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重生之妻逢嫡手 > 第443章 ︰內應

第443章 ︰內應

作品:重生之妻逢嫡手 作者:臨淵菇涼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輕咬貝齒,慕煙緋瞪了戰王一眼,這一眼,更是讓戰王心癢難耐。

    果然開了葷,再想不讓他吃肉,如何能做到呢?

    饒是戰王自覺自制力不錯,此時還是只能苦笑。

    那廂皇帝當然也不願意接受這樣的條件了。

    畢竟說是梁國出難題,也不過是為了評判哪一方能夠更勝一籌罷了。

    如今很簡單,也很明顯。

    慶國不知比梁國好上多少呢。

    這樣的情景下,皇帝如何能甘心只要了區區三分利呢!

    皇帝輕笑著,眼神里也帶出了幾分不屑︰“梁皇子怕是記錯了吧,不是五成嗎?”

    獅子大開口嗎?

    原本的三分已經很讓梁國眾人覺得不爽了,若非如此,他們又如何會想出這樣的辦法來,讓慶國給他們減一下合約上的利。

    可誰能想到,輸的一塌糊涂的竟然是他們呢!

    梁博臉色難看︰“皇帝陛下,我梁國可是極有誠意的,原本商量都商量好的,我梁國東西都送來了,您卻這般對待梁國!這未免有失大國風度吧?”

    這個時候,當然利益為先,誰還要風度。

    尤其是這個皇帝陛下。

    戰王看的清楚,他眼底泄露出幾分嘲諷,卻是捏著慕煙緋的手越發用力了些;“一會可能會混亂些,不用怕,本王會時刻注意著你的。”

    混亂?

    慕煙緋抬頭朝著四處看了看,都沒有看到任何戰王說的混亂的跡象。

    但這個時候,戰王也不可能會騙人。

    慕煙緋異常認真的點了頭,戰王這才微微安了心。

    皇帝陛下又輕柔的四兩撥千斤的說道︰“梁皇子,慶國雖然是大國,但天公不作美,今年著實困頓了些,梁皇子難道,連這點事情,都不肯體諒嗎?”

    恩威並施?

    還是小人行徑罷了。

    慕煙緋嗤笑。

    只嘴角的笑容還沒攏上來,就眼見著風聲微動,一群黑衣人直接便圍了過來!

    這就是戰王所說的混亂吧!

    果然,很混亂啊!

    慕煙緋抿唇,放開戰王的手,任由戰王直接走到黑衣人對面,冷聲發問︰“你們是什麼人!”

    沒有人回應,自身後又跳出來一群黑衣人,拿著長弓,卻是都指向皇帝。

    “來人,護駕!”

    戰王冷聲的一句話,倒是讓驚慌失措的人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黑衣人開始行動了,直接朝著眾人殺了過去。

    遇人殺身遇神殺神!

    甚至連自己的傷勢都不顧及!

    這是死士!

    雖然戰王早就猜到了,依著梁博的性子,絕對不會坐以待斃的,肯定會給自己留後路。

    也猜到了梁博的後路是苦肉計。

    可沒想到他倒是大手筆,竟然派出了的全是死士!

    戰王冷著臉,殺著死士,還沒忘關注了一圈。

    果然,一個黑衣人趁著人不注意,直接一把把長劍插在了梁博胸膛!

    “大皇子!”

    戰王一個轉身就過去了梁博那邊,但任憑他已經解決掉了黑衣人也沒有用,梁博已經中了長劍,傷口頗深,此時竟然還在流血。

    此時御林軍跟錦衣衛倒是冒出來不少,刺客見根本敵不過,便都紛紛退了包圍圈!

    此時一眾人也沒有管刺客的心思,反而是開始擔心起梁博來。

    兩個國家此時正在議和,正鬧出這樣的事情!

    若是傳到了梁國,該如何看待他們!

    帝王怒意滿滿︰“還不去請太醫過來!”

    有人立即便去叫了御醫,趙林扶著梁博,眼神里滿是怒氣︰“皇帝陛下,奴才雖然是梁國一個不起眼的奴才,但也覺得慶國今日當真窩囊的很!我梁國誠心來議和,您竟然連我國使臣都護不住!”

    皇帝的臉色黑沉難看,可他偏偏卻什麼話都反駁不了!

    眼底情緒堆積,皇帝深吸一口氣,壓下所有想法,對著趙林一眾人保證︰“既然是在我慶國犯下的事情,那朕定當會給梁國一個交代,你們可以放心!”

    誰能放心的下來?

    畢竟是在慶國皇宮被人刺殺的!

    趙林不悅著一張臉,對著皇帝行了禮,這才帶著梁博去了內室。

    太醫很快就過來了,說是沒傷到到肺腑,好生養傷養個幾天,便好了。

    戰王嘴角輕勾,卻是越發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呵,果然是他!

    此次宮宴鬧劇,如此便結束了。

    與戰王一起牽著手往宮外走的時候,慕煙緋的心髒,這才輕松上許多。

    轉頭看向戰王,見戰王眼底深處濃濃的漆黑,慕煙緋忍不住皺眉︰“子陌,都要回家了,你還在思索今日的事情?”

    戰王輕笑︰“不是,只是在想,未來的事情。”

    慕煙緋有些疑惑︰“這樣說來,其實你是知曉今日事情的內幕?”

    戰王不置可否︰“不過是自導自演一場戲。煙緋如此聰慧,難道還看不懂?”

    懂倒是懂。

    可……

    心里總覺得有點怪異。

    慕煙緋微微嘆氣,再次仔細想了想,這才察覺到心里的怪異感從何而來︰“那些刺客為何能對皇宮內院如此熟悉?”

    這話一出,慕煙緋卻是直接便眯了眼︰“我還記得,那日我去兵營尋你,半路被人攔下的事情。子陌,你不是想對我說,你已經知道了在慶國潛伏了許久的內應?”

    戰王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笑了笑。

    隨即轉了話題︰“听說你從戰王府搬出去了?”

    這……

    讓她如何說呢?

    慕煙緋猶豫起來,還是不知該如何說合適,只能點了頭︰“嗯,那里都是你的影子,我還是搬出去自在些。”

    見慕煙緋低著頭,低聲說著這話的模樣,戰王心疼更重。

    能讓慕煙緋離開,如何能只有一個原因呢。

    可煙緋,對于另一個原因卻只字不提。

    他喉頭動了動,終究還是話到嘴邊變了︰“你今日,可願意與我回府?”

    回府?

    慕煙緋不意外的腦海里浮現出一雙冷漠嘲諷的眼眸。

    她下意識的便搖了頭︰“今日你才剛剛回來,還是莫要被家事牽扯了,應該要好好睡上一覺才是!”

    戰王眼底微動,卻是語氣微微帶上了笑意︰“既然煙緋如此認為,那本王今日,就與你一起可好?”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天才小毒妃 武煉巔峰 大道偷渡者 采陰 戀戀陶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