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嫁給兄長的竹馬 > 第76章 晚風輕6(吻wen)

第76章 晚風輕6(吻wen)

作品:嫁給兄長的竹馬 作者:牧荑黃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姜煜維持著叩首的姿勢,  夜宴的燈火灑在他的發上,沒人看見,  他的嘴角悄悄(勾gou)起來。

    “原來如此。”皇上伸手扶起姜煜,  笑道,“朕還道,  姜愛卿這樣出眾的兒郎,  為何婚事遲遲沒有著落,  原來是被寧愛卿定下了。”

    姜煜起身之後又是恭敬有禮的神(色)。

    “寧愛卿,  你這樣就不對了,令愛雖未及笄,  也是個大姑娘了,  哪兒有定了親還藏著掖著的道理”

    寧大學士還能怎麼說,  只好道,  “皇上說的是。”

    皇上的目光往寧大學士身旁一落,  見寧姒端坐著,微微垂首,  臉頰被燈火映照得白中透粉,大概是不放心姜煜,極快地撩起長睫瞧了他一眼。

    “令愛靈慧可愛,  倒也不失為一樁良緣。”皇上很快將方才的不愉快拋到腦後,  “朕說了要厚賞姜愛卿,自然不會食言。不如,  朕為你二人賜婚。”

    “”寧大學士正要張口說什麼,  姜煜卻先一步接了話,  “微臣,謝皇上恩典。”

    皇上踱步回了席位,御口賜婚是多大的榮耀,他沒有想過寧大學士會推拒,自然也沒有瞧見寧大學士欲言又止的神(色)。

    待寧姒出席,與姜煜並排跪下,聆听賜婚聖旨,寧大學士心知肚明,他的女兒,這下算是與姜煜牢牢地綁在一起了。

    而皇上則滿意地看著這二人,只覺得姜煜風姿清舉,寧姒玉雪可愛,倒是般配。

    若是姜煜能做他女婿自然更好,若沒有那緣分,他也樂得(成cheng)人之美。

    回了帳篷,寧大學士黑著臉坐了好一會兒。

    寧姒掀開簾子進去,瞧見他的臉(色),什麼話都不敢說了。

    想退出去,又被寧大學士叫住,“回來。”

    寧姒慢吞吞地走過去,立在寧大學士對面,仿佛犯了錯聆听教誨一般。

    寧大學士瞧見了又心軟,“爹又不是生你的氣,怕什麼,坐過來。”

    “爹爹,阿煜哥哥也是迫不得已”

    寧大學士一听,冷哼一聲,“誰知道他是迫不得已還是早有圖謀”

    “可他也不知道皇上會給他賜婚啊。”寧姒小心翼翼搭上寧大學士的胳膊,“他要是不那樣說,就要尚公主了”

    寧大學士不說話。

    “爹爹,阿煜哥哥早先拒絕了嘉明郡主,今日又拒了婉宜公主。若非皇上听他說得情有可原,大概要雷霆震怒了”

    “哼,所以說他招桃花,又是郡主又是公主的,以後要是還有這樣的事呢”

    “爹爹,以後他就是有婦之夫了啊,哪里還有這樣的美事等著他,對不對”

    把寧大學士哄得面(色)稍緩。

    寧姒剛要松一口氣,便見寧大學士豁地站起來,“不行,他太順了,怎麼能這樣輕易地將我女兒娶走”

    “爹爹”寧姒軟著聲音喚他。

    寧大學士大袖一甩,負于身後,在帳篷里踱來踱去,“一定要想個法子,叫他知道珍惜你。”

    寧姒心知寧大學士生怕她受了欺負,心頭暖意融融,卻不得不說,“爹爹,阿煜哥哥沒有這樣的毛病,非要經歷難關才曉得珍惜。”

    “你怎麼知道沒有而且這也不是毛病,但凡是人,或多或少都這樣。”

    寧姒不知怎樣反駁寧大學士,又疑心他說的話才是對的。

    可見他踱著步子,面(色)忽怒忽喜,又擔心姜煜以後要遭罪。

    “爹爹,哥哥去了哪里謝家的席位上也沒見著他。”

    寧大學士被打斷了思緒,回道,“他去了謝家。”

    “什麼事”

    “不知,走得急,什麼也沒交代。”

    寧澈快馬加鞭地載著謝林晚趕回了謝府。

    謝林晚半途便醒轉了,只是什麼話也不說,有些失神。

    華氏瞧著很精神,面泛紅光,還笑著招謝林晚過去,“晚晚怎得回來了你還好好玩耍的,娘沒事。”

    謝林晚還未說話,鼻間先是一酸,“娘晚晚好怕”

    “別怕,都是那起子家奴大驚小怪,竟將你喚回來了。”

