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嫁給兄長的竹馬 > 章第72章 寧姒上藥

章第72章 寧姒上藥

作品:嫁給兄長的竹馬 作者:牧荑黃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寧姒從蘭尚書府回來,  便瞧見姜煜等在寧府外頭,心下奇怪,姜煜和他們家來往如此密切,  還能被門房攔住不成

    正要出聲喊,  卻見一小廝出來,對姜煜行了一禮後抬手作請。

    姜煜隨之進府。

    寧姒認出那是寧澈院里的小廝,知道姜煜是來尋她哥哥的。

    而姜煜進了後院,  遠遠便看見寧澈負手候著他。

    “來,我們切磋切磋拳腳。”寧澈沖姜煜(勾gou)(勾gou)手指,“我給你一個機會把上回挨的打還回來。”

    話是這樣說,觀他面上神情,  分明是想再揍姜煜一頓。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上一回姜煜打不還手,  寧澈明顯飄了。

    姜煜定定看著寧澈,  隨即笑了,“好啊。只是要換一身衣裳。”

    寧澈道,  “去我屋里換。”

    于是姜煜換上了寧澈的及膝缺胯衫,  下擺撩起掖于腰間,  “來。”

    寧澈一記重拳過來,  姜煜偏頭躲過。

    “阿澈,  你又打臉。”

    “哼,  你就是靠這張臉迷了我妹妹”寧澈又一拳過去。

    姜煜長腿一掃,寧澈險險避過,  “哎阿煜,  你踢哪兒呢”

    “反正你要出征,  近來也成不了親,養養傷也不礙事。”

    寧澈再瞧,姜煜眼里還帶著笑。

    寧澈設想了一下被姜煜踢中的場景,不禁打了個寒戰,“阿煜,你真毒。”

    “彼此彼此。”

    兩人你來我往。

    寧澈就發現了,姜煜別處可以踫,臉卻打不得,不然他要想出各種法子報復回來。

    “我說,你的臉這麼要緊嗎踫也踫不得。”

    姜煜答,“你不是說了姒兒妹妹就喜歡我這張臉。”

    寧澈一拳捶向姜煜腹部,姜煜躲閃時拉扯到淤青,愣是滯了一下,隨即生生受了寧澈一拳。

    且他這一拳正好印在姜煜的淤青處,疼得姜煜臉(色)發白,額上冒出點汗來。

    “怎麼了我這次下手沒這麼重啊”寧澈愣愣地看著姜煜。

    “你也知道你下手不止一次”姜煜氣笑,

    寧澈走近,“疼得這麼厲害要不要緊啊”

    姜煜迅疾地抬拳給了他一下。

    寧澈懵,“阿煜,你怎麼這樣啊”

    姜煜站直了,“在戰場上可不要給敵人任何機會。”

    “可你也不是敵人啊。”

    “那謝家呢”

    寧澈不解,不知姜煜為何突然提謝家。

    “是你姻親,不是敵人,可對”姜煜定定看著寧澈。

    寧澈點頭。

    “如果謝家找上你,言語間暗示你留下來,放棄此次出征,你覺得會是出于什麼原因”

    寧澈立在原地,呼吸漸漸平復,“晚晚再過三個月便十六了,如果我離京三兩年不回,會耽擱她。”

    姜煜笑了笑,“這是明面上的原因,如果你不隨父親出征,之後加官的時候,可就只有繁表弟一個人了。”

    寧澈愣住。

    “晚晚是我表妹,我自然希望她婚事順利,謝繁是我表弟,他往上走我也沒有阻攔的道理。但是阿澈,我認你為至交好友,有必要將其中的利益(關guan)系掰開來給你看,最後作出什麼選擇,全看你如何權衡。”

    寧澈前幾日還對寧姒說,他們這個年紀的男子,想著的都是如何更上一層樓,情情、愛愛都要往後排。

    如今這樣的權衡落在他身上,寧澈才發現,他並不擅長。

    姜煜見寧澈沉默不言、神情凝重,開解道,“如果你留下來,我不會覺得你情、愛至上,沒出息;如果你選擇出征,我也不會怪你不看重晚晚。去吧,也和晚晚商量一下,有時候她會比你還要清醒。”

    寧澈抬眼看著姜煜,“阿煜,你今日來,為的就是與我說這些”

    “是。”姜煜自嘲地笑,“我太了解謝家了,他們一定會做出這種事。”

    “別說你即將成為謝家的女婿,再怎麼,也比不上謝家的嫡子。我父親也是謝家的女婿,如今好比水蛭附著的水牛。幸而,晚晚和我母親不一樣。”姜煜拍了拍寧澈的肩,“去找她。”

