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 第六十九章 白骨軍團(一)

第六十九章 白骨軍團(一)



作品: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作者:夜雨聞鈴0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白與紅,永遠是世界上最美的色彩。(((繁體小說網 www.ftxs.org )))白骨軍團,听從我怨靈之祖的召喚,為我獻上你們的忠誠,用敵人的鮮血來表示你們對我的膜拜吧!”)

    ps︰在宜搜看的兄弟,不能來起點,那麼,在宜搜里面,把評論和評分跟聞鈴刷起來!!!

    白骨小路蜿蜒曲折,盡頭隱約可見,卻又似乎沒有盡頭。

    不知道轉過了多少個彎,不知道踩碎了多少骨頭,眾人的心神漸漸有些松懈了下來。

    就在眾人對這無盡無頭的白骨小路開始產生煩躁情緒之時,小路兩旁朦朦朧朧的霧氣突然折射出一幅幅畫面。

    畫面如布,隨風起伏,隱在霧氣中而又不時浮現,有些虛幻,又似乎極為真實,仿佛就是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故事,穿越了時空,正在眾人身邊演繹著。

    畫面之上,說不清的歲月,道不明的年代,只見在一片風沙彌漫的大地上,陰沉的天空之下,數不清的人馬在廝殺。戰馬在嘶鳴,戰矛在閃爍著鋒利的光芒,無數尖銳的弩箭劃破長空,在冰冷的鎧甲上穿出朵朵血花,染紅了蒼穹......

    前面的人倒下了,後面的人迅速補上,沒有絲毫的猶豫,沒有一絲的退卻;士兵被鋒利的鐵刀砍進了胳膊,便用另一只手劃出下一擊;騎士被高速旋轉的弩箭穿透了胸膛,帶飛下戰馬,臨死之前也要將手中的戰矛拋擲出去,貫穿前面的敵人......

    刀光劍影與血肉橫飛將這里變成為了森羅地獄,到處是尸山血海,到處是斷臂殘肢。空中彌漫的,是刺鼻的血腥;地面流淌的,是一片暗紅。

    戰爭在持續,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歲月,不知道更替了多少個春秋,死去士兵的怨氣不斷在上空累積,慢慢凝聚出一條黃色的河流,將天和地分開。

    畫面中的地面已經分不清是泥還是血,蕭炎等人仿佛聞到了來自遠古的血腥味,濃郁得令人作嘔。

    畫面一直持續著,變化著,一直延續到一天黑夜的降臨......

    那是一個無風無月的夜晚,廝殺聲中,天空悄無聲息裂開了一道縫隙,一道模糊的身影從天而降,攪動了漫天的怨氣。

    無窮無盡的怨氣似乎找到了宣泄口,頓時瘋狂了起來,從黃色河流中,從死去的士兵中,從戰爭雙方的怨恨中,全部灌注向那道模糊的身影。

    模糊身影似乎極為享受這無盡的怨氣,無數氣流包裹中,唯有一對血色的眸子非常顯眼地懸在夜空中,隱隱透出極度的瘋狂。

    漫天的怨氣因為以極速旋轉匯集,竟在天地間形成了一股巨大的龍卷風,模糊身影身處其中心,放肆地大笑,笑聲在黑暗的夜晚顯得特別詭異。

    突如其來的變化引起了交戰雙方的注意,抬頭的瞬間所有人都震驚萬分,似乎這一切超出了他們的認知,所有人忘記了正在進行的廝殺,手中的兵器不經意間紛紛掉落,座下的戰馬也無不打著顫,前蹄不安地刨著地面,顯得極為恐懼。

    模糊身影吸收了大量的怨氣之後,化為一張猙獰的面孔,面孔無限放大,遮蔽了整個天空,向著下方發出一聲怒吼。

    吼聲如雷,帶著強烈的不滿足,吼聲之下,怨氣形成的龍卷風倒轉方向,席卷了整個大地。

    血眸在空中閃現,怨氣便如幽靈附體,迅速化為怨靈,鋪天蓋地撲向交戰雙方的所有人,不管是曾經的戰友還是敵人。頓時,空曠的大地上一片哀嚎。

    無數的靈魂在霧氣中隱隱變得猙獰可怖,似在痛苦掙扎,但又無法擺脫被驅使,身不由己地沖向地面。

    無數無懼刀劍的怨靈撲進戰場,沒有絲毫懸念,只見一個個士兵很快就血肉干枯,只留下一具具森森白骨,死前的不甘化為升騰的怨氣,匯入怨氣軍團,怨氣軍團以滾雪球的速度快速壯大,絕望的情緒彌漫著整個大地。