    “娘”謝林晚靜靜擁著華氏。

    寧澈慶幸這是虛驚一場,便默默地立在一旁,留這母女倆溫存。

    “寧家小郎。”不料華氏突然出聲叫他,“請過來這邊。”

    寧澈依言走過去。

    華氏將謝林晚的手放在寧澈的掌心里,“我們家晚晚就交給你了。寧家小郎,願你能好生待她。”

    寧澈實實在在地一點頭,“伯母,你放心吧。”

    “還叫伯母呢”華氏微笑著看他。

    寧澈有些怔,眼前這個婦人,在幾年前看上去還與常氏差不多年歲,如今卻已蒼老許多,他啟唇,“娘。”

    “好,好。”華氏瞧著很是滿足,拍著兩人的手,欣慰道,“晚晚有了好歸宿,真好。”

    外頭傳來喧鬧聲,謝林晚還未吩咐下人去瞧,華氏已拉住她,“晚晚,答應娘,好好過你的日子,莫要將心思費到那些人身上,不值得。”

    謝林晚眼睫輕顫,說不出話來。

    “晚晚,我要你答應”華氏語氣(強qiang)硬了些,握著謝林晚的手也加重了力道

    謝林晚喉間溢出一聲嗚咽,“娘,晚晚答應。”

    “好,娘便放心了。”華氏輕輕撫上謝林晚的臉頰,眼神眷戀,“娘的好晚晚,你的未來,一片光明呢。”

    話音剛落,撫在臉頰上的手驟然垂下。生命便如一陣風刮過的燭火,悄然熄滅了。

    謝林晚怔怔地看著,眼里的光亮仿佛也被帶走。

    寧澈驚愣,不知為何方才還紅光滿面的人就這樣去了。

    他小心翼翼地搭上謝林晚的肩。

    “娘,你不要丟下晚晚一個人”謝林晚突然起身,擁住華氏,“我不要一個人”

    寧澈伸手按住謝林晚的雙肩,“晚晚,你不是一個人”

    謝林晚仿若未聞,只一個勁地抱著華氏哭。

    寧澈一咬牙,將謝林晚的臉頰捧起,說得用力,“晚晚,你不是一個人,你還有我,還有嘟嘟,還有爹、娘,以後我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知道嗎”

    謝林晚怔怔地看著寧澈,隨即緊緊擁住他。

    待她平復下來,寧澈才道,“來,晚晚,我們給娘磕個頭,祝她一路走好。”

    兩人遂鄭重叩首。

    亥時三刻,夜(色)籠罩大地,碎星在深藍的天空中閃爍。

    寧姒正要媳燈入(睡Shui),卻見一道人影映在帳篷上。

    那人影頎長,夜風拂過,長發也隨之輕輕撩起。

    寧姒披上外衣,掀開門簾,一瞧,果真是姜煜。

    他應當是沐浴過,換了一身衣裳,長發也未束起,而是披散在背後,隱約有發香隨著夜風飄來。

    “阿煜哥哥,你頭發還半(干gan)著呢。”

    “嗯,所以出來吹吹夜風,姒兒妹妹,要一起麼”

    寧姒笑,“你在等我”

    姜煜點頭,對她伸出手。

    “那怎麼不出聲”寧姒輕輕搭上去。

    姜煜握住她,將她拉近了一步,小聲道,“岳父就在隔壁,我怕驚擾了他。”

    “什麼岳父啊,叫這麼早。”

    姜煜輕笑,“那不是板上釘釘麼他是不是生氣了”

    “那還用說。”

    兩人慢悠悠走著,溫柔的夜風輕輕吹,星子在頭頂閃爍,加之婚事定下,一時間都覺愜意。

    “阿煜哥哥,今天真是嚇壞了我。”寧姒晃了晃他的手,“你差點就要尚公主了。”

    “嗯,我也沒料到,皇上這麼喜歡給我做媒。”

    寧姒輕輕推他,“要是旁人听了你的話,還不得氣死一般人想要皇上做媒,皇上還不假顏(色)呢。”

    又假作無意地問,“我瞧婉宜公主好看得很呢,而且听說她是三個公主里頭最溫柔的,加之排行最末,很得皇上喜愛。要是沒有我,說不定是一樁好婚事”

    姜煜暗笑,嘴上卻說,“好看阿煜哥哥沒注意。”

    寧姒一听,嘴角悄悄(勾gou)起來。

    姜煜好笑地瞧她,“我們姒兒妹妹的小腦瓜里,在想些什麼”

    寧姒笑著搖頭。

    姜煜彎腰,掐著寧姒的腰,一把將她抱起來。

    望著此刻比他高了半個頭的寧姒,笑問,“嗯還試探阿煜哥哥”

