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本宮為凰 > 第127章 分尸案一

第127章 分尸案一



作品:本宮為凰 作者:顧脂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蕭靜姝推推他。+++女生必上網站 www.hjw.tw

    小皇帝轉過身︰“這是誰家的夫人,跑到我這里作甚。”

    “那我可走了。”

    轉身作勢就要離開,手腕被人扣住,又拉回床邊。

    齊思遠急忙道︰“你又要去哪?”

    她笑道︰“去倒杯水。”

    知道自己上當的小皇帝也不惱,輕輕嘆口氣︰“這事你不要參與,不是那麼簡單。”

    她道︰“我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便和東方鈺一行人拜別。

    天黑前到了下一個小縣城找了家客棧住下。

    是夜,熱鬧的小縣城安靜下來,只有打更人時不時敲響幾聲銅鑼,喊幾聲“天干物燥,小心火燭。”

    太陽在東方跳出雲層,客棧里店小二發出驚恐的尖叫︰“啊!”

    方起床,蕭靜姝便听得這一聲驚呼,和齊思遠對視一眼匆匆出了廂房,恰好遇見正往尖叫的地方趕去的齊瑾瑜。

    待到了現場,蕭靜姝和在場所有人一樣捂住嘴,止住那股想要嘔吐的感覺。

    店小二驚恐的瞪大眼楮,坐在地上,身體在瑟瑟發抖。

    廂房里是兩具赤裸的身體,可以很清晰的明辨出是一男一女。女子臉色發紫,面目驚恐,像是看到了什麼驚恐的東西。

    而男人上半身掉在地上,下半身還在床上,頭滾落在桌子下還睜著眼楮看向門外。

    血水流了滿地。

    血腥味很沖,齊思遠捂住蕭靜姝的眼楮將她攬進懷里,皺起眉頭與齊瑾瑜對視一眼。

    眼底可見其怒。

    “太凶殘了。”

    “到底是什麼人做的……”

    “凶手到底是什麼人?”

    “真是晦氣。”

    “這間客棧怕是住不成了。”

    “……”

    人群里發出嘈雜的聲音,有人惋惜,有人晦氣,有人探究。

    “讓開讓開。”

    不一會有官兵前來,人群自動讓開一條路。

    領頭的官兵走進去捂住口鼻。

    有官兵認出被人分尸的男人︰“爺……這不是程家的二爺。看來程家最近挺晦氣,先是三爺,又是大公子,現在又是三爺……”

    領頭的官兵蹙眉,神情嚴肅。

    “閉嘴,抬出去。”

    又是個*屏蔽的關鍵字*煩。

    “掌櫃在哪?”

    “這……”

    掌櫃從人群里擠出來。

    “這屋子先封了,隨我們走一趟。”

    說完,官兵將那一男一女的尸體抬走,帶著掌櫃一同離開了。

    廂房被兩名官兵貼上封條。

    縱觀全程的齊思遠這才和齊瑾瑜帶著蕭靜姝離開。

    齊思遠松開捂在蕭靜姝眼楮上的手︰“看來這事情不簡單。”

    听官兵所言,這程家已經有三個人前前後後的被害。

    齊瑾瑜緩聲說道︰“這縣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為何偏偏只有這一家有人陸陸續續受害。”

    這才是最重要的一點。

    齊思遠沉聲道︰“凶手手段殘忍,若是不抓住只怕還會繼續作案。”

    齊瑾瑜挑眉︰“九弟這是想要插手此事?”

    齊思遠道︰“既然遇到了,又如何不管。”

    “九弟做主就是。”

    蕭靜姝道︰“不妨先換家客棧,這里再過不久怕是也要被封了。”

    “好。”

    一行人換了客棧沒多久,先前住的客棧果不其然的被人封了。

    大堂里三人一桌,點了簡單的飯菜。

    “你們听說了嗎,程家二爺也被人……”

    “听說了,你說程老爺子平日也是個大善人怎麼家里竟出這些事情。”

    “程老爺子是善人,只是他那幾個兒子……一言難盡。”

    “這都是造了什麼孽。”

    齊思遠走上前與鄰桌兩個正在談論的人交談起來︰“這位兄弟,你們是在說今早的殺人分尸案嗎?那被分尸的到底是何人?”

