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開局從一棟超級別墅開始 > 第203章 必敗的官司?

第203章 必敗的官司?

作品:開局從一棟超級別墅開始 作者:貓抓老虎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聞言女助理也沒多想,直接說道。

    “會議室的話,在三樓3101”

    雲帆咧嘴一笑︰“好的,謝謝”

    “不用”

    與女助理擦肩而過後,雲帆抬腳朝著三樓走去。

    ......

    畫面一切,此時事務所三樓的會議室內。

    長長的會議桌前,陸續坐下穿著西裝的男女。

    不想也知道,他們都是這里的律師。

    而長桌的最前方正坐著一位中年男子。

    他叫司徒南木,這家事務所里的第一大律師。

    而他身邊坐著的就是王新柔,此時她正一言不發的安靜坐著。

    “老師,我來晚了”

    “嗯,快坐吧”名叫司徒南木的中年人說道。

    “好的”

    田藝顯得很恭敬的坐下。

    其實在這里的人基本都是司徒南木的學生,包括王新柔和田藝。

    說白了就是他們在當實習律師的時候,是司徒南木帶他們出道的。

    “都到齊了吧?”司徒南木喝了口茶水說道。

    坐在會議桌右側一個滿臉雀斑的女子點了點頭。

    “老師,都到齊了”

    聞言司徒南木放下水杯,微笑的說道。

    “我先給大家介紹一下,我身邊的這位是王新柔,王律師”

    “我之前在國外帶的一位學生,她最近回國會在我們事務所幫干一陣子”

    介紹結束後,王新柔站起身禮貌的微笑道。

    “以後還請大家多多關照”

    都是同行,而且以後都是一個事務所的,所以大家都挺客氣的寒暄兩句。

    司徒南木再次喝了口茶水,然後說道。

    “最近大家都接到新案子了吧?今天正好我有空,你們把手里案子的情況都說一下,我給你們分析分析”

    聞言在座的都挺高興。

    這等于讓老師給自己又上了一堂課。

    司徒南木轉過頭小聲的說道︰“新柔,你的案子比較特殊不方便在這里說,等有機會我們再詳談”

    “好的,老師”王新柔點了點頭。

    就在每個律師都打開案宗的時候,田藝一愣,暗拍自己大腿。

    靠!

    我忘記帶案宗來了。

    田藝滿臉無語,這個時候要回去拿的話,怕是會很尷尬,而且也擔心司徒南木說他粗心,對他有偏見。

    畢竟律師這一行,最忌諱的就是粗心大意。

    “這可怎麼辦啊!我這個豬腦子啊,怎麼忘記帶案宗來了”

    田藝揉著自己腦門,小聲嘀咕道。

    “田藝”

    听到司徒南木的聲音後,田藝一機靈,然後急忙站起身。

    “老師,我在”

    “听說你最近接了一個凶殺案的官司,你替被告人辯護是吧?”司徒南木笑眯眯的說道。

    聞言田藝顯得很尊敬的點了點頭。

    “是的,老師”

    “那好,說說這個案子的具體情況,我給你分析分析”

    田藝尷尬的咽了口唾沫,他雖然沒有帶案宗來,但好在這個案子的一些情況早已記在腦中。

    然後直接說道。

    “好的,老師”

    “是這樣的,我手上的這個案子,被告人與死者都是一個企業的同事,兩人之前發生過摩擦,被告人也曾揚言說要報復死者”

    “本月7號的上午,死者被發現獨自死于家中,被一把匕首插進後背的正上方五公分位置,流血過多而死”

    “法醫給出的死亡時間是7號的凌晨1點,而被告人在6號晚上22點40分曾經去找過死者,但在小區監控上來看,他當晚23分就離開了死者住處”

    田藝顯得還算很專業的,將案情的具體情況清楚的講解了出來。

    “打斷一下,死者被殺的當晚,只有被告人去過他的家里嗎?”

    “是的,小區的監控確實只記錄了被告人去過死者家里”

    在座的一些律師此時都已經暗暗發笑了。

    “田律師可真行,這種案子也敢接?這還有什麼可辯護的?”

    光殺人動機和唯一在場證據這兩點,到時候原告方就猛攻這兩點,這場官司必輸無疑!

    身為律師,他們對案情分析與勝率太過了解了!

    田藝的話說完,司徒南木輕笑了下。

    “那你覺得這個案子該怎麼打呢?”

    聞言田藝琢磨一番後,說出自己的看法。

    “我覺得可以在時間上做文章,畢竟按照法醫給出的死亡時間是7號的凌晨1點,而我的當事人是6號晚上上23點離開死者家里的,所以在死亡時間上是不吻合的”

    “而且我也跟我當事人了解過,那晚他是被死者叫去家里的,兩人再次發生口角後,我當事人就摔門離開了,所以我覺得這場官司,還有有一定的勝率吧”

    說完田藝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

    “當然這只是我的一些愚見,還請老師多多指教,我是否還有地方準備的不足?”

    司徒南木喝了口茶水,並沒有直接說話。

    到時候會議室的門外傳來敲門聲。

    “咚咚咚”

    “進來”

    雲帆手插口袋笑眯眯的走進來。

    “沒有打擾你們吧?”

    看到來人,眾人滿臉不解,似乎不知道這個陌生人是誰。

    “你是?”司徒南木微笑的問道。

    王新柔和田藝看到來人後都一愣,一起說道。

    “抱歉,他是我同學”

    “那個,他是我房東”

    兩人同時說完這話,又是一愣,互相看了看,沒有想到對方也認識雲帆。

    于是尷尬一笑。

    雲帆到無所謂的笑了笑︰“我找一下田律師,他東西忘拿了”

    說完走到田藝身邊,小心的將案宗遞過去。

    “謝謝,雲先生”田藝感謝道。

    “沒事,那你們繼續哈”

    說完雲帆手插口袋轉身準備離開。

    剛走到門口,這時身後傳來了司徒南木的笑聲。

    “田藝,我覺得你這個案子基本沒有勝算!”

    “啊?為什麼呢老師”

    司徒南木放下水杯繼續笑了笑︰“因為這個案子,殺人動機和唯一在場證據,這兩點已經足夠了,已經坐實了你當事人是凶手的嫌疑,而你所謂的時間差,其實並沒有太大的用處”

    “當然,這只是我的看法,你到時候該怎麼打就按照你的思路去打好了,只不過在我看來你贏面不大”

    聞言田藝別提多沮喪了,畢竟司徒南木說的話基本在這一行就是權威,他說贏不了就真的贏不了!

    田藝無奈的坐下,眼眶都快紅了。

    用力揉著腦門,忙活著這麼久,準備了這麼久,可到頭來是一場必敗的官司!

    自己真是太傻了,太天真了!

    雲帆正要轉身關門,可看到田藝那沮喪的樣子,不自覺一笑。

    這家伙,至于嗎?

    不過他也能理解,忙活那麼久到頭來是空歡喜的失落。

    于是輕笑了下︰“呵,是嗎?為什麼我感覺這個案子是穩贏的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zbb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采陰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