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鼠之妖途 > 一九零章 再找邪神

一九零章 再找邪神

作品:鼠之妖途 作者:逍遙浪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妖聯的一處闊大的平原上,太尊郁悶的嚎叫不時遠遠的傳了出去,偌大的空間電閃雷鳴,絲絲縷縷的能量束毫無規律的向四周狂野的迸發,整個場地已經尋找不出一小塊能保持住原貌的地域,深坑溝壑到處都是,至于那些可憐的花草樹木,更是被泯滅到斬草除根的地步。

    而這些的始作俑者之一的太尊,也比這腳下的土地好不到哪去,優雅的形象已經半點看不見了,披頭散發,對了,頭發也參差不齊,身上的衣服也整個的成了絲狀物,絲絲縷縷的勉為其強的遮蓋住某些主要部分。

    裸露出的肌膚上,無數的傷口,金色的血液不要錢般的不時向外鏢射,他的身體在虛空中時靜時動,靜若處子,動比閃電,條條晶瑩的能量束從他的手指上發出,前細後粗,劃過空間時都帶起條條的空間裂痕。

    這些能量束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個在太尊面前不斷閃現消失的小小的在閃電下散發著奇異金屬光澤的身影……

    如果光看現場,任誰都會認為太尊已經取得主動,最起碼那個奇特的小家伙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但是太尊卻苦不堪言,從他身上不時鏢射出的鮮血可以知道,對手不是沒還手之力,而是他現在只有挨揍的份。

    因為對面那個小家伙發出的能量根本就看不見,那是一絲絲比頭發絲還細無數倍的能量束。無色而無息,只有光臨到身體才能夠感覺到那可怕的威力。那是可以輕易破開太尊堅皮硬骨的可怕攻擊,太尊現在的身體上已經不下上百道傷痕,要不是這個家伙蠻橫的恢復能力,隨傷隨好,肯定更慘不忍睹。

    “媽的,我不玩了,今天到這吧。”太尊說停就停,身體猛然在原地頓住,那個小身影也從虛空中隨即幻現懸浮到他的面前,終于能看明白是什麼球藝了,一只金色毛發的小老鼠。

    修米好玩的打量著太尊的慘狀︰“老哥啊。還不到一個時辰啊,您就再陪我玩會吧。我回去請您喝茅台……”

    “停……您停,再玩下去我怕連二鍋頭我都沒命喝了,茅台您自己留著吧,我管您叫老哥得了,您怎麼不找你姐姐陪你練功,老天爺我這是倒了什麼霉啊,每天這樣被你折騰一次……”

    太尊郁悶的抱著自己的腦袋感嘆。

    最近半個月修米算是纏上太尊了。許諾了無數的好處,甚至把得自披風的能量約束方法都教給太尊,讓太尊的實力有了明顯的進步,按照太尊的說法,現在的他就是在對上稚子都有實力一戰。

    而修米做這些唯一的要求是讓太尊陪他練功,太尊自然滿口答應。開始的頭幾天,太尊憑借自己才學會的能量收束方法還能夠把修米給打的滿世界亂飛,幾天後修米就可以輕松的還擊了,然後是太尊水深火熱的開始。

    太尊強橫的實力在短時間內完全的激發出修米吸納的那些能量,也讓修米對能量的使用和身體的特性都有了長足的了解,而後可憐的太尊幾乎完全成了修米的靶子。直到今天。

    今天太尊實在是再也不禁折騰了,他知道再這樣折騰下去,自己不被修米給玩死,也得自己郁悶死,給修米當陪練太不劃算了,體形相較,他比修米至少大二百倍不止,身體強度他比這個變態到極點的家伙差好幾個檔次,能量的比較,修米發出的能量不管是屬性還是密度都比他高……

    一切綜合在一起,結論是他現在就一挨揍受苦的命,簡稱苦命!