    寧澈點頭,認真地看著姜煜,“多謝你了,阿煜。”

    姜煜神情輕松起來,“好意提醒你,你卻不由分說揍我一頓,我要跟姒兒妹妹告狀。”

    寧澈哼笑一聲,“告狀也沒用,她又管不了我。”

    “走了。”寧澈沒有多話,抬腳便往外走。

    姜煜目送他離開,隨即進了寧澈的屋子將衣裳換回來。

    扯了腰帶,將缺胯衫褪下,發現自己出了不少汗,(干gan)脆將中衣也(脫tuo)了。

    “哥哥,你們說好了沒”寧姒推門而入。

    隨即和姜煜對上目光。

    姜煜上身未著片縷,看著闖進來的寧姒,也不遮掩。

    見她呆愣愣地立在門口,反而笑道,“姒兒妹妹還要看多久”

    寧姒遲鈍地捂上眼,“哥哥呢”

    “出去了,屋里就我一個。”

    “哦”寧姒慢吞吞往後退,“你繼續”

    姜煜輕笑一聲,“害羞什麼。”

    “我才沒有害羞,只是看別人換衣不太禮貌。”寧姒連忙反駁。

    遂輕輕合上門。

    姜煜抬腳往寧澈床邊走,準備尋一件中衣換上,這時又听木門吱呀一聲,寧姒貓著步子進來。

    姜煜站定了,不知她又進來是為了什麼。

    “阿煜哥哥”寧姒的目光移到他腹部,“你這里,怎麼青了”

    還不待姜煜回答,寧姒眼珠子一動,“哥哥打的”

    見姜煜沒有反駁,寧姒睜圓了眼,氣道,“怎麼下這麼重的手啊他還有沒有分寸了”

    姜煜笑,“看著嚴重而已,沒幾天就能好。”

    “真的”寧姒眨了眨眼,走近幾步,“我能踫一下嗎”

    姜煜目光微微移開,“你踫。”

    寂靜的屋子里,寧姒慢慢抬起手,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在姜煜的淤青處點了點,隨即抬眼問他,“疼嗎”

    姜煜垂眼瞧著寧姒,語調溫柔帶笑,“好疼。”

    寧姒不去分辨真假,拉著姜煜的胳膊往床邊帶,“阿煜哥哥你在這兒坐著,我給你拿藥。”

    說著便急匆匆轉身,在寧澈的屋里翻找,嘴里自言自語,“我記得哥哥的藥就在這里呀,嗯那放在哪里了我上個月還給他上過藥啊”

    姜煜本來覺得她這自言自語的模樣十足的可愛,听到這里卻忍不住出聲,“姒兒妹妹,幫阿澈上藥”

    “是啊,他上個月打馬球的時候撞傷了。”

    姜煜低頭瞧了瞧自己(赤chi)身的模樣,再一設想寧澈也這樣赤著,抿了抿唇,“阿澈自己也能上藥。”

    “傷在肩胛上,他不方便嘛。”

    “還有下人。”

    寧姒停下翻找的動作,轉過頭來瞧姜煜,“阿煜哥哥你想說什麼啊”

    寧姒樂不可支,“你連我哥哥的醋也吃啊”

    “以後他要是受了傷,那就是晚晚的事了。”

    寧姒彎眸笑,“好,好,以後我去找晚晚姐姐來給哥哥上藥,行了吧”

    姜煜翹起唇角。

    寧姒終于找到傷藥,邊走過來邊道,“這是專治淤青的,哥哥總是磕磕踫踫,沒少用。”

    姜煜一瞬不瞬地看著寧姒走近。

    “躺下來啊。”寧姒輕輕推了推姜煜的肩,卻踫到他輪廓分明的鎖骨,立馬燙到一般縮回手。

    姜煜依言躺下,偏頭看著寧姒,“為什麼要躺著啊”

    漂亮的桃花眼直瞧她,好像寧姒要對他做什麼似的。

    “阿煜哥哥你傻呀,這是藥油。”寧姒晃了晃瓷瓶,“你要是坐著,藥油還不淌下來啊。”

    “哦。”姜煜不再多問,面朝上躺好,看上去竟有些乖巧。

    寧姒將藥油倒了些在手心,隨即覆上姜煜的腹部。

    姜煜輕輕顫了下。

    “疼”寧姒輕聲哄他,“忍一下就好啦,淤青是要推開的,不然好得慢。”

    姜煜偏過頭來,直(勾gou)(勾gou)地看她,“不疼。”

    “嗯”

    “就是怕癢。”

    寧姒沒好氣地按了他一下,“你一會兒怕疼,一會兒怕癢,究竟怕什麼”