    寧姒猝不及防,急忙按住他的肩,“哪有,我就隨口一問,快放我下來”

    姜煜掂了掂她,“不放,我要好好抱抱我的未婚妻。”

    離得近,說話時那雙桃花眼溫柔地凝視她。

    寧姒稍一垂首,仿佛就能踫到他鼻尖。

    “再不放我下來,我就要親一親我的未婚夫了”寧姒壞笑,(露)出俏皮的虎牙來。

    姜煜一听,立馬將她放下。

    “”寧姒眨了眨眼,隨即氣道,“姜煜你就這麼怕我親你”

    姜煜以手掩唇,“姒兒妹妹的(吻wen),叫人招架不住。”

    頭一回蒙著他的眼,忝得他唇上都是口水;第二回醉了酒,直直地撞上來,貼了下他的唇角,第三回引著他湊近,倉促一(吻wen),差點將他唇瓣磕出血來。

    總之,沒有哪個人是這樣親的。

    寧姒鼓起腮,又氣又委屈,“能怪我嗎又沒人教我。我那個未婚夫呀,口口聲聲說喜歡我,卻連親也不肯親我一下。”

    姜煜照例將她鼓起的腮戳得漏氣。

    寧姒更氣,都這時候了他還逗她,于是憤而轉身,留給他一個倔(強qiang)的背影。

    背後的姜煜笑了兩聲,然後按著寧姒的肩將她轉回來。

    垂首,倏然貼上她的唇角。

    寧姒豁然睜圓了眼。

    姜煜的唇瓣微涼,溫柔地碾著她,慢慢從唇角移到唇珠。

    寧姒一瞬間什麼都忘了,呼吸也忘了,只愣愣地看著他近在咫尺的長睫。

    姜煜抬眼瞧她,寧姒幾乎能看清他的重瞼疊起來的過程。

    “閉眼吶,姒兒妹妹。”姜煜離開了些,又重新覆上她,輕輕的息響在她耳畔,手也從肩頭移到腰際。

    寧姒心亂跳,慌張地閉上眼,之後唇上的觸感越發清晰。

    他是男子,唇怎麼那麼軟,當真像那塊(乳Ru)酪魚了。

    姜煜碾著她飽滿柔軟的唇珠,極想張口更進一步,卻生生忍住了。

    她還小,不能那樣。

    再睜眼瞧她,卻見寧姒臉頰漲紅。

    姜煜立馬松開她,拍了拍她的背,寧姒這才得以換氣。

    姜煜又是好笑又是疼惜,“怎麼就憋著”

    寧姒過了會兒才調整好呼吸,“忘了嘛。”

    極快地瞟他一眼,羞得不行,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姜煜見她頭低得快要埋進(胸xiong)口,伸指輕抬她的下巴,“羞了”

    寧姒拍掉他的手,將臉別過去。

    “不是你要的麼”姜煜笑意濃濃,“阿煜哥哥以為,你已經做好了準備。”

    寧姒好一會兒才說,“你也不告訴我一聲。”控訴著,聲音小小弱弱的。

    “嗯姒兒妹妹,我想親你,你想不想啊。這樣”

    這樣一听,好像更叫人難為情。

    “算了,你別告訴我了。”

    姜煜(勾gou)起唇,眼里盡是笑意。

    寧姒抬眼瞧他,直直撞進他帶笑的眸子。

    姜煜不閃不避,就這麼看著她,棕(色)的瞳孔被遠處的燈火映照得暖融融。

    叫寧姒憶起,她最初的心動,大抵就是瞧見了他帶笑的眉眼。

    他那樣愛笑的人,眼里的笑意卻仿佛分了層次,客氣的淺笑,溫和的微笑,此時是溫柔又傳情的笑。

    “阿煜哥哥,你只能對我一個人這樣笑。”不知不覺,竟說了出來。

    姜煜一愣。

    寧姒立馬找補,“你知道嗎,爹爹喜歡穩重的女婿,總說你笑得不正經,你在他面前要嚴肅一點。”

    姜煜點頭,“姒兒妹妹放心,我會讓岳父大人接受我。”

    翌日一早,姜煜迎面踫上寧大學士。

    謹記著寧姒的提醒,姜煜壓下唇角,作出正經嚴肅模樣,“寧伯父。”

    寧大學士挑剔地瞧著他,冷哼一聲,“見了我,竟連個笑容也沒有”已改網址,已改網址,已改網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網址,新m..

    新電腦版..

    ,大家收藏後就在新網址打開,以後老網址會打不開的,,

    還在找"嫁給兄長的竹馬"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

    (.. = )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武煉巔峰 豪門主母 反恐精英在異界 美食供應商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