    軍中公認的一位蓋世勇士看著這一切,眼露悲哀,卻依然拔刀迎上,期待著奇跡的出現。但無數怨氣迎著他的刀鋒,鑽進他的身體,勇士的身軀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皺皺巴巴,徹底失去了光澤,頭盔下的年輕臉孔瞬間變得滿臉褶皺,白發蒼蒼,身軀佝僂了起來,生命活力銳減,慘死當場。

    眼見著連軍中最強者都逃不過,無數戰士的信心徹底被摧毀,他們想不明白,為什麼沒有死在刀劍的熱血中,卻屈辱地倒在了怨靈的身上。

    沒有人能解釋明白這一切,怨靈呼嘯著穿身而過,戰士們一個個變得身軀佝僂,顫顫巍巍,眼中的神采漸漸暗淡。

    他們一個個快速蒼老,直到生命枯竭,而後“撲通”一聲摔落下坐騎,徹底老死,不甘的怨恨升空而去。

    他們的坐騎也是如此,不再強健有力,全都瘦骨嶙峋,只不大一會兒,便隨主人而去。

    不多時,戰場上只留下無數的尸骨,慘不忍睹。

    這一幕,實在讓人心懼,如此詭異的死法,眨眼間如此多的鮮活生命便化為塵土,徹底消逝,令蕭炎等人脊背直冒寒氣。

    半空之上,那猙獰的臉孔似乎滿意了,張口一吸,源源不斷的怨氣全數吞噬進去,身形卻不漲反縮,緩緩凝成一道虛幻的身影,強大的實力讓空間都震蕩了起來。

    不屑于看下面無數的亡骨,虛幻身影望著蒼穹,隨意揮了揮手,在蕭炎等人震撼的目光中,所有的尸骸盡數匯攏,堆砌成一個巨大的白骨王座,那尚未干涸的鮮血一滴滴匯成了小溪。

    虛幻身影隨意舉腳,一步踏下,腳下回蕩起層層漣漪,已然到了白骨王座前。虛幻身影坐了下去,緩緩地轉過身,一雙血色的眸子似乎穿越了時空,神光刺向蕭炎等人的方向。

    血色眸子吞吐的神光宛如實質,眾人胸口頓時一陣憋悶,心中震驚萬分,回過神來時,卻發現白骨小路已到盡頭,兩邊的虛幻畫面也盡數消失不見,一切恢復了正常,目之所見,一個巨大的白骨王座矗立在遠處。

    白骨王座之上,一道身影背對蕭炎等人,正抬頭仰望蒼天,月白色的衣衫隨風飄舞,只是,無論是他的衣裳還是他的身軀,都顯得有些虛幻,不真實。

    身影黑發披肩,氣質沉穩而儒雅,讓人無法與之前在畫面中見到的猙獰可怖與瘋狂聯系在一起,眾人甚至有種錯覺,覺得他們完全就是兩個人!但眼前流淌著鮮血的白骨王座卻清晰明白地告訴眾人,這一位,絕對就是畫面中那猙獰臉孔之人。

    虛幻身影沒有因為蕭炎眾人的到來而有所反應,依然注視著遠方,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眾人緊握著武器,手心滲出了汗水,一時之間無法判斷下一步該怎麼做。

    夜空之上,突兀地出現了一道殘影,自天際漸來,劃破了混沌的永夜。

    殘影過處,虛空破亂,一輪紅月閃現,高懸天穹,殷紅如血,月光不再似水輕柔,只是漠然地俯看著蒼茫人世。

    血月無聲,遍地如霜。血月照耀下,千里戈壁,萬里黃沙,枯寂的荒原上,灰暗的天幕與鉛黃的大漠連成一線,盡顯荒涼。

    虛幻身影看著血月,微嘆了一聲。清冷的月光灑遍大地,卻仿佛照不透輕紗千重,趕不走屬于他的那一份孤獨和寂寞。

    “那便是無盡壽命遺留下的形單影只與無盡空虛嗎?”蕭炎心中暗暗想道。

    “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虛幻身影伸出修長的手指,帶著無限的感傷,在夜空上落下一行字,就彷如一個落寞的書生,然後他緩緩轉過身來。

    當目光接觸到眾人的時候,虛幻身影變了!血色的眸子頓時冷漠無情,冷光閃爍,那種不可一世的狂妄氣勢猛地從身上爆發出來,壓抑得眾人喘不過氣來。

    截然不同的氣質,如此快速地在同一個人身上轉換,震撼得眾人目瞪口呆,合不攏嘴。

    虛幻身影穩坐白骨王座上,仿佛君臨天下,揮手間,無數怨靈顯現,圍繞跪拜,方圓千丈內的空氣近乎凝實成實質,萬千怨靈那猙獰可怖的臉孔在近乎實質的空氣里顯得越加清晰,扭曲得令人遍體生寒。

    此時的虛幻身影,才真正配得上這白骨王座,才像是真正的怨靈軍團之主,才是畫面中那一怒滅蒼穹的狠角色!