    “修米,我知道你舍不得折騰你姐姐,但是要不這樣得了,咱是不是還和過去一樣,出去找對手?反正昆侖強大的存在一抓一大把,而且咱還可以……”太尊止住自己滿身的傷口,幾把扯去身上的碎布條,張手在虛空一抓,一套衣服就出現在他的手里,配套齊全,從內衣到處罩一應俱全,邊往身上穿帶邊對修米建議。

    “老哥,不是我不想,但是我怕再泄漏什麼風聲,放心吧,我以後不用你陪練了,我已經想好一個最佳的人選。嘿嘿,我做這些準備就是為了去找他。”修米奸笑著奶聲奶氣的回答太尊。

    听著修米的童聲,太尊的心里條件反射似的一哆嗦,這家伙別看現在模樣可愛,聲音稚嫩,可這家伙本身太可怕,不過太尊的腦子不笨,他試探的報出一個稱號︰“邪神?”

    修米點頭,“我的心肝寶貝還在他的手里,怎麼說我得去感謝他為我保存了這麼多年。”

    太尊馬上笑逐顏開,他早就看稚子那孫子不順眼了,巴不得那家伙倒霉,但是昆侖好像能讓那家伙倒霉的存在太尊一個都不認識,就是認識也說不上話,弄不好見面還得讓人家追著跑,現在好了,這只變態的小老鼠肯定可以和那個家伙一較短長。

    稚子的清修之地就是修米被設計的那個廣闊的平原,邪神稚子不喜歡什麼那些佔山為王,封地割據的作法,強橫的實力使他擁有強大的自信,在昆侖沒誰能把他怎麼著,事實好像確實如此,不少前來挑戰的,都慘敗在稚子的手下。

    而稚子為人隨心所欲,看著順眼的他毫不難為,甚至會指點一番,看著不順眼的,想也不想的隨手毀掉,邪神之名由此而來。

    一間小小的茅屋,就是邪神的全部家當,而現在這間茅屋在大草原上也蹤影不見。

    月朗星稀,螢白的月光把整個草原照耀的朦朧而迷幻。一望無際的草原此刻兔跑狐躍充滿勃勃的生機。一只毛色金黃的小老鼠悠閑的在草叢中閑庭信步,真的是信步。因為這個家伙竟然是兩條腿在走路,而且看起來動作熟練,步伐穩健。

    尤其張狂的是,在這個滿是食肉動物肆虐的草原上,他竟然毫無顧忌大搖大擺的滿世界溜達。而奇怪的是,不少狐狸狐狼類的動物在發現他的氣息後都遠遠的躲避開去,因為這個小家伙的身上竟然散發著淡淡的妖氣,做為動物的本能,那些食肉的家伙對他那真是敬而遠之。

    這小老鼠當然就是修米,他所身處的地點就是當日自己在這里被清寧子毀去肉身的地方,修米來到這里不為別的,就是為了找到稚子,取回自己的妖魂。

    為了省卻不必要的麻煩,他稍微的散發出一點妖精的氣息,這點氣息即使是被稚子發現也絕對不會引起稚子的注意,在昆侖這樣的未成氣候的動物多了去了,最起碼在這個大草原上就可以說是成千上萬,昆侖充沛的元氣讓這里的生靈比人間有更多的機會得到進化。

    找了個柔軟的草窩,修米舒舒服服的躺了下去。雖然是過來找場子的,但是稚子絕對不是在草稞里能扒拉出來的,所以修米才安心的找了個舒服的地方躺下。

    感受著身下的柔軟,呼吸著青草特有的芬芳,修米不禁懷念起自己當年笑傲山林的那段時光,自己已經有多少年沒在草叢中睡覺了?那種天當被子地當床的日子在修米的記憶中已經無比的遙遠。他的記憶里絕大部分已經後的種種,身為老鼠的那段時光已經被擱置在某一個角落。

    而在現在的這種情形之下,修米仿佛又回到過去,回到他生命中那段最無憂無慮的時光。對修米來說,那可以說是他的童年,在不疑難問題間就從指縫間流逝的歲月。現在想來,那才是生命中最單純最輕松的時光。