    有一秀才打扮的男人好奇道︰“小兄弟你是外地來的嗎?”

    他點頭道︰“對,我與兄弟和內子回鄉祭祖,正巧路過此地,昨夜住的便是死了人的那家客棧。”

    秀才身邊的書生道︰“呦,那可真是晦氣。”

    “可不是嘛。”齊思遠搖搖頭︰“所以我才好奇想問問二位。”

    秀才道︰“今天早上,死的是縣城大戶程家的三爺。”

    他又道︰“這程家如何?”

    “程家本來是外地來的,不過來縣城十幾年,便頗有名望,程家的老爺子一向樂善好施,是城里頭的善人。”書生解釋道︰“程老爺有三個兒子,大老爺精明如今管家,只是那二爺和三爺……唉……一言難盡。”

    齊思遠問道︰“風評不好嗎?”

    秀才道︰“倒也不是太差。”

    “我听官爺說,這程家已經有三人遇害。是怎麼回事?”

    書生頗為惋惜道︰“小兄弟你有所不知,半月前,程家二爺暴斃在程家別苑,程家大公子是大老爺的嫡子,就在十天前被人在程家害了丟進池塘里。這三爺,便是你今早見的那位。”

    齊思遠想起今早見過的官兵的模樣,似乎是見怪不怪了︰“這可是三條人命……官府不管嗎?”

    “就是想管也沒法子。”秀才嘆氣︰“凶手手法詭異,根本找不到凶手。縣令只怕如今也在頭疼。”

    “多謝二位。”

    知道了自己想要了解的,齊思遠作揖又回到蕭靜姝身旁坐好。

    他小聲道︰“剛剛他們說的你們都听見了吧。”

    蕭靜姝也只得出一個結論︰“凶手很聰明。”

    能在人家府中殺了人還讓人找不出線索,蕭靜姝也想不到其他的詞匯用來形容凶手了。

    齊瑾瑜挑挑眉,凶手已經完全挑起了他的興趣︰“很有趣。”

    蕭靜姝很好奇︰“暴斃,陳塘,分尸,下一次又會是什麼?”

    齊思遠捏捏她的手︰“調皮。”

    齊瑾瑜失笑︰“根據他們所說,凶手是十天作案一次,我們必須用十天找出凶手,否則,便會有下一人受害。”

    齊思遠道︰“去找縣令,他手中應該有些線索是外人不知道的。”

    齊瑾瑜與蕭靜姝齊齊看向他。

    他道︰“看我作甚。”

    齊瑾瑜道︰“這事得要九弟親自走一趟了。”

    齊思遠攤手︰“那可不行,我現在啊……還在皇宮養病。”

    蕭靜姝笑道︰“只怕要不了多久,這養病的陛下出現在皇城外的消息就要飛出皇宮了。”

    齊思遠挑眉,他才沒那麼笨這麼快就暴露自己︰“我去可以,不過五哥,你的令牌給我。”

    齊瑾瑜道︰“好。”

    用過早膳,蕭靜姝換了一身男裝,這一次做了些改變,只讓人覺得是個俊俏的小公子。

    齊思遠獨自一人去了縣令府,蕭靜姝帶著兩個婢女去街上打探消息。

    而齊瑾瑜則在客棧等著縣令大駕光臨。

    蕭靜姝叫住一個姑娘︰“姑娘,你可知程家怎麼走嗎?”

    女子上下打量著蕭靜姝,並沒有什麼可疑之處,這才問道︰“你找程家作何?”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