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 第2663章 冷得刺骨

第2663章 冷得刺骨

作品: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作者:豆娘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忍住那鑽心刺骨的痛又是一回事。

    她一向是有血有肉愛憎分明的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從未舍棄過任何一人。

    這一刻,輕歌的心顫動著,好似在萬丈懸崖的雲霞處搖搖欲墜,隨時都會摔得粉身碎骨。

    姬月望著她毫不猶豫而堅決的背影,愈發的痛苦,他全身上下的所有骨頭,像是被人打斷重組。

    他要忍著這些痛苦,還要忍著腦海里那尖銳刺耳滿是嘲弄的聲音。

    “看吧,她一點都不在乎你,你都快要被折磨致死了,她卻與別的男人歡好。”

    “嘖嘖,女人沒一個好東西,女人都是無情的,你看她,果斷就走,似乎不想再與你有任何瓜葛呢。”

    “殺了她吧,殺了她,你就是長生界就強大的神,殺了她,你再無軟肋,你是世間最鋒利的矛,最堅韌的盾。”

    “……”

    “站住。”雲神眯起眼眸看著輕歌背影,淡淡地開口道。

    輕歌腳步微微頓住,卻並未回頭。

    她抬頭望天,不知何時已經入了夜。

    這夜晚的寒風啊,真是冷得刺骨呢。

    好冷啊。

    輕歌失了理智,不再顧忌雲神,徑直走出青蓮台。

    “姬兒?不得無禮。”隋靈歸道。

    七族老似怕輕歌惹惱了雲神,走至前面攔住輕歌。

    輕歌看著七族老蒼老的臉和擔心的眼神,似是想起了自己的爺爺,那個已白發蒼蒼的老人。

    輕歌嗤笑一聲,回過神,重新到了青蓮台。

    只是,她再也不去看姬月了。

    她害怕看到他的無動于衷。

    他知道嗎,她找他都快找到瘋了。

    她發瘋似得去找,她把自己的骨頭做成鏟子,挖遍了世間的土,可任由掘地三尺,依舊不見他蹤跡。

    他又何曾知道,在青蓮台看見他時她的欣喜呢?

    輕歌苦澀而笑。

    第二十五根赤紅筋脈里的血魔煞氣隱隱噴薄,冰雪般的黑眸,似有血紅的光閃爍。

    那是可以焚天裂地屠千族的血煞之氣。

    神女已然坐在了姬月的身旁,仔細看去,姬月的眼神有些恍惚。

    以往無情神骨疼痛時,姬月會割皮放血,用疼痛刺激著自己。

    如今,眾目睽睽之下,他決不能把這個秘密暴露出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即便如此,他眼中僅有的一絲清明還是目不轉楮地看著輕歌。

    “青帝,你怎麼了?”雲神問。

    “無事。”

    “……”

    姬月的腦海里,那一道聲音絡繹不絕,刺耳如悶雷。

    “看吧,這個臭女人,看都不看你一眼,她還有情緒了。”

    “真是無情寡義啊,殺了她吧,反正她都不愛你。”

    一聲不愛你,叫姬月眼眶發紅,腦子里隱隱出現青蓮王後四個字。

    曾經,他也許諾,要讓她成為妖後,成為妖域最尊貴的女人。

    “狗一樣的蠢東西,把嘴給我閉上!”

    痛到極致,姬月靈魂傳音在精神世界里凶神惡煞的怒喝道!

    那玩意兒瑟瑟發抖,“凶,凶我有什麼用,凶也改變不了她變心的事實。”

    說罷,那聲音漸漸消失,不再出現。登時,姬月的腦海里一片寧靜。

    單純抵抗蝕骨之痛,他好似已經習以為常,關鍵那刺耳的聲音,真是讓人煩躁。

    “青帝……”神女端起酒杯,敬向姬月。

    姬月不為所動,神女頗為尷尬,旋即緩緩把酒杯放下,目光總是不由自主去觀察姬月。

    好俊俏的男人。

    比東陵鱈更為妖孽,狹長的眸,一紫一紅,宛如寶石,嗜血如殺戮之氣,偏生又有清雅紳士的錯覺。

    神女的心,微微一動。青後之路,似是突然間有了動力,像是暗寂的天,忽而煙火絢麗。

    到了此時,是否不舉,以及那些愈加離譜的傳聞都已經不重要了。

    “姬姑娘,那護心陣法可是你的?”雲神問。

    輕歌宛如青松般站著,聞言,她抬起雙眸直視雲神,“從現在開始,那便是雲神的了。”

    雲神旋即大笑,“好個姑娘,是聰明人。本神絕不白拿你的護心陣法,說吧,你要什麼,本神都給你。”

    “我要什麼都可以?”輕歌問。

    七族老看著輕歌那架勢,捏了捏輕歌胳膊,嗓音極輕︰“ 姬兒,可別獅子大開口啊。”

    雲神說這個話,是她身處高位的優越,但輕歌不能得寸進尺,想一口吃成個大胖子。

    東陵鱈站在旁側,看見輕歌微紅的眼,皺了皺眉,見輕歌身上的披風帶子松開了,便又為輕歌系上。

    雲神爽朗大笑︰“是,你要什麼,本神都可以給你。”

    眼前的姑娘是個聰明人,總不能說出要天上星星之類的話吧,那豈不是蹬鼻子臉,不,準確來說是給臉不要臉了。

    “雲神是很好的人,你盡管開口。”神女笑道,由衷的為輕歌高興。

    就連隋靈歸都面帶笑容,用護心陣法換來雲神的賞識,倒是不錯。雖然姬兒不能如神女一般成為青帝的女人,但他日踏步長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再者說來,等輕歌成為了長生之神,總會記著她這個青蓮族長的栽培之恩,畢竟不是每個

    人都像夜歌那般是個白眼狼的。想至此,隋靈歸心情甚是愉悅,笑望著輕歌。

    “真的可以嗎?”輕歌眼神堅定與之對視,反復強調了一遍。

    “自然可以。”

    “……”

    雲神如此肯定。

    輕歌揚起臉,看了看青蓮台外的明月。

    那一輪皎潔的月啊……

    忽而,輕歌想哭,難受到崩潰。為何這月是彎月,而非圓月?

    無數人望向輕歌,等待著輕歌的回答,同時又羨慕著輕歌,能夠有機會向雲神提要求。

    神女一直給輕歌使眼色,她清楚了解雲神,此刻輕歌便是要去往長生,雲神只怕也會同意。

    錯過這個機會了,輕歌想要去長生找尋自己的丈夫那可就難如登天了。

    神女又悄然側目地看了看姬月,她已找到自己的歸屬,便期盼著輕歌能好。

    黑夜里,光火幽幽,寒風冰涼。

    輕歌身姿綽約,盈盈雙手提著那裙擺轉了一圈,隨即璀璨寒星的眸,望向了神女︰“好看嗎?”

    神女笑道︰“好看,真好看。”輕歌也笑了,一剎那燦若明珠,芳華似煙。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神醫嫡女 大道偷渡者 八零嬌妻逆襲記 重生之妻逢嫡手