    從回憶中漸漸回神的修米感覺自己對生命對自然的感悟又明了許多,自然而然中他的神念融入這片草原,三年多前,幾乎在同一位置,作著同一件事情的修米被稚子輕易的算計,失去自己的妖魂和自己的身體。現在的修米是來找回屬于自己的東西。

    修米的神念搜遍了整個的草原,尤其是他面前的這個區域,方圓幾十公里修米沒遺漏半點的能量異常波動,但是卻還是毫無發現,稚子和他的茅屋好像整個的蒸發了。

    要知道現在的修米,和當日絕對不可同日而語,現在的他無論是能量形式還是修為層次,都進展了不止一個層次,當然,身材縮水的幅度更大,而修米有自信只要稚子還在附近的區域內,修米怎麼說也該能感應到他的存在。但是事實是修米確實半點發現都沒有。

    小老鼠郁悶的躺在草窩里,搜索了半天,結果卻讓修米無比的喪氣,在心里一個勁的念叨︰我的妖魂啊,我的妖魂……

    突然這家伙靈機一動,稚子能夠完全掩飾去自己的氣息,難道他還能把妖魂的氣息完全的掩飾掉?

    重新找到希望的修米趕緊的凝聚起自己的精神,去體會周圍的空間,捕捉妖魂那久已熟悉的氣息。許久,修米的臉上漏出一個淺淺的笑容,終于找到了。

    稚子不愧外號邪神,確實有神鬼莫測的本事,因為他現在根本就沒在修米所在的空間,修米龐大的神念終于捕捉到妖魂那獨特的氣息,竟然來源于一個小小的獨立的平衡空間,這個空間應該是稚子自己制造的。而現在的稚子應該和妖魂都在里邊。

    擁有自己的次元空間是神魔的專利,有能力創造次元空間說明其修為已經達到一個何等可怕的地步,雖然稚子所創造的空間不大,但是也說明稚子的修為已經達到一個什麼樣的境界了。

    看來自己上次栽在稚子手下半點也不冤枉,修米在心中如此安慰著自己,然後它的身體緩緩的飄浮起來,體外淡淡的霧氣開始彌漫,身體逐漸變得透明,很快在空氣中失去自己的身影。融入自然。現在的修米真的把自己整個的融入自然。

    他已經感知到那個空間的確切位置,而且它可以輕易的破開彼此空間的間隔。但是那樣勢必會讓稚子發覺,說實話修米感覺現在的自己對上稚子雖然肯定沒什麼生命危險,但是卻也是勝負難說,所以這個家伙決定以一種比較文雅的方式得回自己的寶貝。

    那就是去偷!稚子並不是真正的神,他所創造的也不是真正以上的獨立空間。如果是那樣,即使是神魔想要進去也只能強行破開彼此的間隔,稚子不過是在真正的並列空間間作了一個夾層,和昆侖的空間也不過是層特殊的能量層的間隔,而修米最拿手的就是模擬各種形式的能量,所以輕易的混了進去。

    這是一片蒙蒙的空間。無天無地,沒方位,沒正反,類似于一個原始的混沌世界。

    稚子盤膝懸浮在這個空間的正中,整個空間完全是似他為中心所形成,而現在稚子的面前一個小小的式樣古樸的類似于玉石掛件的東西懸浮在稚子的面前,向外散發著自己蒙蒙的霧氣,微小而柔韌的能量波動從這個“石頭”上散發出來,在這個空間內顯得如此異常。如此不合情理,因為它所散發出的能量波動和這個空間的能量頻率完全的不合拍。

    這塊不怎麼起眼的小石頭,就是修米魂牽夢繞的妖魂。

    而稚子現在所要做的就是讓兩者的頻率和在一起,但是他努力了三年多了,還是沒用,妖魂自發顯示的能量強度雖然很微弱。但是其頻率卻變幻莫測,幾乎每一瞬間都不相同,稚子一千多個日夜的努力,成果兩個字就可以概括——白費!

