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論港黑干部養貓的可能性 > 13、養貓的第十三天

13、養貓的第十三天

作品:論港黑干部養貓的可能性 作者:蒔晴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然而岸谷新羅早已看穿了一切。

    01.

    天已經黑得差不多了,比起白天,夜晚的池袋更加繁華,充滿生機。人也比白天要多了,好像在池袋,黑夜才是他們外出活動的最佳時間點。

    街道到處亮著明晃晃的彩燈,一閃一閃的,略顯雜亂,又更加突顯繁華。

    本來也想帶賽爾提一起出去的,但是被賽爾提一句“你這是在挖苦我嗎?”給果斷拒絕了。

    第二次去露西亞壽司,淺井遙並沒有再讓岸谷新羅隨便點,吸取上次的經驗,她已經了解了這家店里什麼壽司最好吃,什麼相對來說還可以。

    其實這家壽司店每款壽司都很美味,如果可以的話她每個都想來一份,只是吃不下就全都免談了。

    “唔,魚子,金槍魚,鮭魚,海老……這些都來一個。”淺井遙指著菜單,挑選著自己比較喜歡的壽司。

    待皮膚黝黑的店員記下之後又補了一句︰“再加個厚蛋燒。”

    淺井遙認為這里的厚蛋燒真的是極品,好不容易來池袋不吃一次簡直是太可惜了。

    岸谷新羅則是熟練地說︰“來一套經典款!”

    塞門點頭記下︰“知道了。”

    “話說最近生意怎麼樣?果然還是一如既往地有人氣?”岸谷新羅已經語氣輕快地和塞門聊了起來。

    “是啊,還是一如既往地好的呦!”一听塞門的口音就知道他不是日本人,句尾上挑,語氣也比較奇怪。

    相當符合他俄羅斯大漢的人設了,真的。

    淺井遙心里默默吐槽道。

    岸谷新羅並沒有與塞門多說,互相打了個招呼之後就把目光再次轉移到了淺井遙身上。

    兩個人一邊聊著天,一邊等待著壽司做好,這段時間對于已經餓了很久的淺井遙來說無疑是很漫長的。

    “話說我還沒問過你怎麼就被人捅了呢?”淺井遙十分好奇岸谷新羅被捅的原因,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尾音上挑,頗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

    “我也不知道呀,我最近做了什麼嗎?”岸谷新羅對于這件事也是摸不著頭腦,手撐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又揉了揉眉心。

    “你確定你最近沒得罪誰?你有仇家嗎?”

    “不知道啊,我這段時間還挺老實的,都沒出幾次門,仇家的話應該也是沒有的,我可是個醫生G,恨我也沒有用啊。”岸谷新羅如實回答著。

    “說到最近,是不是才剛過偶人節?難道是偶人節人偶突然找上你然後就……”

    “嗚啊啊啊別說了,那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嘛?話說我記得當時刺傷我的是男性的!”岸谷新羅背脊一涼,不禁打了個寒顫。

    偶人節什麼還真挺嚇人的,本身就有著很多怪談,更不用說是在池袋這種有著眾多都市傳說的地方。

    “說起醫生我記得你不是做地下密醫的嗎?最近有沒有醫治一些奇怪的人?”雖然不常聯系,但是淺井遙還是知道岸谷新羅現在是職業的。

    岸谷新羅的職業是地下密醫,說白了就是給池袋黑.幫和不法分子治病,拿到的薪水也相對的比較高。

    其實可以說是風險費。

    “唔,奇怪的人倒是沒有,可是我最近給當紅偶像聖邊琉璃看過病,是因為這個嗎?”岸谷新羅回想了一下最近遇到的患者,突然想起來聖邊琉璃。

    “對!是這個,絕對有可能!可能是她的私生飯知道了這件事,嫉妒你與女神親密接觸?!”淺井遙一拍桌子,聲音不禁大了幾分。

    岸谷新羅一愣,推了下眼鏡,道︰“沒這麼夸張吧,先不說這件事發生的可能性,我救治的時候是處在完全封閉的環境中的,也沒有安置監控,你說的什麼私生飯是從哪里知道的?”

    岸谷新羅攤攤手,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他做地下密醫這麼多年了,醫治過眾多黑勢力的老大,還一次都沒有暴露過。

    “方法有很多,假如對方是個異能力者,異能力是可以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觀察女神,你這點事不是早就暴露了嗎?”淺井遙分析道,她覺得岸谷新羅想得不太全面。

    “我覺得異能力者多數集中在橫濱,東京這邊本來就少得可憐,更不用說池袋了,雖然你是異能者,但是也請不要把異能者想成這麼普遍的存在。”

    “嗯?為什麼是橫濱?”淺井遙疑惑道。

    “港口黑手黨,武裝偵探社,異能特務科是橫濱的三大異能勢力,都有異能開業許可證,橫濱也算是日本異能力者比較集中的地方了。”岸谷新羅耐心地解釋道。

    感情黑手黨還是合法組織嗎?