    至于之前的孤寂落寞,或許是千年的孤獨,或許是萬年的寂寞,誰知道呢?

    “蕭少,你說這貨是不是在這惡劣的環境憋久了,精神失常了啊?”嘯戰湊了過來,說道。

    蕭炎側頭看著嘯戰,一陣無語。

    這里本來極其詭異,眾人無不捏了一把汗,心都抓緊了,神情無比凝重,听得嘯戰這一句話,紫影“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氣氛頓時緩和了不少。

    就在這時,白骨王座上的虛幻身影臉色一沉

    ,遙遙斜指眾人,低沉的聲音宛如在眾人耳邊響起。

    “五萬年的寂寞,終于有人來了。歡迎你們來到怨恨之地。”

    “今夜的月色真美,不知是你們的幸運還是不幸。”

    虛幻身影的語氣突然急促起來,一失之前的沉穩,變得有點興奮。

    “瘋子!”嘯戰又是一句毫不客氣的評價。

    “今夜乃至陰之夜,血月懸空。正所謂物極必反,剛好壓制住本座的陰體,使本座的實力大不如平常,這,是你們的好機會。”虛幻身影的聲音變得有點歇斯底里起來。

    “但是,血月眷顧,也是怨靈與白骨的不滅之夜!這,是你們的悲哀!”

    “鮮血在夜空中綻放的花朵永遠是夜空下最美麗的禮物,親愛的客人們,你們準備把這禮物獻給本座了嗎?來吧,嘗嘗本座不死軍團的宴會吧!”虛幻身影的眼眸變得血紅,帶著渴望鮮血的瘋狂。

    “白與紅,永遠是世界上最美的色彩。白骨軍團,听從我怨靈之祖的召喚,為我獻上你們的忠誠,用敵人的鮮血來表示你們對我的膜拜吧!”

    興奮的聲音突兀地轉變成嚴肅無比,不怒自威中,盡帶王者的風範。

    “你的評價真的非常中肯。”蕭炎側頭對嘯戰說道,這個怨靈之祖不折不扣就是個瘋子。

    “謝謝夸獎。”嘯戰照單全收下蕭炎的贊美。

    眾人從來沒有發現嘯戰的臉皮居然不薄,而且隨著實力的上升有越來越厚的趨勢。

    “你的臉怎麼越看越像盾牌了?”紫影想過去掐一下嘯戰的臉皮,卻發現腳似乎被什麼東西扯住了。

    低頭一看,紫影當即汗毛倒豎,全身毛骨悚然,尖叫著跳了起來。

    只見數不清的白骨架在地面掙扎著爬了出來,森森骨手在眾人身旁無意識地拉扯,頭骨下頜一張一合,磷光點點幽幽從骸骨中升起,整個場面顯得無比的詭異與恐怖。

    “躍上半空。”蕭炎出聲提醒,隨之沉腰提膝,骨翅急震,劃出無數道鋒利無比的光刃,光刃所及之處,白骨如碎紙飛揚,齊刷刷倒下一大片。

    緊接著,蕭炎閃過地面又一批伸出骨手的骷髏,翅膀一振,身已在半空,望向下面,只見密密麻麻、不計其數的白骨正搖搖晃晃從地面爬起來。

    紫影早已花容失色,甄妮也伸出縴縴玉手,拉住蕭炎的手臂,有些微微發顫,眾人的眉頭都緊鎖了起來。

    沙漠刮起了旋風,把黃沙卷起老高,無數的白骨不斷從地面涌出,像無數道沙石涌起的皺褶,又如凝固的浪濤,一直延伸到遠方黑色的地平線,在天和地的接頭處都依然沒有終止。

    在這泛黑的夜色下,一具具慘白的骷髏披著殘破的鎧甲,手執古舊的兵刃,仰望著上空的眾人。沒有任何的生命波動,一輪血月冷冰冰地照射下來,襯得骨架仿佛帶著未干的血跡,令人觸目驚心。

    蕭炎幾人身在半空看著這一切,禁不住面面相覷,他們感覺這一切太不真實了,瞠目結舌之余,露出焦急與憂慮的神色。

    “我靠,還真多,青樓賣肉你賣骨啊。”嘯戰實在憋不住了,爆出一句粗口,把眾人頓時石化了。

    “幸好下面的骷髏雖然數量多,但是沒有意識,也沒感受到有生命的波動,我們擒賊先擒王,應該不難。”樂少龍最細心,總在及時的時候提出及時的建議。

    從怨靈之祖的斗氣波動來看,應該是六星巔峰斗帝的實力,如果能近身,取勝未必太難。</p>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