    盤坐的稚子心神突然一動,因為他感受到妖魂一陣不同尋常的能量波動,妖魂外散的能量強度在一個瞬間近乎增強了上萬倍。但是馬上減弱下去,而且漸漸的減弱到稚子感應不出的地步。

    稚子猛的睜開自己的雙眼,駭人的金光暴射而出,因為他感覺到妖魂已經從自己的神念中消失,自己最後竟然感覺不到半點它的氣息了。

    睜開眼楮的稚子有點傻了,因為他面前的妖魂並沒有消失,還在原來的位置,不過……

    不過在原位是在原位,但是跟過去的概念完全不同的是,現在的妖魂掛在一只……

    稚子的眼楮和嘴巴瞬間一起張的老大,老天爺他看見什麼了,現在的妖魂竟然掛在一只老鼠的脖子上,一只金色毛發,身高十幾公分,金楮皓齒的小老鼠的脖子上……

    皓齒?怎麼知道的?沒看見那小老鼠正跟他那笑嗎,如果說這家伙那臉上那難看的表情也能稱上笑容的話,不過物無可否認,這小家伙的牙齒真白,嘴唇也很……

    我這是想什麼?稚子猛的清醒過來。這是自己的地盤啊。標準的私人領地,這小家伙怎麼混進來的?不可能,就是大羅金仙,也沒可能不讓自己發覺而進入自己的私人空間。

    但是現在稚子意念里的不可能已經成為事實,那只小老鼠正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著他。

    稚子的表現也完全的出乎修米的預料,短暫的愣神後,稚子竟然笑了,純真的面孔配上一臉純真的笑容。修米眼中的稚子竟然無比的親切。

    對著修米拱了拱手,稚子開口︰“修米,恭喜啊,竟然重獲身體,而且修為已經進步到如此地步,看來我確實你了。”

    修米的小眼楮一眯︰“邪神不愧是邪神,真有神鬼之能,你怎麼知道是我?”

    稚子看著修米已經掛上自己脖子上的妖魂︰“好像這個玩意只有你能操控吧,再有好像只有你的那種很像傳說中的混沌的能量形式才有可能在無法發覺的情形下進入這個空間,不過……”

    稚子看著修米又笑了,“不過你的膽子太大了點,你唯一做錯的事情就是進入到這個空間,在這里我是主宰!”

    隨著稚子的話音剛落,整個空間開始變化,空間的體積瞬間縮小了不下十倍,空間內原本處于氣體狀態的龐大能量已經變得粘稠無比。修米感覺自己仿佛置身在一潭粘稠的液體中,連舉手投足都無比的困難。

    稚子說的不錯。這是他的領地,在這里他是主宰。

    修米卻毫不在意的對稚子咧開自己的小嘴,展示著自己那嘴雪白的小牙,而且享受般的伸展開自己的肢體,外界龐大的壓力修米根本毫不在意。根本都不去運動防御,更別說打開自己剛得回的妖魂。

    確實現在的這種壓力對修米如此變態的體質來說,跟強力按摩沒什麼兩樣,而最讓修米滿意的是,質子的空間內竟然能提練出不少他需要的能量,所以修米毫不客氣的開始吸納。

    稚子震驚的看著懸浮在面前的這只小老鼠。這個空間的能量和稚子可以說是一體的,而現在,稚子竟然感應自己的能量最精純的那部分,竟然被這個小家伙絲絲縷縷的吸納進他的體內,而且竟然有越來越快的趨勢。

    稚子一咬牙,他真沒想到這個小家伙竟然如此變態,竟然在這麼強大的壓力下根本不屑反擊,而且還往體內吸收?神念一動,稚子的手飛快的筆畫了幾個手印。空間的收縮猛的開始加劇,而稚子的身體卻在這個空間內瞬間消失無蹤。