    話說她怎麼都搞不到的異能開業許可證竟然被黑手黨弄到手了==

    一提起橫濱,淺井遙下意識地想到了正在意大利出差的中原中也,雖然他的職業並不是黑手黨,但是那天在他抓小偷的時候,淺井遙確實感受到了不同于他平時的戾氣,莫名覺得那時候的他與黑手黨重合了。

    不過淺井遙很快就把這個念頭甩了出去。

    “唔,我第一次听說,我還沒去過橫濱。”淺井遙想了想,她不怎麼喜歡旅游,除了高中是在京都上的學,她好像都沒有去過別的什麼地方。

    從犯人到橫濱,不得不說這個對話還是很跳躍的。

    ——既然是橫濱……那中原先生會不會也是異能力者?

    淺井遙下意識地想到。

    ……

    兩個人大概聊了十幾分鐘,壽司便被端上來了,辯駁了這麼久,兩人都有些口干舌燥,于是一人添了一杯茶。

    抿了一口茶,淺井遙才覺得喉嚨好受些,他們討論十幾分鐘,也沒把事情發生的原因弄明白。

    岸谷新羅表示之後去找一下情報販子,看看有沒有什麼知道的。

    他其實沒有一定要找出犯人的理由,也沒想報復誰,只是如果下次再來糾纏他的話就不知道還會不會這麼好運了。

    雖說岸谷新羅上的是醫學大學,但是因為他在學校混的太差,已經沒有人再與他聯系了,而淺井遙也不能時時刻刻地保證他的安全。

    把一塊魚子壽司放入口中,鮮美的魚子入口即化,配著米飯就更加入味了。

    淺井遙全身上下都冒著粉紅泡泡,她敢說這是她吃過最好吃的一家壽司店了。

    她還在孤兒院的時候是沒有吃過壽司的,日復一日的烤魚味增湯,會吃膩,但是也成為了她的習慣。到了赤司家也是多以西餐為主,而她本身就是有什麼吃什麼的,所以她對于壽司等日本料理也就尤其熱衷。

    其實也應該說成是新奇。

    因為沒吃過,所以新奇。

    淺井遙看到手機里赤司征十郎發來的信息,抽了張餐巾紙擦了擦手,隨後點開了與赤司征十郎的聊天界面。

    赤司征十郎︰[你還在池袋嗎?]

    赤司征十郎︰[什麼時候回來?]

    淺井遙點開信息後才想起來赤司還在家里等他吃飯,雖然有些對不起他,但還是頂不過壽司的誘惑。

    淺井遙︰[我在池袋,正吃飯呢,晚飯不用給我留了。]

    赤司那邊停頓了一下,很快又發來了信息。

    赤司征十郎︰[好,我知道了。]

    淺井遙在與赤司發完信息之後又點開了與中原中也的聊天界面,對方上一次給自己發信息已經是一個星期前了。

    不說別的,這幾天沒與中原中也聯系她真的是不習慣,也不敢給人家打電話,萬一打擾到他工作就不好了。

    淺井遙嘆了口氣,抬頭問對面的人︰“你說一個經常與你聯系的人突然就不理會你了是什麼意思?”

    “唔,是不是在忙,沒空聯系?”岸谷新羅愣了一下,還是回答她道。

    “我本來也是這麼覺得的,但是這已經一個星期了,怎麼忙也不至于……”淺井遙皺了皺眉,有些苦惱地說道。

    “那好不好是他不想理你了?”

    “你…我覺得不怎麼可能。”

    “你怎麼就知道不可能,人類總是善變的,前一天對你還很熱情的人可能第二天就冷落你了。”

    淺井遙自己也不是沒有證據的,他們一個星期前的相處還是一如往常,要是說第二天就變心了她一定是不信的。

    再說了她也不相信中原中也是那麼善變的人!

    哼唧!

    “嘛嘛,凡事都不是絕對的,我覺得這事還是對方比較忙沒空回你的概率比較大。”岸谷新羅聳聳肩,還是把中心繞回來了。

    繞著繞著又回到原點了。

    “話說你人緣不是很好的嗎?怎麼會……”岸谷新羅疑惑道,隨即話鋒一轉︰“難不成是你男朋友?”

    “不是。”淺井遙沒猶豫。

    “G,不是啊…那我猜是單箭頭!”

    她沒有馬上回答岸谷新羅的話,而是思考了幾秒。

    說她對中原中也沒有好感是騙人的,說她喜歡他好像又有哪里不對,總之就是很含糊不清的感覺。

    他人很好,真的是個好人。

    除了好人以及意思類似的一些詞語,淺井遙想不出要怎麼來形容中原中也了。

    總之就是好感度很高。

    回憶著之前網友們的評論,結合了一下岸谷新羅的話,淺井遙稍微摸清了一點思路。

    可能……她真的是喜歡中原中也?

    一點思緒猶如小石子落入了水中,濺起了小水花,最終只留下心中的些許漣漪。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淺井遙暫時只能這樣敷衍他,在得出準確的答案之前她是不會亂說的。

    “嘿嘿,我賭五日元他一定是你未來的男友~”

    然而岸谷新羅早已看穿了一切(bushi。

    她是第一次遇到情感上的問題,值得她認真思考思考,于是又一次地懟回去︰“你總瞎說什麼?我不是說還不確定嘛!”

    “嗨嗨~我期待你想通的那一天!”

    所以說還是敵不過有戀愛經驗的人嘛?!

    淺井遙︰不你不期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zbb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武煉巔峰 豪門主母 戀戀陶色 反恐精英在異界 神醫嫡女 采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