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偵探推理 > 神醫小農民 > 第2069章 當年往事成追憶

第2069章 當年往事成追憶

作品:神醫小農民 作者:方長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神醫小農民最新章節!    “你還是听我從頭說吧。”夏明朗說到這兒時,聲音里驀然就帶出幾分如釋重負的。

    原本心里覺得很荒謬的周游,在轉頭看到無臉人那副揭破秘密之後,十分篤定的姿態,再看看夏明朗垂下眼眸,神情無悲無喜般。

    即便是向來自信的他,此時也不由有些打起鼓來。

    因為當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所以周游也只能靜下心等對方下。

    好在夏明朗沒有賣關子的意思,他平鋪直敘說起當年往事來︰

    “當年洪婷不希望她的孩子背負罵名出世,所以在洪老大的安排下,與我相親,當初的血狼佣兵團需要洪家財力,洪家也需要力外援。

    那時我向她求婚時,洪婷說過她有身孕了,說白了,我們兩人的婚姻,從一開始就是場交易,這也導致後來幾年的分分合合。”

    夏明朗說到這兒後,聲音有些低了下去,撇開利益紛爭,當年的他們都太過年輕氣盛,曾經的一腔熱血終究化作幾年離索,其談不上誰對誰錯,只是如果以如今的心態,或許……

    想到這里,夏明朗不由搖頭苦笑了下,他沒有詳細說婚後幾年的爭吵,只簡單道︰

    “婚後庭康出世,到最終她離婚出國時,也從未吐露過孩子的生父是誰,直到後來機緣巧合下,我才查出那個人……”

    說到“那個人”的時候,夏明朗話音頓住,但是他目光卻看向了周游。

    這回換成周游露出苦笑來,因為不需要對方再說下去,按照目前這連宗主都牽扯進去的事態發展。

    原本對于這修羅場不太感冒的石頭,此時也不由听出幾分畫外音來,他好奇的問周游︰

    “哇塞老大,你這……”

    周游有些頭疼,瞥了眼幸災樂禍的石頭。

    被他用眼神殺閉嘴的石頭,想了想,把他周身黑影捏成一朵烏雲,堂而皇之的從自家老大腦袋上飄到宗主靈力罩所在處。

    原本想要蹭宗主那邊去的石頭,還沒觸踫上就被周游心念電閃之間,與滅珠一般,送去了畫戟里面。

    “隊長,”周游實在不想要背這個黑鍋,他目光從宗主靈力罩上掃過,也知道現在推諉責任會很沒品,所以只能咬牙回憶了下︰“當年我們小隊救了洪婷……”

    夏明朗突然抬頭定定的看著周游︰“兄弟,當初我其實羨慕妒忌甚至恨過庭康的生父,甚至因為這個,將庭康從洪婷那邊搶了過來,謊稱孩子走失……”

    被自家隊長這眼神看的極為不自在後,周游倒是恍然間靈光一閃起來。

    “等等……”

    如果夏明朗這麼說,周游似乎有些能夠理解了。

    因為他突然想起來一件事,當初在魔都時,血狼佣兵團對于夏庭康這孩子的外號,叫的好像是狗壞種?!

    當初周游還以為是自己听錯了,但現在看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洪婷當初要堅持生下這個孩子,甚至不惜和夏明朗假結婚,後來估計就是因為所謂孩子走失,才出國的。

    而且周游能夠感覺到,在魔都時,至少夏明朗對于庭康這個“兒子”並不怎麼關心,可是到了京城之後,想到這兒,他不由試探的問道︰

    “呃,隊長,你是什麼時候知道庭康的生……”

    說到“生父”這兩個字,周游下意識看了眼旁邊還處于昏迷的夏庭康。

    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些尷尬,它麼眼楮一睜一閉,突然就多了個兒子,還是綠了自家隊長得來的孩子。

    完全沒有喜當爹那種興奮感的周游,目光再次看向宗主。

    或許是因為這個消息的沖擊力太大了,以至于他都有些後悔,剛才沒先把宗主送入畫戟之。

    “是來京城後,洪婷說的,她從國外回來,曾與我說過,不希望你知道。”

    夏明朗說著嘆了口氣,這也是他在知道庭康生父之後,對這個孩子釋然的原因。

    從最初的五雷轟頂,到現在這種反正都說了,心態轉變的夏明朗,也沒有再隱瞞,一五一十告訴周游道︰

    “當年你出任務時救了她,她便心悅于你,只是你心在戰隊,無意于此……”

    隨著夏明朗的話,周游也想起來這件事了。

    曾經他一心撲在戰隊,貌似的確被洪婷約過幾次,只是礙于戰隊紀律,他都推辭掉了。

    後來……周游眼楮猛然睜大。

    而夏明朗也聲音干澀的道︰

    “那大概是最為多事之秋的一年,一場答謝宴,也是無數老兵的退伍選擇……”

    是的,周游記得,當年洪家為了感謝戰隊救了他的寶貝千金,不僅以優異待遇和職位將無數退伍老兵簽到旗下,更是捐了千萬軍資,並且幾次登門,為戰隊安排了場答謝宴。

    見周游恍然,夏明朗心不僅有些苦澀,他曾經為之轉輾反側的求婚對象,卻為別人,精心籌劃。

    那年在洪家幾次聯絡後,是唯一一次戰隊將宴會安排在外的。

    周游隱約記得,那好像就是洪氏旗下的酒店,當年他因為隊長等許多戰友退伍,加上任務救援無一人員傷亡,難得熱鬧下多喝了幾杯。

    喝斷片的他,隱約記得似乎有什麼人來過,只是早上醒來之後,因為很多兄弟都喝高,被領導批了的他們沒多留,就全都回部隊挨訓。

    “是她……”

    剩下的事情不用夏明朗再繼續說,周游便已經想起來了。

    那筆糊涂賬,即便不再周游預料之,也並非他所願,但事情實實在在的發生了,所以他推諉不得。

    然而雖然將當年的事情弄清楚了,但現在這個場合,也不是追究的時候,周游抹了把臉,心情復雜又無奈道︰

    “隊長,等這邊事情了結……”

    當年洪家下去了。

    夏明朗卻嘆息的搖了搖頭,“當年的事情一碼歸一碼,我曾經鑽進牛角尖,一度想要知道庭康生父是誰,甚至……在知道是你之後……”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搶救大明朝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