    感應身邊的壓力驟然間增強,修米的心靈一陣顫動,活潑的元神本能的感覺不好,修米趕緊放棄吸收能量的行為,心神萌動間。胸前的妖魂間散發出金黑灰三色的光采,把修米圍繞起來,而這個時候,修米周圍的空間已經坍塌到其邊緣離修米的身體不足一米的距離。

    龐大到不可思議的壓力,從每個方向向修米擠壓過來,即使是已經感覺能把妖魂的威力大部分發揮的修米憑借自己變態的身體都感覺壓力龐大。而妖魂所散發的三色光芒不過游離在修米身體之外不到十公分的位置,而且漸漸的還有向內回縮的趨勢。

    修米感覺自己的汗都快下來了,其實這種壓力修米現在的身體他根本不在乎,但是他卻害怕接下來的後果,他現在才想明白稚子的話︰你唯一做錯的事情就是進入到這個空間……我是主宰……

    不錯,這里稚子才是主宰,現在稚子已經豁出去了,看現在的情形稚子根本就是已經舍棄了這個空間,他現在做的是把自己費盡心血和能量建造起來的這個空間毀掉,讓空間無限的壓縮,等空間壓縮到一定的地步,就是擠壓不碎里邊的修米,那麼在修米的強力反抗下,這個空間也會爆炸,按說修米身處正中,就是空間爆發出是向四周爆發,根本傷害不到在妖魂保護下的修米。

    但是,這個空間的位置太特別了,他根本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次元空間,根本就是兩個空間的一個夾層,如果這個空間爆發開來,那麼後果絕對難以預料。這也正是修米所擔心的,不錯他可以吸收能量,但是現在的問題是這些能量是邪神的,而且在邪神的操作下,這個空間已經達到爆發的臨界點。

    現在的修米無論做什麼都已經來不及,邪神早已經會出現這樣的結果,所以他在引發這個空間的終極坍塌後,就以媲美看見天地的兔子盤的逃跑速度,遠遠的離開了這個空間,而且另外再加上一個瞬間移動,早就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了。

    而修米一咬牙,現在只能拚了,妖魂所散發出的奇異的三色光芒瞬間大增,形成一個蛋殼式的球體把修米整個包裹住,並向外猛的一掙,在這瞬間修米感覺體外一陣強烈的震動,接著一陣輕松,整個的空間猛的向外爆發出去,修米半點沒敢大意,體內的能量瘋狂流轉,和體外妖魂所散發的能量第一次融合到一起,在體外形成一個更加璀璨厚實的護罩,最大限度的加強了對自身的保護。

    事實證明,修米的作法非常正確,體外的輕松不過是剎那的時光,然後比剛才強大不止一百倍的壓力瞬間從正反兩個方向再次光臨修米的身體,壓力強大到把修米環布在體外的能量護罩整個的壓縮進修米的體內,修米的七孔都滲出金色的血液。然後修米的身體被牢牢的擠壓成一團……

    努力維持著自己最後的一點清明,修米在兩個方向壓力接觸後所引起的強烈的振蕩中。猛的伸展開自己的身體,身上刺目的金屬光澤閃現,雙掌前伸,對著其中一個方向撲了過去,感應沖破一個堅韌的屏障後。修米覺得體外的壓力馬上消失的無影無蹤,他的心神一松,就此昏迷過去,身體也從高空筆直的掉落,水花飛濺中,修米的身體落入一片廣闊的水域。

    冰冷的水溫,讓修米的精神一震,從剛才巨大的振蕩後遺癥中清醒過來。但是馬上涌入修米大腦里的修米身體內的感覺讓他有種再次昏迷過去的沖動,因為他的體內現在簡直是太難受了,無數股精純而浩大的能量在他的身體內四處流竄,鼓蕩著他的經脈,刺痛著他的神經,就是已經凝練到修米自己吹噓的完美之體,在這些能量的肆虐下。修米都有種即將爆炸的感覺。