    姜煜笑了下,“怕姒兒妹妹離我太近。”

    雖這樣說,卻覆上寧姒的手,帶著她一寸寸撫過腹部,上移,最後落在左(胸xiong)上,“這里就會跳得很快,受不了。”

    寧姒盯著姜煜,緩緩傾身,伸出另一只手輕輕撫上他的臉頰,好似溫情脈脈。

    下一瞬卻陡然掐住姜煜的臉頰,“阿煜哥哥,我試一下你的臉皮有多厚。”

    姜煜也不反抗,只撩起長睫直愣愣的看著她,顯得可憐。

    寧姒松開,坐直了身子,“阿煜哥哥你老老實實地上藥,還能少疼一些。”

    姜煜愣愣的,心道寧姒怎麼這般不為所動,以前那臉紅心跳的羞澀的模樣好像不多見了。

    目光一移,卻見寧姒小巧的耳朵染上了粉(色)。

    姜煜無聲地笑。

    “別笑了,你小腹都繃得硬了。”寧姒斜他一眼。

    姜煜一听,偏過頭去,不接話。

    寧姒的手往下移,目光卻(干gan)淨澄澈,“下面還有沒有淤青”

    姜煜急忙按住寧姒的手,搖頭,“沒有了。”

    寧姒點頭,一邊輕輕揉按他的傷處,一邊跟他說起今日(發fa)生的事來,“阿煜哥哥,我今天真是虛驚一場,不知是什麼人給央央遞了張字條,污蔑我與楊二公子,氣死我了,還好央央相信我。”

    姜煜目光溫和,“我也收到一張,被我燒掉了。”

    寧姒一听,呆滯了一會兒,“你那張字條怎麼說的”

    “不好听,別污了你耳朵。”

    寧姒想了想,給蘭央的字條是簡單的陳述,給姜煜的字條卻“不好听”。

    立馬睜圓了眼,“好哇,原來是沖你來的”寧姒一激動,手下力道一重,按得姜煜輕嘶一口氣。

    寧姒又氣又委屈,“阿煜哥哥,莫不是你的哪朵桃花吧就為了拆散我們。”

    姜煜好笑,“我哪有那麼多桃花而且有多少人知道我們的事”

    寧姒陷入沉思。

    “姒兒妹妹,你可以想想你的堂姐,我見過她,她對你心存惡意。”

    寧姒道,“我知道她不喜歡我哦,上次她站在你旁邊,是看上你了”

    姜煜無言,只覺得一不小心答錯了,便要吃苦。

    寧姒直直盯著他,“阿煜哥哥,你怎麼這麼招人啊”

    姜煜長睫一眨,“姒兒妹妹靠近些,我告訴你為什麼。”

    寧姒瞧他一眼,附耳過去。

    姜煜湊近她,輕輕地,親了她的耳朵。

    寧姒反應極大地起身,控訴一般瞪他,一手捂著耳朵。

    “姒兒妹妹,害羞什麼”

    寧姒揉了揉耳朵,“不是害羞,我怕癢。”

    不知不覺,和姜煜用了一個說法。

    “姒兒妹妹,不上藥了”姜煜垂睫,“我回了府,也沒個照料我的人,這淤青一拖幾天,一點好轉都沒有。”

    寧姒知道他又在裝可憐,仍舊受不住,“那你別突然親我了。”

    “好,下次親你,會提前告訴你。”

    “”寧姒該氣惱的,卻忍不住噗嗤一笑。

    又坐在床邊,給他推藥油。

    一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屋子里卻暖意融融。

    寧姒想起話本子里的“翌日一早”,抬起眼來,出聲問他,“阿煜哥哥,你會娶我的吧”

    姜煜直視她,點頭,“我是認真的。”

    “那好。”寧姒湊近了些,小聲與他說悄悄話。

    姜煜凝神听去,只听她說,“那你會和我洞房吧”

    姜煜驟然抬眼,迎上寧姒烏黑純粹的貓兒眼,難得的語塞了。

    這個年紀的少(女nu),究竟在想什麼怎麼會直接問這種事

    寧姒當他默認,又好奇地眨眨眼,接著問,“那你要和我做什麼”

    想到了嘉明郡主說的話,又補充道,“你會弄疼我嗎”

    說完還微微歪頭,水盈盈的眼瞧著他。

    姜煜差點從(床chuang)上掉下來。已改網址,已改網址,已改網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網址,新m..

    新電腦版..

    ,大家收藏後就在新網址打開,以後老網址會打不開的,,

    還在找"嫁給兄長的竹馬"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

    (.. = )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武煉巔峰 豪門主母 反恐精英在異界 美食供應商 天才小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