笑了笑又說︰“我想你。”

    然後我听到了一聲很重很重的呼吸聲。

    晏歡很激動。

    我平時對她是多不好啊?一句我想你就能讓她這樣激動?

    我心里有點自責,但同時也激動!

    我問︰“你吃飯了嗎?”

    晏歡說︰“沒有,不餓。”

    “怎麼可以不吃飯?”我小小的責備她,這時候,我已經出了門要下樓了︰“我給你送飯。”

    我去了廚房,請廚師做點熱飯熱菜。

    我想見到晏歡。馬上見到。

    我想她了,心里想,一想到渾身就激動又……燥熱……

    菜都是現成的,廚師很快就做好了,我就帶著飯菜,開車去醫院。還沒到醫院就給晏歡發短信。等我到的時候她已經在停車場等我了。

    我停了車她就走過來,剛一坐上車,我就忍不住湊過去,給她一個急切熱烈而濃郁的熱吻……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神醫嫡女 大道偷渡者 八零嬌妻逆襲記 重生之妻逢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