    而肆虐在修米體內的這種能量,修米還很熟悉,就是妖魂所特有的那種奇異的能量,來源于無數神魔強大魂魄元神的能量。

    稚子的次元空間嚴格意義上來說,只不過是個夾皮牆,一個空間夾層。在相鄰的兩個空間的間隙里通過自己龐大的能量強行制造的一個只屬于他自己的空間。而空上空間充斥滿稚子的能量,這些能量和相鄰的兩個空間維持著一種絕對的壓力平衡。

    而修米的闖入,讓稚子對這個自己苦心經營起來的領地徹底的失去了信心,一只小老鼠都可以輕易的闖進自己的空間,那麼這個空間存在的意義就不說什麼太大了,而也有心毀掉修米的稚子,最後咬牙引爆了整個的空間。

    能量的凝聚,引起這個夾層空間的急劇縮小,相對應,相鄰兩個的相應的往一起靠近,而最後已經壓縮成不大體積的能量整個的爆發,在相鄰的兩個平行空間上都強力的炸開一個缺口,所以兩個空間的能量都在瞬間狂擁而入,這種層次的能量接觸下,不是修米的身體夠堅韌,而且有妖魂的保護罩作緩沖,而修米又及時的逃出來……那麼後果真夠修米嗆的。

    但是也因為這樣,在這股強大到幾乎不可抗拒的壓力下,妖魂所散發的保護能量被強行壓迫進修米的體內,而修米這時候正好死不活的把自己的能量和妖魂的能量作了初步的融合,于是這股能量就賴在修米的身體里不出來了。

    雖然這只不過是妖魂所散發出的部分能量,但是這些能量的組成卻是宇宙間幾乎是最高等級生命的魂魄,而且最要命的是修米的能力正好能把妖魂里的少數魂魄完整的催發出來。

    妖魂是由神,魔,妖三種魂魄組成,所以才色作三彩,而這些能量的密度和純度可想而知,進入修米的體內後,在里邊還不是翻江倒海?

    不過清醒過來的修米不驚反喜,他正好缺少能量讓自己快速發育,覺察到身體里的異樣,修米一聲歡呼……沒呼出來,灌進嘴里好幾口水。

    收斂下自己的心神,修米的身體向水底潛去,找了塊平整的石塊,修米盤膝坐下,開始收攏吸納在身體內肆虐的這些能量,蠻橫的體質,特殊的能量形式再加上修米最近這段時間對能量把握的進步,讓這件工作做起來駭不算怎麼困難。

    精純至極的能量被修米的本原能量強行牽引著在體內循環轉化,一絲一縷的被慢慢的同化,納入修米的四肢百髓,充盈著修米經脈筋骨,伸展著修米的身體,修米的周身骨骼發出喀吧喀吧的鳴響,向外伸展延長,經脈筋肉也被隨之拉伸,無盡的痛楚,酸脹,疼癢充斥著修米的神經。

    這是一種身體從內到外被強行撕裂一般的感覺,慘烈而漫長。修米強行讓自己的神念融入那種天人一體的境界,無我無他,身體內的能量已經開始運轉轉化,修米的元神已經接替他的心神掌管了這個過程,對自己身體的了解。生物的潛意識更直接更透徹,比如人類,下意識的動作往往都做得是那麼幾乎不可重復的完美。

    而生物的自我意識則會因為後天的見聞和經歷養成一種自以為是的心理,跟著感覺走這句話絕對有他存在的道理。

    漸漸的修米的心神進入到那種天人合一的境地,身體上的痛楚已經被過濾掉,而在這時候,種種的知識,明悟潮水般的涌入修米的識海,被修米無意識的吸收消化,層層的感悟接踵而來,宇宙的生化,本原的形成,各種他聞所未聞的心法,各種奇異的知識,法訣……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武煉巔峰 豪門主母 戀戀陶色 反恐精英在異界 神醫嫡女 采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